cvval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29章:佛子大人,請留步(07)鑒賞-027zq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唐果看着眼前的幼崽,觉得这事有点太过巧合了。
她也发现这小孩大概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亡,而且应该就是近几天才死的。
一般来说,人死后七天会在死去的地方徘徊,或则会跟着自己的尸体走,一直到鬼差来将人拘回地府。
徐毛毛只是个孩子,身上没有任何怨气,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幼崽罢了,她估摸着也问不到太多消息。
……
毛毛拉扯了一下唐果的袖子,问道:“姐姐,你能让我爹娘看见我吗?我再也不躲起来让他们找了……”
“好,我带你去找你爹娘。”
唐果刚好也想找人问问这村子是怎么回事儿,既然有小鬼嘱托,她顺便去看看也行。
常清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脑袋刚到唐果的肩膀,眼神斜向唐果左手牵着的小鬼,问道:“唐姐姐,你真要带他回家啊?万一吓着他父母怎么办?”
唐果偏头笑道:“毛毛是他们的孩子,怎么会吓到他们?”
更何况任谁接连丧子,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有毛毛在,从徐家下手来了解这个村子,他们接下来行动也能方便些。
兴许,还能了解一些更有趣的事儿。
……
玄尘不紧不慢地跟了过来,唐果左手牵的小鬼好奇地看着漂亮和尚,鼓着小脸道:“这个哥哥真好看。”
唐果抬头认认真真看了玄尘一会儿,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是挺好看,我也挺喜欢他这张脸。”
玄尘眸色略深,拧眉望着她恣意又随意的模样,喉头突然有些痒,他下意识地拉平唇角,不着痕迹地移开了目光。
两人两鬼停在徐家紧闭的大门前,唐果推了推常清的肩膀:“你去敲门。”
“唐姐姐为何不自己去?”
常清摸着后脑勺走到门口,有些奇怪地问了句。
但他十分听话,还是乖乖在被风雨侵蚀的木门上笃笃笃地敲了三下。
“我是鬼王,敲人门不吉利。”
唐果幽幽叹了口气,成为一只厉害的鬼王也是有诸多不便的,老话不是说了么,“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她若是敲门,那势必得那家人做了错事,不然平白给人招来晦气,她一个鬼的良心也是不安的。
听着唐果瞎扯,常清还信以为真。
玄尘闻言嘴角压不住,敛眸捏着佛珠,眼尾却有淡淡的笑纹。
唐果谑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佛子大人笑什么?”
“唐施主还是少说妄语为好。”
玄尘抬起眼睫时,琥珀色的双眸中似有异彩划过,稍纵即逝。
唐果撇了撇嘴角,摸着小鬼的小绺绺,听见了院子里有些迟缓的脚步声。
她嘴角的笑意缓缓消失,若有所思地看着门板,偏头看向不高的院墙,低低地“咦”了一声,琢磨着这院子内为何隐隐有股极为纯正的阴气。
玄尘似乎也发现了异常,他眉头也慢慢隆起,低声说道:“刚刚还不曾察觉,院子内的门一开,阴气变得极为浓郁。”
唐果点了点头,低声道:“进去看看再说。”
她也想弄明白,这户人家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搞得阴气森森,若不是确定这是个有人居住的村子,她都要开始怀疑这里不知何时另辟了一座小麟磬城。
……
门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门栓被抽掉后,一个穿着棉麻短褂长裙的女人从门后探出头,看着门口的小和尚愣了两秒,慢慢拉开了门,才看见了站在常清身后的唐果和玄尘。
“你们是……”
常清长着一张乖巧又可爱的脸,双手合十认认真真地鞠了一躬:“阿弥陀佛,小僧是普陀寺的僧侣,与小师叔赶了许久的路,路过贵宝地想要化碗斋饭。”
女人听着小和尚的话戒备的神色放松了不少,又偷偷打量了唐果两眼,疑惑道:“那这位姑娘是……”
神極 滄生為
常清侧身露出了唐果正容,笑眯眯地解释道:“这是唐施主,乃是与我们普陀寺交好的信徒,在船上刚好遇见了,便暂时同行。我们在村口待了一会儿,也没有遇上人,所以就像敲门问一下。唐施主是个大善人,她吃饭会付钱的。”
唐果:“……”
她微微眯起眼睛,将目光移向小和尚的后脑勺。
这小沙弥还真是……吭起她来丝毫不嘴软。
女人看了唐果一眼,唐果含笑道:“小和尚说的没错,这几日赶路,今天实在饥饿,也没见到其他摊贩,所以冒昧打扰你了。”
女人连忙摆手,侧身道:“你们先进来吧。”
三人跟着女人进了院子里,院门被关上后,女人悄悄松了口气,看着三人道:“三位屋里坐吧,也这快到晌午了,我这就去做饭。”
……
唐果回头看了玄尘一眼,两人视线刚好相接,玄尘率先移开了眼睛,看向打开的正屋。
他们这一路上耽误了些时间,此刻估计已是巳时,但是元齐村依旧被浓浓的大雾包围,整个村子上空都灰蒙蒙的,看起来就跟周围建了一百座烟囱般,日夜开炉焚烧,弄得这块地域都乌烟瘴气的。
实则不然,她出门前还算过今日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如果是在德裕镇此刻怕是烈日当头,四下清明。
这可是江南地界,初夏五月,不该是这般反常的天气。
只有元齐村,这弥散的大雾,实则是浓得快化不开的阴气,走在村子里都是阴风阵阵的。
……
玄尘站在正屋门口,看着西屋窗下的铜盆内烧过的灰烬,他蹲在铜盆边,伸手捻了捻了灰烬
“是冥币烧过的灰烬,还有香灰。”
唐果站在他身后点了点头:“应该是今早才烧过的,早上有很大的雾,如果是昨天烧得,盆子和香灰不会这么干燥。”
“南府这一块的风俗都差不多,人死后是要停灵七日,之后才会出殡丧葬。”唐果看了眼已经跑到厨房去玩的小鬼,低吟道,“不过那孩子年纪太小,丧葬怕是不会遵循及冠之人的礼制来,可能停了三日就出殡了。”
玄尘站了起来,颔首道:“确实如此。”
“你打算怎么跟那小鬼说,又如何跟他娘亲说?”
玄尘淡淡地看着她,替她忧心。
唐果靠在墙边,低头看着铜盆中的灰烬,双手搭在两臂,右手食指规律地敲击着。
“这不难,该说就说,实在接受不了,让他们哭一哭,哭完了,冷静下来,总会接受现实。”
玄尘:“……”当他没说。
这鬼王一看就不是个体贴的鬼!
终极全才 浪漫烟灰
唐果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眼神斜向正屋门口,并没有出声。
玄尘看了她一眼,被她捧着两腮,强行掰到了她目光投注的方向。
一道微不可查的黑烟从屋内慢慢地飘出来,直奔厨房。
“屋内还有人。”玄尘放开感知,睁开眼睛说道。
唐果没反驳,她一早就知道屋内还有两个人,但是生气微弱,气若游丝,大概随时都会伸腿瞪眼翘辫子。
若她不是鬼王,对人的生气异常敏感,怕也不会注意到。
唐果看向厨房,生火的女人坐在灶膛前偏首低咳,似乎要把肺给咳出来。
玄门笔录 清净无为
“有东西再吸收这家人的生气。”唐果偏首看着玄尘绷紧的下颚,还有微微收紧的咬肌,失笑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玄尘低头看她:“你一直在看贫僧。”
“你好看呀,我很久没见过像你这般养眼的人了,当然要趁着有机会多看几眼。”
喜樂田園:至尊小農女
她说话的时候,依旧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但玄尘就是被她这混不吝的态度给弄得有些恼火,但心底又有些奇奇怪怪的感觉,说不太清楚。
唐果见他耳尖红了,然后慢慢地耳廓、脖子,还有脸都染上薄红,跟花楼里涂了胭脂的姑娘似的,有种既娇羞又招眼的风采。
“不逗你了。”唐果用胳膊肘捅他,笑道,“你进去看看那东西是什么。”
玄尘迟疑地审视她:“为何不是你进去?”
“你一个和尚,比我要更得人家信任。”
玄尘垂眸,轻声道:“诡辩。”
“我的确是只鬼来着……”唐果笑嘻嘻地说道。
说完,她直起腰被慢悠悠地晃到厨房门口,钻进厨房和女主人家聊起来。
玄尘摇了摇头,让常清去厨房帮忙,转身进了屋内。
……
唐果蹲在水盆旁边帮忙择菜,与毛毛娘闲话家常。
“不知该如何称呼您?”唐果眉眼含笑地问道。
女人坐在小板凳上,含蓄地笑了笑:“我娘家姓周,村里的人都叫我周大娘子。”
唐果歪了歪脑袋,默了两秒道:“周大姐。”
周大娘子点了点头,手脚还是很麻利的,择菜又快又准。
“唐姑娘是探亲吗?”
唐果摇了摇头:“不是,应友人之邀,去看看风水。”
周大娘子的动作顿住,诧异地看着她:“唐姑娘年纪轻轻还懂风水?”
唐果继续瞎编:“我是修道之人,你也看见我佩剑了,我是仙剑门弟子,风水还是懂一些的,帮人看看风水可以赚点盘缠。”
周大娘子虽觉得她年纪轻轻,但给人却非常亲和,所以也没防备,赞叹道:“姑娘真是好本事。”
唐果摇了摇头:“也就挣口饭吃,我也偶尔干点儿除祟的活儿,毕竟在外历练,师门不管,任由我们这些弟子接受社会毒打,自生自灭。”
周大娘子被逗乐了,眉眼间也柔和了许多,轻声规劝道:“唐姑娘,你们吃完午饭,还是赶紧离开村子吧。”
唐果没应声,只是淡淡笑了一下:“多谢周大姐关心。”
“你们是为了村子的鬼祟来的吧?”
周大娘子听她说是修道之人,大概就弄明白她们不是过路人,而是专程为元齐村的事儿来的。
唐果点了点头:“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事吗?”
周大娘子点头:“说起来也都是活该,如果不是李家作孽,元齐村哪有今天。”
看来村子里不少人都是了解的,唐果也就放心的打探了。
魔逆传奇 黄心番薯仔
“元齐村的鬼祟大概是什么时候有的?”唐果问。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从去年年后,村子的天就突然变了,最开始是跟李家有来往的人出事,谁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反正人晚上在家好好躺着,第二天早上就满身是血地躺在李家门口,李家宅子的大门和墙上被血涂得乱七八糟,看得吓人……”
“接连出了几回事,李家就请去镇上县里找了位道行高深的道士过来,然后施法画符又重新将宅子布置了一番,这才算安宁了下来。但是这也没安宁多久,过了小半年,之前那事又开始了……”
“不过村里的人虽受伤,但没闹出人命,官府来过几回,但是也夜里蹲着也蹲不到什么,只能将发癔症的人拉回去,一来二去,官府的人就不愿意管了,他们也不会捉鬼,所以就上报了府衙将人撤走,又重新请了道士过来。”
“不过,第二次请道士,激怒了那鬼祟,那道士当场去了半条命……”
王子愛上仆 紅澀
周大娘子脸色发白,身体也缩成一团,瑟瑟发抖道:“那鬼祟从那之后便再肆无忌惮,村子里的牲口接连死了,慢慢地村子就没太阳了,每天都阴沉沉的,感觉到处都是阴风阵阵,也就待在家里能安心些。后来陆陆续有道士过来,但都除不掉那鬼祟,据说那鬼祟太厉害了,如今普通的道士根本制不住它。”
“后来,一个多月前,最初替李家镇宅的那道士又来了,家家户户请他做法,这才晚上都睡得安宁……”
唐果右眉眉弓轻挑,听着周大娘子说到镇宅的道士,有些在意。
“那道士叫什么?你知道吗?”唐果问。
周大娘子点头:“当然记得,那道士姓鲁,南府玄清观的道长。”
唐果轻咦了一声,掰断了手中的芹菜:“南府的玄清观我倒是知道,但这道观有些道行的道士也就那么几个,可没有一个姓鲁啊……”
周大娘子呆怔住,看着唐果道:“唐姑娘你……什么意思?”
“这道士有些奇怪。”唐果眨了眨眼睛,问道,“为何他第一次来元齐村,不将那鬼祟直接除了呢?修道之人都明白,鬼祟聚阴时间越长实力越强,也就是最早发现最好对付,拖到后面势必就跟今日这局面一样……”
周大娘子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好像是李家人不允许,说是那鬼祟是他们李家的鬼神,安抚好可镇宅护佑他们李家子嗣绵延富贵双全。”
剪水 簡木顏
唐果:“……”
呵,鬼神?!
这世上也就她一个鬼神,什么东西都敢妄称鬼神了?
她感觉自己被冒犯了。
……
唐果脸色不太好,周大娘子也看出来了,小心翼翼地问道:“唐姑娘,你可真的会看风水?”
“自然会。”
“那能招魂吗?”周大娘子双眼通红,双手握住她,才发现她两手冰凉不似常人。
唐果垂眸看着她的双手,低声安抚道:“周大姐,你最好别握着我的手,我这人天生通灵,体温比常人要低,体内阴气略重,怕是会冲撞到你。”
周大娘子立刻松开手,有些怕,但眼神却更火热,灼灼地望着她:“我听说通灵的人能看到鬼,唐姑娘,你能让我见见我家毛毛吗?还有我家茂生?”
“我两个儿子命苦啊……”
“一个年纪轻轻好不容易考上秀才,从书院回来的路上船沉了,等到我们找人打捞上来时候,我家茂生他……呜呜呜……”
周大娘子哽咽不止,唐果伸了伸手,到底没去拍她的背,给一旁默默减少存在感的常清一个眼神,示意对方赶紧安慰安慰。
……
在一旁听完唐果忽悠全程的常清,深觉鬼王大人真的是满嘴谎话,偏偏她还能面不改色,从头到尾几乎找不到破绽,要不是早知她是麟磬城鬼王,他怕是也要信以为真。
什么仙剑门?
什么看风水?
汴京春深
那只鬼会看风水?会通灵?
还通灵的人体温比较低,这鬼王根本就不是人,当然没有人的体温。
他幼小纯洁的心灵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受到了十万点暴击,三观更是当场碎裂,被迫重组。
……
常清勉强将裂开的表情收起来,走到周大娘子身边,轻轻拍了拍周大娘子的后背。
他是佛门弟子,天生带着一种能让人心静的力量,温软的声音安抚道:“大娘你也别太伤心,唐施主此次来的目的也的确是让你见见你儿子的。”
周大娘子倏然抬头,再次抓住了唐果的手,殷殷切切地问道:“真的吗?真的吗唐姑娘?”
唐果看了眼急的在原地打转的小鬼,淡淡叹了口气,点头确认了常清的话。
“谢谢唐姑娘,谢谢唐姑娘……”
周大娘子直接跪在地上朝她拜谢,唐果赶紧一跳,避开了她的跪拜。
她不是周大娘子祖宗,经不起这一拜,会损她阴德。
唐果赶忙说道:“你先起来,你别拜我,你拜我我受不住的。”
常清大约是知道一些的,也立刻伸手将周大娘子拉起来,轻声说道:“大娘,你这样拜谢唐施主,她的阴德有损,对她不好……”
周大娘子这才停下动作,撑着膝盖站起来,看着唐果道:“唐姑娘,那我什么时候能见见我家毛毛?”
唐果认真地说道:“见你家孩子前,我有几点还需给你说清楚,你可认真听。”
“好,只要你能让我见见毛毛,你说什么我都听。”
唐果:“那倒也不必。”
她又不是什么歪门邪道,干嘛要一个人类对自己唯命是从,太麻烦。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