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nad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青春流火 ptt-第518章 邵強的提醒閲讀-kr5si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假期非常短暂,几乎是匆匆而过,年初四,许晖帮着大嫂雅乐看了一天的门面,好多地方因为过年都没开门,只能在外面看看市口如何。
年初五,魏少辉召集开会,为新公司成立做前期的框架搭建。
参会的人不多,魏少辉方面,除了他自己还带了三个人,包括上次的那两个助力,还有一名新公司未来的财务总监,再加许晖和唐老板。
公司框架初定,双方合资,魏少辉个人占股20%,他旗下的永辉公司占股31%,唐老板和许晖合计占股49%。
進化與傳承
老唐是法人,许晖是总经理,未来管理层,魏少辉方面只派一个财务总监和一名技术助理,助理短期待一段时间,构架搭建完毕就会撤走。
魏少辉把这些初步的大框框说完后,许晖和老唐表示没意见,这些之前也都断断续续聊过,然后魏大少就先走人了,他的眼眶依然有些青肿,脸上的膏药也没有揭下来,情绪当然不高。
剩下的细节讨论了一下午,面对两名专业人士,讨论实际上就是一种学习,许晖看得出来,这两位助手对魏少辉非常尊敬,尽管骨子里可能有点看不起他和唐老板,但态度上绝对没得说,有问必答,而且解释的非常详尽。
许晖和唐老板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意外的惊讶是,魏少辉为新公司筹备及构架搭建一次性垫支开办资金三百万,由永辉公司直接划款到新公司账户。
加上之前办手续验资的一百万,新公司账户上马上就会有四百万现金。
大老板,便是大手笔,许晖和老唐顿感压力巨大,细想一下,四百万看上去很多,但实际也要干很多事,人员招聘、培训、车队建立、库管系统上马,一系列下来,财务总监明确告知四百万是不够的。
不过,后期还会有资金进来,便是贷款了。
许晖跟唐老板商量,西郊仓库未来就交给刘老黑,他俩的精力主要放在新公司上了,但至少有半年的时间撒不开手,要给老黑寻个好帮手。
不是不信任刘老黑,而是老黑太实在,太憨直,公司运转不是打群架,谁捣拳捣的狠,谁就能站着。
馮家庶女亂後宮
而且许晖还会利用西郊仓库做更多的事情,不可能所有业务都吊在魏少辉的坤鹏商贸上,说白了就是防着一手。
唐老板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他能听出来许晖有那么一点点不放心,未来如果有任何变动,西郊仓库也是个退路,这些话只能点个头,不用说太细,俩人都懂。
选来选去,最后选中了薛永军,小食品批发部干脆彻底放手交给良子,这厮也嚷嚷着要结婚,就给他准备点‘嫁妆’吧。
而眼下的新公司首要的问题就是面临人手短缺,以前是形势所迫,许晖和唐老板俩人东躲西藏的最看重保密条件,现在在形势上有了大的变化,所以也就不再讲究这些。
虛界傳 辛寧
重生毛利小五郎 武家大狼
最后俩人商定,从唐老板家亲戚中和建鑫的哥们里选一批,然后再在社会上招一批,也就大差不差了。
这样虽然有弊端,但能够快速补齐人手,按人家助力的话说,下个礼拜出差,到金州考察库存管理软件,一旦敲定,马上就采购并准备培训人员。
计算机这种先进的东西对许晖和唐老板来说可是一大考验,他俩谁也没弄过,游戏倒是打过不少,没用,也得参加培训。
许晖要是做起事情来也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但跟着魏少辉身边的人一起协作,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海賊之溫暖海洋
次日有个好消息,邵强打电话找许晖,说姜小超上次提的那个事儿有眉目了,欢不欢迎人家来上班?
“那太欢迎了,我这儿缺人、太缺人。”许晖很高兴,跟姜小超相处过一段时间,深知这这个人的性情,踏实、稳重,在部队的时候就干过汽车兵,未来配送车队的管理人选就有了。
当天下午就见面,稍微聊了聊就把姜小超的事情搞定,正月十五后上班,也参与前期的公司的开办工作,工资暂定八百块。
姜小超和邵强当时就给乐开花了,非拉着许晖吃饭,最后还喝了几瓶小酒。
说起来也令人唏嘘,姜小超也是没办法,钢窗厂在年底就基本停产了,改制的方案很操蛋,要求员工集资买股份,特么的,工资都四个月没发了,哪儿来的钱集资买股?
姜小超一气之下要求停薪留职走人,结果厂里居然不批,要么按工龄买断,要么买股,姜小超干脆扔了一张辞职报告,差点摔车间主任脸上。
三个人一口气喝到花灯初上,邵强坚持把许晖送回家,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踏踏实实办公司没问题,但注意提防魏少辉。
许晖当时酒就醒了一半,邵强的提醒毫无疑问是善意的,并与他心里的不踏实遥相呼应,他曾与邵强一同经历过绑架案的全过程,知道对方意有所指。
但邵强明明怀疑魏少辉可能有问题,却又把姜小超介绍进公司,这里面难道埋伏着什么?
许晖的脑子有点转不来,当时古堡酒吧的事件后,魏少辉曾有意无意的把绑架案的始作俑者往龚上文身上引,扯住龚上文,就会连根带出一个大人物,很多细节邵强都跟许晖说过,但这个大人物是谁,邵强没提名字,反正是与弘阳广场有关。
魏少辉为什么这么做,许晖当然不明白,当时的邵强也没弄明白。
但烧钱现在已经有了思路,已经着手开始调查,怎奈身份还是个停职,年后还不知道怎么说,调查进展的极其缓慢,这是邵强埋在肚子里的话,当然也不会跟许晖明说。
冷宮廢後傾城妃
有关邵强的提醒,许晖晕了吧唧的想了半晚上也没理出个头绪,案情太复杂,他知道的东西还是有限,很难有邵强的思路。
一觉醒来,许晖接茬忙碌,邵强的提醒只能记在心头,暗中留意,他现在手头的事情巨多,分身乏术。
人一旦忙起来,时间就会过的飞快,许晖刚从金州出差回来,居然已经到了正月十五,手机收到秦羽茜的留言,想要明天约见一面,后天她就要坐火车了回西安了。
许晖本想婉拒,但敲字的一瞬间,还是改了主意,同意见面聊,时间地点由秦羽茜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