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fe8優秀言情小說 《魔臨》-第五百三十五章 讓夫人,玩得開心閲讀-ncqtn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冷不?”
公主伸手,帮柳如卿的衣领子收了收。
“不冷呢。”柳如卿笑了笑,
“回家的感觉,如何?”公主问道。
“姐姐想听真话?”
“自然。”
“这儿,是姐姐的家,却早已经不是妹妹的家了。”
哪怕,这里是范城,哪怕,范府,就在这里。
再哪怕,柳如卿曾是范家的媳妇;
但现在,
她早就是平西侯的女人了。
她对范家,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当然,也谈不上讨厌,但你硬要说故地重回能有什么过于激动的情绪,那就大可不必了。
“嗯,其实,我也一样。”
公主转身,看向城墙外的一片苍茫,冬日的楚地,也是萧索的。
“以前总觉得那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听起来挺可笑的,但这次回来,我却发现,好像,还真有些道理。”
苟莫离站在边上,不发一言。
主上的两个女人在这里说着话,他在一旁候着就可以了;
撕裂乾坤 狂鲨
想加入?嫌命长。
“姐姐,咱们这次就这般过来,合适么?”柳如卿有些担忧地问道。
熊丽箐脸上露出微笑,伸手,在柳如卿的脸上轻轻掐了掐,柳如卿含羞欲拒,却没真的拒绝。
显然,平日里的这种亲昵举动,只会更出格。
“憋到现在才问?”
“嗯呢,一听到能出门,心里也是开心的。”
“是啊,我也是。”熊丽箐伸了个懒腰,“更何况,还是回楚国。”
这里,是范城。
原本范家根基之地,现在,修建加固了城墙,成为了这块区域的一座军事重镇。
靖南王毁郢都后,燕楚缔结了和约;
为世人所瞩目的,自当是镇南关易主,同时,上谷郡被划入了燕人势力范围;
但实则,
那场战争的后期,镇南关的守军是不撤也得撤的局面,年尧不可能在被完全断了后勤断了退路的前提下继续领着数十万楚军在镇南关一线死扛。
而上谷郡,本就是贫瘠之地,在司徒雷时期起就时常经历战火,燕楚和约里的划归,本质上,是将上谷郡当作了双方势力拉锯的一个区域,大家心照不宣地空出的一块缓冲地,也就是以后的战场。
所以,和约的这一条,无非是给了双方都体面的一个收尾。
真正有实际额外效益的,在另一条,那就是从蒙山地界,划出了一块地归了燕国,也就是范家的势力范围。
背靠蒙山,水路和山路虽然都很难走,但至少是能走的,且范家还是早早地就投了燕国背刺了楚国,也因此,战后于和约里得分一地,算是理所应当。
先皇在时,就册封了范正文爵位,同时,给了范家世袭知府之职。
类似于乾国在治理西南土司时的方式,给那些听话的土司世袭县令或者知府的职位,换得他们在大方向上支持朝廷。
范家的财力,自是没得说,且平西侯爷在楚地刨那些楚国贵族的祖坟时,范家还帮忙消化转运了很多,虽然不敢明着去贪平西侯的战利品,但抽水自是不可能少的。
所以,范家修城,招兵买马,以前屈氏的奴才,现如今,是这块区域的真正主人。
再者,
范正文早早地将自己的嫡长子和自己的正妻闵氏都送往了燕京,将自己的弟媳柳如卿送到了平西侯府,
人家的屁股,
早就坐得再正不过了,
可称二鬼子的中的典范。
“放心吧,既然是北先生同意的,就没事的,夫君不在时,北先生的话,是作数的。”
“嗯。”
瞎子问她们,想不想回楚国看看,她们同意了,然后,她们就来了。
一同陪着过来的,还有苟莫离。
苟莫离当然清楚,这次不是简简单单地就过来看看,实则是因为,屈培骆,快死了。
屈培骆当初是被俘的,后来又被郑侯爷放了回去,由范家资助,让其带着一批屈氏的战俘重新经营;
在燕楚之间都很默契地不会爆发官面上的大规模冲突大局之下,
屈培骆相当于是在执行一场代理人战争。
让侯府有些意外的是,屈培骆在得到范家资助后,从立山寨开始,到招纳旧部,再一点点地向外扩张,竟然真的取得了一番气象。
楚国正规军几次来围剿都没能剿成,反而让其越发坐大了。
不过,这也是因为楚国没有大规模地调集兵力,怕引起燕国也就是怕引起平西侯府那边的误会,有一些投鼠忌器。
总之,
屈氏少主,
曾经可称为平西侯爷一世之敌的男人,
在经历了情变、家变、军变之后,
成熟了,蜕变了;
按照范正文所言,屈培骆现在麾下兵马声势有两万人,虽然依旧是乌合之众,但能鼓噪起来这般气象,也真是厉害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
屈培骆遭遇了一场刺杀,被人暗箭所伤,直接伤重将危;
他让人给范府送了一封信,希望由范府转交给平西侯府。
信里,他洋洋洒洒一大半,是对公主的单相思;
瞎子看了信,
他不知道主上看到这封信后会不会很爽,
但至少,
他看这封信时,也被爽到了。
信的末尾,他想要将这批人给交代一下,选了一个可靠的手下想让他来接班,但希望得到来自平西侯府的承认,以及,来自公主的承认。
因为打着大楚公主的名义,这些楚人,才能有一种自己不是在做燕人的狗而是在为皇室做事的体面,也叫遮羞布吧。
可能,屈培骆写这封信时,都没料到。
公主,
真的就来了。
“苟先生。”公主看向苟莫离,“我们何时出发?”
会面的地方,在范城以南八十里处的一座寨子里。
苟莫离恭敬地回答道:
“夫人,自是等那边屈培骆的人到了后,我们收到消息,再出发。”
“好。”
午后,
公主坐着马车,出了范城。
外围,有数百范家护卫跟随。
柳如卿没跟着来,她想跟着,但公主没让。
行至半途,
公主吩咐人喊来了跟随着的苟莫离。
苟莫离自是没敢进马车里,而是坐在车夫旁,侧着身子,隔着帘子,和里头说话。
“我不是不信任苟先生,也不是不信任北先生,只是,真的就这般地去了?”
如果不是公主清楚瞎子北的能力和格局,
她真的会认为人家是在为好朋友四娘剔除掉自己。
禦氣封天 醉橘子
但怎么想都没这个可能啊,莫说北先生不是那么愚蠢短视的人,就是在后宅里,自己在四娘面前也一直是小妹。
“夫人放心,都安排好了。”
深夜时分,
到了目的地外围。
队伍停下,苟莫离派人去前方寨子通知。
没多久,
寨门打开,一队持火把的骑士出来。
到马车前,全都停下。
有一人下马,来到马车前。
“公主殿下?”
屈培骆的声音。
公主命人掀开了车帘,
火把的照耀下,那张脸,已经满是沧桑潦草。
曾经的屈氏少主,如今楚国的叛国逆贼,早不复当年的精致。
屈培骆看见了公主,他笑了,笑着跪伏下来:
“屈培骆,参见公主殿下。”
公主没说话,而是看向了站在马车身侧的苟莫离。
苟莫离也没说话。
场面,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公主只得道:
“你辛苦了。”
“不辛苦。”屈培骆笑着摇摇头。
“你的伤?”公主问道。
屈培骆闻言,有些意外,道:
“自是假的。”
公主愣了一下,然后,再次看向苟莫离。
苟莫离此时走上前,对屈培骆道:
“人,到了么?”
“到了。”屈培骆回答道。
“你选好了么?”苟莫离又问道。
“我还有其他路可以选么?”屈培骆又问道。
苟莫离的个头,其实也就比薛三高一些,在正常人眼里,还是算矮的,但好在屈培骆此时是跪伏着的,所以,他能很清楚地看着屈培骆的脸,他的眼神。
野人王伸手,轻轻抚摸着屈培骆的脸。
屈培骆依旧面带微笑。
“其实,你和我很像。”苟莫离说道。
“是么?”
“是的。”
“所以……”
“所以,你该值得骄傲。”
被野人王承认,你开始变得和他很像,这确实是一种夸奖。
“入寨子吧。”苟莫离说道,“让他们放心。”
“会有风险。”屈培骆再次抬头,看向公主。
苟莫离叹了口气,屈培骆的这个眼神,很像当初自己盯着绣花鞋。
少顷,
苟莫离看向坐在马车里的公主,
问道:
“夫人,进寨么?”
“收获大么?”
公主问道。
熊丽箐没问有没有危险,
因为她觉得,这时候问危险大小,失了格调。
是的,
作为侯爷的女人,她早早地就体会到了侯府里的那种腔调。
“夫人,钓鱼,饵料越好,钓上来的鱼,自然也就越大。”
熊丽箐没有去问你竟敢将我比作饵料这种蠢话,
反而有些兴奋地点点头,
帶著警花闖三國
道:
“那就进寨吧。”
公主的车驾,进了寨。
进寨后,屈培骆马上就“受伤”了,也“垂危”了。
然后,
公主开始接见屈培骆手下的一些“大将”,赏赐金银,许诺未来。
这一晚,平安。
第二日,也平安。
第三天,寨子里,传来了喊杀声,寨子里的人,杀作了一团。
而公主,早就不在先前住的屋舍里,而是和苟莫离早早地就站在了寨墙上。
寨子里,屈培骆带着人,和原本的手下,杀戮在了一起,另一边的领头人,则是先前接受过公主许诺原本应该作为屈培骆接任者的那位。
公主披着貂皮,如画似雪;
她不是国色天香的美人,但绝对属于耐看的那一类。
“听屈培骆说,燕国的皇帝陛下,像是要不行了。”公主问道。
苟莫离点点头,道:“主上传来的信笺里也提到过了,应该是快了。”
“到时候,谁会是新的燕皇?”公主又问道。
“夫人,其实谁当新的燕皇,于我们侯府,没什么影响的,因为谁当了新皇,都得更加客气地对待咱们侯府。”
“是这个理。”
“同理,范家,也已经没了退路,哪怕不是六皇子登基,他范家,也只能铁了心地继续站在大燕这边,哦不,会更铁了心地站在咱们侯府这边。”
“苟先生说的是。”
下方的厮杀,愈演愈烈,整个寨子的人,都分成了两批,早些时候的兄弟,开始无情地挥刀。
外围,则更有趣,因为公主和苟莫离都站在寨墙上,所以可以清晰地看见外围也有两批人马厮杀在了一起。
苟莫离解释道:
“屈培骆这一年来能发展得这么好,一边,是范家的资助,另一边,则是楚国那边的放纵,楚国的凤巢卫,没少往屈培骆手底下塞沙子。”
“心知肚明么?”公主问道。
苟莫离点点头,道:“这其实无法避免,虽然三先生也曾训练过一批人,但咱们侯府的底蕴还是没办法和一国相比;
再者,
咱们的人,也不可能真的派过来去帮他屈培骆控制根基。
主上将屈培骆放回来,本就是一步闲棋,既然他长起来了,那就顺手摘个果子而已。”
“我想夫君了。”
苟莫离这话,没敢接。
公主伸手,摸了摸这寨墙,道:
“是让我过来,引他们都出动是么?”
“是的,本来,他们的目标可能是前来谈判的范正文。”
“范正文会来?”
“范正文的野心很大,他不会舍得放弃的,他会愿意冒险,再者,公主您不也是来了么?”
“也是。”
“所以,当他们确认公主您也来了后,这次,会控制不住地全都跳出来,甚至,不仅仅是他们。”
说话间,
远处,
竟然出现了楚军的军旗,楚军的军阵,踏着整齐的步伐,正在向这边徐徐推进。
见到这一幕后,寨外忠诚于屈培骆的那些人,气势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渐渐出现了崩盘的趋势。
而寨墙上的公主和苟莫离,则一点都不惊慌。
“我很好奇一件事。”
“夫人请问。”
“屈培骆,他是真心投靠夫君了么?”
“可能在那晚见到夫人之前,他是在配合他们演出,兴许,想要靠自己的反间计,最后证明一下他屈培骆并非卖国投敌之人,依旧心系大楚,洗刷一些,自己身上的耻辱,不求外人信不信,他自己心里,会舒坦不少。
他告诉我们,自己手下被掺了很多沙子,这些沙子,又何尝不是他自己乐意和放纵的结果呢?”
“哦?”
“人,是会变的。”
“我是不会天真地认为,他是因为我,而变的。”
“其实,是有可能的。”苟莫离说道。
公主看着苟莫离;
苟莫离微微欠身,
道:
“人的心思,只能把握,却不能猜透,尤其是,当他知道,咱们在猜他的心思时。”
“夫君愿意让我出面做事,是怕我在家太闷了,但我清楚,夫君不会允许,我以这种方式做事。”
“夫人放心,我们也不会允许的,因为,主上的声誉,高过一切。不过,既然要做事,就必不可免地会担待上一些干系,会被捕风捉影。”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个,我知道。”
还有句话,苟莫离没说,那就是,那一晚,他看向屈培骆,感觉,屈培骆似乎更愿意去做那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人。
不是说他有多爱公主,
婚前见了两面而已,哪里可能爱得死去活来的。
断魂坡
但史书上,如果这样写他,似乎,还能让他好受一些。
“屈培骆,以后,还能不能继续用?”
“夫人应当知道我的身份的。”
“是。”公主点了点头。
“连我都能用,屈培骆,又算什么?”
“嗯。”
“经此一下,范家的势力范围,才算是得以彻底撑开,不至于再继续被限制到范城和蒙山一带。屈培骆的人马,可以和范家的势力,更有效地结合,让楚国那边的布置,竹篮打水一场空,且还彻底糜烂了这边的局势。
这么做的目的,
就是以后燕楚再启国战时,战火不至于瞬间就烧到范城,范家,也能有足够的时间和转圜余地,等到我侯府的支援。
这颗钉子,算是钉实了。”
“苟先生,你就笃定,我皇兄不会吃了这个亏后,大动干戈?”
“主上曾说过,楚国皇帝陛下,比我的姓,更苟。”
“呵呵。”
外围,
随着一支三千余人的楚军正规军出现,军寨外的战事,逐渐呈现一边倒的局面。
然而,
就在这时,
北方忽然传来了整齐的马蹄声。
一支全身精良甲胄的精锐晋东铁骑,踩着整齐的韵律,缓缓地出现。
大燕黑龙旗,
勇者归来之游历人间
平西侯府的专属双头鹰旗,
迎风招展。
人数,也不多;
大家都在克制着,默认,这块摩擦区域,只是小打小闹。
穿越之嫡女妖娆
只不过,那边是三千楚卒,
这边,是三千铁骑!
领军的,
正是梁程!
公主有些诧异,
问道:
“梁将军,居然亲自来了?”
公主清楚梁程在侯府里的地位,自家丈夫,可谓是将军权大半,都交给了他。
苟莫离点头,
道:
“其实,北先生事先给京城里的主上,去了一封信。”
“夫君知道我来楚国了?”
“是的。”
“那夫君回信里怎么说?”
“主上的回信是:
让夫人,
玩得开心。”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