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8c9超棒的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二百三十四章孽緣鑒賞-9pk84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和凌慕白之间的关系,算起来是孽缘了,她利用过凌慕白,凌慕白也伤害过他,如今兜兜转转,要想再做朋友,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你……”
“其实你可以离开这里好好重新开始,别再执着与我了,我跟你之间,不合适。你不该喜欢我。你的家人都还在国外,你可以回去和他们团聚。”
“可是,我想留在这里。我知道你心里只有秦北穆一个人,哪怕他已经没有了,可是你的心里永远装不下别人了,然而我从前做错了很多事情,一念之差,把爱变成了伤害。我知道很难弥补,可我只想在你身边,为你做些什么。”
“你替我找回孩子,我很谢谢你。但是其他的事情,是不必了,我不想太过于依赖别人。”
南意棠婉拒了凌慕白的好意,拿着酒瓶倒了两杯酒,将其中的一杯推到了凌慕白的面前。
“往日种种,我知道我也有错,只是孰是孰非,现在已经很难去盘清楚。这杯酒,今天就当做是我们之间的和解吧。往日事今日毕。以后,就当做这些事情没有发生过的。”
凌慕白接过了就被,看着南意棠心中叹了一口气,默默的仰头一饮而尽。
“谢谢你还愿意原谅我。”
尽管,南意棠不愿意再接受他的好意了,可凌慕白的心里还是有自己的论断。
刚喝完,凌慕白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南意棠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电话,是秦北越的电话,便站起身来说道。
“抱歉,我得回去了,只能陪你喝这杯酒。”
“好,那你回去吧。”
南意棠和他说了再见,便要走,凌慕白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问道:“我,我以后还能再来找你吗?”
南意棠的脚步顿了一下,转头说道:“如果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会帮你的,毕竟,你帮我找回了孩子。”
但是,其他的事情,便不必了。
凌慕白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些沮丧,然而他也明白,有些事情错了就错了,是挽回不了的。
离开了餐厅,南意棠才接通了秦北越的电话。
“你怎么回事啊?这么久才接电话?”秦北越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刚才身边有人,不方便接电话。”
“哇,什么人啊?你背着我哥给他带绿帽子啊?”
“你说什么呢?”南意棠有些无语,但很快反应了过来,“你又在监视我?”
“这是为了保护你,顺便防止你给我哥带绿帽子。这就是当年因爱生恨害过你的那男的吧?他脸怎么俺么大,还来纠缠你?”
“有事说事。”
“之前跟你合作的那个工程,我们在选地,就上次跟你商量过的那两个地方,现在要二选一,你那边要不要选几个人跟我们一块去现场考察考察?顺便到时候把地方定下来。”
“行,我回去看一下。”
“你最好亲自去,因为,我也要亲自去的。”
秦北越特别的加重了一下语气,南意棠立即就明白了。
是秦北穆要去,想要让她也一起去,给他们两个人营造独处的机会。
说来,南意棠已经好久没有跟秦北穆一块儿出去过了。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的。”
南意棠挂了电话,秦北穆那家伙,怎么没跟她说这事?见了面,就全都剩下不正经了。
晚上的时候,南意棠没等秦北穆,早早的睡了,等到感觉有人蹑手蹑脚的进入了房间抱着她的时候,南意棠直接一脚把人给踢下了床。
婚姻鏡像 春花暮雪
正准备享受一下温柔乡的秦北穆猝不及防的栽倒在地,一脸茫然的看着南意棠,“媳妇儿,你为什么踢我?”
“你自己看看。”南意棠扯着衣服的领子,把上面的痕迹给他看,“都是因为你,我今天都没敢脱外套,生怕被人看到。小馒头看到了,我都吓得半死,哄着他别说出去。还有,我早上起不来,你妈都生气了。”
“为难你了?”秦北穆爬起来,抓着南意棠的脚踝,说道:“都是我的错,你踢,再踢一脚,我受着。”
“走开。”南意棠踢了一下秦北穆的肩膀,将自己的脚抽回来,秦北穆却握着不放了。
“这就踢够了?”
“你少不正经了,松开。”南意棠的脚踝被秦北穆抓着,他故意的挠痒痒,南意棠忍不住想笑,又怕自己的动静太大,万一被尚清秋听到了就很难解释了。
穿越之賣包子養媳婦兒 聶楓
她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傻呵呵的大笑成这个样子,算怎么回事?
“秦北穆,你,你坏蛋……”
秦北穆把南意棠压着,整个人搂在怀里亲了好一会儿。
南意棠面红耳赤,不让秦北穆有进一步的动作,“昨天才……今天不许了,我受不了了,明天还得上班呢,你不累我都累了。”
“不闹你,今天好好睡觉。”秦北穆说着就准备起身去洗个澡。
“你等等,我有事问你。”南意棠扯着秦北穆的领带,又把人给拉回来了。
“怎么了?要拷问我,媳妇儿?”
“江城和华城那两块地方,你会替秦北越去,是吗?”
完美欺诈师 易校林
“嗯,秦北越联系你了?”
“那我是去还是不去呢?”南意棠给秦北穆解开了领带,扔在一边。
我真没膨胀
“你不想去吗?媳妇儿。有你不用忍着可以随便叫的地方,你不想去?”
“秦北穆,你流氓。”南意棠红着脸,捂住了秦北穆的嘴。
“是,媳妇儿,我流氓,我只对你流氓。”秦北穆抓着南意棠的手,亲了一口,“去吧,我陪你一块去看地。”
愛的憂傷
“可是我去那么远的地方,算起来得有四五天的时间,孩子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孩子刚回来没多久,突然间离开那么久看不到,南意棠的心里还是放不下的。
“没关系,孩子不是一个人,我哥还有我爸妈都会照顾他的。孩子不能离不开你,他得自己学着独立。”
“你不是个慈父吗?怎么现在变成严父了?昨天你都没有去看宝宝是不是?”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