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tt5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憨婿 大眼小金魚-第194章說出來你都不相信分享-vzv94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194章
李世民对于房玄龄的建议是非常的满意,想着,自己治不了韦浩,他爹难道还治不了,自己可是知道的,韦浩家里,韦富荣可是藏着一根棍子的,专门打韦浩的。
“等会朕就亲自给亲家去一封信,要和他说说韦浩的那些劣迹,可不能让他自己这么嚣张下去了!”李世民看着他们说道。
“要记得说,让韦浩担任工部侍郎,要不然,白写了!”程咬金对着李世民提醒说道。
“这个朕知道,你放心吧,还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漏掉?”李世民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没一会,那些大臣就走了,房玄龄去写圣旨去了,写好了要给豆卢宽和李世民看,因为李世民还需要加上话呢,
而李世民也是坐在书房里面,给韦富荣写信。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豆卢宽拿着圣旨,看着后面的话,叹气不已,这也就是韦浩了,李世民居然在圣旨里面写,要韦富荣严加管教韦浩,这个可是颁发给韦浩的圣旨啊,居然有写给韦富荣的话。
很快,车队就到了韦富荣府上,韦富荣一听是圣旨到了,立刻去开中门,韦浩也是赶了过来。
“恭喜韦侯爷了,有圣旨!”豆卢宽对着韦浩拱手笑着说道。
“我最喜欢你,每次你来,我都是有好事发生!”韦浩笑着对着豆卢宽说道。
“有什么喜事?”韦富荣很惊喜的说着,
而管家他们现在在忙着摆香案。
摆好后,整个韦府的人,就跪下接旨了,韦富荣得知自己的儿子,因为立功,被分为平阳开国郡公,高兴的不行,已经是公爵了,虽然距离最高的国公相差了一级,但是自己儿子还没有加冠啊,
本来大唐的爵位现在就很难得了,都是那些跟着李世民打天下的那些大臣们才能获得,其他普通人,想要获得爵位比登天还难,更不要说是从侯爷晋级为郡公了,
可是后面听着就不对劲啊,甚至上面居然提到了自己,要自己严加管教韦浩,说韦浩是劣迹斑斑!
这个韦富荣就不明白了,想着自己家的小子,瞒着自己到底干了多少坏事,于是就盯着韦浩看着,要不是有外人在,自己可是要拧起来问问。
韦浩接旨后,韦富荣还是很高兴的,让下人准备好了喜钱,发给他们。
“这个,陛下给你的,说是你要看看,看完了,就收起来,不要给韦郡公看到!”豆卢宽说着就把一封信给了韦富荣,
韦富荣听到了,吃惊不已,陛下给自己写信,那是多大的殊荣啊,但是感觉有点不对劲,为何不让韦浩看到,很快,韦富荣就拆开来看着。
“爹,谁给你的信件?”韦浩好奇的问了起来,刚刚他去客厅放圣旨了,需要供奉起来,出来看到了韦富荣在看信。
“你管的着吗?老夫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过问了?”韦富荣很不爽的看着韦浩说道,接着继续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差点没有七窍生烟!
“你个兔崽子!”韦富荣狠狠的盯着韦浩骂着,
韦浩完全摸不着头脑啊,自己封公爵了,为何还骂自己,而且还是咬牙切齿的?
韦富荣左右看了一下,前院这边很干净,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揍人,于是快步往客厅那边小跑过去,韦浩站在那里,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对着豆卢宽说道:“豆尚书,不用管我爹,我爹脑子不好!”
说着就要请他前往客厅那边,这个时候,韦浩正好看到了韦富荣手上拧着一根棍子,那根棍子韦浩很熟悉啊。
“爹,你要干嘛?”韦浩站在那里,很不解的看着韦富荣喊道,这老头子疯了不成,家里还有客人在呢,
而且,自己今天可是封爵了,这可是喜事,另外,自己最近可是没有打架,也没有惹祸啊。
“你个兔崽子,老夫今天打死你!”韦富荣举着棍子就追着韦浩。
“卧槽!”韦浩一看来真的,赶紧跑啊。
“爹,爹,你怎么了,来人啊,快拉住我爹,我爹疯了,请大夫!”韦浩边跑边喊了起来。
“老夫没疯,你个兔崽子,还敢威胁陛下,陛下让你去当官,你说你有钱,不当官,想要坐在家里养老,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老子都没有说要养老,你居然还要养老?”韦富荣在后面追着喊着。
“你个仙人板板,谁告的状?”韦浩一听,韦富荣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按理说,不应该啊!
“你给老子站住,否则,老子打不死你!”韦富荣继续喊道,压根就没有打算放过韦浩,
韦浩一看这样不行啊,蹭蹭两下,就上了家里的围墙,接着跳了下去。
“玛德,这叫什么事情?老子今天封公爵了!家都不能回了吗?”韦浩站在围墙外面,非常郁闷的扭头看着后面的围墙。
“你有本事死在外面,你个兔崽子!”韦富荣的声音从院墙里面传来。
“太不道义了,刚刚那封信是谁写的,不对,是父皇写的,肯定是豆卢宽送过来的,除了陛下,没有别人!”韦浩站在那里,想了起来,
到了外面,没地方去啊,想了想,可以去大姐家啊,大姐来京城这边,自己就是去看过一会,还没有在他家吃过饭呢,今天正好去!
说着韦浩就准备去大姐家。
而在家里,王氏她们现在根本就不敢说话,毕竟有客人在,韦富荣是家里的当家人,他要打韦浩谁敢拦着,但是心里都是狠的牙痒痒的,自己儿子封公爵了,家里都还没有来得及庆祝呢,就被韦富荣给打出去了,现在是有客人在,没客人在,她们能够冲上去,撕了他。
“诶,家门不幸啊,让你看笑话了,老夫也是老了,现在跑不过这个小子了,哼,他跑的初一,躲不过十五,来,里面请!”韦富荣此刻气喘吁吁的过来请豆卢宽前往客厅那边。
“嗯。理解,我家小子我也管不住了,不过,韦郡公还是需要你多家管教才是,现在陛下和其他的大臣,都是希望他能够担任工部侍郎,这个级别可不低啊,多少大臣一辈子都当不上侍郎的,他还这么年轻,陛下就要任命他为侍郎,他就是不当,你说,气不气人?”豆尚书也是跟着韦富荣进去说道,
而王氏她们也是跟在后面,尤其是王氏,现在恨不得踹他一脚,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和儿子说说话,他就给打跑了。
“是,是,诶,没办法,我家那小子,这里有毛病!”韦富荣指着自己的脑袋,对着豆卢宽说道。
“嗯,没有的,韦郡公还是非常有本事的!”豆卢宽连忙说道,想着他们家估计是有遗传,韦浩也说韦富荣脑子有毛病,
和豆卢宽聊了一会以后,韦富荣就送豆卢宽出去了,站在大门口,送着他们走远了。
“老爷,走远了,可以回去了!”管家对着韦富荣说道,不明白韦富荣为何如此热情。
“回去,我还能回得去吗?你没有看到家里那几个婆娘,恨不得吃了我,我先去酒楼那边,对了,如果公子回来,派人来找我!”韦富荣对着管家吩咐说道。
“诶,只是,老爷,公子可是封公爵了啊,这个可是大喜事啊,你怎么?”管家也是很不理解,这么好的事情,居然被韦富荣搅和成了这样,太可惜了。
“你知道什么?你还嫩着呢!”韦富荣对着管家说完后,就背着手走了,直奔酒楼那边,等管家对着到了客厅后,王氏和其他几个女人就盯着他看着。
“老爷说,酒楼那边有事情,他需要去处理一下!”管家连忙对着王氏汇报说道。
“有个屁事情,你去告诉韦金宝,我儿子要是没有回来,他也不用回来,可怜我儿,可是为了光宗耀祖了,他韦富荣居然拿着棍子追着我儿打,我就不相信了,那天去祠堂那边问问公公去,你看公公如果地下有灵,会不会爬起来找他!”王氏那个气愤啊,现在韦富荣居然还跑了。
韦浩优哉游哉的走到了大姐的府上,然后敲门,马上大门就打开了,一个中年人看着韦浩,不认识韦浩。
“请问公子你是找谁?”中年人看着韦浩问道。
“找我姐,韦春娇,我是韦浩!”韦浩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啊,你,你是韦侯爷,怎么可能?”那个中年人还往韦浩后面看了一下,没有发现随从,一般侯爷出门,怎么也会带几个人吧。
“你快去通报就是了,我没事闲的过来骗你玩?”韦浩站在那里,很郁闷的说着,本来自己就心情不好,被老爹从家里给打出来了。
“也是,公子你稍等啊!”那个中年人就关门进去了,韦浩就是背着手,站在大门口这边,看看外面的情况,顺便也是看看韦富荣有没有追出来。
没一会,门开了,韦春娇就是站在后面,一看还是真是韦浩,吃惊的不行。
“哎呦,浩儿,你怎么来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家里的那些下人呢,怎么这么不懂事,快,快进来,多冷啊,你可是最怕冷的!”韦春娇马上冲了出来,拉着韦浩手,就要往里面走。
“姐,你别提了,我是被爹给打出来的,到你这里来躲躲,你可不许回去报信啊!”韦浩跨进了大门,对着韦春娇说道。
“又惹事了?很大?”韦春娇听到了,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没惹事,说出来你都不相信,刚刚,我被封为郡公了,郡公知道吧?爹不知道看了谁给他写信,拿着棍子就要揍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韦浩那个委屈啊,对着韦春娇说道。
“啊?公爵,那不是好事情吗?爹怎么了?不对,你肯定没和姐说实话,行了,姐也不问了,走,回家,放心,姐不会去和爹说!”韦春娇拉着韦浩进去说道,
心里则是想着,这小子肯定是骗自己的,怎么可能封公爵,但是一想,也不对,自己弟弟可是当朝侯爷,也有可能封爵的,可不会拿这样的事情和自己开玩笑的。
“你真封公爵了?”韦春娇看韦浩问了起来。
“那还能有假?”韦浩马上回答着。
“好弟弟。你真行,不过,爹为什么要打你,就因为一封信?”韦春娇高兴的拉着韦浩问道。
“我怎么知道?诶,老爹年纪大了,脾气也大了!”韦浩叹气的说着,韦春娇则是笑了起来,她现在也是知道了一些长安的事情了,知道自己的弟弟很厉害,寻常人,可真不够自己弟弟看的。
很快,就到了后院这边,韦浩还很奇怪,按理说,这个宅子是自己家送给姐姐姐夫的,他们应该住前院才是。
“姐,怎么没在前院住?”韦浩忍不住的问了起来。
“前院给了大哥住,大哥为官,肯定是有很多宾客的,也是需要一点脸面的,加上人来人往也不方便,姐姐就主动住后面了,大哥大嫂人很好的,他们说,也就在这里住半年左右,等手上有点积蓄了,
我倒是没什么,想要让他们在这里住着,这样也能够省点钱,有这个租房子的钱,还不如省下来,买点良田!”韦春娇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既然大姐都没有意见,那自己还能有什么意见。
“舅舅!”刚刚进入到了后院的客厅,很暖和,韦富荣也是给他们装了暖炉,就听到外甥女崔玉香喊着自己,接着那个两岁的小外甥崔玉荣也是怯生生的喊着舅舅。
“诶,舅舅这次可是空手来,下次舅舅给你们带好吃的!”韦浩笑着抱起来崔玉香和崔玉荣。
“带什么吃的,爹娘每次过来都会带上很多吃的,这两个小家伙,现在就是知道吃点心!”韦春娇笑着说着,刚刚坐下,就看到了崔诚的夫人梁氏端着一盘小点心过来。
“韦侯爷,真没有想到,你今天过来,妾身已经派人去通知崔诚了,他马上就会回来,中午就在我家吃饭,你可难得来一趟!”梁氏非常客气的对着韦浩说道。
“哎呦,没有关系,在那里吃都成!”韦浩笑着说着。
“那就在前院吃吧,大哥大嫂都跟我提过好几回了,正好你今天过来了!”韦春娇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成!那我就不客气了啊!”韦浩笑着点头说道。
“客气什么,你要是跟我们客气,那我们就无地自容了,老爷经常感叹的说着,没有韦侯爷你,就没有我们一大家子的平安生活,谢谢韦侯爷了!”粮食对着韦浩拱手说道。
“客气了,能够帮的上最好,之前是不知道,知道的话,也许早就出来了,对于刑部大牢,我可是熟悉的很!”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那行,你们姐弟两聊着,我去准备饭菜去!对了,二郎呢?”梁氏看着韦春娇问了起来。
“去集市了,想要买一些纸张回来和笔墨回来。”韦春娇开口说道。
“什么玩意,买什么?”韦浩听到了,吃惊的看着大姐问了起来。
“纸张啊,还有笔墨啊!”韦春娇看着韦浩说道,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吃惊。
“哎呦,爹没有给你那纸张吗?我书房里面,几百大张,要多少有多少,往后告诉姐夫,缺纸张,就问爹,让爹去给他,家里什么都有可能缺,就是不缺纸张!”韦浩看着韦春娇说道。
“那也是需要钱的,真是的,几张纸张,姐姐还是买的起的!”韦春娇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什么买,我从来不用买,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你就拿着吧,朝堂的造纸工坊,我们家可是有份额的,真是的,还买纸张,爹也是,就不知道抱一卷过来?”韦浩坐在那里,对着韦春娇说道。
“啊,咱们家还有造纸工坊的份额,我怎么不知道,爹这么厉害,还能弄到这么好的东西?”韦春娇很吃惊的对着韦浩说道。
“爹弄的?就他,那个聚贤楼都是我弄的,爹就知道守着西城那边,造纸工坊是我弄的,行了,反正你和姐夫说,缺纸张就到家里来拿,可不要花这个钱去买!”韦浩对着韦春娇说着,语气很鄙视,对韦富荣的鄙视,就知道打自己。
“你呀!”韦春娇也是听出来,笑着点了一下韦浩说道。
而在甘露殿,豆卢宽也是过来汇报情况了。
“亲家看到了信件后,可有没有表示?”李世民很关心这个,就问了起来。
“陛下,你是不知道啊,韦富荣的父亲看到了你给的信件后,冲到客厅,提起棍子,就追着韦郡公打啊,韦郡公一看这个架势,赶紧跑,最后是翻围墙跑出去了,韦富荣没追上!”豆卢宽非常高兴的对着李世民汇报说道。
“啊?不是,打韦浩干嘛啊,朕是要他严加管教,可不是要他打啊,这一打,这小子就更加不去了,韦富荣怎么就知道打啊,就没有别的方式教育吗?”李世民一听,感觉麻烦了,这可不是自己的初衷啊,自己是希望韦富荣能够说服韦浩担任侍郎的,可不是为了要打韦浩的。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