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ebv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477日常之練武推薦-hddcj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这处群山环抱中的山坳面积并不大,不过只有百亩方圆,山间峭壁之下,一眼山泉静静地流淌。虽然属于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可是却从来没有人迹,盖因此地实属被峭壁包裹的一点谷地,若不是偶然间的发现(嗯,在小道童的眼里,就是师父带路走错了才找到的好地方),沿着一条如隐若现的悬崖鸟道前行,几经道路断折之苦,才有了这等宝地。
有了安身之地,一元小道童要过的日子可就不是吃了睡、睡了吃。不管是乱世还是盛世,安身立命最大的本钱,还是一身的武艺,所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是个人就会有光宗耀祖的想法,而入仕为官,却是光宗耀祖最直接的道路。
文官一道,多少逗哦会受到家世的影响,没有庞大的家族作为后盾,即使文采出众,也可能一无所成,大唐时代的一代诗仙李白李青莲不就是如此吗?就算是因为诗作得到了唐玄宗和杨贵妃的赏识,可以就只能做一个文人清客,供帝王“取乐”之用,空有一身学问本事,也只能黯然离去。说到底,那时候的大唐王朝的文官体系乃至一直延续到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个王朝清朝,都是由各级官员以及世家把握的,尤其是各朝各代的众多名臣中,更是有超过九成的所谓的名臣出身官宦世家或者名门望族!
与文官不同,越是王朝初建,对外积极开拓的时候,武将中出身草莽的就会越多,当然了这个草莽也不是真的出身贫民百姓,最起码也得是一方豪富之家,穷文富武不是胡说的,读书不需要太多粮食就能进行下去,可是练武的话,要是额米有足够的粮食以及肉食还有各种药材作为辅助,那么很容易练着练着就把自己练死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练武必须有一个好师父来指点关窍,否则轻则重伤,重则丧命,到时不想读书,即使读错了,也不过是无伤大雅。一元小道童此时就是因为跟前有一位绝顶高手作为师父,所以在山谷间安顿好了之后,就开始练武的痛苦生活。
相比于站马步站得双股战战还算是好的,令一元小道童最痛苦的是,每天要喝三顿老道士寻来的乱七八糟的草药熬煮成的黑漆漆、夹杂着酸、苦、辣等等令人作呕的汤药。每一次小道童喝完之后,老道士就会用手掌顺着小道童的喉咙上下抚动,虽说老道士的手掌热热的十分舒服,可是那种将吐未吐的滋味,小道童可是发了不止一次誓言,以后绝对不要再喝,可是每次都只能眼泪汪汪的将药汤喝了下去——只不过,每一次喝完汤睡了一觉之后,小道童都会觉得自己的力气又打了一分。
而且,随着一顿顿难喝的药汤,小道童也觉得站马步的时候,伴随着老道士教授的呼吸之法,渐渐有一丝丝、一缕缕的热流开始周身游走,一个月过去,这一丝丝、一缕缕的热流竟然变得如同一只小耗子,在自己周身乱窜……
当然了,站马步练功并不是小道童日常的全部,除了每天早晨一个时辰用来站马步之外,还有每天雷打不动的三次诵经时间,下午还要打柴、劈柴,只有晚课做完,才是一天劳作的结束。不过,这可不是一天生活的结束,老道士往往会趁着天还未黑的时候带着小道童在山谷里乱转,短短半年时间,小道童熟悉了山谷中的每一条缝隙,每一个凸起,同样也因此每天头上不起一两个大包,身上不出现一两处青肿才叫邪门。
在师父美其名曰散步之后,就是泡澡的时间了,这也是小道童除了睡觉意外最幸福的时光,虽然每一次泡澡都要把看起来乌漆墨黑的洗澡水泡成清水才算完事,要知道小道士第一次泡澡,可是差一点就把自己泡成了皱皱巴巴的妖怪。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道童终于长成了十五六岁的英俊少年,可是原来就是一头白发的老道士依然不减苍老,除了头发胡子全白之外,脸上连一根皱纹都没有,来到山谷这么多年,老道士反而脸上红光日盛。终于有一天,老道士手里拎着两根木剑来到了小道士面前:今天是授剑的日子了,自打三天前小道士知道了老道的打算之后,已经等得心急了,就好像有三年之久。
“剑术易学难精,江湖上更是有千般剑法,可是归根结底,剑法的招式也是由最基础的动作组成的,一般来说,剑术的基本招式或者说基础动作不过十三个,分别是刺、点、劈、崩、抹、云、挂、撩、斩、截、挑、扫,还有一个就是架,下边师父就把具体的动作交给你,日后每天要进行一千次动作,记住了啊,是每个动作一千次啊。”
小道童哀嚎一声:“师父啊,你莫非是要累死徒弟不成?”
老道士大笑:“吓死你个小混蛋,一开始还没学会动作,就算每天每个动作做一百个,你都做不完!就别胡思乱想了。不过,一年之内却是必须做到的,否则为师就把你扔到山顶吹风吹上三天三夜!”
小道士无奈,只能一次次地反复练习十三个基础剑式,而齐漱溟一开始一样很不理解,毕竟自从齐漱溟师从长眉真人开始,就是从峨眉派的基础剑术套路开始练起,从来没有仅仅练习基础剑式,在齐漱溟看来,基础剑式既然基础,那么一套剑法中必然都包括在内了,单独练习有那个必要吗?
日子过得很枯燥,一元小道士就好像机器人一样,直到有一天从山外闯进来一群手持刀剑、锤斧、镰刀草叉的大汉,小道士才发现自己反复练习的十三个基础剑式到底能发挥何种未能了。
一群大汉闯入山谷,首先看到的就是山谷间被小道士开垦出来并且种上稻谷的近二十亩水田,此时已是金秋时分,金黄色、沉甸甸的稻穗谦虚地低垂着骄傲的头颅,随着山谷中的徐徐微风,轻轻滴摇摆,眼见得就是一副丰收的场景。
为首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的大汉高举着手里的一柄钢刀,狂笑着喊道:“弟兄们,想不到我等可是绝路逢生啊,不仅官兵进不来此地,竟然还有足够的粮食可以饱腹,真是天不绝我等!”
身后数十名同样衣衫褴褛的壮汉同样高举起手里五花八门的武器,一起纵声狂笑,都觉得自己一帮人是幸运无比。
小道士忙碌了半天,正在无精打采的烧火做饭,听到山谷口传来的乱糟糟的噪音,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危险,只是感觉吵闹,随即漫不经心地走出用来遮风避雨的茅草道观,放开嗓子吼了两句:“别吵吵,该干嘛干嘛去!”吼完了,小道士才发觉不对劲,这里可是山间险地,一般人是进不来的,可是突然出现的那么多声音是怎么回事?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这饥荒环境里,肯定不是逃荒的人群,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强盗山贼了,也只有强盗山贼才有这份本事闯过山谷中那种极为险要的山道!
小道士不敢怠慢,一个转身,跐溜一下就钻会了茅庐搭建的道观,那里边多少还有自己削制的几把木剑——老道把那炳锋利无比的短剑带了出去,山谷中可只有小道士一个人!手里拿上一柄木剑,多少也是能给自己壮个胆吧?
小道士的吼叫,很自然的惊动了一群大汉,与小道士猜的没有差别,这群大汉的确是一群强盗,北方大旱,导致无数饥民南下乞活,形成了十叔股足有十万人以上的大股流民,他们一路穿州过县,无人可挡,别说大股的强盗山贼不敢与之做对,就连朝廷的官军都不敢强行阻拦。而这股大汉就是被流民大军席卷了山寨的一伙儿丧家之犬,大股的流民不敢招惹,但是等闲的小县城他们还是敢于撩拨的。
只是他们的运气委实不好,就在这个山谷之外的小县城,却碰到了一位猛人,结果在这位猛人以及他带领的县城的三班衙役的打击下,不得不钻山沟逃命。即使后来猛人没有继续追赶,可强盗毕竟是强盗,只要一安全,就立刻故态复萌,走到这个山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了新的根据地——要把这里据为己有。
可是小道士的出现,却代表着这座山谷已经是名花有主了,要是换了一般的老师农民,第一个反应就是求收留,而强盗们发现自己只看到了一个小道士,那么第一个念头就是杀了人了事!对不用为首大汉招呼,数十个“好汉”就一窝蜂的冲了过去。
山谷不大,不过六里方圆,强盗们又是跑惯了山路的,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将小道观团团围住,而小道士独自站在道观门口,手持木剑瑟瑟发抖中。
为首大汉最后一个走到小道士面前,哈哈大笑:“原来只有一个白嫩嫩的小道士,弟兄们,砍了他,这里就是我们的了!”
“哄”众大汉狂笑着一拥而上,刀子、耙子、棍棒、草叉乱杂杂的兜头盖脸冲着小道士砸了下来。
“一群乌合之众,”小道士此前浑身发抖,可还真不是害怕,而是兴奋,习武多年,就算是最基础的剑式,可是小道士的力气和纵跳都不是等闲大汉能比的,别看只有十六七岁,双手能将三百斤的大石头抛来抛去的耍上半个时辰,一跳四五丈更是寻常,所以早就惦记着在外人面前试一试自己的功夫(在师父面前,小道士可是从来没有赢过一次,总是被打击的对象,所以很是急于证明自己……)
眼前这群明显不是好人的大汉,不就是证明自己的最好对象吗?可怜的强盗们还把小道士的兴奋当成了恐惧,这“武器”使用起来多少就有些散乱和不经心了。
就在众多“武器”落下的一瞬间,小道士动了,一个垫步,不见小道士任何发力的大动作,就已经来到为首大汉面前,手中木剑最简单的一个直刺,就在为首大汉的注视中,木剑刺入了大汉的咽喉,并且直透后颈,就在大汉还没有感觉的时候,木剑就从大汉面前再度出现在了身边手下的喉咙处,也只是轻轻一划,一道细细的红线就出现在了身旁大汉的皮肤上。
小道士身体不停移动,在众多大汉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木剑已经掠过了为首大汉身边十几个手持刀剑的壮汉身体,不是喉咙处出现了红线,就是太阳处绽放了血花,要么就是胸前、下腹处出现了一个窟窿或者长长的裂缝。
等到冲到小道士原来站立之处的众多大汉发现眼前空无一人的时候,转过身来看到的就是十七个晃晃悠悠的、满身鲜血的将死之人。恐惧,这一回轮到了这群人。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一声喊,丢下手里的家伙事,掉头就跑——不是对着山谷谷口,而是向着山谷深处。
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即使是积年的强盗团伙也是一样,团伙中最厉害的十来个人和首领不明不白的死掉了,剩余的还有什么凝聚力?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家伙,有了第一个逃走的,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不过眨眼之间,小道士面前就空无一人了,留下的却是一地的“武器”,还有不少烂糟糟的草鞋、布鞋,甚至还有锅碗瓢盆。
小道士其实也是被自己的杀戮所震惊了,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动作是那么的自然、和谐,没有一点累赘迟疑,那些强盗大汉的要害就如同是他们自己凑上去的,轻而易举地就被自己杀掉了,而自己手里的木剑不仅没有一点磕碰,甚至连血迹都没有沾上一丝!
这就是练熟了基础剑式带来的变化吗?
难怪老道士总是再讲江湖武功就是“艺”,只图花哨而不实用,只有沙场血战演化来的功夫,才是真正的武功!没有半点花哨,所有一切都是一击必杀,容不下半点犹疑和停顿,否则送命的就是自己,而不是敌人!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