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jbt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能穿越世界的武者討論-第七十三章 巫族絕唱!即將勝利的妖族讀書-uggm1

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小說推薦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地、火、风、雷一直以来便是开辟世界的四种基本力量,妖族将这四大开天之力熔炼入周天星斗大阵之内,既是创举,也是极为冒险的行为。
须知,正是因为这四种力量无法受到约束,争斗不休,才导致五行之力的诞生。世界的诞生,是建立在稳固的五行之力之上。
更何况中间还有周天星斗大阵本身的群星之力。
帝俊是天才,妖师鲲鹏显然才智更在帝俊之上,否则也不会在帝俊的基础上,融入开天四大法则。
其中的凶险之处,远远超出想象,同样付出等于收获,危险越大,输出自然也越强,特别是四种法则力量同时施展时,其威能堪比开天辟地之力。
这种力量,除了圣人级别的存在,基本上不可能有生灵能够顶得住,因此巫族的大量陨落实在不足为奇。
好在这种力量,即使是鲲鹏偕同周天正神,以及各位星界之主同时施展这等逆天手段,也绝不可能持久,否则四种力量一旦失控,反可能彻底爆开,将原本要守护的天庭炸的稀烂,到时候他们也是小命难保。
然而有一位大能却看出了其中的关键,这位便是巫族目前唯一的首领刑天。
刑天是祖巫们为了代替合了轮回的后土祖巫,作为补全祖巫们化为盘古真身时的不完美状态而存在。
不过刑天到底不是祖巫,并不是盘古精血生成,反而是祖巫们的精血生成,虽然获得盘古神殿盘古精血一滴,终究不及祖巫们的底蕴。
不过刑天有好运道,当十只金乌陨落,帝俊毅然灭杀后羿时,出手的威势为祖巫们看见,祖巫们便明白,自己终究不如帝俊,因而想到了他们自盘古精血中盘古记忆获得的融合术。
这融合术正是昔日盘古被老王同志坑了后,毅然放弃自身,与老王结合的融合术。
正是这门源于龙珠世界的奇术最终成就了如今的王朝传,也奠定了全新的盘古天尊,鸿钧道祖与玄门尊者。
身为盘古后裔,祖巫们对于生死看得极淡,对胜败执念却是极重,在发现自己等人确实不如帝俊以及心伤后土的离去,十一祖巫便施展了融合术,成全了刑天。
而获得十一位祖巫馈赠,融合十一祖巫的精气神后,刑天修为大进,不过这位巫族的最强者因为有最终帝俊出手的影像,从而判断出自己仍然不是帝俊的对手。
偏偏巫妖之战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就尴尬了。最终刑天却是想到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感应到遥远的天边,盘古神殿发出的最后哀鸣,刑天双目中一抹红光一闪。
“妖族、帝俊……吾会让你们付出代价……让你们彻底从洪荒除名的代价……”
他的目光横扫整个周天星斗大阵,一片哀鸿遍野中,原本仿佛可撕裂一切、粉碎一切的四种力量疾速衰弱下去,按照原先的规律,又要有将近三个时辰的安稳时间。
不过他刑天需要的不是安稳,要的就是大量生灵的陨落,包括巫族陨落瞬间大量释放的煞气。
一直观察的刑天终于选择出手了,如果不逼一逼对方,如何能早点达到他的计划目标,若那帝俊提前赶回,恐怕就是他的死期,到时候这些族人和祖巫的牺牲全部白费,还失去了盘古神殿这件巫族传承之地。
十一个祖巫的力量集合在刑天身上,十一种顶尖法则加持在刑天身上,刑天的实力毫无疑问已达至圣人之下第一的程度,随着刑天提聚自身力量,一股可破灭一切,毁灭一切的力之大道在其身上涌出。
同时,时间、空间、金、木、水、火、冰、雷、风、电、毒十一种法则之力随着这股可破灭一切的力量涌动、弥漫。
仅仅是升腾的气机,整个周天星斗大阵在这股气息下开始轰鸣、开始颤抖……
大阵的变化立即被反馈到大阵核心,妖师鲲鹏处,通过大阵的核心河图、洛书,鲲鹏清晰的感应到大阵中涌出一股令其不安的气息。
“莫非是盘古真身?没看见十二祖巫……”鲲鹏心中惊愕,同时通过星辰幡,清晰传来其余星君传来的报警声音。
鲲鹏心中诧异,调转权限,向大阵感应处看去,立即看见了全身威压升腾的刑天。
“这是……巫十三!?”
鲲鹏仔细感应,不禁面露骇然:“好强的力量和威压,这种程度的威压反应,对方已突破了天神极限,跨入了陛下那个级数。不可思议,没想到巫族竟然也有这种超限的存在。
难怪那些个祖巫没有出现,恐怕对这一位寄予厚望吧,只不过,为什么一直他都没有出手,难道是故意等待我们将所有巫族杀光?”妖师鲲鹏不解想到。
“传令下去,全力运转周天星斗大阵,现在这一位的威能不是我等能够抗衡,属于神皇陛下、妖皇陛下那个级数,开启四绝之力,全力绞杀他。”鲲鹏下令。
“鲲鹏大人,之前四绝之力我们已经全力施展,若是连续不断,只怕大阵就要支撑不住了……”
有星主道。
“哼,难道本座不知道此点,可若不如此,你们认为这个级数的存在,周天星斗大阵还能困住他吗?一旦此人破阵而出,天庭将重现一个元会之前的大劫。好了,大阵所有力量全开,杀!”
“大阵威力全力开启,四绝之力全开!”
“大阵威力全力开启,四绝之力全开!”
“大阵威力全力开启,四绝之力全开!”
随着各位星君,各方星主全力施为,整个周天星斗大阵全力运转。虚空中诸位星君手持三百六十五杆大周天星辰幡上下挥舞,另有星主挥动一万四千八百杆小周天星辰幡相应,结合虚空中源源不绝降下的星辰之力,以及各方妖神之力。
正是以周天正星为根,以各方星主为杆,结合妖神之力,彻底连接诸天星辰之力,在这浩浩天威下,地火风雷四大开天法则融入其中,化为能毁灭一切的天地洪炉。
那是可以毁灭一切的力量,在这种纯粹的毁灭威能下,往日里堪称自走人形炮塔的巫族大巫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这股毁灭之力降下,身死道消,回归天地而无能为力。
血光迸射、煞气滚滚,无穷无尽的黑色煞气,在周天星斗大阵中如龙如蛇而动,而这些煞气、血气尽数向刑天涌去。
开始妖族并没有发现不妥,眼看巫族被大阵渐渐磨灭,妖族这边当真是欢欣鼓舞,恨不得高歌一曲,不过随着巫族从亿万万到亿万,再到万,到千,到百,妖族这边发现不对了,因为无论周天星斗大阵如何释放威能,开天四大法则如何降下威力,挺立于大阵之内的刑天不过保持他那提聚力量的姿态——
双手置于腰间,双腿微微弯曲,扎马步,周身青筋毕露,似乎正在提聚力量。
流星、闪电、地、火、风、雷等落在他身上竟然无法伤害到其半点。
更让妖神们不安的是,那刑天周身被一层浓浓的煞气覆盖,浓浓的血煞之气源源不绝自陨落的巫族身上被抽离而出,最终全部汇聚在刑天身上,令刑天散发的气息更加诡谲强大。
这很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无尽的阴云自宇宙中涌入,充盈于九天之上,原本应该自成世界的周天星斗大阵,仿佛某处有连接外界的洞口,这阴云源源不绝涌入,速度越来越快。
那些个阴云越增越厚,渐渐布阵的周天星辰大阵内竟伸手不见五指,而这些阴云似乎能够屏蔽修士的神念感应,刑天那恐怖之极的纯力量波动渐渐再无感应。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阴云是什么?”
妖师鲲鹏面色阴沉的要滴水,他看向一直立于他身后的白泽。
自从上一次白泽拼着自毁返回天庭复活后,他的耗损一直没有彻底恢复,因此此次指挥权在鲲鹏手中,而白泽一直立于一边,一副随时接应的样子,实际上却是:
“这就是你说的天地第二劫的劫气?”鲲鹏阴沉着脸道。
白泽此时仍是瘦瘦弱弱的人类形态,羽扇纶巾,风流倜傥,只是面色有些惨白。他仔细观察周遭阴云,面容一点点阴沉下来。
鲲鹏见状,面色更加难看三分,实际上他也在做自己的尝试。
令鲲鹏有些难以接受的是,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准圣巅峰的存在,本身便是世界,自身便是宇宙,他们发声为雷,吼声为电,一个喷嚏便是磅礴大雨,一个恼怒便是电闪雷鸣,想什么来什么,要什么有什么。
这便是宇宙之神的伟力,这便是位于洪荒世界最巅峰的力量。
他们的肉身绝对不弱于祖巫,在经过宇宙之力洗炼下,除非极品级别的先天灵宝,否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创伤他们的肉体。在他们的法体表面,五行之力化为最为稳固的力量,守护他们的肉身。
这种力量并非刻意生成,而是自然而然,自然便可拥有。
后世修士称之为完美体,因为这种力量五行平均,完美无暇,除非正面以力量强行破开,否则绝对无法破开这层五行之力的防御。
然而让鲲鹏愕然的是,他的完美体在这种劫气面前,竟然没有半点作用,五行完善的护体防御在这一刻仿佛形同虚设,那阴暗劫气涌入其体内,似是没有任何作用,但以他对于自身的控制力,清晰发现这些劫气不但如同附骨之蛆般难以排出,更会通过他与自己的宇宙神秘联系,源源不绝涌入自身的宇宙中。
而在那方世界,这种看似无害的力量立即化为一切灾厄的源泉,所到之处五行颠倒,世界之力陷入混乱,竟有彻底颠覆五行之力的诡异能力。
鲲鹏连续施展三千种手段,竟全然无法遏制这种诡异力量,更让他惊心的是,随着这种东西入体渐多,他的内心深处渐渐生出焦灼感,而这种焦灼令他坐立难安,似乎想要立即起身,杀个痛快,鲲鹏不由心中更惊了。
“这应该就是天地第二量劫的劫气了!”白泽的声音有些嘶哑的传来。
“我们、天庭、巫族……都是这劫气的目标,那大阵中最后的那位恐怕便是这一次巫族在大劫中的关键人物了。妖师……如果想要活,也许我们要行动了。”
鲲鹏闻言,面容一抽,神情微变道:“你疯了,那人威能莫非你忘了?那巫族再强又能强过圣人不成?若你我这一步走错,日后只怕结果不会比直接陨落好上多少。”
白泽淡淡道:“生死面前,什么豪云壮志、皇朝霸业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罢了。本座不知道自己选择是否错误,但本座知道,一旦留下,只怕性命难保……而且上一次的行为,吾在陛下心中只怕也上了清洗名单吧。
作为洪荒第二量劫的主角,陛下恐怕难逃最终命运,无论如何必与此人战上一场,本座觉得陛下多半凶多吉少……好了,言尽于此,告辞。”
鲲鹏猛然回首,那还有白泽的影子,涔涔热汗这一刻自鲲鹏额头低落,在这关乎生死的一刻,鲲鹏内心正激烈挣扎。
“白泽号称知晓一切、洞悉一切,他既走了,我若留下,只怕多半不妙,那帝俊如今已入圣境,事后追究下来,老祖多半要完……罢了,罢了,若这一劫都挺不过去,何有将来。若非有彻底陨落之危,想那白泽也不会干脆离去。”
想到这里,鲲鹏不在面容变化,目光一转,落在作为阵眼的河图、洛书上。
一丝笑容出现在鲲鹏的嘴角:“既然老祖不在逗留于此,那便一不做二不休,从今天开始,帝俊,你这两件灵宝就改姓了!”
一道乌黑光芒自鲲鹏身后升起,下一刻一只万丈黑色大鹏鸟卷起面前的阵法核心河图、洛书,化为一道黑色闪电,冲天而去。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