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via4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南宋遊記 愛下-第兩千四十章 合謀-xhuyz

南宋遊記
小說推薦南宋遊記
“回老爷,孙七被人杀了,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身中数刀死在了刘财主家的柴房里面了!”
官差匆匆忙忙的跑回来,进入大堂后马上说道:“死了?”
祝大人跟刘财主异口同声的说道:“刘财主,谁去醉仙楼取的生日蛋糕只有你知道,并且人还是死在你们家的柴房里面的,这就说明此案跟我们醉仙楼还有爵爷府是一文钱关系也没有了对吧!而孙七被杀,线索就断了!怎么样咱们之间的案子还用继续吗?”
杜雨晖问道:是的这事杜雨晖刚刚想了想,也不能完全说刘财主没有嫌疑了,如果孙七没死问题不大,现在是死无对证了属于,要是刘财主的人杀的人呢!那这事刘财主可能就是主谋了!不过杜雨晖没有证据,纠缠下去没有意思了!“祝大人、杜大人,既然是小的家里下人所为,此事就此作罢!另外小的给杜大人赔礼道歉,对不住了杜大人,小的也是因为小妾惨死,一时之间气氛异常,请杜大人恕罪!”
刘财主说道:“算了,其他的事情既然跟本公子没有关系了,那本公子就先走了!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有点乏了,祝大人告辞了!”
杜雨晖说道:“小杜大人慢走!”
祝大人说道:从府衙出来后杜雨晖跟顺子说道:“顺子哥,趁着现在临安府不让养狗了,我不是带着你跟黑子去了一趟薛成平家里吗!你们分别带着人,不要多,一次就带着一个人出去,先以刘财主这样的练练手,看看他们回去后,都说了些什么!另外做好接应,将来这些人要是出徒了,就可以去那些老不死的家房上去打探消息了!”
“明白了二少爷,今天晚上我亲自带人去盯这个该死的刘财主!”
顺子说道:“小心点,并且他们睡觉之后就回来好了!还有记住了,下雪天不要盯梢,有雪无法隐藏脚印!”
杜雨晖嘱咐道:“二少爷放心……”说完顺子去办事了,黑子带人抬着杜雨晖返回了爵爷府!!回到爵爷府后,黑子去找杜预了,让他生产杜雨晖说的那种模具,当面完成对蛋糕的切割,让购买者放心!而老爹等人居然在后院赏月呢!看到杜雨晖回来简单的问了一下经过,其他人也都没有睡觉呢!毕竟这也算是大事了,要是杜雨晖处理不了,醉仙楼被查封的话,那爵爷府就要损失惨重了,二叔公他们也就要再次失业了,毕竟老爹可是说了,过年的时候会给他们封一个大红包的对吧!“哎呦呦,小晖还是聪明啊!外人下毒也就只能下在蛋糕表面,里面是波及不到的!厉害厉害!”
二叔公听完了杜雨晖所说的过堂经过后竖起大拇指道:“这蛋糕本来就是狗子弄出来的,他自然知道怎么说了!只要我们自己的人没有动手脚,呵呵呵!外人想的那些办法也就没有扳倒我们的可能了!只不过孙七死了,又是死无对证了!”
老爹说道:“族长说的是,现在我们家的醉仙楼那可是日进斗金啊!总有人眼红,我现在就担心明天老二老四他们纳妾的事情,要是直接一顶小轿子娶回来多好,否则明天要注意了!”
三叔公说道:“三叔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狗子纳妾的时候,那可是大宴了好几天呢!奥原来可是要给大林他们纳妾的,最后临时更改的不是吗!”
二叔一听马上说道:“关键现在要过年了,能少一事就要少一事,我就感觉明天一定会有大事发生!”
三叔公说道:“放心好了三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反正这种事情我们经历的也不少了!以前感觉吵吵闹闹的很闹心,现在感觉不闹心了,还挺有意思的,要是我们爵爷府一点对手都没有了,那多没有乐趣啊!”
老爹说道:“流星……我靠还是流星雨……”杜雨晖汇报完后就躺在躺椅上,明月给拿了一个毡子盖在了杜雨晖的身上,杜雨晖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赏月呢!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空气太清新了,结果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惊呼道:“啊……那就是流星雨吗!好漂亮啊!”
显然众人也看见了,也都跟着惊呼起来了!“我靠赚到了赚到了,居然能看到一场流星雨!”
杜雨晖激动的站起来说道:是的古代看流星雨可比后世牛叉的多了,后世各种天气所致,就算能看到,也不是很尽兴对吧!“那些不会是传说中的扫把星吧!怎么就变成了流星雨了呢?”
杜雨君不适时宜的煞风景的说道:“不错不错,回房睡觉了!”
杜雨晖没有搭理杜雨君看完了流星雨后说道……“哎呦呦杜大人!听说你受伤了,这可是我们托人给杜大人弄的上好的草药,也不知道要怎么弄,杜大人懂这些,你就自己看着弄好了!”
第二天下午,秦熺等人到来,杜雨晖出来跟众人见面秦熺先说道:“那就谢谢各位了!”
杜雨晖让人把草药给收了说道:“本来我要早点来看你的,可能你也知道,这薛清风被人绑架了,昨天才回来,我们也都忙着找人来的,希望杜公子不要介意啊!毕竟咱们都是朋友,不管谁有事,都要帮帮忙不是!还有啊!你去健康府遇刺的事情,可不是本公子走漏的消息啊!”
秦熺解释道:是的他一过府第一件事就是跟杜雨晖解释!“秦公子言重了,本公子不会那么小气的!况且麻五也挂了,而秦公子在健康府有那么多庄子,随便一个下人被买通,都可能知道我的行踪不是,奥对了薛公子,没有想到今天你居然来了!你被绑架本公子也心疼啊!奈何……”杜雨晖故意弄了弄自己的手脚皱眉道:“呵呵呵!行了都别多说了,至少你们人都没事,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不是!”
王守道岔开话题道:“刚刚杜公子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薛公子啊!你要好好查查你们家的下人了!家贼难防啊!”
秦掌柜说道:“秦掌柜我就奇怪了,难道你过年不回金国吗?”
杜雨晖纳闷的问道:“回啊!明天就走啊!要不是你二叔纳妾弄这么大,大家又极力挽留我多待一天,我早就走了!不过今天也是奇怪了,你们爵爷府不收礼啊!除了给你二叔跟四叔的礼金之外,居然还分开了有趣有趣!”
秦掌柜说道:“我们大宋有句古话,叫亲兄弟明算账吗呵呵呵呵!都别站着了,来里边请!对了秦掌柜你这不走,不会就为了吃这一顿饭吧!要说秦掌柜你嘴馋了,我可是一万个不信啊!”
客套完后杜雨晖说道:随后众人来到了正厅找地方坐下了!自从这有了麻将,达官贵人家里只要是办事,不管什么事,都是一桌桌的麻将准备好,愿意玩就去玩,愿意聊天也随便当然了扑克牌也有,看客人的喜好了就!“当然不是了,也是顺道来看看杜公子吗!你回来后也是有伤在身不方便会客不是吗!所以我这也算是顺道过来看看!至少现在看,杜公子气色不错,并且都是皮外伤,那我就放心了!明年咱们可是还要赌马不是!另外咱们还要弄点其他的玩意玩玩呢!要是少了杜公子就没有意思了不是吗!另外还想跟杜公子玩两圈!”
秦掌柜落座后说道:“那本公子就多谢秦掌柜挂念了!可是这玩两圈……”杜雨晖示意自己就一只手了道:“哎呀杜公子,这还叫事吗!我们帮你啊!奥对了那个咱们也别一会赢了被人说欺负杜公子啊!杜公子你在叫一个兄弟过来,分别做对家如何?”
薛清风坐下后问道:“其他人都在帮忙忙活接待的事情,就我一个二等残废……”杜雨晖话音未落,杜雨君刚好从旁边走过来,被薛清风一把抓住然后说道:“哎呀杜公子,你们爵爷府那么多仆人,还差这一个半个的人手了!大君过来凑个手!”
杜雨晖一听就明白了,上一次两人合谋骗钱东窗事发后,这一次这些家伙看来是故意的了,一方面他们知道杜雨晖麻将打的不咋地,今天好借机赢点,另外一方面呢!如果在麻将桌上,杜雨晖亲眼看着杜雨君输了多少多少,呵呵呵!那这账估计就赖不掉了对吧!不说别的,到时候秦掌柜他们上听了给杜雨君信号,他直接点炮你就扛不住不是吗!“我?
好啊!二弟一会咱们两个怎么算?”
杜雨君都没有犹豫坐在了杜雨晖的上家后问道:“当然是亲兄弟明算账了,刚刚杜公子说的吗呵呵呵!”
秦掌柜现在说道:“去去去二哥,你坐我上家,要是一会我赢了,他们该说你喂牌给我了,坐我对面去!不过我可跟你说啊二哥,要是输钱没有银子给可不成啊!”
杜雨晖把杜雨君撵走了说道……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