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3cr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匠心-494 一個嘗試展示-89bmu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考完之后不会马上出成绩,需要在七个工作日之内上网查询。
荣显还戴着他的安全帽,一把勒住高小树的脖子:“你怎么样!”
“还,还行吧。我也不知道,我一干起活来就管不了别的了。”高小树嘴上说得很谦虚,但看得出来还是挺满意的。
“哎!”荣显咂吧了一下嘴巴,说,“羡慕你。”
“你也挺好的,上午的分数我肯定没你高。”高小树诚实地说。
“那是,必碾压你!”荣显马上顺杆爬。
班门的人呵呵笑着,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个小孩。
荣显是遁世的老板,之前他们多少还是有点生份的,现在熟了一看,跟普通孩子差不多嘛,聪明一点,也更傻一点。
一群人走出扬天技校,离开之前遇到杜同元,又拉着他们说了一些事情。
七个工作日之内,成绩会出来,通知消息会发到他们的手机上。其实一般不需要七天,三个工作日里就会出来,他们可以随时注意。
另外还有许问这边,他除了木工以外还要考别的科目,基本上会集中在这段时间的周六和周日,他可以注意扬天的官方网站,杜同元也会提前发信息给他进行通知。
这三个月,杜同元也知道他老本家杜鸣为什么会这么重视这群人,尤其是许问了。
班门确实非同小可,拥有极其辉煌的历史与深厚的传承,他就算对这方面不熟,稍微打听一下也能知道。
而许问……这个年轻人简直可以用神秘来形容。
他的传承肯定更不一般,甚至有可能比班门更古老更完整。
扬天虽然生意不错,但班门以及许问这样的人也是他们不希望错过的。
他们这样的机构很多,想要脱颖而出必须拥有自己的独特性,杜经理清楚地知道,这有可能就是他们的独特性。
不管杜同元的目的如何,他都表现得细致又周到,许问非常感谢。
一群人走出学校,荣显突然停住了脚步,看向前方。
许问留意到了,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看见路边停着的一辆红旗轿车。
这车纯黑色,低调内敛,但前方的京牌以及车牌号却很引人注目。
许问顿时想到一个人,果然,没一会儿,车门推开,车上下来一个人,却不是许问想象的楼先生,而是荣老爷子本人。
“考完了?”荣老爷子像天下所有的爷爷一样笑眯眯的看着他,还对许问他们点头致意,“考得怎么样啊?”
荣显看着他,愣住了。
荣老爷子向他招了招手,把他叫到自己身边,“看这表情,不太好?”
这时荣显戴着安全帽,穿着工作服,一头的灰,荣老爷子不动声色地给他拍了拍,目光比刚才又柔和了一些。
“啊?不可能!”荣显迅速反应过来,拍胸脯打起了包票,“考得挺好,我发挥出了一百二十分的实力,必能超过高小树!”
“高小树?”荣老爷子的目光准确落在了荣显身后那个接近同龄的孩子身上,顿时皱眉,“他年纪比你小吧?跟比自己还小的孩子比?出息呢?”
“高小树不小,高小树可厉害了!”自己认定的竞争对手被质疑,荣显简直比自己被质疑还着急,他嚷嚷了两句,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木块,递到荣老爷子面前,“看,这就是高小树做的!”
“你怎么随便就带在身上啊……”高小树难得被他这样夸,有点不好意思了。
“鲁班锁?”荣老爷子一眼就看出来是什么了,从荣显手上接过。
“六柱鲁班锁啊……”他更进一步认出它的种类,很快就把它拆开了。
六柱鲁班锁一共由六个长条的柱状木条组成,结构简单,但是很巧妙。
这个鲁班锁的六个部分均匀而协调,上了一些清漆,打磨得非常好,触感柔和,边角看上去棱角分明,但摸上去却有一些圆润的感觉。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鲁班锁,但手法非常老道,完全想不到会是出自这样一个孩子的手笔。
“果然漂亮。”荣老爷子赞叹了一句,把它还给荣显,“确实值得收藏。”
“对吧!”荣显非常骄傲,简直像是自己得到了夸奖一样,“我就说了,高小树很厉害的!”
“那你呢,有什么代表作品?”荣老爷子反过来问他。
“嘿嘿。”荣显摸了摸头,提过自己的书包,从里面掏出另一个木块,举到荣老爷子面前。
六柱鲁班锁的形状非常规则,像是一个3D立体的十字架,这个新的木块同样也是由木柱和木条组成的,形状就更加奇怪,有点难以形容了。
当然,稍微有经验一点的也能看出来这是一个鲁班锁,但荣老爷子试了几下,没能解开。
“我自己设计哒!”荣显得意炫耀。
“可以啊。”荣老爷子夸奖了一句,荣显顿时笑眯了眼。
“爷爷你是来接我的吗?”荣显特别擅长顺竿爬。
“不然呢?”荣老爷子却承认了,然后抬头看向许问,“顺便找许先生问点事。”
以荣老爷子的身份,有事要找许问,打个电话或者派别人来都可以。他说顺便,那必是真的顺便。
不过尽管如此,他对许问仍然非常客气,许问有些意外,礼貌回应:“荣老先生请说。”
“上次那套官帽椅同样的物件,你还有吗?如果有的话,可否再匀我一套?我有一个老朋友上次看见,非常喜欢。”荣老爷子说。
许问微怔,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
荣老爷子何等敏锐,一听就意识到了,这就是有戏啊!
“随你出价,我可以再在你要的价格上上浮三成。”荣老爷子语气平和,但极能让人信服。
“倒不是价格的问题……”许问沉吟片刻,某些想法渐渐在他心中浮现。
“那种样式与品质的家具,我确实还有一些。老先生有空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许问抬眼看他。
“有空。”荣老爷子思考了一下,对站在车边的楼先生点了点头。
楼先生会意,拿起电话。许问意识到他其实有安排的,为了这事准备把它推掉。
看来那个老朋友非常重要啊……
许问能够确认有明式官帽椅这样等级家具的地方只有一个,当然就是许宅了。
许宅的工作绝非一个人能独力完成,必然要把其他人带进去,这一点,许问已经考虑很久了。
他曾经做过试探,带陆远去了前院,但并不涉及四时堂等关键之地。
现在他对许宅的掌控日益增加,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所能做的极限:能不能带人,带到什么程度等等。
今天就将是他的一个试探,不过会包括荣老爷子这种很陌生、地位又很特殊的人物,确实在他的意料之外。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可能会是他的一个机会……
许问的思虑已定,转向高小树道:“小树,你也一起来。”
“啊?”高小楼茫然。
“我之前不是说,只要你通过了初级考试,就给你一份工作吗?还是你觉得你通不过考试,拿不到证书?”许问微笑着问。
“不可能,我一定能拿到!”高小树着急地喊。
“那就来吧。”许问向他点点头。
他表面看上去很平静,心里其实是有点紧张的。
今天,有史以来第一次,他要正式带外人进入许宅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