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bp7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都市仙尊-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機緣現推薦-6vubs

重生之都市仙尊
小說推薦重生之都市仙尊
陈远如今的境界已经是到了婴变的最后一个小境界,灌道。
但此前应敌,他一直都将自己的实力压制下去,没有完全施展开。
毕竟陈远可是拥有三座紫府,更是凝聚出了玄黄混沌之气。
他此时正在不断夯实自己的基础,争取彻底巩固灌道境界,寻找突破的契机。
此时,陈远全身烟霞涌动,玄黄之气弥漫开来,宛如真正的神仙一样。
滚滚烟霞弥漫整个密室,涌动不息的烟雾时而化龙,时而化凤,时而浩瀚如海,时而凝重如山……
烟霞不断滚涌,此时,陈远的三座紫府正在疯狂的吞噬着天地精气。
三座不同的紫府,将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可以熔炼华为所需,用来铸道基,壮气血。
此时,三座紫府不断轮转,三者相间,似是要化作一个转动不息的天轮,这三座紫府所化的天伦将整个血海变得更加强大,在陈远的身后,那血海宛如撑开了一方世界,里面似是有阴一阳,阳升阴沉,阴起阳落,轮转不息。
更让动容的是,在这血海之中,竟似是出现了日月的皱形,日月遥遥相呼,祭炼血脉,反哺紫府,回归本源。
“轰轰轰!”
此时。
陈远周身一阵轰鸣,直接张嘴将所有的烟霞直接吞了进去,化作最纯净的天地精气。
当所有天地精气纳入紫府中时,三个紫府化作的天轮的突然璀璨无比,涌现出了无尽的血气。
在这瞬间,无尽的血海开始沉浮,陈远磅礴的道基直接铺开,宛如一条通天大道,这道基之路上有着宛如汪洋血海一般冲起的血气,血气如巨柱一样,冲上了紫府上的天穹,似是要照亮这个无形的小世界。
在这个时候,陈远的紫府发生了变化,原本紫府之中流淌着白玉一般的色泽,在这个时候,其中竟是出现了无数道纹,宛如天地大道铭刻在紫府之上,使其外表看起来宛如神宫一样,铭刻在这三座紫府之上的道纹让人无法看透,宛如天地间最深奥的道章章序。
而紫府的变化,让陈远整个人的气息都发生了改变,他的气息开始变的磅礴,生命力更是显得无比的旺盛。
在收尽了所有的天地精气之后,陈远双目一张。
此时,他一双眼睛变的更加深邃,宛如双目最深处点燃了神火一样。
这个时候,陈远已经是灌道境界大圆满,可以寻找契机突破了。
事实上,陈远若是想要突破,以他的道基底蕴,早就可以直接突破了,毕竟他拥有三座紫府,而且又是三元之体,这种优势实在太巨大了。
但陈远并没有这样去速成,而是一步一步磨砺,一次次伐体灿命,陈远这样做,除却让自己拥有最扎实的道基,为自己在未来有更大的空间之外,更是为了磨砺己身,让自己在三元体质上摸索的更多更透,以求更大的变化。
毕竟三元之体,无数年都没有出现过,就连剑灵也无法确定这三元之体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轰!”
就在陈远要收功的时候,突然间,他体内响起了沉重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他的体魄瞬间变的璀璨,一道道三界法则宛如铺成了无上仙章,似是可以镇压天地神魔。
陈远体内似是有黑气在涌动,甚至有雷电若隐若现。
在三元之体的镇压之下,那“恶魔“似是被封印了,但又随时都会破土而出。
陈远冷哼一声,在这要破体而出的“恶魔“直接镇压。
陈远知道。
这并非什么“恶魔“,这是一个小天劫!
渡过了这个小天劫,陈远就会迈入准圣。
但陈远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去渡劫,他需要寻找一个最准确的时间点来渡劫,以求收益最大化。
很多修士在修炼的时候,只要遇到天劫,都会马上寻求师门庇护,或是各种措施,然后立刻着手渡劫,以求突破。
因为镇压天劫是逆天而行,镇压的时候越久,到时候天劫的威力就会越发的恐怖,牵连也越大,因此一般修士都不会选择去镇压天劫。
但陈远要的就是这种恐怖,只有威力越强大的天劫,才能更好的洗伐自身。
“轰轰轰!”
就在陈远长舒一口气收功的时候。
突然之间,天摇地晃,整个水清城都开始晃动起来,宛如大地震来临一样。
陈远脸色微微一变,看向头顶,片刻后,他直接冲了出去。
此时。
门外很多人都已经冲了出来,在修炼的盛雪沁等人也一下子冲了出来,众人都是抬头望向禁境的上空。
只见在禁境的天空之上有着诸多异象,在禁境尸地上空竟然出现了一挂天河。
这天河从天而降,落入尸地的时候,宛如将整个禁境尸地化作了地府。
此时,在禁境之中,不时响起了一阵阵哀乐,一阵阵哀乐让人听得心神黯然,不由为之神伤。
这种哀乐不似凡俗的哀乐,其中竟是带着法则之力,能够直接影响修士的感官神态。
而在禁境上空,在直塑那天河源头之上,更是有形态古老的纸钱不断飞舞,更有种种异象浮现。
有上古之民身穿素衣,披麻戴孝,似是有仙主逝去,似是有真仙下葬,无数上古先民委其送行……
“天寿河出现了!!!”
看到这样的异象,无数修士为之变色,尤其是来自上界的诸多传承。
而盛雪沁等人更是动容的看着这一幕,九域修士尽皆如此。
这是九域尸地亿万年第一次出现天寿河,也是这重活的机缘第一次出现在九域之中,无数人为之失神。
天河出,天寿现。
这消息传了百年,上界传承费尽力气打开通道,随后纷纷付出惨重的代价来到九域,就是为了这一个机缘。
如今机缘终于来了!
“传说中这天寿河不是来自幽冥地府吗?这是逆天而行的行为,而幽冥地府不应该是在脚下吗?为何这天河是从天而降?”
盛雪沁此时疑惑问道。
“你所见所听,都不一定是真的,幽冥地府也不一定是在脚下,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传说而已。”
陈远望着天际,轻轻摇头。
………………………………………………
………………………………………………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