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nyr好看的都市小说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ptt-第六十一章 馬爾福……何故發笑?(感謝‘瑞雪兆豐年lv’萬幣打賞!)讀書-ujoos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火烧帐篷……比威廉预料中来的要慢。
在等待的同时,闲着没事,他就陪着特里劳妮教授聊天。
顺便……套点话,看她还能不能进入大德鲁伊模式。
就在上学期的时候,特里劳妮教授做出了彼得叛逃,还有‘三个叛徒出现、死亡在后’的预言。
威廉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位大师大概是时灵时不灵,跟接触不良似的……你得碰运气!
运气好,能得到有用的预言;运气不好……当女儿养着呗,反正就是费点酒。
这大概就是邓布利多如今的心理。他这一养……就是十三年了。
今天就属于运气不好,预言没听见,倒是眼睁睁看着她,把一箱箱的雪莉酒,装在了戒指。
也就戒指的空间有限,不然特里劳妮能把帐篷给搬空喽。
在学生面前干这种事,好面子的特里劳妮教授,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但手里的动作不能停,她强行对着威廉辩解道:
“我拿走也不是为了我,你看这附近天干物燥,不小心就会擦杖走火。
万一帐篷着了,这些酒岂不是起到助燃的作用?”
特里劳妮教授振振有词,手上的动作更快了。
一时间,威廉竟无言以对。
不知道该说教授是真的进入预言模式,还是典型的……乌鸦嘴。
看见威廉的表情,赫敏掩着嘴笑了起来。
她突然发现,私下里的特里劳妮教授,也没有那么讨厌嘛。
特里劳妮晃了晃酒瓶,示意赫敏也来一瓶。
赫敏瞥了眼威廉,然后轻轻摇摇头。
她知道自己酒量不好,这里这么多人……还是算了吧。
现在,只有与威廉单独在一块时,她才敢喝点。
反正如果再耍酒疯,在房间里各种撒欢,也不会被外人看见。
最多也就对威廉的身体,造成了点小伤害。
聊了足足二十分钟,威廉抽了抽鼻子,突然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
他已经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烟味。
已经提前得到消息的赫敏,没有太惊慌。
再说了,这种小场面对她来说,完全用不着担心。
时刻注意着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威廉,此时把握着时间,冲到人群里。
骤然发生火灾,大家都没有太害怕。都是巫师,不行就幻影移形呗。
反正不是他们的帐篷。
人群中,斯拉格霍恩教授还没有闻到烟味。
他喝的太多了,舌头都打结了,嗅觉更没了。
沃普尔还在和他谈论传记问题。
“霍拉斯,史塔克和格兰杰……您一定要帮我聊一聊,事成之后……这个数。”
沃普尔翻了翻手掌。
“你要这么说……嗝……我就了然了……”
喝醉的斯拉格霍恩,摸着沃普耳的手,醉醺醺道:
“阿不思邀请我回去……教书呢。
我回去后,连西弗勒斯都得主动让出院长位置,重新给我,不然羞死他!
搞定威廉与赫敏,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是啊,可不能让丽塔·斯基特那个女人抢先了。”沃普尔吹捧道。
他突然看见血尼病怏怏地走来,连忙高声道:
“快点过来血尼,你再乱跑,晚上回到帐篷,我要你好看,让你明天走不动路……”
吸血鬼血尼没有说话,而是缓步靠近。
“好了,我们继续聊……”斯拉格霍恩哈哈笑起来,继续吹嘘道:“我回来学校,米勒娃都得……”
猝不及防之下,血尼猛然掠至斯拉格霍恩身前,出招便是杀手。
他探出手刀,尖锐的指甲,诡异一爪而下,才要触及斯拉格霍恩的脖子,教授就猝不及防地向后退去。
斯拉格霍恩从醉酒中被吓醒了,探手一摸,脖子留下一道猩红血槽。
血尼好像疯了一样,眼睛赤红,速度更快了。
他幻影显形到斯拉格霍恩身前,十指在他手臂上,划出十条深可见骨的血槽。
血尼张开嘴,露出尖细的牙齿,朝着斯拉格霍恩咬去,老人满脸地惊恐。
就在大家还在寻找火灾位置,众人耳畔传来惨叫声,以及魔咒的噗嗤声。
回头一看,吸血鬼血尼躺在地上,不知为何嘴巴被划开一个血口子,牙齿全部折断,如同一根筷子被人硬生生切去。
斯拉格霍恩坐在地上,一脸惊恐。一大滩血水洒在他脸上,看着格外狰狞。
威廉只是抖了抖手腕,无声无息将魔杖收起,走向斯拉格霍恩,嗓音温和道:
“教授,您没事吧?”
……
……
某一处走廊,
双胞胎投了好几个大粪蛋,才甩掉马尔福。
他们俩刚刚一路尾随,本想给马尔福几个恶咒,没想到却被他发现了。
“别走啊,亚瑟的傻儿子,让我好好疼一疼你们俩……也不枉我和你们爸爸,那么亲密的关系。”
马尔福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他满头挂满黄色,浑身都是臭味,右眼也肿了一圈。
“昏昏倒地!”
“障碍重重!”
弗雷德和乔治分别大喊道。
马尔福魔杖挥动,轻松挑开两道光芒。
“哈,你们俩以为自己是屎大颗吗?”他嗤笑起来。
“我该怎么处理你们俩个小东西……作为送给你们爸爸的礼物……”
“失火了了!”乔治大声道。
马尔福哈哈大笑,仿佛赤壁后的曹丞相。他大声道:“这种谎言也能骗我?天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一股热浪从背后袭来。
他扭头看去,一道火焰从走廊另一头,朝着这边快速蔓延。
弗雷德丢了一枚绿草弹,正好砸在了马尔福脑袋上。
他的脑袋上,立刻长出大量的草,远远望去绿油油的,好像呼伦贝尔大草原。
两人转身就跑,想要找到帐篷出口。
“我是你妈!你爸死了!”
马尔福摸着长草的脑袋,急不择言地骂起来,又连忙追了过去。
三人边跑边打,不断有光芒射出,和各种恶作剧产品被投掷。
当他们顺着一处裂缝,跑出帐篷时,都是气喘吁吁。
双胞胎浑身都是黑色的烟尘,长袍破破烂烂。
马尔福更惨一点,绿色的草已经长到了背上,好像长发垂腰。
此时,火焰已经蔓延到帐篷顶,鼻涕虫的脑袋没了。
“我看你们俩往哪跑!”马尔福恶狠狠道。
弗雷德喊道:“石头!要砸你的脑袋!”
马尔福又大笑三声:“这种谎言也能骗我?天真……”
等等……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马尔福还没有想起来,突然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原来,一块石头漂浮在半空,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双胞胎对视一眼,同时举起魔杖,警惕地望着那块诡异的石头。
石头仿佛没了依托,突然掉落在地上。
马尔福手上的魔杖漂浮起来,那根魔杖对准了双胞胎。
双胞胎同时精神绷紧,死死盯着魔杖。
远处,传来巫师的喧闹声音,这边的火灾,终于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那根魔杖立即扭转方向,对准了帐篷的火焰。
只见火焰暴涨四五米,随着魔杖牵引,如彗星拖尾,散落在一侧的黑色帐篷上。
魔杖凭空消失,弗雷德和乔治等了一会,那人似乎彻底走了,他们才对视一眼,舒缓了一口气。
两人才小心地朝着马尔福走去,检查他是不是还活着。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瑞雪兆丰年lv”大佬的万币打赏。
欠更28章了……人已经出了太阳系了,下辈子见。)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