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720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俏郎君 ptt-第1227章 長孫無垢的手段推薦-jeyqz

大唐俏郎君
小說推薦大唐俏郎君
“啊,母后,皇儿怎么听不懂啊!”
李治懵圈了,哪有求死的权臣啊?
有人不怕死,谁信?
长孙无垢微微摇头,当堂传下懿旨:“来人,拟旨。
魏征为国尽忠,赐其厚葬。
另,着其家族有罪者主动到衙门认罪,免去死刑。
弄虚作假,蒙混过关者,罪加一等。
此懿旨,公布天下!”
“诺!”
传旨太监应令拟旨去了。
长孙无垢环视众臣说道:“各位爱卿以为哀家处断魏征之罪如何?”
“会皇后娘娘,处置公允,并无不妥!”
众臣唱谕,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都是滚刀肉。
秦琼有点想不通,当堂启奏:“皇后娘娘,怒杀魏征,无论什么罪过,都对皇后娘娘的名声不好。
是不是轻判魏征之罪……”
“秦爱卿有心了,不妨事!
这件事就像王浪军说过的话一样,总要有人负重前行。
哀家不做恶人,难道要让皇上作恶人,引人嫉恨而有碍执政大事吗?”
长孙无垢想的很透彻,目的就是要为皇儿躺平坦途。
包括得罪李二,杀了李二也在所不惜。
至于其他的权臣世家就更别提了。
当杀则杀,一刀切。
这是新政民主制,变革所要付出的代价。
或者说有些人食古不化,守着旧观念,与他们的私心罪过顽抗到底,作死呢!
当然,这些人当中,顾及没有几个像魏征这样的硬汉。
为了追求名望,不惜以死成名!
只是这种名声有其一,不存在第二个。
唯一的名声。
不得不说,魏征做到这一步,确实老奸巨猾。
当然了,魏征垂垂老矣,估摸着活不了几天,他才敢这么玩。
搁在魏征中年时期,打死他也不会这么玩了。
时势造英雄,魏征赶上了,归他一举成名。
这是旁人羡慕不来的!
长孙无垢深谙其道,处置魏征没压力。
秦琼听出了弦外之音,改口请命:“皇后娘娘,皇上,臣请命查抄未上朝的官员府邸!
有罪重罚,无罪加冕!”
“准奏!”
李治在长孙无垢微微颔首下准了秦琼的奏请,顿时兴趣缺缺了,一点也不好玩了。
殊不知朝堂议事这种事,往后就一年一次了。
这时,程咬金不甘示弱的出班请命:“皇后娘娘,皇上,微臣担心有人闹事,请命带兵平乱,捉拿无视皇权的官员!”
“准奏!”
李治机械的说道,瞌睡都来了。
程咬金喜滋滋的领命离去。
徐茂公出班启奏:“皇后娘娘,皇上,臣日前获得雮尘珠,但太上皇得到消息,要走了雮尘珠。
此事现已闹的满城风雨的。
都说雮尘珠是控制三才阵的灵珠子。
臣也不知道真假,但唯恐太上皇拿雮尘珠控制三才阵,与王浪军闹翻脸,伤了谁都不好。
因此,臣以为此事刻不容发,一定要组织双方死磕。
谨防被敌人利用,挑拨是非,乱我大唐不得安生啊!”
“哦,以徐爱卿的意识是让皇上去恳请太上皇收手吗?”
长孙无垢不待李治答话,蹙眉问道,生气了。
这么多事,徐茂公现在才来汇报,安的什么心啊?
当然,关于雮尘珠的流言蜚语,这几天没少听说,只是都是捕风捉影的事,当不得真。
天晓得雮尘珠是不是真的出世了?
但徐茂公承认了这件事,性质就不一样了。
这可是大事啊!
闹不好又是一场动乱。
长孙无垢都有些恼怒徐茂公擅自做主,把雮尘珠送给李二整事了。
这是害人害己,涂炭生灵?
一旦闹出大动荡,徐茂公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长孙无垢自是对徐茂公没有好脸色相待了,太气人了。
究竟谁才是皇上啊?
过气的李二,太上皇,供着他能安生吗?
长孙无垢真不知道徐茂公怎么想的?
徐茂公委屈的不行,心说都把刀驾到自己的脖子上,自己又能怎么办?
不过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徐茂公暗下心中的躁动,接话说道:“臣有罪,但臣都是被逼的,生死当前,连带家人的身家性命都受到威胁,臣没法子啊!”
“好,很好!
哀家就派你去说服李二,交出雮尘珠。
不交,你也别心慌,只要下令禁卫军射杀李君羡就算你完成任务了,怎么样?”
长孙无垢早已与李二断了情分,彼此相杀了。
如今,李二贼心不死,还妄想着夺走皇儿的皇位,不配做父亲,也不配有人爱有人疼。
那就是一个缺良心的冷血动物。
为了一己私利,不惜累及天下人遭殃。
这么狠心的人,长孙无垢厌恶了,有时都在怀疑自己年轻时为什么要嫁给这种人?
人常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哀家是李二那种人吗?
不,绝对不是。
哀家心里有爱,有恩泽天下苍生之心,绝非外人口中的一家人,李二那种不为人子的货色!
徐茂公不知道皇后在想些什么,但心惊肉跳的说道:“微臣领旨,这就去向图什么追讨雮尘珠?”
“嗯,去吧,但愿你旗开得胜!”
长孙无垢意味深长的说道,打发了徐茂公,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是滋味。
李二在玩雮尘珠控制三才阵,偷梁换柱的把戏。
可是王浪军能不知道吗?
这场有戏玩到最后,只怕是有人作死啊!
而派遣徐茂公去刺激李二,就是看看李二病到什么程度,还有没有救?
没救,朝廷就要早做打算,应付李二驾崩的突发事件了。
有救,朝廷也要准备为李二善后,确保李二利用雮尘珠控制三才阵惹出来的乱子,不会波及到民众的利益。
还要处理好李二与王浪军的关系。
这都是很头疼的事情!
长孙无垢出于无奈,才让徐茂公去试探李二的口风。
至于射杀李君羡,那是给王浪军面子,铲除李二的臂膀,使其无人可用,利用雮尘珠控制三才阵或许就会胎死腹中了。
这样也许对大家都好吧!
长孙无垢一厢情愿的善举,又会闹出什么动荡呢?
拭目以待!
王浪军亦在暗中窥视,旁观着,不禁笑而摇头说道:“哈哈,这曲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