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ztir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笔趣-第二百四十八章:是誰編制的網鑒賞-zwv64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洛轻舞停止笑声,问道:“怎么了?”
赵无言走过来,拿过地上一个红色的贝壳,放在了欧阳朵的手中:“我们回去吧。”
欧阳朵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红色心形的贝壳,那贝壳居然还是活着的,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赶紧将手放在海水中:“赵无言,快找个东西来装起来,我们带回去养着。”
赵无言很是无所谓的道:“死了就死了,这样可以当做装饰品。”
“不行不行,这是你送我的,我要把它一直养着,这样看到这贝壳就想着你,多好啊。”欧阳朵说的很认真。
绝世剑神 无用一书生
赵无言低头看着海水漫过她的手,那小手在水中看起来更加白嫩,握着那红红的贝壳,就像是此时握住自己的心一样。
眼神也变得更加柔和了,心情也好了许多,没有在去纠结南宫冥下药的事情了。
或许按照他们想的一样,自己一直就没有好好明白过自己的心,就像南宫冥问的那句: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轻舞,而不是习惯了插在我们中间吗?
就算不是这样,自己也不能一直插足在轻舞的世界里,现在的自己也需要新的生活,这样才能换一种方式守护,哪怕不是那种守护,好歹自己还是她的家人不是吗?
想好这些的时候,他一下将地上蹲着的欧阳朵拉起来,伸手捧了海水,递到欧阳朵的面前:“现在我们没有东西装,先放我手中,我们回到车上去找东西装起来,再打点海水吧。”
得到这个答案,欧阳朵笑得眉眼弯弯:“好。”
接下来两个人一人捧了一手海水,等到赵无言手中的海水少了一点,欧阳就会再加一点,等走 没几步,欧阳朵看到一个很大的白色贝壳。
跑过去装了很多的海水拿过来:“现在可以把你的心交给我了。”
赵无言停下脚步,深深的看了一眼欧阳朵,最后笑着把贝壳放进了打贝壳中,欧阳朵如获珍宝一样捧在手中。
脸上扬起幸福的笑,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让赵无言看的都有些不真实,心中觉得,如果是这个小丫头的话应该也是不错的。
随后带着欧阳朵离开了这个带着记忆的沙滩,从此这地方又会是另一番的记忆,顶替曾经的存在的美好记忆渐渐发芽。
洛轻舞看着他们要离开了,还有点舍不得,南宫冥宠溺的默默洛轻舞的脑袋:“好了,事情也差不多了你该回去了,爱这么关注别的男人我可是要生气了。”
洛轻舞伸手环住南宫冥的腰,抬起脚尖在南宫冥的脸上亲了一下:“好,以后我们都可以不用烦恼了,不过的赶紧回去让娘准备赵无言的婚事,得给他到时候好好准备一下。”
此时的洛轻舞就像是一个亲人要成亲了,嘟嘟囔囔的说着要准备什么,南宫冥也只是抱着她渐渐往回走,等到车边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那一辆车刚好离开。
南宫冥勾起了嘴角,随后也带着洛轻舞离开了这个地方。赵无言带着欧阳朵回镇上的时候却不见洛轻舞和南宫冥,有些疑惑。
但是还不等他找人问,就听到欧阳朵笑着拿着一个玻璃缸走来,里面放了一些装饰的水晶,还吧哪个红色的贝壳放在上面。
看着欧阳朵这小心翼翼的模样,赵无言走过去接过来:“这个有些重,我帮你拿。”
欧阳朵笑着点头:“你小心点哦,不要摔碎了,这可是我的宝贝。”
见她这么说,赵无言心情很好的端着玻璃缸回欧阳朵的房间,等到回去的时候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脸有些红,随后找借口想要离开,欧阳朵却时刻记住洛轻舞说的,要好好粘着赵无言。
“可是我们该吃饭了。”说完还很是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而肚子也很配合的就咕噜噜响起来了。
赵无言要走出去的脚步就是一顿,随后转头看着她这可怜的模样,一想起今天确实没有吃东西,开口道:“那还不走?”
一听赵无言说带字吃东西,欧阳朵瞬间就满血复活了。
而回到家里的洛轻舞找到了陈诺依:“娘,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陈诺依放下手中的账本,抬头问:“你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
“我跟你说哦,赵无言谈恋爱了,说不定很快就要成亲了,到时候我们的赶紧准备一些东西才行。”
“可是我没有弄过,不知道需要什么,娘你快帮我想想。”
陈诺依一听赵无言要成亲,一下子就开心的站起来:“你说的是真的?”
这么多年了,赵无言虽然没有说,但是他们都是看的分明,这孩子心中是有洛轻舞,所以一直都没有成亲,现在突然这样说,确实很开心,也算是了结一个心病。
毕竟想赵无言这个年纪的都有十来岁孩子了,可是赵无言始终是在忙活,每次自己给她张罗都被跑了。
着急的问:“是谁家的姑娘?”
其实陈诺依真的害怕赵无言这家伙给家里找来一个花魁可怎么办,也就听轻舞他们斗嘴的时候有说赵无言去那种地方。
但是赵无言说自己是没有碰那里面姑娘的,还再三做保证,陈诺依这才没有说,不然当初都是气的要打赵无言。
毕竟那种地方不干净,要是以后得了什么病可就不好了,这要是娶的是那里面的人怎么办?
洛轻舞看着自己娘这脸色来回变换,觉得有些好玩,但是现在心情很好,想要分享:“是欧阳询的妹妹欧阳朵。”
一听是欧阳朵的时候,陈诺依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进来的太婆闻声也赞赏道:“如果是哪个孩子的话倒是挺好,跟无言也相配。”
“而且这都是知根知底的,那孩子也没有重的心思,这要是个会闹的也不能娶回来,不然这家里很难安生了呢。”
也不是太婆过于敏感,主要是ianzai的赵无言是属于将军府的,在博庭那边也是有一定的地位。
这将军府也是不同于别的,以来手握兵权,牵扯的利益很大,还有就是轻舞的商业帝国,这要是娶的是别人真的不放心的。
但是欧阳朵这个小丫头就是一个没有心机的,单纯也好相处,加上欧阳询可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人。
这两家结亲当然是亲上加亲,没有比这婚事更加完美的了。
太婆和陈诺依那是一拍即合,急匆匆的就跑出去置办东西了,美其名曰要去准备聘礼。
洛轻舞看着太婆和陈诺依都不管自己,直接就朝着外面走了,有些委屈的转头看着南宫冥:“我怎么觉得我不重要了呢?都不给我做吃的了。”
管家这时候走进来,笑着道:“小姐,吃的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去饭厅,都是夫人给你炖的汤。”
“这可是一大早就已经在煮了呢,夫人很在意你的。”
这么多年了,管家越发喜欢在这里了,在这的时候,她得到了最好的主家,这么多年虽然是管家,但是很多事情都是让他去做的。
在外面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就连别国的人也是知道她,可是最喜欢的还是在这家里做个管家。
異世紅蓮
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洛轻舞他们给的,管家不想离开,所以一直都没有自己去建立宅院,虽然洛轻舞给他准备了,但是一家人始终都是跟随者洛轻舞他们。
洛轻舞他们在京城,那就跟着去京城,在梅西村就会来回跟着跑,不过很多时候需要去别的国家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因为洛轻舞他们基本都是在齐国,所以云国和赵国的事情都需要人去跑,最多的就是管家去跑。
洛轻舞听到吃的眼前一亮:“谢谢管家。”
等到吃饭的时候才问管家:“那些钻石买的如何了?”
“ 小姐,基本上第一批已经销售完毕,很多人喜欢呢。”
洛轻舞算算时间,自己这回来也有好多天了,这洛卡族的东西也不足够吃的太久,等这边事情解决了。就得赶紧去洛卡族,不然那些人真会被饿死了。
两人这边刚吃完饭,洛轻舞还在和南宫冥说着要回洛卡族的事情,那边隐杀就走了进来。
看到隐杀的时候,南宫冥眼神示意他先出去,但是洛轻舞眼尖的也看到了。
“隐杀,是有什么事情吗?”
位面狂徒 點點寒芒先至
见隐杀不想说,洛轻舞有重复了一句:“难道你要我自己亲自去调查?”
南宫冥见洛轻舞这样,也是没有办法阻拦,这小东西现在怀孕了还是不安分。
不过字的女人找来,可不就是个会来事的主吗,真要是让她什么也不管,恐怕就又要去空间里弄那些毒了,现在怀着孕,不能让她多接触那些有毒物体。
想到这也就对隐杀点了点头,随后拉着洛轻舞坐到了阳光房里,引导哈看着主子都发话了,于是上前拱手。
“主子,陈小姐那边服毒自杀,恐怕已经救不回来了。现在云国的云皇不知道哪里得到消息已经来了。”
海圖神權 戲骨
洛轻舞猛地站起身:“带我去看看。”
隐杀看向南宫冥,见他点头,这才带着洛轻舞前往秘密地牢,等到进去后,洛轻舞就小跑过去,看着陈媛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嘴边还有一些血迹,这把脉发现已经救不了,有些责怪的问:“你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告诉我啊?你这样自杀就能解决了吗?”
哪怕是到了现在,洛轻舞也不相信,曾经那么单纯善良的小姑娘会去做那种事情,一定是有难言的苦衷,不然也不会选择这种方式了结自己。
而且找毒药怎么会让人带进来?还是说之前就一直藏在身上的?
这些洛轻舞都没有办法去询问,只是看着陈媛这奄奄一息的模样很是难过。
这算是她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一个朋友,哪个能够将自己所有钱拿出来给自己的朋友。
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陈媛缓缓抬起自己的手:“轻舞,对不起,别难过,这是我应得的下场、”
说完这句话,口中又是吐出一口血来,洛轻舞拿手帕给她轻轻的擦拭着,虽然是抓回来,但是因为洛轻舞对陈媛的不一样,所以隐杀他们给的地方还是算挺好的。
吃的用的也没有苛待,如今被子都被陈媛吐血给染红了好多,就像是一株株凋谢的彼岸花一样。
洛轻舞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陈媛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自己也无力回天只能让她将自己的话说完。
南宫冥带着人走出去,吩咐隐杀:“你去吧叶泫然带过来见她最后一面吧。”
隐杀恭敬的出去找人了,南宫冥这才又回到了这地牢中,哪怕陈媛现在已经中毒快死了,南宫冥也不能放心。
至少要守在洛轻舞的边上才行,这个人既然是敌人,那马就得防着,南宫冥不会给任何人伤害洛轻舞的机会。
陈媛拉着洛轻舞的手:“抱歉,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成这个样子,我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和你再见面的时候会是这样不堪的场景。”
“我也有我不想做的事情,但是同时我也有我在意的人,为了我在意的人,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这件事你不要怪他,其实他也不知道的,我之所以这样选择也是我自己的意思,只是站在你的对立面很抱歉,对于那些死去的人我也很抱歉、”
“如今能解脱我觉得真的很好,这样我就不用再活在恐惧和悔恨中,我再也不用担心那些死去的人来找我报仇了。”
洛轻舞一直擦拭着陈媛嘴角流出来的血,一直都是温柔的,其实在陈媛的话中,她听出了无奈,悔恨,难过,恐惧,现在是真的在庆幸可以解脱。
洛轻舞还记得曾经她是多么的意气风发,说要闯出自己的天地,活出自己的人生,可是事情就是那样的不凑巧,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虽然是她自己选择的,但是这一切却也没有逃离命运的安排,一切就像是冥冥中已经注定的结局。
自己的到来,还有鱼南宫冥的相识,所有的一切,包括洛卡族,还有自己蛟族的身份,一切就像是一个早已经编制好的网。
亡者系統 彌煞
自己就是那网中要抓住的人,怎么也逃脱不开这已经注定好的设定。
究竟又是谁编制了这样一张命运的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