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s3ox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的導演時代-第384章鐮刀和韭菜讀書-hq2li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
“爆周星池加入《楚门的世界》剧组,时隔四年再度出演电影!”
“喜剧大师和商业电影大师强强联合,李谦和周星池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楚门的世界》剧组内部人士爆料,周星池早已经加入剧组,将在电影中出演重要角色!”
“已经息影的周星池连自己的电影都不出演,《楚门的世界》到底是什么电影,有多大的魅力能够吸引周星池加盟?”
……
剧组几百号人呢,周星池加入根本瞒不住。
一个月前他来了当天就走了,除了少部分人知道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周星池会参演。
可是过去几天,周星池在剧组呆了一个星期,虽然还没有他的戏份,但是再傻的人都知道,周星池肯定会出演。
剧组那么多人,各种群演和底层工作人员,保不齐就谁透露给媒体了。
对于周星池这位喜剧大师加盟李谦的喜剧电影,媒体可是相当感兴趣的,消息一出来,立马近引起了大规模的报道。
观众们也感到吃惊不已,周星池连自己的新片《西游降魔》都没有演,反而演了李谦的电影,关键这也是一部喜剧,那就很关键了。
“我去,不会吧,星爷又拍戏了,不是说息影了吗?”
“息影不都是媒体报道的嘛,星爷可没说过这种话,应该是自导自演太累了吧,所以才不演自己的电影。”
“这下好了,李谦的这部喜剧有星爷的加入,十拿九稳了,我越来越期待了。”
“我还是希望李谦有自己的风格,不要照搬周星池的喜剧风格。”
“千万不要是无厘头喜剧了,都这么老了,肯定没那个效果了,到时候不知道多尴尬。”
“李谦应该会拍的比较有深度吧,商业和艺术并存,而且他之前不是说了嘛,和目前全世界任何一部喜剧电影都不一样,是以创意、脑洞为主的。”
“不管怎么说,星爷的加盟肯定是好事,这几年也没演别人的片子,眼光肯定很高,说明李谦的剧本特别好,才能请到星爷。”
……
李谦的喜剧片有周星池的加盟,观众是高兴了,可是作为对手的各大公司,就不爽了。
谁都知道周星池的票那个号召力和能力,即便他已经四年没有拍过电影了。
可是,《功夫》力压《十面埋伏》和《天下无贼》登顶2004年票房冠军,《长江七号》这种题材票房也破两亿。
在前几年,这个成绩已经是国内顶尖的了。
而且周星池人气,在国内比程龙、李联杰丝毫不差,他那些喜剧,是80、90后从小看到大的。
更关键的是,李谦这部电影也是喜剧,这一合作,那完全是1+1>2的。
各大公司,包括之前一直信心满满的黄忠军,都开始有些担心了。
不过烦心的事还不止这一庄,正好前两天他们就联系了周星池,询问电影的后期进程,想把发行权拿下。
结果周星池却说,发行权已经交给李谦了。
明年最主要的目标之一就这么飞了,还是被李谦抢走了。
再加上周星池还出演了李谦的新片,两件事加在一起,可把黄忠军愁坏了。
甚至,他已经在想着,是不是考虑改变一下贺岁档的计划。
不过,没过两天,就有媒体报道,李谦和周星池疑似在剧组发生争执,两人不和的新闻。
这下黄忠军又把刚刚提起来的心放肚子里去了。
“一山不容二虎,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他哈哈一笑,改个屁的计划,正面刚就是了。
周星池那人脾气怪,李谦也不是好惹的,两人撞一起去了,搞点事出来那还不正常,没事才不正常呢。
这下别说能帮到李谦的喜剧了,没搞砸就算不错了!
……
媒体各种凭空捏造周星池和李谦片场起争执、闹矛盾的新闻,也引发了影迷们的担忧,毕竟业内是有前科的。
李谦看着也乐了,放屁一向是媒体擅长的,江文和陆钏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搬出来了,还说的绘声绘色,好像当年他们就在现场呢。
不过也没影响到李谦,周星池更是一直都没关心网络上的事,没人跟他说,他都不知道。
《楚门的世界》剧组照常拍摄着,也陆续开始拍摄了周星池的戏份。
制片人的戏份都是在固定的地方,也就是摄影棚顶上高高悬挂的月亮里,月亮实际上就是剧组的大本营。
不过月亮里面的大本营,监控室里的戏份,都是在摄影棚里布置的。
6月份,在摄影棚里开始了周星池第一场戏份。
也不用李谦多说什么,一个半月足够周星池吃透这个角色,这种级别的演员不用多说。
“第一场,一镜一次!”
“开始!”
直接开拍,很简单的一个镜头,一个人坐在那,一个机位正对着他脸上来了个特写。
甚至妆容、发型、衣着都不用换,唯一要做的就是把他画的显老一点,毕竟节目持续30年了,能做这档节目的人,必定是权力极大的制片人才有这个资源和人脉,30多岁有这个能力都是夸张的。
不过好在,周星池那满头半白的头发本就显老。
监视器里,周星池脸色平静地说着话。
“我们已经厌倦了演员的矫揉造作,也对各种爆炸、追车以及电脑特效出现了审美疲劳。
从某些方面来说,虽然楚门生活在一个虚构的世界,但是他本人却一点都不假。”
说到楚门,这个自己30年来创造的神奇,周星池眼里渐渐有了亮光。
他语调开始放低,语速减慢,就像是在述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一样。
“没有剧本,没有提词器,却如假包换,这是一部生活实录。”
“过!”
一遍就过,周星池刚才的表演无可挑剔,就好像是在讲自己创造出的艺术品一样。
没问题就直接开始下一个镜头了,也不用说杀杀周星池的威风,故意重拍几遍,没必要,又没有什么矛盾,剧组很融洽。
下一个周星池的镜头是在监控室里接受远程视频采访的戏份,同样让周星池休息半个小时,就直接拍了。
“这档节目的收益惊人,相当于一些小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主持人问了下节目的情况。
对于这个,周星池并没有多自豪,而是说道,“但是你要知道,这档节目同样需要一个国家来维持。”
主持人接着道,“全天24小时不间断播出,不插播任何广告,所以所有的收入都是来自于植入广告?”
周星池点点头,“确实,节目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拿来卖的,衣服、鞋子、电视、冰箱、汽车…任何出现在节目中的东西。”
“我想请问,为什么楚门从来都没有发现真相?”
“每个人都会接受眼前的现实,就是这么简单。”周星池理所当然地说着,这里语调同样降低,好像在讲一个人生哲理一样。
周星池的表演,和李谦之前对角色的想法差不多,唯一的改变就是,他演出来的更加理所当然,自己把自己摆得更正了。
而且表演的时候,虽然大部分都是面无表情的,但是周星池这个面无表情,不像平时,正常的时候一没有表情了,就会显得很忧郁,好像心情不好一样。
但是一开拍,那些忧郁全都没有了,即便是面无表情,你能看得出他的自豪,以及那种高高在上的状态,而且理所应当。
他在演一个掌管一切的神,没有多余的表情,光从表情上没有喜怒哀乐,但是却能让人感觉出来,说到楚门的时候表情几乎没有变化,只是语速和语调有些细微的变化,给人不同的感觉。
拍了两个镜头,休息一会。
一直坐着休息的周星池,突然出声了,“我突然想到,或许楚门不是这个世界的重点,广告才是。”
“怎么说?”李谦问道。
周星池摇摇头,“观众被虚假的“真实”楚门所吸引,愿意为了自己心中的乌托邦付出时间、情感,以及金钱,制片方正是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理,贩卖“美好”,以维持楚门的世界。
但是一旦剥开这层糖衣,里面装的是各类广告,是各种各样的道德绑架,是资本家对资本的追逐。”
李谦笑道,“和现实一样,明星给自己打造各种各样的人设,或清纯,或女强人,或霸气,都是为了吸引观众,让他们为自己演的电影、电视,以及代言的广告买单。”
很简单的道理,范彬彬一句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吸引了众多粉丝,都是一样的。
“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传播性强,生活的富足,估计会有越来越多的明星塑造人设去“骗”粉丝的钱,甚至有可能资本家去想方设法造出一个个符合观众要求的明星出来,就像制片方造了一个楚门来卖广告。”
李谦想了想,“打个比方,人们生活富足了,互联网发达了,而且不具备完善的分辨能力的低龄网民越来越多,等于就是一茬成熟的韭菜。
资本家造出一个个“楚门”,这些楚门就是镰刀,用这一把把镰刀,去收割粉丝们这群韭菜,韭菜一茬接一茬地长,镰刀钝了,比如楚门跑出去了,他们还会造出其他的楚门,用这些新镰刀,继续收割韭菜。”
“镰刀和韭菜?”周星池对李谦的想法大为惊奇,没想到还可以这定义。
这么说来,在电影中,楚门就是那把镰刀,无数看直播的观众们就是韭菜,资本家握着这把镰刀,一茬又一茬地收割着韭菜。
周星池佩服不已,不亏是李谦,想法总是这么出人意料,而且相当有道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