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21f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搶救大明朝-第2128章 大清又要完啦——大清國還有救!推薦-9sk44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大明崇祯十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决战前夜。
夜幕下的清河南岸一片漆黑,偶尔几支明军的火箭弹在空中或是地面炸开,爆出一团火光,留下一团炫丽之后又迅速消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明军的大营,还在板石山、鸣珂山的山阴处,现在是一片灯火灿烂,朱由检让人下了个明营,板石山、鸣珂山上新建成的两座山寨上也插满了火把和灯笼,由如两团星云,遥想呼应。
而清军的大营,则从盖州城东的清河河畔移到了清河河口的北岸,不过和明军大营的灯火通明不同,清军的大营则隐在夜色当中。只有隐约的光亮告诉对面的明军,这里驻扎十万清军!
而正是这些隐约的光亮,让黑暗中的清军大营变成了明军火箭弹轰炸的目标!
朱由检今晚上没在大营内的御帐中休息,而是登上板石山上的山寨,抱着胳膊满意的看着清军大营被火箭队袭扰的场面。
明天就是决战日了……朱由检可不打算让泰松和她的清军睡个安稳觉!
所以傍晚的时候,他就下令派炮兵团出了三个火箭连,带着几十具火箭发射架,利用夜色掩护,悄悄的接近清河,在距离清河北岸的清军大营约五六里地的原野上布署几个火箭发射阵地。然后用火箭弹轰上一整个晚上!
虽然这些火箭弹没什么准头,威力也不大,但是用来骚扰的效果很好,不仅吓人,还能吓马……哪怕清军已经吸取了教训,让他们的战马、驼马都适应了火箭弹爆炸的场面。
但是一晚上的轰炸,还是会让许多清军官兵睡不着觉的!因为现在的清军已经不能和早些年以满洲八旗为绝对主力的时候相比了……军中有太多滥竽充数的八旗汉军和八旗朝鲜了。
据朱由检所知,这帮家伙一年当中用在种地、放牧上的时间,可比用在训练的时间多太多了……其中相当一部,根本就没上过战场!
这个时候,更多的火箭发射架已经被架起来了,火箭弹一枚一枚的被打上天空,拖着吓人的尾焰,呼啸着飞过夜空,冲向日清联军的大营……看来今天晚上的日清联军官兵,要在吵吵闹闹的轰鸣声和随时降临的死神伴随下过一个难眠之夜了。
想到这里,朱由检回头对身后的领班御前侍卫道:“朕要在板石山寨小睡一会儿,五更一到就叫醒朕!”
这名领班御前侍卫一拱手,然后大声应答道:“遵旨!”
在上板石山前,朱由检已经下了命令,六月二十六日五更天一过,就吹号叫起,然后全军饱餐一顿,再备好今天的午饭、晚饭,便要开赴战场和清军决战!
……
同一时候,在日清联军大营当中,一座被一排高高堆起的沙袋保护起来的金顶大帐内,打着哈欠的福宁小皇帝、泰松太后、八个皇阿玛、两个日本鬼子和一个西班牙大使,还有几个充当翻译的官员,却已经聚集一堂。
看来他们今晚睡都不打算睡觉了!
而让这些人大晚上不睡,还聚集到一起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收到了来自皮岛的紧急军报!
“幕府的舰队已经载着10000名最精锐的武士,离开了皮岛,向旅顺口的青泥洼海湾进兵了!”
松平信纲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在场的清国皇帝、太后和一群皇阿玛的时候,脸上的神采都已经飞起来了。
说实话,他也知道朱由检善于用兵,对于在正面交锋中将之击败,是没有足够把握的,所以就对板仓重昌指挥的幕府海军舰队的偷袭行动,保佑极大的期待。
可是这场偷袭行动的变化实在太大,海上的风向如何变化,旅顺口的北洋水师如何行动,都有可能让偷袭行动一拖再拖。
不过在两天前的上午,负责伪装成渔船监视旅顺口的清军水师的一艘舰艇终于回到了皮岛,而且还带来一个让德川幕府的海军奉行板仓重昌感到异常兴奋的消息——北洋舰队全体出动,离开了旅顺口,向渤海湾内而去了。
所以板仓重昌当机立断,决定出击!
“大日本,板载!德川幕府,板载!”
本来好好坐着的保科正之也和松平信纲有相同的想法,听到这个消息后,忽然就跳了起来,高举双手,大声呼喊。
这一喊,可是把正要睡着的福宁吓一跳,然后用一种诧异的眼光看着保科——这个日本人在干什么?不会是发疯了吧?
就在这时索尼眼泪汪汪的开口了:“太好了,大清国有救了……日本国的水军从皮岛出击了,带着一万人去抄朱由检的后路了……时间刚刚好,真是祖宗保佑啊!”
福宁听了这话,心里却有点不乐意——堂堂大清国,怎么就需要小小的日本国来救了?我可是看过地球仪的,上面的大清国真的好大一个,日本国真的好小一个。
不过福宁的几个阿玛都大松了口气儿,原本板着的面孔都松了下来。刚刚拿了个“抚远大将军”名义,负责指挥明天开始的大决战的多尔衮笑道:“算一算时间,日本国的水军应该是明天抵达青泥洼海湾。现在的金州、复州一定空虚,日本国的精兵一定可以拿下南关运河北岸一线!
朱由检得到消息,一定会撤军南下……咱们正好大举追击,全胜可期啊!”
泰松也露出了轻松的表情,笑着道:“十四爷,你说明儿咱们怎么打?还是按照原定的方略?”
“当然要调整一下,”多尔衮笑道,“我估计朱由检一定会在明天白天拼死猛扑,想把咱们一举击溃,如果不行,他一定会率领精兵夜遁……到时候咱们就用满洲铁骑猛追!
所以明天白天的作战,咱们只守不攻,把骑兵都缩进方阵,尽量不要动用满洲铁骑,以保持他们的气力。”
泰松看了看代善,上了年纪的代阿玛这会儿精神头也起来了,连连点头道:“好啊,就这么办……老十四,你如果觉着我还能上马杀敌,就把追杀朱由检的差事交给我!”
他还真是老当益壮,无论马上床上,都不服老啊!
“大贝勒,你还是悠着点吧!”莽古尔泰插话道,“都一大把年纪了,可别从马背上掉下来……”
掉下来就算了!福宁心想:少一个阿玛也是好的……
“三贝勒,你哥哥我还没老到骑不了马呢!”代善一瞪眼,“你要不服气,你去啊!”
莽古尔泰抚着额头,“头疼啊,骑不了马……”
“二贝勒,你呢?”代善又瞅着阿敏。
阿敏笑了笑,“大贝勒,我可不和你争。”
多尔衮看见莽古尔泰、阿敏两个都不和代善争功,于是就对岳乐和阿济格道,“岳阿玛、十二哥,你们明晚上陪着大贝勒一块吧!可别让大贝勒冲得太前面了……朱由检用兵狠辣,即便撤退也会留下精兵殿后的。”
“好勒,我一定保着我阿玛,不让他有一点闪失。”岳乐拍着胸脯保证。
阿济格也笑道:“老十四,你放心,有我在,二哥一准能全须全尾的回来!”
代善笑着道:“好啊,有岳乐和老十二跟着,当然是万无一失了!”他扭头对泰松道,“太后,太后,您也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