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8ju好看的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六百六十七章 術門之術驚天地熱推-99zje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当天。
冯盎他们就撤出了下岗。
不撤都不行。
人是抓不到了,而且连面都估计无法见到。
就更别说要为他那儿子报仇了。
“道长,能否问你一件事情?”回到广州城后,冯盎来到了白云观中,向着那白云观观主求问道。
“耿国公有何话尽可问,你我相识都这么多年了,也没什么不可言的。”白云观的观主,笑着回道。
白云观属于小观。
观中人数不多,将将也才不到二十人,还不如蓝田县的一阳观。
白云观的观主,姓沈,名哲,道号风阳。
其身手不高,但也不凡。
放在当今江湖之上,风阳道长之名,到也是很响亮的。
当然,风阳道长真要是与着浮云宗的人一比,那可就真的啥也不是了。
为何?
说来也只是因风阳道长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人士,离着一寺六门还有着一定的距离。
哪怕现如今风阳道长有着圆满境的身手,可依然知晓江湖中事并不太多。
就好比一寺六门,他就不甚清楚。
“道长,你以前跟我说过,那浮云观中高人无数,难道真的无法围杀吗?据我所知,这浮云观的人也才百来号人,而且,还有着不少的普通人,就这么一个道观,真有那么厉害不成吗?”冯盎开口问道。
风阳道长见冯盎问起关于浮云宗之事,顿时眼中多了一丝的警惕。
能问起浮云宗的事情,那必然不是小事。
就他风阳所知。
这浮云宗当中的高手那可真是不少。
虽说大家都同属道门,而且风阳也曾多次去浮云宗拜会过,当然更是清楚关于浮云宗内部的一些消息了。
“耿国公你不会是想对浮云宗下手吧?不是我风阳泼你冷水,哪怕你把岭南所有的将士派过去,你也难逃一死,甚至你整个冯家,都会连根拔起。”凤阳不清楚冯盎为何为有此想法。
这围杀浮云宗之事,不要说一个小小的总管。
哪怕是朝廷都不一定做得到。
不过,据他风阳所知,朝廷一般是不会对这些道观宗门进行打压的。
先不说朝廷了。
就说这江湖之上,也没有听闻过哪个江湖门派被打压过。
这斗法斗法,能斗的,除了江湖中人,也就是江湖中人了。
冯盎一听风阳之言,心中顿时悲凉。
自己儿子被废,这么大的仇,他身为父亲,当然是想为儿子报得此仇了。
可一听风阳之言后,他除了忍气吞声之外,就再无任何想法了。
风阳是他冯盎相信之人。
风阳都如此说了,他再想生出什么报仇之意,那也是纯找死的节奏了。
为一个被废了的儿子发动诸多将士去报仇,如这结果真如风阳所言,自己冯家将会被连根拔起,这还报什么仇啊。
哪怕他冯家有着洞獠各洞撑腰,也依然只是一些普通人罢了。
落寞的冯盎从白云观离去,一路沮丧不已。
身为岭南王的他,连自己儿子的仇都报不了,这对他冯盎来说,不可谓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而此时。
远在几千里之外的贺兰山中。
钟文把神香黑石师徒二人击伤之后,门外的枯木在听到了鬼手所说之言后,也是惊呀不已。
对于鬼手收的这个记名弟子。
枯木本来就不同意。
巫门的传承医术,传给一个外人,这哪是他身为巫门之主愿意的啊。
这不。
打鬼手去见他之后,二人就为此争吵不已。
其中所有的问题,绝大部分都是围绕着钟文来说的。
二人的争吵虽没有结果。
可鬼手所居住的这个洞中,却是发生了这么惊心之事。
这不得不让枯木对此重新衡量了。
能伤了神香的记名弟子,这已然是能与他枯木平起平坐了。
这哪里是什么记名弟子之名,这已然是能做他巫门之主的位置了。
顿时,枯木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想法来,随即推开鬼手居所的石门。
“师傅,师祖。”神香师徒二人见枯木过来了,感觉像是见到了靠山一般,心中顿喜。
当钟文瞧见那巫门之主枯木都来了,神色稍有一些变化。
依着钟文的猜测,这巫门之主不会是过来为他那徒弟和徒孙报仇来的吧?
“你即然已是学了鬼手的医术,又拜了鬼手为师,但你依然只是一个记名弟子。今日算是破了例,让你入得我巫门之地,从今往后,不得擅自入我巫门之地,请离开吧!”枯木突然发话道。
使得鬼手都为之不解。
二人刚才的争吵,最终虽说没有任何的结果。
可他也没想到,枯木此时却是要轰离钟文,这让鬼手着实没想到。
不过。
此时的钟文却是不在意,“三师傅,即然巫门的人不欢迎我,那我即刻离开吧!”
随着钟文正欲离去之际,鬼手伸了伸手阻拦,看向枯木愤怒道:“门主,你这是何意?我鬼手乃是这巫门的弟子,你虽为我巫门的门主,可你难道忘了,学我巫门之医之人,均是我巫门的弟子,门主你这是在毁我巫门的根基。”
“现今我乃是巫门之主,轮不到你鬼手来教训我,你请离开吧!”枯本根本不在意鬼手说什么,直接反驳着鬼手,又是向着钟文喊道。
“三师傅,莫要再争了,人家不欢迎我,我又何必留下呢?天下之大,又不是没有我钟文的容身之地。”钟文见那枯木这是铁了心要赶自己离开,心中也中是笑了笑罢了。
自己并非这巫门的弟子。
鬼手能把他当作弟子来对待,这已经是一份情了。
而且。
钟文也只是称呼鬼手为三师傅,在钟文的心里,可真比不了李道陵。
哪怕学了鬼手的那一手医术,可真要与自己的师傅李道陵一比,那绝对要矮上一截。
钟文直接从枯木的身边走过,看了看枯木,又是冷笑道:“巫门之主,呵呵。”
钟文的这一声冷笑,让枯木他们三人不解。
不过,只要钟文离开,一切都好说。
而此时。
鬼手也是恨恨的望了望枯木师徒三人后,紧随钟文的身后,准备离去。
可就在此时,那黑石却是出声阻止道:“师祖,他把黑与白藏了起来,或者杀了,到现在为止,黑与白也不曾见踪迹,师祖,不要让他离开。”
黑石很是笃定他的黑与白就是钟文弄走的。
天天跟随着他的黑与白,他当然是非常了解的了。
自打黑与白来过这里之后,就不曾见过黑与白的身影,所以,黑石直接把这个罪名按在了钟文的头上。
“你虽为巫门的弟子,哪怕你师祖在此,如你再污我为贼,你信不信我直接毙了你!哼!”钟文回转过头来,冷冷的瞪了瞪那黑石。
钟文这一瞪,吓得黑石退了一步。
黑石也没想到,钟文的这一瞪,能把自己吓得失了神,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就连枯木都没有想到,钟文这一瞪有着如此的威力。
可他根本不知道,这是因为黑石惧怕钟文所导致的失神退了一步。
“黑与白的失踪,那也是你的问题,不要把所有的事情按在九首的身上,你最好闭嘴,否则,九首必然会直接废了你!”鬼手赶忙出声言道。
鬼手当然是不希望钟文与自己宗门的人发生不快,更是不愿意钟文与自己宗门的人打将起来。
如真要是双方都出了手,他鬼手真不知道该帮谁。
此刻。
枯木也是冷冷的盯着钟文,正欲他说话之时。
“轰”
一声巨大的声音以及震动,使得枯木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怎么回事!!!”众人耳中听见一阵轰的声音后,连这地下的洞穴石壁都开始有些摇晃。
石壁之上,纷纷掉落一些碎小的石子,以及沙土。
震天巨响。
使得众人纷纷出了鬼手的居所,往着外面奔去。
如此震天的巨响。
不要说贺兰山中的巫门了,就连远在灵州的百姓都吓得纷纷从家中奔了出来。
灵州的官吏,以及驻守灵州的将士们,也都纷纷拿起武器集合。
对于他们来说,这么大的动静,要么就是地龙翻身,要么就是突厥人骑着战马奔来灵州了。
随着枯木他们从巫门出来之后。
纷纷往着贺兰山北面纵身而去。
“九首,有可能是术门那边有动静了,要不要去看看?”鬼手与钟文从巫门出来之后,鬼手看了看远处,向着钟文说道。
“那就去看看吧!”钟文也是被那震天巨响给惊了。
刚才自己可是在那巫门的地下。
如果把洞穴给震塌了,自己可就真的要被活埋了。
当下,钟文对于这地穴,反到是越发的不喜欢起来了。
地穴虽能躲避危机,可一样也容易被别人弄死。
如这地穴塌了,哪怕自己是一个先天之上顶阶的高手,估计也是难逃一死。
心有余悸的钟文,跟随在鬼手的身后,往着术门所在的北山奔去。
不一会儿,众人已是奔到了术门所在地。
而此时。
那术门的人也都纷纷从那些石屋中钻了出来。
钟文他们一看术门的人,全部灰头土脸的。
这哪里是一个宗门的人,这明显就是矿工一般的人物。
要样子没样子,要形态没形态。
“鱼肠,你们到底在弄什么?如此巨大的声响,这是要把我们巫门都给埋了不成吗?”神香瞧见术门的宗主出现后,大声的向着那术门宗主鱼肠大喝道。
“管你们什么事,这是我术门之事,我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术门的宗主鱼肠见到巫门的人后,脸上挂着不快道。
随着术门的人从那些石屋中钻出来后,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
钟文越瞧越是发现了不少的普通人。
这就好比自己当初让鬼手救回来刘谷他们这些人一般,瘦弱,两眼无神,皮肤看似黑得不像样,但仔细一看,就知道这是长期未见太阳的原因造成的苍白。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