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x1cn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040章 求死(一更)熱推-972hv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李澄空笑道:“难道陈公子也想要一座绝天大阵?”
“正是。”
“布置在哪里?”
“白云峰。”
“峰在白云间,人在神仙乡。”李澄空笑道:“我虽没去过白云峰,但也听闻大名,应该是在阵法之中吧?”
“……是。”陈正廷缓缓点头:“敝宗确实也有阵法,可惜……”
可惜阵法已然失传。
说来也是咄咄怪事,如此奇奥如此威力之学,竟然能硬生生绝传了。
再怎么难,应该也会传承下去的,偏偏就是断绝了传承,实在不知怎么回事。
他曾探索过一番,最终结果还是如人们所知道的一般,阵法太过玄奇,超过人力所及,及天地造化之学,故遭天忌,绝传于世。
李澄空道:“这样罢,白云峰给我一门内功心法,当然不必是白云峰的嫡传心法,可以是别派心法,便要足够精奇。”
“心法?”
“想必白云峰搜集了不少这样的心法。”
“……好,我会把这个要求传过去,答应不答应,还要看宗门的决定。”
“甚好。”
“不管如何,多谢你能给小筑布置上绝天大阵,从此之后,漱玉小筑可以高枕无忧了。”
李澄空笑笑:“但愿如此。”
陈正廷抱拳起身告辞。
李澄空起身抱拳。
袁紫烟将他送到院门口,关上门之后回来,撇撇红唇哼道:“这个高傲的家伙。”
“身为白云峰弟子,难免有傲气。”李澄空坐下来拿起银箸继续吃饭。
袁紫烟道:“他肯定对老爷你去找周姑娘不满,一旦周姑娘答应,嘿!”
她能想象得到,陈正廷一定会炸了,无法接受。
李澄空笑笑继续吃饭。
“笃笃。”敲门声再响。
叶秋上前开门。
李静柔正一动不动站在门口。
“李姑娘?快请进吧。”叶秋忙道。
李静柔脸色苍白,纵使气息平稳,仍无法恢复脸色,实是脑力消耗过甚所致。
李澄空笑道:“找到了?”
“是。”李静柔明眸灼灼,明**人。
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答案。
这种滋味很迷人,也让她极为骄傲。
李澄空笑着点头:“既然找到了,那就可以试着学习阵法,不过看你消耗的时间,阵法对你来说还是有点吃力的,会很辛苦。”
“我不怕辛苦。”
“好,那今天就开始吧,从头开始,从容易的下手。”李澄空颔首。
“多谢王爷。”李静柔用力抱拳。
她没想到李澄空如此痛快答应了。
在她看来,阵法比漱玉小筑的武学更玄奇更重要,李澄空却竟如此轻易授与自己。
而自己又不能另拜他师。
只能有师徒之实却无师徒之名,恐怕也无法帮他。
李澄空似乎看破了她所想,笑了笑道:“我没你想的那么高洁,实是阵法之道原本就难传承,难得有一个有天赋的。”
“是。”李静柔笑着点头。
他能这么想,本身就是品性高洁。
换一个人,再难传承的奇学,宁肯在自己手里绝传,也不想平白传承给别人。
李澄空放下银箸。
袁紫烟与叶秋迅速收拾干净。
她们好奇的看一眼李静柔,没想到她真要跟李澄空学习阵法。
真是人不可貌相,李静柔看着温温柔柔的,也不像很聪明的样子,却有如此惊人天赋。
她们都自诩聪明,对阵法一道却天赋不足,无法学习。
李澄空开始从头开始教李静柔。
李静柔学得认真,全神贯注心无旁鹜,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从早晨到了傍晚。
李静柔脸色越发苍白如纸。
李澄空娓娓而谈,化繁为简,深入浅出,但她仍要消耗庞大脑力才勉强跟得上。
夕阳西下时,李澄空结束了教授,让她回去修养两天,再过来继续。
待她离开后,袁紫烟不解:“老爷,你对李姑娘很大方,为何对周姑娘却如此小气?”
李澄空笑笑。
叶秋道:“是因为两位姑娘的性情不同吧?李姑娘即使什么要求也不提,她会主动报答教主,而周姑娘则会坦然接受,宛如什么也没发生。”
李澄空笑着点头。
“我看周姑娘也是个恩怨分明之人呐。”袁紫烟觉得周傲霜没那么忘恩负义。
李澄空道:“她嘛,心在云端,不理会凡俗之事的。”
“谁说我不理会凡俗之事?”周傲霜的声音忽然响起,红影一闪,她出现在李澄空跟前。
李澄空笑看她一眼:“你不觉得世俗之事无聊无趣?”
“不错,俗事确实无聊无趣。”周傲霜哼道。
李澄空道:“如何?”
“……好,我答应你。”周傲霜慢慢点头:“做你的丫环。”
李澄空眉头一挑。
他没想到周傲霜这么快就屈服了,打量着她上下,红衫掩去她傲人的曲线,玉脸沉肃,寒星般眼眸熠熠闪动。
她显然是别有心思。
周傲霜道:“不答应你,我最终死路一条,答应你,还有望有活路。”
李澄空笑道:“十年,十年之后,你便是自由身,随意来去。”
“嗯。”周傲霜颔首。
李澄空笑了笑:“筑主如何说?”
“师父已经答应。”周傲霜道。
李澄空道:“好,那你今天开始,便是我的丫环了,一些规矩先要说清楚……”
他一条一条把南王府的规矩说与她听。
周傲霜神色冷肃,却一丝不苟听着。
叶秋与袁紫烟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惊愕。
她们没想到周傲霜这么快就答应。
对一个天之骄女来说,要给人做丫环,所承受的痛苦不比死强到哪里去。
难道仅仅是因为不答应就死路一条?
对这般脾气的人而言,恐怕死也没什么大不了,宁肯死也不会受这气吧?
李澄空却没理会,一条一条说完,微笑道:“去请筑主过来说话吧。”
“是,老爷。”周傲霜冷冷答应,转身离开。
袁紫烟与叶秋怔怔看她离开,扭头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笑笑。
“老爷,她不会耍诈吧?”
“嗯。”
袁紫烟惊奇的道:“那老爷还答应了?”
“她应该是存了死志的。”李澄空摇头道。
袁紫烟道:“她这脾气也太刚烈了。”
叶秋蹙眉道:“那怎么办?”
想制止一个求死之人,难度太大。
李澄空笑笑:“她想死可没那么容易,你们就权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是。”袁紫烟道:“因为受不了当丫环的屈辱,所以要求死?那何必答应呢!”
不答应便是,为何非要求死?
李澄空笑笑:“每个人的观念与想法都不同,岂能尽窥?一步一步来吧。”
归根到底是因为那玄奇的武功心法,周傲霜现在生不如死,被折磨得太久,心境已经与常人不同。
随着心法的反噬越来越厉害,她痛苦越甚,便有解脱之意。
只是因为漱玉小筑的危难,才让她死撑着。
答应自己,也是为了漱玉小筑。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