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nr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 傾世大鵬-第十二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人更喜歡仙佛,不喜歡神閲讀-5zqe5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Forget it bar。
马叮当打开门准备营业,才下午五点多,刚刚吃过晚饭,琳琳都还没来上班。
帶著系統成籃神 聽哥哥講鬼故事
酒吧正式营业时间是六点以后,喜欢泡吧的人都知道这个规律,是以现在还没有客人来。
如今酒吧的卫生已经不用琳琳来之后再搞了,雄霸挥挥手,酒吧内便是一片洁净。
从马叮当去过纯阳宫后,雄霸就已经不再管罗斯柴尔德集团的事,他直接住进酒吧,跟马叮当开始了同居生活。
琳琳早已不再称呼他为雄先生,而是直接叫老板。
马叮当给自己和雄霸倒了一杯红酒,坐到他身旁,把酒放到他面前,道:“有件事我一直想问问你。”
雄霸端起酒杯跟她轻轻一碰,浅饮一口,微笑道:“你问。”
马叮当放下酒杯后,手肘放在吧台上,手掌撑着侧脸,偏头看着他笑问道:“你今年究竟多少岁?”
雄霸咧了咧嘴,反问道:“你是问生理年龄还是实际年龄?”
马叮当脑子一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生理年龄应该是指他长生不老后,身上时间流逝停止那一年的年龄,而实际年龄自然是指他活了多少岁。
“我问的当然是实际年龄,生理年龄对神仙来说有意义吗?”
雄霸呵呵笑道:“你说反了,实际年龄对神仙才没有意义,我的生理年龄是四十六岁,无论活多久,都是四十六岁。”
马叮当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在顾左右而言他,怎么?怕我说你老牛吃嫩草?”
“呵……”雄霸顿时失笑,其实他是在心里暗暗计算自己该算是什么年代的人。
他所在的世界,人文和社会环境算是处于明朝,文隆武昌兄弟俩交替做武林至尊,跟明英宗时期类似。
想到此,他坦然道:“好吧!我是明朝正统年间的人,到如今大概五百六十多岁,具体年龄我也忘了。”
马叮当咋舌不已,“竟然比我大五百多岁,你这头牛还真是老得可以。”
雄霸摊手道:“一万年后,我就只比你大一点点不是吗?将臣还几千万岁了呢!”
涅槃2008 小伈
圣尊少年
漫威心灵传输者
马叮当哑然,她才活了四十几年而已,雄霸却跟她聊一万年,几千万年这种话题。
不过想想也是,一万年后,他一万零五百多岁,自己一万零四十几岁,这样算来,他确实没大多少。
马叮当失笑摇头,“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我已经长生不老。”
雄霸微笑道:“慢慢会习惯的,喝下永生之泉,你身上的时间就已经定格,一万年很快就会过去。”
马叮当失神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叹道:“一百年世间的变化就已经是天翻地覆,真不知道一万年后,又会是什么景象。”
雄霸偏偏头,道:“一万年而已,很容易推算啊!大概人类会进入星际时代,到时候出国就不算是出远门了,甚至出球都不算,得出星系才算。”
马叮当好笑的道:“说得跟真的一样。”
左手戒指右手年华
雄霸笑了笑,没有接茬,可不就是真的吗?超神宇宙从天使星云到太阳系,那可是隔着上亿光年,穿过一个大虫洞,十天半个月的就到了。
便在两人天马行空的闲聊时,一名身穿黑色蕾丝长裙,头上也戴着蕾丝兜帽,打扮得像个黑寡妇的女人走进了酒吧。
两人回头看去,却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黑雨。
“是你啊!既然你找到这里来,莫非是你主人回来了?”马叮当喝了口酒,随口问道。
黑雨走到马叮当身边,坐到高脚凳上,沉声道:“是的,本来她的回归之期,是灭世前百日,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提前回归了。”
雄霸晃了晃杯子里的酒,微笑道:“这很正常,因为她感受到了威胁,死亡的威胁,她自然无法再安心沉睡。”
黑雨目光亮了亮,视线越过马叮当,看向雄霸,道:“你是说她可能会死?”
雄霸也看着她的眼睛,道:“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你就这么盼着她死?上次大鹏跟你说的话白说了?”
黑雨拳头无意识的握紧,凝声道:“你如果知道我这千百年来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你就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希望她死。”
雄霸皱了皱眉,道:“大鹏不是答应你会让你自由了吗?你这样不依不饶,是很败好感的。”
“……”
黑雨默然无语,眼神黯淡下来,然而下一刻,她浑身一震,脸色狂变,垂下了头去,眼中闪过几许惶然。
马叮当注意到她的状态,诧异的道:“你怎么了?”
“哒……哒……哒……”
清脆的脚步声自门口响起,马叮当抬头看了过去,脸色也微微变了变,雄霸却没有回头,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自顾自的举杯喝了一口。
女娲在前,将臣在后,两人缓步走下楼梯,行至黑雨身后。
黑雨缓缓站起身来,却不敢回头看她,只微微侧头,用眼角余光看着女娲的裙摆。
“想杀我就动手吧!”女娲看着黑雨的侧脸,冷冷道。
黑雨双拳缓缓握紧,雄霸淡淡开口道:“哪怕她没有肉身,仅凭元神的力量,你也不是她对手,又何必自取其辱?”
雄霸这话看似在奚落黑雨,实则给了她一个台阶下,她心里暗暗感激,面上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双拳松了开来。
黑雨借坡下驴,女娲却不打算与她干休,双目一凝,一股无形有质的庞大神力瞬间罩向黑雨。
“哼”
骨脈 書香戲子
傲天狂尊 烏山雲雨
与此同时,雄霸冷哼一声,黑雨身前的空气宛若水波一般氤氲开来,便似一堵无形的墙挡在了她身前。
铁血抗战
雄霸缓缓起身,转过身子面向女娲与将臣,一股威压天地的霸气汹涌而出,女娲竟不由自主的连退两步,脸色难看无比。
她堂堂大地之母,造物之神,本是威严深重,可今日竟被他人的霸道气势逼退,这让她难堪的同时,又心生颤栗。
将臣也是心下暗惊,这股霸气的压迫力,哪怕是他都不能无视,在被这股霸气罩体时,他哪怕全力出手,也最多能发挥出七八成的实力。
这股霸气已经不单纯的只是气势,而是上升到了法则的高度,没有人可以免疫,只是实力不同,被压迫的程度不同这点区别而已。
女娲正要加大神力输出,却被将臣拉住手臂,回头看去,便见将臣对她摇了摇头,她愤愤然收回神力,瞪着雄霸。
黑雨逃过一劫,僵硬的身躯这才微微放松,看向雄霸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雄霸没有理会女娲,散去一身霸气,看向将臣,淡淡道:“管好你女朋友,这里是我的地盘,进了这间酒吧,就是我的顾客,在这里对我的顾客出手,就是砸我场子。”
那边马叮当一直保持着若无其事的姿态,自顾自的运使“驱物”之法,以念力自吧台内取出两个酒杯,倒了两杯红酒。
不得不说,凡事有男人出头的感觉,很不错。
她将两杯酒放到吧台上,脸上带着莫名的微笑,道:“如果想喝酒,我可以请你们喝,如果想打架,就请你们马上出去。”
将臣在人间混迹多年,自然是懂规矩的,点头道:“我们没有砸场子的意思,是黑雨心心念念想杀她。”
雄霸这才看向女娲,道:“她根本威胁不到你,这一点你很清楚,她为什么想杀你,你心里应该也有数。”
“五色使者已经替你监察人间千千万万年,除了蓝大力享受其中外,其他人哪个不是承受了无数的折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他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自由,一次为自己活一回的机会罢了,替你做了千万年的事,难道连这样一个奖励都换不到?”
“御下之道,当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连赏罚分明都做不到,你怎么做人家主人?谁愿意甘心替你做事?”
女娲怒道:“他们是我创造出来的,是我赋予了他们生命,就跟天地众生一样,没有我,他们根本就不会存在,替我做事难道不应该?”
雄霸冷笑道:“好一个是你创造出来的,你在创造他们的时候,经过他们同意了吗?”
女娲气得脸色通红,“你强词夺理。”
雄霸凝视着女娲,道:“真的是强词夺理吗?这世上每一个出生的孩子,都是父母的单方面决定而已,他们根本没得选择。”
“父母生下孩子后,既不养育,也不教导,任其自生自灭,孩子又凭什么要孝敬这样的父母?”
“五色使者被你创造出来,他们同样没得选择,你把他们往人间一丢,自己跑去一睡千万年,你醒来后有问过他们一句过得怎么样吗?”
“你作为一个神,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人间,什么都站在神的角度去看问题,这天地万物在你眼中,与一堆玩偶有什么区别?”
雄霸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宣泄了一番心中的不满后,情绪总算平静下来,淡然道:“这个世界无论变成什么样,都是众生自己的事,根本就不需要神来指手画脚。”
“知道为什么人更喜欢仙佛,却不喜欢神吗?因为仙佛也曾是人,他们懂得体察人间疾苦。”
“他们能真正站在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普济苍生,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俯视人间,冷眼旁观,所以人愿意供奉仙佛。”
“仙佛发现人心沉沦,世态丑恶,便会不遗余力的去净化人心,创造出种种佛典道经教化众生,而不是动不动就来个天地岁月,由此重生。”
“试问,你又为人做过什么?可曾写下过一言一句?可留下过什么教诲?如若没有,人变坏了,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他们?”
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女娲怔怔的看着雄霸,目光失去了焦距,其实雄霸话中表达出来的意思跟金鹏大同小异,只不过更加尖锐直白。
如果说金鹏是在“劝解”,那么雄霸就是在“质问”。
他以五色使者为切入点,再以仙佛跟神做个鲜明对比,这反而让女娲的印象更加深刻。
特别是那句“人更喜欢仙佛,却不喜欢神”刺痛了她的心,她不由真正开始反思,自从创造出人类后,自己究竟为人做过什么。
好像……除了他所说的冷眼旁观,自己也确实什么都没做过,自己为人类的自相残杀感到痛心流泪,可人类却在崇敬自己的英雄,欢庆自己的胜利。
或许,我真的该好好到人世间去走一走了。
女娲最后瞥了黑雨一眼,默默转身,往酒吧外行去。
将臣叹口气,看向黑雨道:“从今天起,你愿意去哪就去哪,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不要再动不该动的心思。”
说完这句话,他对雄霸和马叮当点了点头,便即转身快步跟上女娲,走出了酒吧。
马叮当与雄霸相视一笑,对黑雨道:“坐下喝杯酒再走吧!恭喜你获得自由。”
黑雨对雄霸深深一躬,随后坐回马叮当身旁,端起酒杯跟她碰了碰,将一整杯红酒一饮而尽。
酒吧门口,将臣对女娲温言道:“你离开五色精魄的时间有点久了,我们回去吧!”
女娲沉默几秒,道:“我想自己出去走走。”
将臣嘴角动了动,不动声色的道:“好,不过你要早点回去休息。”
女娲自顾自的向前走去,刚走出几步,她又顿住脚步,回身问道:“我几次听他们提到‘女朋友’这个称呼,究竟什么是女朋友?”
“呃……咳……”将臣脸上顿时浮起尴尬之色,他右手虚握成拳,放到鼻翼下清咳一声,解释道:“女朋友……就是女性朋友的简称。”
女娲点点头,转回身离开,将臣神色古怪的暗暗嘀咕道:“她应该不会去向别人打听女朋友的涵义吧?”
……
撲倒那只冤家
夜。
尖沙咀,何先生那家闹水妖的的士高。
马小玲把车停在了的士高门口,看向的士高皱眉道:“好重的妖气。”
金鹏满脸无所谓的道:“想好怎么对付水妖了吗?”
马小玲道:“水妖虽然不死不灭,但用土系道法足以暂时性将之打散,至少一年半载里,的士高这只水妖不会再出现。”
“不过这里会出现水妖,也证明这间的士高内藏污纳垢,经常发生一些污秽之事,可以让臭警察他们常来光顾光顾。”
金鹏好笑的道:“人家老板出钱请我们来除妖,就是为了店能开下去,你这样搞,他不是一样很快就要关门?”
马小玲眉毛一挑,道:“这样的店难道不应该关门吗?”
金鹏摊手道:“那你何必接这单生意?让他被水妖闹垮不就行了?”
马小玲摇头道:“不,如果我不接单,他就会去找别的驱魔师,水妖虽然麻烦,但并不难对付,水平不错的驱魔师都能暂时解决。”
“想让他关门,只有靠警察,还得是正直的警察。”
金鹏哑然失笑,“你想的可真周到,那还等什么?上吧!”
靈貓驅魔人
两人打开车门下车,并肩走进了的士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