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1s9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蓋世 起點-第八百零九章 我是誰?分享-dpg1p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你是谁?
阴脉源头的意志,通过底下的那条冥河,准确地表达。
它的一番推断,让虞渊身体僵硬,如遭受了雷击般。
“洪奇之前,我,另有一世?”
虞渊心神茫然,呆愣在那儿,一动不动。
这个消息,带给他的精神冲击力,实在太大,让他震撼的不知所措。
怎么可能?
他苦苦思索,却一点头绪都没,他从来没有觉察出,除了洪奇的那一世经历,还有别的记忆存于魂魄。
可依照阴脉源头的说法,那座化魂池,禁地的邪恶神像,没可能主动亲近他。
单单修炼“大阴魂术”和“慧极锻魂术”,解释不了那些神异事件,除非那化魂池,还有那座邪恶神像,知道他另有来头。
一幕幕奇诡画面,忽然在他脑海浮现。
他想起当年在暗域修罗的眼瞳小天地,有过一阵子昏厥,想到有一尊巨大虚魂似乎现身过,虞蛛还有黄老魔,都以不同方式告知他,在他昏迷不醒时,有神秘事件发生,导致那位暗域修罗的残魂碎灭。
他又想起荒神大泽,由剑狱雕琢成的邪恶神像,以邪恶意识入侵他的灵魂识海。
结果,竟然是他的自我意识占据上风,不仅没有被神像夺舍,那神像还乖乖地,以他的意志为主,随着他的心思活动。
甚至,在神像被严奇灵,送往陨月禁地时,他都感受到神像对他的某种敬畏。
“难道……”
此念一滋生,他又回忆起阴脉源头的那番质疑。
地底的阴脉源头,乃掌控浩漭天地众生轮回的神奇存在。他从洪奇转世,变成现在的所有细节,阴脉源头第一次沟通他的时候,就洞察的清清楚楚。
按照阴脉源头的说法,浩漭众生,任何生灵的再世为人,都难以避开它。
它,就是生死轮回之神!
可刚刚,它又说推断出自己有三世,偏偏自己的第一世,它找不到蛛丝马迹。
能蒙蔽天机,让它都无迹可寻的转世,才是令它怀疑,甚至充满敌意的原因。
“我……”
心中的念头一起,他就感觉到了阴脉源头的存在,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不知你的推断,究竟是真还是假。不过,我自己浑然不知,并没有一点感觉。我所有的记忆,只限于洪奇,没有其它。”
他试着向阴脉源头解释,还是想得到阴脉源头的认可,打消其疑惑和敌意。
地底冥河内,这方世界的地下意志,安静地倾听着。
许久许久,都没有再给予回应。
仿佛,阴脉源头也在重新审视此事,也在思考究竟是何等的存在,可以瞒天过海,绕过它,在它的领地,在它掌控的领域,实施转世重生。
“虞渊,虞……”
罗睺轻轻皱着眉头,不断低呼。
虞渊顿时惊醒。
“和你说了半天,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罗睺嗔怪地,白了他一眼,道:“战斗还没结束,你傻傻的呆想什么?”
她这么一说,虞渊反应过来,和阴脉源头的沟通,没任何人嗅到异常。
“冥都!”
忽然间,他开始担心藏在暗处的冥都鬼王,在想那位恐绝之地的曾经主宰,会不会感知到,他和阴脉源头的交流。
“黑杖完了。”
罗睺轻声一笑,指了指那根巨大的权杖,“我能感觉到,黑杖辖境内的那条冥河,已经停止流动,就和寒渊的那条一样。”
每一位鬼王,一旦陨寂身亡,被阴脉源头馈赠的一条冥河,就会干涸。
好比,下面本属于幽陵鬼王的那条,在幽陵转世以后,也就停止流淌。
然后,等幽陵以白骨之身归来,并重新晋升鬼王后,才重新流淌。
虞渊顺势一看,就见那根巨大的权杖,不知不觉间断裂为一截截。
断裂的权杖内,还有森白火焰燃烧,还在焚灭着什么。
“之前,黑杖不是有一道魂魄,遁入陨月禁地吗?”虞渊突然疑惑道。
“该是更早被抹杀了。”罗睺说到这儿,看向他的目光,都有些畏惧,“黑杖辖境内,那条冥河不再有河水,意味着黑杖是死绝了。只要有一缕魂魄还在,阴间冥河就不会枯竭,你明白吗?”
罗睺觉得奇怪,你将黑杖一部分魂魄弄入禁地,你难道不知道那座化魂池,隔空释放的气息,有多么的恐怖?
她,都因化魂池浮现,噤若寒蝉。
“明白了。”虞渊缓缓点头。
喀嚓!
那根巨大的权杖,顶端的一截爆碎,微缩以后的白骨显露踪影,提着锋利的锥子,站在一地碎裂的权杖中央,以冷漠无情的声音说道:“千劫!”
虞渊四顾张望,发现先前不断聚涌魂魄的千劫鬼王,早已不知所踪。
“千劫逃回自己的领地了。”
罗睺这句话,既是回答虞渊,也是告知白骨。
“逃回去了?”
“寒渊和黑杖相继战死,两个鬼王在短时间内,纷纷死亡,这在恐绝之地的历史上,都绝无仅有。而白骨,在斩杀两个鬼王以后,战力不仅没有暴跌,还在不住地攀升。千劫见机不妙,应该单方面撕毁了,和所有人的约定,干脆缩回自己的领地藏起来。”
罗睺将一切看的清楚明白,“千劫一心逃窜,白骨也无法。他甚至可以在这时候,暂时离开恐绝之地,摆脱这阵子的是非。”
“千劫逃了,后面就好办了。”虞渊森然一笑,“剩下的,就是冥都的八个麾下,还有白袍幽鬼了。”
似乎是回应他,白骨道:“我来。”
虞渊转身,然后发现白袍和那八大古老鬼物,此刻分散开来,也向八方远去。
“等殿下身躯,从天外归来,就是你们的死期。”白袍幽鬼离去时,还有他的声音传来,“寒渊和黑杖,不配成为鬼王!他们身亡之后,我们将取得他,成为新的鬼王,你们等着就是。”
话落后,白袍蓬地一声,化作一缕缕白色轻烟消散。
“乾锵幽鬼!”
虞渊脸色冰冷,将握着手中的煞魔鼎放出,一步踏入。
鼎魂,瞬间锁定了乾锵幽鬼,虚空飞逝。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浮现在虞渊头顶的那座“化魂池”,在煞魔鼎呼啸时,竟然也随着而动。
“太蹊跷了。”
玄天宗的曹嘉泽,始终关注着那座“化魂池”,眼看池子活动起来,他眉头深锁,“那池子,以宗主的说法,乃‘封天化魂阵’的阵眼。此阵,在更早之前属于神魂宗,蕴藏着无比深奥的魂魄力量。”
曹嘉泽揉了揉眼睛,“不该如此的。”
他也在重新审视此事,在仔细思考,虞渊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够令那座“化魂池”,能隔空还始终追随左右。
……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