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0q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笔趣-第四百九十四章 只差一步熱推-hbtps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怎么回事?”亚莉克希亚挥动长鞭,驱赶坐骑凑近莱蒙斯。“不是要去罗盘高地吗?”
圣骑士团改道赞格威尔已有三天,就算是阿拉贝拉,也能看出令他改变主意的是玛格达莱娜。神官长当然不会像亚莉克希亚这样直接询问,但无论是旁敲侧击还是开门见山,莱蒙斯一概拒绝回应。他们默不作声、亦步亦趋地赶了三天的路,除了在布列斯塔蒂克的王都大教堂停留了几小时外,圣骑士们马不停蹄,直奔圣城赞格威尔,好像身后有整个索德里亚的魔怪在追赶。
即将回到圣城,莱蒙斯总算有机会放松片刻。他的神经紧绷得太久,即便是空境也难以承受。“玛格达莱娜大人作出了预言。”他吐露。
亚莉克希亚郑重起来:“不能说出来?我不问了。”
“不,议会对未来的情况似乎早有准备,玛格达莱娜大人的预言不是关于诺克斯的。她认为自己大限将至。”莱蒙斯仍不敢置信,但他不会用自己的常识和浅薄的预言学知识反驳竖琴座女巫的命运感知,只能进行猜测。
“就在这几天?”亚莉明白了他们突然改道并加紧赶路的原因,“那我们应该在普特里德主教大人那里留下才对,起码也能帮忙控制……”
“我看不出她有什么异状。”阿拉贝拉忽然从他们身后冒出来。“玛格达莱娜大人身体健康,顶多有些精神疲惫。这是频繁穿越矩梯的效果。”她面不改色地迎上莱蒙斯的目光。“既然你愿意开口了,我就也想来询问情况,不巧听见了你们的对话。”
“确实如此。”莱蒙斯说,“我也不清楚她为什么要交代遗言。但据我所知,玛格达莱娜大人是个人类,她获得白之预言是在两百年前。神秘的确能够延长生命,不过到现在为止,她的神秘度没发生变化。阿拉贝拉,高环竖琴座女巫能活多久?”
“记载最长寿的是两百岁左右。”
“就算是从十几岁开始学习神秘,她成为高环时也得是六七十岁了,这么算下来,玛格达莱娜大人的寿命已经创造了新的记录。”
“在女士面前计较女士的年纪相当失礼。”神官长叹息一声,“可你的担心的确有道理,玛格达莱娜时日无多……愿露西亚公正地裁判她的灵魂。”
亚莉没发表意见,但莱蒙斯看得出她仍抱有疑虑。先前她不是这样,圣骑士长怀念那时候的亚莉克希亚,同袍情谊的基础是信任,可亚莉谁都不信。渡鸦之战时,白之使杀死了那个他熟悉的爱人。莱蒙斯不知道她在圣城养伤期间有多痛苦无助,但这无疑改变了亚莉。然而他甚至没时间陪伴她。
赞格威尔位于流砂之国索德里亚的北部,这里压根没有霜之月一说。烈日将泥土晒成沙子,把平原变作大漠,但赞格威尔是沙海中的一片绿洲,在露西亚的光辉下尽显茁壮生气。如果没有魔怪袭扰就更好了。莱蒙斯抵达最外围的一处哨站,守卫立刻为他打开大门。这些人都是圣骑士,圣城理应由圣骑士来守护。
玛格达莱娜骑马走在他身后,不时勒马遥望沙丘。正午时分,丝绸般的云彩因日光而闪烁,白色大理石柱的基座掩埋在沙子下,横梁距地足有二十码,投射的阴影由褐转红,泛起波纹。她这才注意到影子里居然有一方水池。
“我有一百年没回来过了。”女巫感慨,“这鬼地方还是这么热。不过话说回来,索德里亚还能怎样呢?它到晚上多半会结冰罢。”水波清洁无暇,可以直接捧起啜饮。
她早已换上一身神官的白袍,和阿拉贝拉坐在石阶上。亚莉克希亚在小礼堂里祈祷,芬格紧随其后。莱蒙斯将杜兰达尔横置于膝上,目光盯着石板间掺沙子的缝隙。
“我听说,您在圣者之战中也获得了非凡的功绩。”阿拉贝拉说,“布列斯因此扩张了西北部的领土。开拓骑士受封获赏者数不胜数,这都归功于您。”
“我的功绩是胡说八道,让士兵们充满盲目的自信。”玛格达莱娜嗤之以鼻,“胜利是少数人的幸运,埋在沙子里的尸骨多半会诅咒我。”
“露西亚将永远护佑您的灵魂。”
“你有接替我的职责的潜质,瑞茜小姐。”
这是种友善的揶揄,看来她们相处的比我和亚莉更好。莱蒙斯不再将注意力放在神官们身上,转而欣赏远处山丘的流畅曲线。玛格达莱娜已有百年没有回到圣城,他不过离开了半个月,就觉得非常想念了。索德里亚的景色相较伊士曼确实单调许多,但有种类丰富的魔怪作为点缀,这种视觉上的感受便很轻微了。圣骑士长眼看着沙丘后窜出一头战马大小的奇特生物,守卫们熟练地投掷长矛,它才走不到五码就被钉死在沙地上。
“是只鸟。”卡德尔说。他是莱蒙斯最信任的同袍兄弟,两人同年进入圣骑士团,距今已百年之久。圣骑士团经常有人员更替,他们是正义的执行者,直面邪恶和危险是他们的天职。“不会飞的那种,羽毛倒挺好看。要去拔几根送给亚莉克希亚小姐吗,长官?”
“我记得你一次婚都没结过。”言下之意不用多说,论及讨女人欢心,他基本上没什么发言权。卡德尔先后有过四五个女伴,但最终都遗憾收场,没能走到最后。“之前那个女孩叫什么来着?库丽?”
“她嫁给邻居了。能别提她吗?”
“而你还单身,确实挺打击人的。芬格前些天收到家信,逢人就通知他的儿子都能举起剑了。”
“我看那小鬼有当圣骑士的厉害,怎么不把他招来圣骑士团呢,长官?到时候你就可以退休了。”
闲聊迅速消磨掉了休息时间,观看守卫清扫分批冒头的魔怪也是乐趣。当莱蒙斯准备集合队伍时,忽然脚下的石板朝上一掀,尘土沙粒顿时漫天飞舞,蒙面人仿佛沙子凝聚成的魔像,从阴影中凭空跳了出来。
“敌袭!”圣骑士长咆哮。杜兰达尔比敌人的刀刃更快,在石板震动的瞬间劈开急冲而来的人影。蒙面人被一剑两段,尸块飞出庭院。
神官立即升起屏障,骑士们得到提醒,也飞快地拔剑对敌。不过难免有人因距离太近而反应不及。两名骑士当场被割开喉咙,他们的尸体掉进水池,鲜血被波浪激荡着扩散。
阿拉贝拉抓住玛格达莱娜,将她拖到自己身后。竖琴座女巫则反过来抓住神官长,顺势把她朝侧面一送。房梁上忽然跳下一个蒙面人,他的匕首空荡荡地在神官们的眼前划过。
“去找亚莉!”刺客尚未落地,莱蒙斯已一剑削断他的脖子。匕首在大理石上弹跳,跌进一池血水中。
亚莉克希亚的庇护所最先出现,这位经验丰富的前任神官长的神秘度甚至超过阿拉贝拉。她于空中粉碎一道魔力的闪光,烛台熊熊燃烧,倾倒在露西亚脚下,被她一脚踢进沙地里。
一个蒙面人闪开骑枪,撞上卡德尔的盾牌。芬格让他身上着起火,自己扭头退到同伴的护卫后,阿拉贝拉和玛格达莱娜也穿过了包围。两名刺客穷追不舍,却被神术屏障阻拦在侧。
莱蒙斯扑向最近的夜莺。
敌人的数量并不多,但交战的场地实在狭窄,圣骑士在突袭之下迅速进入战斗状态,一时半会儿仍节节败退。除了莱蒙斯一剑毙命的蒙面人,其他敌人居然能独自和四五个圣骑士周旋。
他们不知道在这里埋伏了多久,竟连此地守卫都没有半点发现。哨站由圣骑士轮班驻守,有神官的神术基盘侦测周围,换岗几乎不可能出差错,这些夜莺好像幽灵具有了实体,突兀地从空中浮现。圣骑士长发现自己的神秘度对他们毫无作用,但只看魔力水平,这些夜莺并没超出环阶的范畴。
再猜不出刺客的来头他就不配做圣骑士长了,莱蒙斯把撞倒的夜莺钉在地上,被撕碎的面罩下露出一张本地人特征极为明显的陌生面孔。“恶魔结社。神官!净化它们。”
神圣之火在大理石砖上飞窜,刹那间交错成密不透风的火焰巨网。恶魔厉声哀嚎,肉体在高温中蜷缩枯萎,香味随焦灰飘散。几名年轻的骑士不禁扭头作呕。
莱蒙斯和卡德尔已经回到神官的屏障后,杜兰达尔的黑银长锋一尘不染。神官长阿拉贝拉带着竖琴座女巫靠近他身侧,汇报战况:“三个人受伤,长官,还有两名骑士死亡。神官没有损失。”
“夜莺呢?”
“大部分死在火里。袭击太突然,我没来得及注意人数。”阿拉贝拉·瑞茜扶了扶神官帽。“不过他们的神秘度很奇怪,几乎都在高环左右。”
“不是高环。”瑞茜的神秘度限于年龄,现在还无法和亚莉克希亚相比。而后者仍感到吃力:“他们超过了环阶,但魔力还不够……只有恶魔的火种会出现这种异常。”
莱蒙斯正要下达命令,忽然有人拉住了他的手臂。“记得我的……遗言。”玛格达莱娜在他身边耳语。圣骑士长猛然转身,却只见一截雪白剑刃透过了女巫的喉咙。
阿拉贝拉的脸色唰一下惨白。玛格达莱娜倒在地上,露出身后卡德尔被魔力染成血红的双眼。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