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gcn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237.深冬的精靈(第三更-七夕節暖心撒糖版)鑒賞-cly25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还书?”
北羽子几乎没反应过来。
而等她的反射弧接受了信息,并被神经带动那颗笨笨的脑袋抬起头时,面前的人已经不见了。
有的只是那堆积成小山的古书。
北羽子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她没点书,而是直接冲出了书阁,大喊道:“偷书小贼又来啦!!!”
声音滚滚散去。
没多久,几道有着威势的身影已经匆匆赶到。
北羽子把情况和这几名真武阁的干部说了。
那些干部扫了一眼桌上的古书,顿时兵分两路。
一路去抓捕那小贼。
还有一路则是留在这里清点书册。
那真人对照着“缺失目录”,翻着书。
他越翻面色越是古怪…
逐渐,那古怪变成了凝重。
再接着,凝重又成了震惊。
震惊再变成了惊骇。
他翻书的动作越来越快。
北羽子舒了口气,这次终于做对了一件事,她看到这位真人神色变动如此频繁,又忍不住好奇了起来,凑过去一看,只见所有书册里都附带着夹页。
每一个夹页里都书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北羽子讷讷道:“长老,这些不会是古书的译文吧?”
那真人道:“是不是译文我不知道,但这些文字非常珍贵,遣词造句也颇为晦涩,符合古代道经编纂的行文风格…”
他说着说着,忍不住长叹一声:“什么样的小贼能写出这样的东西。”
北羽子道:“那他还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小贼?”
真人道:“何止是才华…”
他的手猛然顿住了,落在一册不似古卷的书册上。
书册封面只写了一行字:给那位书阁小道姑。
真人也不看,把书递了过去:“这是那小贼给你的。”
北羽子接过书册,好奇地翻开,同时嘴里嘟囔着:“会是什么啊?”
这疑惑随着她开始看书而消失了。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然后又快速地翻过书页。
这竟是一份极其高明的控火之法。
真武阁以铸剑而闻名,拥有了此等控火之法,地位定然可以水涨船高…
两人都是全神贯注地投入在自己世界里,大气都不喘一声地看着书。
一直看到那些去追捕小贼的人回来。
他们自然没可能抓到夏极…
此时的夏极早已远离了真武阁,而回到了金玉坊。
他化作水流,悄悄入坊。
而景纯子也信守约定,未曾提前开启封山大阵。
夏极亦未再显身,而是直接从净明真人庭院的地府中转站离去了。


回到镜湖书斋后。
这里是真的空空荡荡了。
夏极看着书架,抓起了一本,继续诵读研习起来。
春去,夏至,秋来。
他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安静修行。
入夜后去往劫地历练依然未曾放下,
这一年的光景,他已经把小境界再提了一层,进入到了法身境第五小境了。
额外一条法脉的开启,让他法身的力量在原基础上,再增强了三成左右。
冬又至了。
飞雪又飘零了。
夏极对着铜镜,那白发愈发的明显。
明明才过了三十七年,他忽然生出一种已经看腻了飞雪的感觉。
那么,过上数百年,数千年,甚至万年,再看这冬,又是什么感受呢?
此时…
呼啸的寒风从书斋门缝钻入,发出鬼哭狼嚎,桌上烛火被吹得摇摇欲灭。
夏极放下书卷,伸手护住那明灭不定的烛火,
孤影绰绰,一时间,心底竟有些空荡。
他上一辈子加上这一辈子,加起来活了不过六十年余年,也不知哪里来的这种孤寂。
他自嘲地笑笑,忽然有点儿佩服苏甜,甚至是吕婵,吴家老祖,太上…
这些活了上万年的人,祂们如何撑过来的呢?
正想着的时候,
寒冬的飞雪里,忽然传来了百灵鸟的声音。
婉转地啾啾耳鸣。
那是小鸟在唱着动听的歌,
让人觉着春天似已到了。
夏极经历过三十七个冬,但却从没在飞雪里听过百灵鸟的叫声,他心意既动,便是随手一推。
书斋门扉被风流吹着,往边挪开,显出门外幽黑的世界。
而百灵鸟声从远而近…
夏极也终于看到了那只百灵鸟。
她挑着灯笼,裹着金带的雪白裘衣,毛毛的衣领簇拥着娇美无匹的脸庞。
“百灵鸟”正站在门前,看到门开了,就一下子扑入了书斋,在夏极茶几对面哼了几声鸟叫。
来人正是吕妙妙。
她问:“像不像?”
夏极心底莫名地涌上了几分暖意,他笑道:“像。”
吕妙妙又扯着嗓子,学着小鸟说话道:“大叔,吕家在检查进度呢,我要和你在一起挺久了。”
夏极道:“这个冬天我就要去忙了。”
吕妙妙苦着脸道:“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干嘛苦着脸?”
吕妙妙道:“大叔,你太认真了,我就是苦一苦嘛,你还追问。这座岛上是不是就你一个人住啦?”
她来时已经发现人走楼空了。
夏极点点头。
吕妙妙道:“你会不会煮饭?”
夏极再点点头。
吕妙妙道:“别煮啦,我请你出去吃好的,正好让吕家人看到我们俩一起,做一个联姻的样子给他们看。”


一个半时辰后。
两人出现在了巨业城里。
吕妙妙古灵精怪的眸子四处拐着,右手挽着夏极的左手胳膊,走在街头。
两人面前出现了一座酒楼,酒楼高七层,灯笼高挂,宾客往来,络绎不绝,中央牌匾上书着“天珍坊”三个字。
夏极道:“是这里吧?”
“不~~是。”
吕妙妙急忙拉着夏极往前跑开。
夏极道:“我听说这家酒楼的菜不错。”
吕妙妙:“骗人的!不好吃!快快快…快走过去,我受不了这庸俗的油烟味。”
少女一边嚷嚷着,一边快速地拉着夏极往前离开“天珍坊”灯笼照亮的范围,而走到了一处有些阴暗的地方。
夏极扯了扯嘴角:“你不会是没钱吧?”
“怎~~么会!”吕妙妙急忙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市之美味珍馐难得之菜,常在于偏僻。”
夏极非常诚实地摇摇头:“没听过后一句。”
吕妙妙露出鄙夷的神色,发出一声“噫~~~”,
紧接着道:“亏大叔你还是个读书人,这句话都没听过,哼。”
夏极忍不住笑了起来,而他很清楚地感觉到身侧的姑娘即便听到了自己的笑声,依然脸不红心不跳,他唇角上翘的弧度不禁更多了些。
之前心底的空空荡荡,竟然被排去了几分。
吕妙妙道:“上次在望江楼,我可是在最顶楼请你喝了茶的,大叔你看本姑娘是个缺钱的人吗?”
夏极笑道:“其实那一天…虽然你翻的快,手指点的也快,但我看到了…”
吕妙妙翻了个白眼,理直气壮道:“看到又怎么样?难道不比外面的茶贵了三十倍吗?我还是很有钱滴~~走吧,快到了。”
夏极奇道:“你到底要请我吃什么?”
“秘密。”吕妙妙挤了挤眼睛,“反正肯定是特别特别特别好吃的东西。”
夏极竟然被勾起了兴趣,“哦?那我倒是很期待了。”
他的青丝糅着白发,被冬风夹雪而掠过。
纷扬在身后,衬托出几分超脱世俗的气质。
而他身边挽着胳膊的少女,也如精灵般。
两人一静一动,显出奇异的和谐感与温馨感。
冬夜街头的灯笼越发少了,光线越发暗了。
两人从光明走向黑暗。
黑暗的巷角,忽然传来“哚哚哚”的清脆声响。
那是一个蓬头垢面,如快冻结成卷儿的乞丐,正抓着有着豁口的铜碗,在晃荡着手。
铜子儿在铜碗里上下蹦跶着,发出声响。
吕妙妙停下脚步,从夏极臂弯里抽出手臂,然后取出小荷包,在里面数了二十个铜板扔了出去,“去吃碗面条吧。”
那乞丐看也不看,一个劲地机械道“谢谢,谢谢”。
两人走过。
夏极道:“他嫌你给的少了。”
吕妙妙道:“乱说!”
夏极道:“他脸虽脏,头发虽乱,衣服虽破,但那是假的,我能感觉得出来,他的气血流淌完全是健康人,而且还颇为强劲,应该是个练家子。”
吕妙妙猛然顿下身子。
一转身跑了过去。
夏极急忙拉着她:“你要干什么?”
“我辛辛苦苦赚的钱,不能被他骗了去。”
吕妙妙挣脱了夏极的手,往后跑了一小圈,很快又绕了回来。
那乞丐被她点了穴道,而碗已经被她抢了过来…
吕妙妙输了三十枚铜板,吹掉灰尘,满足地放入小荷包。
夏极无语道:“你居然抢乞丐的钱?”
吕妙妙道:“我还做过乞丐呢。”
两人边说边走着,谈谈笑笑,仿如彻底融入了这平凡的人间。


而不远处,还跟着一名身裹黑袍的身影。
那身影是吕家派来查看“联姻进度”的。
当看到吕妙妙当着人家苏家帝师的面,去抢乞丐的钱,这黑袍身影简直是不忍直视,辣眼睛…
不过,他也听到了两人毫不遮掩的对话,知道吕妙妙要请人家帝师去吃一顿好的。
这黑影也充满了好奇,因为据他所知这条街再往前,已经没什么好吃的东西了。
至少没什么名贵的东西了。
很快,他看到两人停在了一个小摊前。
小摊前几乎没人,摊位后的大锅虽盖严实了,却还从缝儿里冒出些腾腾的汤汽。
大锅后,是一对老夫妻正站着。
吕妙妙喊道:“老板,一碗大份的秘制羊肉汤面,再来一份你家的秘制咸菜窝窝头。”
老夫妻里的奶奶顿时应了声:“好嘞。”
然后又看了两人一眼,笑道:“小姑娘其实不要怕吃胖,你相公要是真的爱你,你吃胖点才正好呢。”
吕妙妙红着脸道:“不是相公,他…”
老奶奶好奇地看着两人。
吕妙妙眼珠一拐道:“他是我哥。”
老奶奶露出了“了然了然”的笑容,一边笑着,一边看了一样旁边正在切羊肉的老爷爷,然后小声道:“老头儿,多给人家两口子切点,反正生意也不好。”
那老者也带上了笑容,似乎想起了他和这老妪年轻时候的模样与事情,道了声:“知道了,啰嗦。”
夏极和吕妙妙坐在了遮雪的棚子下。
吕妙妙凑过去道:“我和你说,这边的羊肉汤面特别好吃。”
夏极虚着眼道:“那你为什么只点了一份?”
吕妙妙道:“我吃的少,加个小碗就够了。”
远处…
正默默注视这两人的黑影,直接捂住了脸。
不是吧,吕妙妙,你简直是我吕家的丢人精啊。
敢情你说的特别特别特别好吃的东西,就是半碗羊汤面吗?
很快…
这黑影的底线又遭到了无情的挑战。
那老奶奶端着大碗羊肉汤面上了桌,又分了个小碗给吕妙妙。
从头到尾,这老奶奶都是笑着看着两人,她的目光似早就看穿了一切。
吕妙妙的脸都差点红了,她抓着筷子从大碗里开始叉面,顺带着夹了一大块羊肉到自己碗里。
夏极无语道:“你为什么把肉都夹掉了?”
吕妙妙看了看,又匀了一块回去:“现在公平了吧?我才没把肉都夹掉。”
嘭!!
远处忽然发出一声奇异的声响,好似有什么摔倒了。
黑影吃不消了,忍不住身子一个抽搐摔在了地上。
夏极问:“什么声音?”
吕妙妙道:“酒鬼吧?吃面,饿死了~老板,窝窝头快点上来哦。”
她抓起小碗,满足地喝了一口热汤。
夏极也吃了起来。
桌上响着吕妙妙说个不停的声音。
“加点胡椒。”
“哇~这咸菜真好吃。”
“羊肉味道果然很正宗。”
夏极从没吃过这样的一顿晚餐。
以往吃的是山珍海味,如今却是美味全凭一张嘴来吹…
但不知为何,他吃的挺暖。
因为,冬雪虽然冷,虽然是死掉的雨,
因为,天地虽然大,大到空荡而寂寞,
因为,时间虽然长,长到分分合合,身边人终会离去,
但此时此刻,能有这样一个精灵陪着伴着,便是足以赋予了这简单一餐以最美味的名。
“哈~~”
吕妙妙长舒一口气。
而桌上的面条,窝窝头已经被两人一扫而空。
“我没骗人吧,真的是特别特别特别好吃吧?”
吕妙妙发出灵魂拷问。
远处监视着的黑影心底暗暗吐槽,好吃个鬼,你请帝师吃这样的东西,简直是失礼加无礼,那帝师若是觉得好吃,才有问题呢。
但很快,黑影听到了夏极带笑的声音。
“好吃。”
两字传去,黑影顿时石化,若冻僵的冰雕,站立在风雪里不再动了。
这一刻,他已经完成了评估。
联姻,当是极好极好的。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