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r7e超棒的都市小说 大唐俏郎君-第1229章 另有玄機鑒賞-pp0f1

大唐俏郎君
小說推薦大唐俏郎君
“夫君,怎么了,是发现什么趣事了么?”
狄韵眼见夫君的神色亮了,试探着桥联三才阵,在夫君的引导下,感知到李二正被徐茂公带兵围攻,惊得张大了樱桃小嘴。
众美一看就不乐意了,个个幽怨的吃味了。
“夫君厚此薄彼,真的好么?”
“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夫君难道就不让姐妹们一起乐呵么?”
众美相继附和,王浪军很无奈的说道:“谁让各位夫人的修为境界不高呢?
修为不够,未能凝聚识海,形成神念感知世界,各位夫人就没有桥联三才阵的资本。
这可不是厚此薄彼哦!”
“好嘛,那夫君快给姐妹们讲讲,有什么趣事啊?”
长乐总觉着事态与父皇有关,着急的说道,千万不要乱来,作死啊!
虽然俩公主对李二的父女情结淡化了不少。
那都是李二一意孤行,害人害己,还把俩公主当工具使唤达成目的,招来俩公主的厌恶。
时间长了,父女情结就淡化了。
但是父女情分割不断,理还乱,总不能做无情人,老死不相往来,不过问吧?
无论善恶,似乎都做不到不去想对方。
哪怕是利用对方,茶毒对方,都会去惦记着对方。
更何况是善良的俩公主,自是放不下李二的死活,不闻不问了。
王浪军不想隐瞒俩公主,抬手示意俩公主坐到身边说道:“其实,那一晚,为夫潜到李二住处,打雮尘珠的主意。
当时,为夫亲眼看见徐茂公把雮尘珠呈给李二。
见证了雮尘珠散发出彩韵琉璃的光芒。
说实话,当时为夫真的动了心,打算抢走李二手中的雮尘珠,以绝后患。
可是就在为夫准备动手抢雮尘珠的时候,发觉徐茂公的面部表情不太对劲,生生地止住了抢夺雮尘珠的冲动。
安心的处在外面看好戏。
以至于为夫回来晚了……”
“呃,原来那一晚,夫君没有去送王强与香荷的孩子回家啊?”
众美秋后算账了,表情很丰富。
但王浪军没在意,淡笑道:“那只是顺带的事,为夫利用三才阵送两个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啊?
当然了,交接人的时候,难免聊一会儿。
要不然,依据为夫的时间观念,怎么可能误事闹误会呢?”
“哈,妾身听夫君的意识,赶明妾身起夜,都有可能发现身边睡着替身是吧?”
狄韵逮住夫君的语病,给予迎头痛击。
这种事不能忍,没商量。
整个替身陪谁算怎么回事啊?
情感上接受不了。
殊不知那是王浪军此事替身的一种方式,没成想闹大发了。
再来一次,那是绝计不行的。
王浪军翻了个白眼说道:“切,夫人乐意,为夫还不乐意呢?
这么漂亮的大美人,为夫怎么舍得让替身染指……”
“臭夫君,妾身揍你了啊!”
“啐,没正经的夫君,大白天的说什么呢?”
“嘻嘻,不知羞的夫君上线了,姐妹们可不能让夫君占了便宜哦!”
“咯咯咯”
众美玩性大发,反过来调侃夫君,和谐了氛围。
一张嘴说不过七张嘴。
这个家有点阴盛阳衰啊!
是该努力造小人,补全阴阳,平衡居家气运问题了。
王浪军又被众美调戏了,无可奈何的扶额说道:“好吧,这一局,各位夫人赢了。
作为输家,为夫以讲解故事作为惩罚,还请各位夫人听为夫慢慢道来。
话说当夜,为夫察觉到徐茂公的眼神中闪烁出狡黠之色。
顿觉其中有诈,莫不是雮尘珠是假的?
虽说雮尘珠散发出彩韵琉璃的光芒,一看就是个绝世珍宝,保不齐就是天底下唯一的瑰宝。
但是在修士手上,整出一个可以储存灵力的晶石,刻上阵纹,就能散发出彩韵琉璃的光芒。
就像为夫用作机关兽驱动能源的晶石一样。
修士门派众人,遗传下来的宝物,晶石,未必没有。
因此,为夫断定雮尘珠是假的。
那么真正的雮尘珠在哪呢?”
“啊,这样啊,看来夫君是瞄上徐茂公,才会按兵不动,静待真正的雮尘珠出世?
或是静待徐茂公露出马脚,暴露雮尘珠的出处?”
狄韵明白了,夫君是不想打草惊蛇,做渔翁呢?
众美深以为然,点头附和韵姐的推论。
王浪军给予摇头否决:“各位夫人想的太简单了。
第一,徐茂公号称一代军师,智计百出,辅助李氏打下半壁江山,其心机谋略远非常人可以想象的。
那么他这么一个谋略家,又怎么可能想不到为夫在监视李二呢?
既然如此,他放出雮尘珠出世的口风,目的在于惊动世人,达成某种掩人耳目,暗中谋事的目的。
显然,他做到了。
他给李二奉上雮尘珠,彻底吸引了为夫的心神,跟着他折腾至今,一无所获。
为什么?
其次,正因徐茂公滴水不漏的计划,显得雮尘珠是假的。
因为徐茂公知道,李二出不了皇宫,得到雮尘珠之后唯有打出底牌,让和尚带着雮尘珠去控制三才阵。
达成李二掌控三才阵,反制为夫的目的。
所以这才是徐茂公调虎离山,转移心神注意力的目的。
欺诈天下人,不可谓不阴险。
最后,徐茂公向来谨慎,总以自保为第一目的。
早在李二发动玄武门之变,弑兄杀弟那会儿,徐茂公就做了中立之人。
这就是他谨慎自保而自误的性格所致。
如今,他以雮尘珠欺诈天下人,却有在第一时间选择投靠李治,反对李二的行动当中。
吃两头,最终的结果落不了好。
主要是这与他谨慎的性格不相符,自相矛盾,且把他自己陷入危机之中。
这可不是谋略家的风格啊!
各位夫人不觉得他的行为太过虚假么?”
“咦,还真是这样,徐茂公现在正在号令锦衣卫射杀李君羡,完成劝谏李二失败,射杀李君羡的任务。”
狄韵感知到徐茂公逼迫李二的经过,再也不淡定了。
臣子逼迫太上皇,哪怕是新皇与皇后娘娘的意识,也是臣子背黑锅啊!
为此落下一个犯上作乱的罪名,岂不是死定了?
最不济也会变成把柄,生死不由己了!
值得吗?
狄韵乱了方寸,猜不透徐茂公为什么这么干,不要命了?
连带葬送一家老小与满门?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