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oe1超棒的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第1041章 說服(二更)看書-2xp23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按照正常的想法,她看到了曙光,有机会弥补心法的缺陷,从而不再承受那反噬之苦,她应该熄了死志才对。
可他感觉,周傲霜的死志反而更坚定。
这绝不是因为答应了成为他丫环而冒出的死志,是原本的死志一直在积蓄,积蓄,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我要闭关几天,你们且守住喽。”
“是,老爷。”袁紫烟笑道:“老爷要闭关多久?”
“三五天吧。”李澄空道。
他一直在推衍周傲霜的心法。
但先前并没有全力以赴,原本以为周傲霜还能撑一段时间,不会这么快答应。
毕竟是涉及一辈子的大事。
更何况对她这种天之骄子而言,自己心里那道关没那么容易跨过去。
所以并没有急着推衍出结果。
周傲霜这么快答应,大大反常,所以让他看出端倪来,否则还真不容易看透。
周傲霜面无表情,目光冷冽,很难看清其所想。
“教主小心。”
“嗯,我会小心。”
李澄空正要准备闭关,贺玉琼却有请。
湖上一座小亭里,贺玉琼与独自对面而坐,弟子们奉上茶茗便退下去。
清风徐徐而来。
湖光清亮如镜,澄澈得能看得清下面的游鱼。
李澄空扫一眼这些鱼儿,嘴里不由流出口水。
它们确实游动的姿态优美,但比起姿态,味道更加鲜美。
一阵风带着清气钻进小亭里,吹动李澄空的青衫与贺玉琼的湖绿罗衫。
“南王爷,多谢你传授静柔阵法。”
“难得李姑娘有此天赋,不过筑主不是来感谢我,是来责问我的吧?”
贺玉琼露出笑容。
李澄空道:“筑主不知傲霜的事?”
既然是做了自己的丫环,那当然要以傲霜称之,总不能太过见外了。
“她事先跟我说了。”
“筑主也答应?”
“我不想答应,可惜……”贺玉琼露出无奈神色。
周傲霜来到近前,说要做李澄空的丫环,她以为自己的听错了,出现幻觉。
此事太过离奇。
可周傲霜正色重复,要做李澄空的丫环。
她难以置信之余,追问究竟,可周傲霜却闭嘴不言,只重复说要做李澄空的丫环。
她盯着周傲霜看了好久,周傲霜却丝毫没有吐露其他的意思,倔强而沉默。
她知道周傲霜的脾气,只要打定了主意,再怎么说也是没用的。
为何会如此,难不成是李澄空威胁?也只有这个原因。
她心里是极恼怒的。
可李澄空又帮了漱玉小筑大忙,没有绝天大阵,漱玉小筑没有这般安稳。
但为何非要强收傲霜为丫环呢?
即使看上傲霜,也应该收为红颜知己,而不是当丫环吧?
李澄空笑道:“此事确实怨我。”
贺玉琼身子前倾,盯着他看。
李澄空道:“我确实想让傲霜成为丫环,助我一臂之力。”
贺玉琼皱起黛眉。
李澄空叹一口气:“我看内陆武林纷争尤剧,比起天元海更胜一筹。”
“难免如此的。”贺玉琼道。
武林中人个个血气旺盛,斗志昂扬,宗门与宗门之间也是利益冲突剧烈,怎能不打?
所谓武者,就是一个争字。
李澄空道:“我想消弥这些纷争,让天下太平。”
贺玉琼讶然道:“王爷这志向够高远的。”
“说出来难免惹人笑,不过凡事总要试着去做,尽力而为罢,能不能成再说。”
“王爷想怎么消弥纷争?”
“推行我在天元海所推行的。”
“烛阴司?”
“正是。”
“难,……很难!”贺玉琼缓缓摇头叹息:“王爷,这里与天元海是不一样的。”
“确实不同,也更艰难,不过当初在天元海,从头开始也没容易到哪里去。”
“……所以要傲霜做丫环,助你一臂之力?”
李澄空颔首。
“我不是灭自己的威风,傲霜虽然资质绝世,心法也玄奇,可还不是天下最顶尖的高手。”贺玉琼摇头:“要不然,洞仙宗也不敢如此放肆。”
周傲霜真要是最顶尖的高手,洞仙宗绝对能躲多远躲多远,绝不敢招惹漱玉小筑。
李澄空微笑:“有我相助,傲霜很快就会成为天下最顶尖的高手。”
“可傲霜她……”贺玉琼蹙眉。
李澄空道:“筑主是觉得委屈了傲霜,是吧?”
“她竟然答应做丫环,怎么看都反常,到底是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报答我对漱玉小筑的帮助吧。”
“……那也不必如此吧。”
“她是怕不答应,我一怒而去吧。”
“王爷会吗?”
“我说不会,傲霜未必相信。”
“唉——!”
贺玉琼叹息,心情复杂莫名。
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对李澄空的感觉很复杂,有感激有恼怒有埋怨。
她觉得李澄空最不该的是逼周傲霜做丫环,这太过份。
即使有野心,也不该把周傲霜卷入其中,以周傲霜为工具,助其实现野心。
李澄空笑了笑:“筑主,你觉得紫烟如何?”
“人中龙凤。”
“她精神状态如何?”
“生机盎然。”
“这便是了。”李澄空笑道:“你又何必担心傲霜会受委屈,我自问对丫环没那么苛刻,况且只有十年,十年之后,傲霜便恢复自由身,来去自如。”
贺玉琼仍不痛快。
袁紫烟修为强绝,也位高权重,可再怎么说,究竟是丫环身份。
李澄空道:“紫烟是烛阴司的司主,掌管烛阴司,我想让傲霜执掌内陆烛阴司。”
“傲霜能承担此重任?”
“她有非凡的天资,还有聪慧的头脑,能担得起来。”
贺玉琼笑着摇头。
周傲霜专注于武学修炼,从不理会俗务,怎能担起如此重任?
不过真要如此,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对漱玉小筑都是好处无穷。
“筑主应该也了解过天元海的情形,烛阴司只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而已,并不干涉宗内事务,凡烛阴司的宗门,都享受到了好处。”
“现在小苍山已经是烛阴司一员,太真观仍不是,但也距离不远矣。”
“太真观会成为烛阴司一员?”
“会。”李澄空缓缓点头。
贺玉琼若有所思。
“筑主就拭目以待吧!”李澄空道。
他知道贺玉琼已经被说服了。
多管齐下,不愁贺玉琼不动心,她比周傲霜容易说服得多。
“关于傲霜的心法……”李澄空沉吟道:“筑主可有告我的?”
“那是傲霜奇遇所得。”
“在哪里得的奇遇?”
“王爷想去看看?”
“我想更多了解一下傲霜的心法。”李澄空点点头。
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从而助自己推衍,节省庞大的算力。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