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q2p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第一贅婿-第五卷 法則之上 第2054章 青銅孽力展示-llh4f

第一贅婿
小說推薦第一贅婿
银宫高耸。
只是不复从前圣洁。
爬满褐色铜锈,弥漫黑暗之力。
里头似乎孕育大凶,传来阵阵鬼嚎声音,阴森恐怖。
“走!”
秦立无畏。
越过百万分界线。
进入一片渡劫王者的阴宫。
虎死骨不倒,王陨威犹在,空气中弥漫威压。
耳畔还传来沙哑嘶吼。
“你们不该来!”
“滚出去,否则死!”
“何须慈悲,我等需要饮血!”
阴宫之中,陆续走出一群朽王,气息渗人。
比起法相尸体,他们蜕变的更加完全,骨骼已经化作青铜,皮肤缭绕死亡纹路,双目漆黑,但是透出残忍的光芒,暴虐邪恶。
“先祖!”
日月圣主瑟瑟发抖。
她只不过是渡劫二重,恐惧更甚。
而且这群朽王都是历代日月圣主,可想她复杂心情。
“他们不是死者,只是尸体孕育的邪灵。”秦立绽放法则剑气,纵横全场。
“啧啧,好浓郁的生命精气,波澜如汪洋!”
“他可比上次两个小娃娃,厉害多了。”
“吞噬他,就能滋润筋骨!”
朽王猖狂大笑。
秦立皱眉:
“是一对夫妻吗?”
“他们两个,如今怎么了?”
朽王讥诮一声:“吃了,那女娃当真软嫩可口!”
“找死!”
秦立暴起伤人。
一拳轰出,劲力裂空。
瞬息粉碎一尊朽王,掐没邪祟。
“李兄神异,寒姑娘拥有圣器,其实你们能伤!”
“给我老实交代他们的去向!”
这群朽王怒吼:
“杀!”
战斗开始。
十几位朽王凶残。
他们都可是渡劫肉身异变。
力大无穷,多重变化,一招就推平万里宫阙。
“果然一般般!”秦立平静无比,抬手就崩灭朽王,一估算他们势力,就知道李平安无事。
“青铜瘟疫!”
朽王见势不妙,祭出杀招。
张嘴一吐,就是暗青色云雾,遮天蔽日。
其中闪烁黑暗符文,交织死亡纹理,隐隐浮现一座青铜宫阙,轰然压了下来。
“有点意思!”
秦立伸出手,承接青铜。
结果手掌一碰,就被烙印道痕,沾染青铜瘟疫。
“哈哈!”
朽王不禁大笑是:
“肉身触碰,自寻死路!”
“即使是圣人,也无法免疫青铜瘟疫。”
“哦!”
秦立手掌一震。
轻易撕裂瘟疫宫殿。
手掌之上,死亡纹路退去。
“怎么可能,你竟然能屏蔽青铜瘟疫。”
秦立仔细感受:“的确是一种可怕力量,混合了诅咒,巫毒,腐朽,堕落的力量。”
“可惜我是仙体,永恒不堕,长生不朽!”
轰!
一拳锤下。
直接打爆一尊朽王。
秦立不再留手,大开杀戒。
几个呼吸的功夫,扫清六合,湮灭邪祟。
“走!”
秦立一往无前。
日月圣主跟在后头,惊叹连连。
深深震撼秦立的伟力,拳毙朽王,轻描淡写。
转眼斩杀几十王。
“到了!”
秦立停下脚步。
眼前就是银白圣宫。
大门紧锁,却渗出黑暗气息。
这就是悲剧的源头,铜锈瘟疫的起点。
轰!
银门洞开。
黑雾喷薄而出。
还夹杂刺鼻铜锈味。
“又是你,过来坏我好事!”
日月圣尸矗立殿中,冷冷看着门外秦立。
他已经蜕变完成,彻底化作一尊青铜尸神,背后还生出骨刺,十指如镰刀,锋利璀璨,缭绕妖邪纹路,而且还不断倾泻黑雾,是瘟疫源泉。
“只怪我当时疏忽,没有检查仔细。”秦立叹道。
日月圣尸声音沙哑:“青铜殿的仇,我可记着!”
二者对视一眼。
轰!
当即动手。
猛然一拳对轰。
劲力炸裂,撕裂时空。
仅仅是余波,就将银行政处殿,碾成粉碎。
“好强!”
秦立崩飞百丈。
日月圣尸得意万分,说道:
“这本来就是大圣肉身,又经历几次升华,根本不是渡劫王者能伤害的。”
铿!
太初出鞘。
“我也该认真了!”
秦立剑意冲霄,展露实力。
“一剑刹那!”
咻!
太初劈下。
就是一道剑道法则。
其中糅杂混沌杀机,能破万法万物。
“小儿科!”
日月圣尸大笑一声。
肉身崩解,化作碎屑,无视剑道法则的锋芒。
“肉身粒子吗?”秦立讶然。
渡劫九重。
肉身升华为无数粒子。
如云似雾,能够任意组合,变化无穷。
但是修士死后,道痕磨灭,粒子锈蚀一块,根本无法施展神妙,而青铜瘟疫却能改变这一情况。
“死吧!”
日月圣尸扑杀而来。
青铜微粒席卷而来,化作死亡龙卷。
秦立被罩在其中,受到禁锢,如同落入磨盘,肉身被一寸寸绞碎,血腥异常。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克制生者?”
“这是孽力!”
日月圣尸洋洋得意道:
“这是主的恩赐,也是青铜殿的最高杰作。”
主?
秦立惊讶:
“青铜之主吗?”
“不错!”
日月圣尸说道:
“主说你是逆天之子!”
“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只是土鸡瓦狗。”
秦立了然。
原来背后是青铜之主搞鬼。
“你没有价值了!”
轰!
秦立爆发。
撕裂青铜微末。
日月圣尸吓得惊呼:
“你难道已经晋升为圣!”
“差不多!”
秦立展开时光之翼。
猛地一煽,倾泻岁月之毒。
混合旋风,化作一场光阴风暴,刹那千年。
日月圣尸陷入其中,肉身急速奔溃瓦解,好似穿越十万年岁月:“这是时间的力量!”
秦立质问道:
“如何能化解瘟疫?”
日月圣尸嘲笑道:“孽力,是无解的。”
“瘟疫已经传播开来,很快就会席卷乾元世界,到时候这里就是亡灵国度……”
声音越发微弱。
最终。
一具圣尸化作灰烬。
秦立却高兴不起来,心中阴云密布。
“不好,好痛啊!”日月圣主捂着手腕,咬牙忍耐。
刚才的战斗太凶猛,她不过渡劫二重,被擦伤手腕,流淌王血,无法愈合。
能够清晰看到,伤口生出铜锈。
“不好!”
秦立出手驱散。
但是孽力犹如跗骨之蛆。
明明驱散干净,但很快又冒了出来。
“难道我要死了!”日月圣主想起门下弟子惨状。
“莫慌!”
秦立深处手指。
落下一滴七彩仙血。
一触碰伤口,就瞬间复原。
而且孽力被彻底驱逐,不会再次复发。
这是因为血液含有仙气,也就是造化之气,拥有扭转生死的伟力,当年秦立就是借此复活的。
“多谢秦王!”
日月圣主感激涕零。
也越发觉得秦立不可思议。
“话说李平安,寒心舞去哪了?”
“还有这孽力,必须从源头扼杀,否者天下大乱。”
秦立心中忧愁。
日月圣主则是提议道:
“秦王,咱们可以去一趟纯阳帝冢!”
“祖坟堆积尸体,极有可能发生尸变,因此纯阳大帝设下阵法,能够光耀六合,净化祖地。现在我们可以去启动,兴许能遇到寒心舞他们。”
秦立大喜。
果真帝者谋虑万世。
日月圣主越发热情,前方带路。
继续往前,碰到了不少王尸,还有两具圣尸。
但是实力越发衰弱,这是因为岁月无情,越是古老的尸体,腐朽越严重。
再往前一些,许多宫殿都开始坍塌。
“那是纯阴冢!”
日月圣主指了指前方。
哪里有一片气派宫阙群落。
月玉堆砌,笼罩帝威,历经岁月依旧光洁。
“希望能遇到他们!”秦立进去饶了一圈,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大为失落。
“话说孽力能污染帝尸吗?”
秦立心有隐忧。
日月圣主却笑着摆手:
“无妨,这只是一座衣冠冢。”
“实不相瞒,根本就不存在两位大帝的尸骸!”
秦立愣住了,追问道:“为什么没有,难道你们遗失了先祖骸骨。”
日月圣主摇头,说出一段秘闻:“传说,纯阳大帝,纯阴大帝,与寒心舞一样,都是祖地走出的生灵,晚年又会走入祖地,消失无踪。”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