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lt91言情小說 《木葉之硬核匠忍》-709-re35v

木葉之硬核匠忍
小說推薦木葉之硬核匠忍
面对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中忍,佑腾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后反应过来的他一脸警惕的朝那名忍者问道:“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要抢夺我们的卷轴么,我可告诉你,我们已经拿着卷轴来到高塔上了,理论上来说,我们已经成功通过第二场考试了,你不能再抢夺我们的卷轴了!”
听到佑藤的话后,那名木叶忍者忍不住笑了起来,而一旁的月光谨诚见到佑藤傻乎乎的样子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谁知佑藤见到月光谨诚居然跟着笑了起来,忍不住对他大声喊叫道:“喂!你笑什么!还不快来帮忙!”
那名木叶中忍见佑藤对自己一脸敌视的模样,便急忙对他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来和你们争夺卷轴的,而是前来通知你们,你们已经成功通过第二场考试了!”
听到眼前的木叶忍者这么说,佑藤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将手里的手里的苦无收了起来,脸上的敌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微笑的面容:“嘿嘿,原来是第二场考试的考官,我还以为是敌人呢,实在是不好意思。”
就在佑藤一脸诚恳的向那名木叶中忍道歉时,那名中忍的目光突然注意到了被月光谨诚等人背上高塔的那三名木叶忍者,那三名忍者可是本次中忍考试的热门选手,之前他还一直奇怪,怎么比赛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见到这一小队出现,直到此时见到昏晕过去的三人,他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这是什么情况?”木叶的中忍有些惊讶的指着月光谨诚几人背上来的那几名木叶忍者,朝宇哥谨诚问道。
于是,月光谨诚便将几人之前在森林中的遭遇悉数告诉了面前的木叶中忍。
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掉,月光瑾诚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会输掉比赛!
解释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月光谨诚又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卷天之卷轴和一卷地之卷轴,然后将两支卷轴一并交给了面前的木叶中忍。
“这一对卷轴是他们的,如果没有突发情况的话,他们此时也会站在此处把这两份卷轴交给你的。所以,还希望您能特事特办,让他们也通过这次的中忍考试吧?”
木叶中忍从月光谨诚手中接过了那两卷卷轴,在确认了两卷卷轴的真实性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嗯,你们能够在那样强大的敌人面前完成这次的测试,于情于理都应该通过这场考试,所以,恭喜你们,中忍考试的第二场测试,你们全都通过了!”
就在佑藤一脸诚恳的向那名木叶中忍道歉时,那名中忍突然把目光注意到了被月光谨诚等人背上高塔的那三名木叶忍者,那三名忍者可是本次中忍考试的热门选手,之前他还一直奇怪,怎么比赛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见到这一小队出现,直到此时见到昏晕过去的三人,他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这是什么情况?”木叶的中忍有些惊讶的指着月光谨诚几人背上来的那几名木叶忍者,朝宇哥谨诚问道。
于是,月光谨诚便将几人之前在森林中的遭遇悉数告诉了面前的木叶中忍。
解释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月光谨诚又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卷天之卷轴和一卷地之卷轴,然后将两支卷轴一并交给了面前的木叶中忍。
“这一对卷轴是他们的,如果没有突发情况的话,他们此时也会站在此处把这两份卷轴交给你的。所以,还希望您能特事特办,让他们也通过这次的中忍考试吧?”
木叶中忍从月光谨诚手中接过了那两卷卷轴,在确认了两卷卷轴的真实性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嗯,你们能够在那样强大的敌人面前完成这次的测试,于情于理都应该通过这场考试,所以,恭喜你们,中忍考试的第二场测试,你们全都通过了!”
当木叶的那名中忍向月光谨诚等人宣布出他们通过第二场考试的消息后,原本正处在昏迷状态中的敦也突然将眼睛睁开了,接着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站了起来,同时他一脸兴奋的喊道:“耶!我们通过第二次考试喽!”
敦也的喊声响过之后,场面一度变得非常安静,敦也这个时候才发觉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只是还没等他想好下一步该如何解释,一只拳头就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春野子在狠狠的砸了敦也一拳后,咬着牙说道:“怪不得我看你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却怎么也醒不来,原来你是在装晕!我还以为是自己的能力出了什么问题呢!”
此时与春野子一样愤怒的,还有这一路背着敦也爬上这座高塔的水户涧。
敦也见两人被自己气成这个样子,一边嘻嘻的笑着,一边说道:“其实我真的是刚刚醒过来···”
“我信了你的鬼!”春野子仍旧气呼呼的说道,之前她因为敦也久久无法苏醒,不知道偷偷抹了多少眼泪,此时才知道,这个让自己留了半天眼泪的家伙居然一直在装晕,为的只是能够轻松通过考试,这家伙真是太气人了!
敦也见自己的解释并没能让春野子的水户涧满意,而且春野子还有继续揍自己的阵势,于是他急忙在春野子打到自己前,率先在房间里跑着躲藏起来。
春野子看到敦也跑起来的时候简直比正常人还正常,心中的火气更盛,于是开始在房间内追着敦也打起来。
那名木叶的中忍见到这场面,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他走到了此时还处在昏迷中的日向藤井,南以及北城身边,他相信以这三个少年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像那个匠之国忍者一样装昏的,既然几个人现在还没有苏醒,可见受到伤应该不轻,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考试,他必须赶紧带他们去救治。
于是,木叶中忍没有理会敦也和春野子,而是对表现还算正常的月光谨诚等人说道:“既然你们已经通过了第二场考试,那就赶紧回去准备第三场考试吧,第三场考试的内容是个人战,你们抓紧回去准备吧,我带着我们村子的这三名少年先退下了。”
说完,这名木叶的中忍突然结印,随着一道白烟升起,那名木叶的中忍以及日向藤井三人瞬间消失在了月光谨诚等人的面前。
而此时正在追打敦也的春野子见到这一幕,不由的停了下来,而月光谨诚也赶紧趁机说道:“这第二场考试我们通过的异常艰辛,恐怕最后如果没有木叶的这些人相助的话,我们应该都已经无法通过这场考试了,所以大家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休息,争取通过第三场考试!”
就在月光谨诚对其他人进行动员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接着便走进来三个砂隐村的忍者,那三个人一进来,脸上涂着油彩的那个少年便对月光谨诚几人说道:“只有你们几个通过这场考试了么?看来这一届比我们了解到的差不少呢!”
月光谨诚看着突然走进来的这三名砂隐村忍者,突然有些失神,这三个人给他的第一感觉,有点像是火影里的我爱罗三人组,不过这三个人无论是样貌和打扮上,都和火影里的我爱罗三人组相距甚远。
就在月光谨诚揣摩着对方的身份时,那名红发的砂隐少年开口了:“不要小瞧这届的忍者,这几个不过是和我们一样,最后通过这场考试的小队罢了,我们真正的对手,恐怕早就通过这场考试了。”
听到对方这么瞧不起自己,一旁正在躲避春野子攻击的敦也突然火了,他走上前来,朝着那红发少年质问道:“喂!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们的能力不足以做你的对手咯?”
见敦也这么说,佑藤也跟着上前补刀起来:“就是,你们不要忘了,最后一个出现的人可是你,不是我们,如果不是我们为了被那几个木叶的忍者的话,我们也早就到了,你们根本没有机会见到我们!”
听到佑藤这么说,那名脸上涂着油彩的砂隐村少年也一脸不服气的说道:“就你们有利于,我们要不是因为···”
就在那油彩少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红发少年突然将他拦了下来:“就让他们先开心一会儿吧,等到了第三场考试,有他们哭的时候!”
说完,红发少年不再理会众人,然后从自己身上取出了两只沾满鲜血的卷轴,将卷轴打开后,又一名木叶中忍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正当佑藤一脸诚恳的准备向那名木叶中忍道歉时,对方的目光突然注意到了被月光谨诚等人背上高塔的那三名木叶忍者,那三名忍者可是本次中忍考试的热门选手,之前他还一直奇怪,怎么比赛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见到这一小队出现,直到此时见到昏晕过去的三人,他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这是什么情况?”木叶的中忍有些惊讶的指着月光谨诚几人背上来的那几名木叶忍者,朝月光谨诚问道。
既然对方发问,月光谨诚便将几人之前在森林中的遭遇悉数告诉了面前的木叶中忍。
解释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月光谨诚又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卷天之卷轴和一卷地之卷轴,然后将两支卷轴一并交给了面前的木叶中忍。
“这一对卷轴是他们的,如果没有突发情况的话,他们此时也会站在此处把这两份卷轴交给你的。所以,还希望您能特事特办,让他们也通过这次的中忍考试吧?”
木叶中忍从月光谨诚手中接过了那两卷卷轴,在确认了两卷卷轴的真实性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嗯,你们能够在那样强大的敌人面前完成这次的测试,于情于理都应该通过这场考试,所以,恭喜你们,中忍考试的第二场测试,你们全都通过了!”
当木叶的那名中忍向月光谨诚等人宣布出他们通过第二场考试的消息后,原本正处在昏迷状态中的敦也突然将眼睛睁开了,接着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站了起来,同时他一脸兴奋的喊道:“耶!我们通过第二次考试喽!”
敦也的喊声响过之后,场面一度变得非常安静,敦也这个时候才发觉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只是还没等他想好下一步该如何解释,一只拳头就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春野子在狠狠的砸了敦也一拳后,咬着牙说道:“怪不得我看你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却怎么也醒不来,原来你是在装晕!我还以为是自己的能力出了什么问题呢!”
此时与春野子一样愤怒的,还有这一路背着敦也爬上这座高塔的水户涧。
敦也见两人被自己气成这个样子,一边嘻嘻的笑着,一边说道:“其实我真的是刚刚醒过来···
“我信了你的鬼!”春野子仍旧气呼呼的说道,之前她因为敦也久久无法苏醒,不知道偷偷抹了多少眼泪,此时才知道,这个让自己留了半天眼泪的家伙居然一直在装晕,为的只是能够轻松通过考试,这家伙真是太气人了!
敦也见自己的解释并没能让春野子的水户涧满意,而且春野子还有继续揍自己的阵势,于是他急忙在春野子打到自己前,率先在房间里跑着躲藏起来、
春野子看到敦也跑起来的时候简直比正常人还正常,心中的火气更盛,于是开始在房间内追着敦也打起来。
那名木叶的中忍见到这场面,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他走到了此时还处在昏迷中的日向藤井,南以及北城身边,他相信以这三个少年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像那个匠之国忍者一样装昏的,既然几个人现在还没有苏醒,可见受到伤应该不轻,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考试,他必须赶紧带他们去救治。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