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j4fx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奶爸戲精 ptt-第兩千九百三十七章 關老師,你陽氣太盛咋辦呢?相伴-dcl0q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第三场会真让美容行业害怕了。
这事儿捅到紫禁城去了。
李扩情在办公室给了一群人汇报工作的时间。
“好,具体情况我知道了,数据足以说明了。”李扩情问道,“那你们看来,这是要坚决杜绝的行业还是要全面整顿的行业?”
所有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可是关荫在做汇报呢,他可是个穷寇一定追着打死的主儿!
关荫道:“决不能禁止,一个存在的行业,而且是原本产生于为恢复一些人正常生活的关键点的产业不可以禁止了算好。事实上,这个行业是很有存在的必要的,但我们必须搞清楚两个问题,第一,美容和整容不是一回事。美容,在原来是和红灯发廊划等号的产业,但现在的发展,已经让大部分美容行业从业人员具有专业****性的正规产业链,这是一个不新兴,但生命力很旺盛的产业,我们必须坚决杜绝一些地方搞一刀切的措施,我们应该加强引导并让群众明白,美容其实和我们日常生活密不可分。不是做头发才叫美容,脸上擦护面霜就已经沾边美容业。第二,整容和整容生意是两回事。我们不得不承认,的确有很多本身有需要的群众需要这个行业,鼓励他们正常享受美好生活和奋斗拼搏,这也是整容,但这是病患,而不是整容生意。正规人民医院里的整容是为群众当中一部分有需要的患者服务的,这坚决要支持而且要做专业研究的,但动辄几十万几百万的‘微调’,这不叫整容,这叫整容生意。”
李扩情点头:“我听明白了,那就去执行吧。”
轰——
网络上彻底沸腾。
这是言出法随的一句话!
这句话,意味着这个产业真的要进入全面整顿了。
“这不是资敌吗?”国内整容产业上一大批痛哭的人。
啥意思?
“岛南的那么发达,国内要是不发展岂不是把客户都逼到那边去了?”有头铁的反抗,还拉出娱乐圈的人,“别的不说娱乐圈那些整过容的……”
“你真善于给自己脸上贴金啊。”大胡子出面嘲讽,“这些人哪一个是信得过国内的整容医院?还有,明星去整容,我们不会管,你有钱你爱干啥干啥,你是成年人,你靠那张脸吃饭,我们不限制你,但你光整过脸,你别想在我们的剧组上镜了。”
那柳小姐怎么算?
“她没能力吗?给她的角色没拿下吗?另外,不要把节奏带到这,现在谈的是整容行业的乱象,不是整容过的明星。不要拉上某个人证明乱象可以存在的必要性。”帝影第一时间贴出告示,“今年开始帝影招生绝不要整过容的学生,你可以凭高人一等的本事过关,但你得在帝影的招生直播中,最起码让大家给你优秀得分,不接受质疑。”
那我们考别的学院呢?
帝戏紧跟上:“宁可没有人报名也不会要整过容的。”
奇了怪了你怎么不说冒名顶替的不收呢?
“我们是学校,没权力过问对方的资料的,这件事,我们有责任,但要是我们没过问,那是在胡说。”南戏也发言。
这个时候不用顾忌那么多。
“我们是培养文化从业人员的,这个行业本身就有太大曝光率很容易造成一些社会负面影响,任何一个不好的现象,在这个圈里都会被放大无数倍,我们要是不从严从重解决问题,放大到社会上就是大问题,所以必须严格!”陈校长这么说。
这下整个整容行业就不是哭了,这是从根本上断他们的狗粮。
大家都自信了,都去学本事了我们还怎么活呢?
“别矫情,等待你们的是窝头,你还要什么包子。”各地刑所集体出动了。
这你要是还等三法司的命令,那你真就成和他们同流合污了。
这可是李扩情要求关荫亲自盯着的事情啊!
这祸害!
你管他们干什么呢?
但是有一群制杖窜上来,对关某人展开了穷追猛打。
“你老婆长得漂亮你就不想让别人老婆漂亮吧?”这帮玩意儿还真有点厉害。
这不,吓得关荫压根没敢搭理嘛。
“谢谢啊。”三个大妖精跑出去吸引了一波嘲讽。
那帮人立马冲过来:“你们是不是怕别人比你们漂亮?”
仙儿:“你也不想想,你就是去整了,超过我了,我一整,你还得再整,距离越来越远你就不怕吗?”
这……
好像有点道理哈。
景姐姐:“谢谢你鼓励啊,我一下觉着美的无法无天了。”
滚!
有本事你把整容行业放开!
“你知道这会砸多少人的饭碗吗?”那帮人锲而不舍追问。
赵姐姐:“这么说,这行业挺难就业的?”
当然!
“那为啥三天培训就可以动手呢?”赵姐姐奇道。
人家有解释:“那是因为人家天赋奇高!”
好,你还敢给那帮人说话。
上!
一大群网友上去就把那帮制杖给怼哭了。
明摆着犯罪的事情,你居然振振有词?
“我们总比你们娱乐明星的脑残粉丝好吧?他们连吸粉的都说可以原谅。”这帮人无奈之下就把一些制杖拉出来。
制杖:“……”
一团大乱战。
那么问题来了,你们真打算禁了那产业啊?
“没读完小学的回炉重造。”天后们哪可能给他们当解说。
那会上说的清楚明白,连各地刑所都行动了你还在胡扯。
“这件事步入正轨,就不用再讨论了啊,我给大家放一段视频,这几天发生的事儿。”小姐姐爆笑。
“分流?”制杖们又纠缠。
二小姐:“你们的意思是继续喊打喊杀?”
咋的?
“你铁头爷要真弄烦了,该判十年的给你弄个斩监候,你不怕?这是为你们好,你要敢坏了规矩,他真敢给你夹杂私人恩怨,还有一批制杖者,凡是好的你就要反对,真不怕把你划到另一个阵营里?”二小姐训斥,“自来水都没你们那么滑溜,你不嫌累啊?”
不。
我们就是要针对你们明白了吗?
“你随便。”二小姐挑衅了下,“我们吃香的喝辣的,你啃着泡面在电脑前着急上火,谁受罪?看视频,这是个有些人应该会怕的视频。”
啥?
昨天,关荫带姐姐妹妹们去溜达。
在一路口拐角的地方,他被人给叫住了。
正买水呢,有人把他给叫住了。
“观施主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实乃有福之相,然,施主命格太重,阳气盛,不可不防啊!”一蓝衣山羊须的拈须而惊叹。
关荫忙请教:“那要怎么办?”
“好办,我掐指一算,施主命中须有八门金锁,以女子命格,镇施主四面八方……”高人打含糊。
关荫暗戳戳拍了一张钞票。
高人:“哦,仁慈的施主——听说施主家中已有三房,尚需五,凑足八,方能解此麻烦。并有两门,我夜观天象,有两股与施主犯冲的煞气,施主当远离,只须暗中注意,定有命中注定的好人……”
呃——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