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f5h笔下生花的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起點-第九章 加錢親王-2rr4b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管家凝重的神色,令HRH Prince Charles意识到了麻烦。
拿着仆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手,他一边朝书房走一边不动声色问道:“出了什么事。”
“沈建南的飞机在香港出了事。”
“他死了?”
“没有。”
“那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有消息表明,这件事可能是斯宾塞家族做的。”
“……”
听着管家将建南号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HRH Prince Charles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但他精光闪闪的眸子显然正在快速思考其中的利弊关系。
“查尔斯,出了这么多汗,我帮你擦擦。”
在整个英国,敢这么称呼HRH Prince Charles的人扳着手指都能数的过来。
女王冕下或者他的家人。
不过,走过来的女人并不是令每一个英国人都会熟悉的戴安娜王妃,也不是已经上了年纪的女王冕下。
一个女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她手里拿着结拜的毛巾,从她保养还算得当的脸上和身材可以看出来,年轻的时候一定风情万种。
卡米拉·珊德,HRH Prince Charles好友安德鲁·帕克·保尔斯的妻子。
呃……
也是HRH Prince Charles的初恋女友。
尽管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但两人之间的联系与感情却从来没有中断过。
至于为什么HRH Prince Charles放着家中美丽的王妃不顾,偷偷跑来和已经风华不在的初恋幽会……
也许,是因为爱情;也许,是因为初恋在男人心中总有一种特殊的位置;也许,偷好朋友的妻子会让人感觉到一种独特的享受。
鬼知道……
但看起来,HRH Prince Charles对这位初恋情人很是体贴,任由她拿着毛巾在自己脸上擦拭着,还温柔拦住了她的身体。
管家显然早已经知道这些事,他眼观鼻鼻观心,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
王室之中的龌龊,可不是他一个外人能够评价的。
对此,HRH Prince Charles早已经习惯了,等到卡米拉起身离开,他拿起了桌子上的茶轻轻抿了一口。
“是他打来的电话么?”
“是的。”
“你觉得他在这时候打来电话,是为了什么。”
“从他的语气中听不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也许,他是想试探一下您的反应,也或者,是需要您的帮助。”
真的是这样么?
HRH Prince Charles眼里闪过一丝睿智的幽光,作为英国国王的顺位继承人,他从小就接受最苛刻的训练和学历,洞察力和反应能力以及智慧无疑是出了拔萃的。
但沈建南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铃铃铃——
管家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没有犹豫,等电话响了几秒钟按下通话键直接递给了HRH Prince Charles。
“尊贵的亲王殿下,好久不见,听管家先生说您正在骑马,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您的兴致。”
“喔。沈,听到你的声音实在是太好了。我听说你的飞机出了意外,正准备让帕滕排出所有的搜救队进行救援。”
帕滕。
听到这个姓名,沈建南的眸子不由闪了闪。
因为查尔斯口中的帕滕,全名克里斯托弗·弗朗西斯.帕滕,也就是香港现任的总督彭定康。
1992年7月9日,这位末代港携带家人抵达香港的皇后码头。
和过往港督上任一样,香港四大家族、达官显贵和普通市民自然要到皇后码头列队欢迎自己的“主人”。
然而,让港人惊讶的是,这位末代港督一改殖民地传统,没有佩戴饰有羽毛的帽子、肩章、佩剑这些象征帝国荣耀威严的符号,只是身着便服、一脸微笑轻松地与市民们招手。正当香港人对港督的出场方式议论纷纷时,彭定康就坐着地铁,挤着人群,出现在了钵兰街——“女人街”。
坐在在街头小店喝茶,与普通市民挥手致意。
整个香港都轰动了,因为香港一百多年历史上,第一次有港督像普通人一样走进市民中间。甚至就连他的就职典礼也是在总督府后花园会见记者,通过传媒传播施政理念。而一上任,彭定康就发表了任内第一份施政报告,报告提及政改方案,表示即将改革立法局的选举制度,除了要“两局分家”,取消所有委任议席,并新增九个功能组别议席。
其一,改革立法与行政关系。彻底取消港英政治体制中强化行政主导的“双重委任”),行政与立法彻底分家,其目的是强化立法局主导的“代议政制”,以发挥政党的作用。
其二,改革选举制度。将选民年龄从21岁降到18岁;采取有利于“民主派”的“单议席单票制”;改革功能组别,除了取消原有功能界别的团体票,在新设立的九个功能界别中,实现所有从业人员每人一票,从而将功能界别的选民基础由原来的近20万人扩大到270多万人,新设立的九个功能议席基本上相当于直选。
其三,改革地区组织。将区议会从地区咨询组织改为负有一定管理职能的组织,扩大其职权,同时区议会取消委任议员,全部区议员由直选产生。
其四,改革选举委员会。将全部或大部分直选区议员纳入选举委员会。
作为一个挂逼,亲见香港三十年后的混乱,沈建南哪里会不知道这位末代港督会什么会一改英国港督百年来的高压姿态突然变得亲民起来,还大搞民主、自由运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近百年来,港督可从来都不是选举产生的。
距离香港回归只有五年不到,到时候,香港这块会下蛋的鸡岂就要飞了,港英政府如果可以推动立法局直选,让他们所扶持的代理人名正言顺地通过选举进入立法局,若香港回归后的政治体制变成立法主导,他们的代理人也就自然获得了特区政府的管治权。
到那时候,如果香港被破坏了跟英国也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有好处可以拿,那就是白捡的了。
反正不吃亏嘛。
拿着电话,沈建南调整了一个姿势,以假到不能再假的语气朝HRH Prince Charles感谢了起来。
“谢谢殿下的好意。有你这样的朋友,实在是太幸运了。”
说完这话,沈建南自己都觉得恶心极了。
特别是想到卡米拉的丈夫也是HRH Prince Charles的朋友,那真是要多腻歪有多腻歪。他就不明白了,放着美丽动人而又年轻善良的王妃不用,却钟情给自己的好朋友带绿帽子,这位亲王的品味也特么太独特了。
“沈。千万不要这么说。你是我的朋友,在知道你的飞机出意外的时候,我真的沮丧极了,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喔。这只是一个意外,你知道的,启德机场是全世界最危险的机场之一,碰巧又赶上了台风和起落架故障。能够活下来,全靠我的飞行员和老天保佑。”
“我的天。实在是太惊险了。在台风中你居然还能够安然无恙,这真是一个奇迹。对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如果我可以做到,一定会尽量帮忙的。”
“喔。是这样的,我准备将南博一号和南博二号的资金投入到一宗非常赚钱的项目里,但这个项目,可能会有一点点的阻碍和麻烦。不知道殿下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个麻烦。”
“什么样的麻烦?”
“维克多集团持有西切尔工业集团大笔股份,随着西切尔工业集团的破产,相信他们的财务状况一定非常糟糕。我觉得,如果这时候卖出维克多集团的股票,一定能够让我们大赚一笔。”
该来的终于来了。
HRH Prince Charles眸子中闪过一道幽光,他有些不明白沈建南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家伙不承认和斯宾塞家族有矛盾,却又将矛头指向了斯宾塞家族。
难道,是在试探我?
HRH Prince Charles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沈建南只是不想无缘无故将来被一口大黑锅罢了,但对付斯宾塞家族又是一定要的,不然,那些吃了亏的家伙岂不是一个个都会把他当做没有爪子的绵羊。
如果HRH Prince Charles出手就不一样了,等到将来,无论再怎么变,那口黑锅都不会扣在他的脑袋上。
“老天。沈,你这个忙我可能帮不了,难道你不知道,我的王妃有一个哥哥,叫做维克多.斯宾塞?他就是维克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殿下。这个项目我预算过,至少可以赚六亿英镑。”
“沈,你可能误会了。我和王妃的感情非常好,他是王妃的哥哥,也是我们两个孩子的舅舅,他就像是我的家人一样亲密无间,我不能就这么帮你。
感情非常好?
亲密无间?
你特么骗鬼呢你。
沈建南拿着电话忍不住一阵腹诽,如果说普通人说的话十句能听三句,像HRH Prince Charles这样的人,十句话里有一个字是真的都不错了。
但不得不说,如果不是他知道HRH Prince Charles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激动、愤怒的语气他没准还真信了。
“很抱歉,殿下。我并不知道维克多集团和王妃有关系。只是有点可惜那六亿英镑了。”
“不。沈,我没有说不能帮你。”
“沃特?”
“我的意思是,你得加钱。”
“…….”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