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khg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討論-第五百八十四章 一場大秀(上)鑒賞-w19kr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那硬币被向坤弹起后,在空中翻转的速度由快到慢,然后到距地三、四米的半空定格,显得极为诡异。
良先生本能地察觉到不对,刚停下前冲的趋势,就发现那枚定格在半空的硬币突然向他飞了过来。
在硬币飞来的一瞬,他听到了刺耳的嗡鸣声,然后眼前一片漆黑,嗅觉感知也瞬间切断。
良先生本能地倒地翻滚,躲避那可能袭来的硬币,身体也重新进入了隐身状态。
从地上站起来后,良先生想要直接张开背部那鼓起的“生物构件”里的双翼,直接升空,却发现竟然感觉不到背部的“生物构件”,无法控制那对翅膀,虽然仍能控制背部的相关推进模块,能把自己往空中送,但展不开双翼,相关的飞行稳定系统不能运行,无法维持飞行姿态、控制方向,没有意义。
而这一瞬间,他也马上明白,向坤这是突然用什么方式,影响了所有的电子设备——他身上的“生物构件”虽然和普通的电子设备有很大不同,但大部分在功能实现上还是依托微电子器件。
其实在分析向坤能力的时候,良先生就有考虑过相关的可能,毕竟之前孟塔米拉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出现的时候,所有的电子设备,包括电灯都有受到影响。
方博士当初在地下实验室里工作,看到兔肉幻象前后,照明设备和电脑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应。
一锅鲲鹏炖不下
不过从那些设备的日后使用情况来看,这种影响应该不是很强,而良先生的所有“生物构件”,包括无人机,都有很强的抗干扰、防电磁脉冲的配备。本来在他看来,以向坤过往展现的能力,是没法对他的“生物构件”产生太大影响的。
很显然,他判断失误了。
凤逆天:倾世冷后
吾生何拙
现在这情况,他不仅感官能力全部瘫痪,也失去了和周围所有无人机的联系,绝大多数功能和手段还没使用就已被废。
良先生倒也没有太慌张,他也没有取下“生物构件”头盔,而是继续保持移动。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生物构件”并没有被从根本上破坏,向坤的这种影响不是单纯的强电磁脉冲,可能持续不了多久。
然后……他撞了树。
不这却是他故意为之,为了吸引向坤过来。
果然,向坤趁机冲上来,两人又是一番激烈搏杀,只不过这次良先生看不到、听不见,只能靠接触后来进行方位判断,一下子就落了下风,挨打多,还击少。
但良先生并没摘下头盔,依然保持着看不见听不到的状态,靠着近身肉搏,找准机会,在缠斗之时,从左手臂上的机括中弹射出了一个极小的金属锥头。
因为距离极近,那金属锥头直接贯穿了向坤的锁骨上部,没入后面的地面,它的尾部挂着坚韧的金属丝线。
良先生左手一个画圈,利用那金属丝线把向坤在旁边一棵树上一缠,然后疾速拉开距离。
他知道这个手段没办法把向坤困住太久,也本就没打算靠这招困住向坤,只是单纯地拉开距离,然后脱下了“生物构件”头盔——那头盔上下打开后,直接变成一个加厚的领子留在他的脖子上,和背后那隆起的“背包”仿佛一体。
良先生的身形重新显现出来,但仍用一手遮着眼睛,大声道:“向坤!你打不过我的,我们谈谈。”
就算是大量有微电子元件的“生物构件”无法使用,良先生依然还有很多手段没有使出,不过其中大都是强杀伤性、大威力的能力,他并不打算用出来。
因为向坤虽然看起来打得很疯、攻势很猛,一副要同归于尽的样子,但他察觉到,其实向坤和他一样,并没有致死之心。
之前向坤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突然射出那柄小刀,并没有直接冲着他的要害部位来,似乎本来的目标就是肩膀。那时他还觉得可能是向坤本就射不准,但接下来持续的交手、缠斗,却让他愈发的确定,向坤看起来凶狠无畏的打法并不是真的在跟他拼命,而更像是一种试探和……实验?
如果良先生的“生物构件”没有被全面屏蔽的话,他也不介意继续和向坤再打一会,给他展示更多的“生物构件”能力,也是让他知道自己这条进化之路的想象空间。
现在的话,虽然他还有一些“生物构件”能力可以使用,但那些能力用起来杀伤力太大,他并不能肯定向坤目前展现出的超常恢复能力,能够恢复致命伤。
一句话说完后,良先生放开了遮眼的手,往向坤看去。
那金属丝线确实如他所料,没有把向坤困住多久,他已经挣脱开来,直接把那细小金属锥头从肩胛骨间强行抽出,然后那狰狞的伤口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流出来的血液也飞速化灰消散。
我的籃球之夢 小小天下飛
这种恢复速度,当真是超乎想象。
良先生忽然注意到,把金属锥头取出后的向坤,竟然闭着眼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般。
这什么情况?
恍惚之间,原本的落霞满天,一下子变成了阴云密布。
终极一家—为你存在
周围迅速暗了下来,整座山林变得阴森昏暗,风声呜咽。
良先生心有所感,抬头向上方看去,一个无比巨大的八臂八眼怪物摇摇晃晃地从山后站了起来,俯视着他。
我已经中招了!?
看到那八臂八眼怪物,良先生便是一愣,抬眼再看向坤所在的位置,那边已是空空荡荡,只有他那个带着金属丝线的锥头还在地上。
最囧蛇寶:毒辣娘親妖孽爹
是什么时候,是怎么被影响的?
是解开头盔的瞬间?还是“生物构件”的感官信息收集能力被屏蔽之后?又或者从一开始,那场和向坤的打斗都是幻觉?
想到向坤那快得不可思议的恢复速度,良先生不由得有些怀疑起来。
但很快,他就顾不得去思考这些了,因为他发现,头顶那无比巨大的八臂八眼怪物,巨大的脸庞,居然在快速地变化,八眼合为两眼,如黑色花岗岩的面部皮肤变成了白色,那张脸竟然和“小雪”的模样慢慢地重合。
“小雪”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但此时“挂”在天上的那张脸,看起来足有几个足球场大,五官同样也都无比巨大,眼睛仿佛两颗蕴含着复杂光线变幻的魔珠,鼻子就像深渊洞穴的入口,两瓣嘴唇则像两只叫不出名字的上古生物挂在脸上。
魔幻,诡异,恐怖,充满压迫感。
“是幻象……是假的……这一切都不存在。”
良先生似乎想说服自己不被这幻象影响,但情绪却根本无法控制,特别是那八臂巨人“小雪”的表情从狰狞阴狠,慢慢变得悲戚痛苦,眼角有血红的泪水流下,虽然只是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什么也没做,却让他心底不受遏制地涌起一股恐惧的情绪。
这种恐惧的情绪很复杂,他并不是害怕“小雪”——哪怕她真的有八臂巨人之躯,哪怕她的能力比他强上无数倍,哪怕真能将他瞬间碾死,他也不会害怕,他只会愤怒,只会战斗。
但是看到“小雪”的表情,良先生心中的一些记忆被唤醒,他就像被强行按着,去看他不愿意看的伤口——那伤口不去看时,他可以忍住疼痛,可以假装没事、已经复原,但当直面伤口、眼睁睁看着那撕裂溃烂的部位时,他再难以逃避。
“小雪”的脸又开始发生变化,皮肤变得粗糙了一些,眼睛变得小了一点,慢慢地,一张中年男人的脸庞呈现出来。
良先生同样认识这张脸,这是沈海崇沈院士,是那个带着他搞研究,让他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要如何掌控、如何引导、如何思考的长辈。
“沈院士”看着他,从一开始的面无表情,慢慢变得柔和,嘴角甚至微微翘起,有了笑容。
良先生感觉到,那笑容中,有遗憾,有无奈,有关心,有不舍,也有欣慰。
看着那个笑容,越来越多的记忆在良先生的心中涌起,那一幕幕的画面,那一段段的信息,本就一直在他的记忆中,从未被遗忘,只是暂时深藏。
自从“小雪”杀害并吞噬了沈院士,他又猎杀并吞噬了“小雪”后,这段记忆就被他封藏,并不愿意再去翻动。
可是现在,那些记忆,那些其实他一直知道、也都有注意到的细节,强行在脑海中翻起,让他清楚意识到了一些他曾经冒起但不愿深思细究的想法。
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沈院士其实已经对他说过对“小雪”的判断,从“小雪”之前正常饮血的表现来看,在阶段性极限到来时,很可能会无法抵抗嗜血的本能,如果没有办法帮她找到合适的“食血生物”进行吞噬的话,需要采取强制措施进行控制。
只是他当时和“小雪”关系还很好,认为这话只是沈院士比较严谨的表达,真到了那时候,沈院士自然有方法应对,肯定能让“小雪”安然度过阶段性极限,他已经习惯了依赖沈院士,也相信沈院士。
从一些他这些年都刻意不去回想的记忆来看,沈院士在事发之前,其实也已经濒临阶段性极限。
“小雪”的阶段性极限,要度过比较容易,但沈院士的阶段性极限,却没有那么容易过去,合适的“血源”并不好找,一般的“食血生物”,都无法帮他完成饮血,突破阶段性转化。
只是那时候的他,并没有去想太多,同样是相信沈院士能解决一切。
现在他才突然从这些记忆的翻涌中意识到,或许“那件事”,就是沈院士的解决方案:
沈院士并不是毫无准备,让嗜血发狂的“小雪”偷袭了,他是故意让自己被“小雪”吞噬。
因为他知道,在阶段性极限到来前,他已经无法找到合适的“血源”了,最终他的结局只能是尘归尘土归土。
他曾经对鲁勤良隐晦地提起过,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衣钵”,但鲁勤良的回答让他知道,这小子把他当成了亲人、最可信任的长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吞噬他,哪怕他已经必死无疑。
还有“小雪”,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他知道这个女孩不是一个合格的“研究员”,她无法控制住嗜血的本性和欲望。他在的时候还好,能够管控住,但他若不在,明显已经倾心于“小雪”的“阿良”,必然无法狠心处理,无法严格管控。
那时候,“小雪”如果杀了人,死的是一个陌生的普通人,又或是其他不符合“标准化饮血规定”的“食血生物”,做了其他违反规章制度的事情,损害组织和国家的利益,鲁勤良能按规章处理吗?
沈院士很清楚他做不到。
所以沈院士在“小雪”到了阶段性极限,被嗜血的本能支配时,没有反抗,没有控制,任她将自己杀死,吞噬。
唯有这样,鲁勤良才能够斩断对“小雪”的幻想,才能通过吞噬“小雪”,得到他的“衣钵”。
当然,也有可能鲁勤良根本到不了那一步,可能直接就被“小雪”干掉,可能无法及时解决掉“小雪”,让“小雪”闯出大祸。
……
良先生想到了那件事发生前一晚,他陪着沈院士在做一个实验记录,小雪在实验室外面的客厅看电视,那是他们三个,最后的安逸时光。
那天晚上,沈院士夸赞了他的实验操作,还有他对于“食血生物变异”的一些理论猜想,并且对他说了一句话:
“阿良,我一直相信,你会是个比我更优秀的研究者,未来肯定能够找到一条突破我们头顶迷雾的道路。”
当时他的回答是:“我觉得小雪比我聪明多了,只是跟着您的时间还太短,以后她肯定会比我厉害。”
沈院士只是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要相信自己。”
似乎,在那一刻,沈院士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霸皇
客厅里传来“小雪”的喊声:“阿良!阿良!快出来,《神雕侠侣》开始了!”
“我实验还没做完呢……”他对客厅外喊道。
“去吧,去看电视吧,我来收尾。”
那是沈院士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
所有的记忆,所有的细节,都藏在脑海中,他其实潜意识里早就有了隐隐约约的判断,只是一直不愿意去面对,不想将一切都想清楚,弄明白。
因为他害怕。
他怕去思考这事情的对错,他怕去分析“小雪”知不知道沈院士的计划,他怕去纠结“小雪”到底能不能控制嗜血本能、当时是真的控制不住还是故意顺应沈院士的计划。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更怕,自己辜负了沈院士的期望,没有能找到那条冲破迷雾的路。
他怕自己舍弃所有,孤注一掷选择的方向,最终没能走到终点,也没有人帮他继续走下去。
他怕死。
……
不知什么时候,那八臂八眼怪物已经消失,四周依然昏暗,不过那是因为天已经黑了。
夜空中星汉灿烂,天气极好。
很显然,他产生幻觉、陷入回忆的时间不短。
良先生揉了揉眼睛,看向不远处,安静站着的向坤,他的脚边是那个连着金属丝线的小锥头,周围的树干、泥地上的痕迹,证明刚刚那场近身缠斗并非虚幻。
他感觉到自己和所有“生物构件”的联系已经恢复,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展翼飞起。
良先生叹了口气,开口道:“看来你知道我是谁。”
向坤说道:“我研究过‘神行科技’。”
“是那个兔子木雕?”
“木雕确实是我做的。”
“你看到我的样子,不害怕?”良先生的声音依然是那低沉沙哑带着金属摩擦感,此时他没有隐身,那不似人形、全身覆盖繁复纹路特殊皮肤的身体,还有那怪异的五官、肢体都展现在向坤面前。
向坤笑道:“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儒雅随和,像个好人,内心却比猛兽还要凶狠残忍;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凶猛强横,像个暴徒,内心却是善良单纯。”
良先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带着磨砂声十分刺耳:“你觉得我善良单纯?”
諸天萬界的掠奪者 張太玄
“我说的是我。”
至尊吸血鬼:我本張狂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