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vth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奮鬥在沙俄 起點-第六百五十五章 讓步展示-9uix4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对亚历山大公爵来说,如果施瓦岑贝格早点那么老实,他也不会让对方那么难堪了,虽然条件是一样的恶劣,但手法会温柔很多。
所以他淡淡地回答道:“首相阁下,不要那么抵触么!其实我这也是为了您和奥地利好。克罗地亚人现在实力太强了,将来未免有点尾大不掉,必须要有势力能够制衡他们,否则未来贵国恐怕是永无宁日啊!”
恩怨情仇剑
醫官亨通
施瓦岑贝格心里动了动,不过并没有上当,而是恨恨地回答道:“您不用挑拨离间了!没有用的!”
鬼探灵警
亚历山大公爵笑道:“怎么是挑拨离间呢?我这可是完全站在贵国的立场上帮你们考虑!请您想想,就算平息了匈牙利的叛乱,偌大一个匈牙利必然也是离心离德,未来指不定还能惹出什么麻烦。然后克罗地亚还尾大不掉,他们和匈牙利一旦闹将起来,您觉得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聖光 通吃道人.QD
其实不用亚历山大公爵提醒,施瓦岑贝格也对克罗地亚和耶拉契奇充满了警惕,因为任何高度自治的地方都代表了离心离德,是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的。
这次的革命被扑灭了,这次的革命中克罗地亚和匈牙利反目成仇,但你能保证下一次他们还这样吗?
但是吧,施瓦岑贝格并不觉得塞尔维亚人就比克罗地亚人和匈牙利人好多少,一样也是反骨仔,只不过这个反骨仔更为弱小罢了。
亚历山大公爵拍了一下巴掌,大笑道:“正是因为塞尔维亚人比较弱小才有利用的价值,以少治多这才是确保稳定的良策啊!”
这话倒是说得施瓦岑贝格动心了,平心而论亚历山大公爵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扶持弱势一方压制强势那一方,这样才能使双方都无法脱离掌控。但是施瓦岑贝格始终不相信亚历山大公爵有那么好心,他总觉得对方是笑面虎,这一招恐怕是笑里藏刀!
不过他还是愿意听听对方究竟想怎么样:“但是现在我们也不能公然拉偏架!”
亚历山大公爵笑道:“我并没有让您公然拉偏架啊!我只是让您维护塞尔维亚人的合法权益罢了。如果您觉得暂时没办法强硬对付克罗地亚人,那也无所谓,我可以接受您从另外的方面给可怜的塞尔维亚人合理的补助!”
施瓦岑贝格立刻回答道:“我们现在国库紧张,没有那么多钱!”
这时候亚历山大公爵哈哈大笑道:“为什么要从国库掏钱呢?而且我也没有逼迫您用奥地利公民的纳税为克罗地亚人的鲁莽买单的意思!”
这下施瓦岑贝格就莫名其妙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最后这笔账单是由谁付钱,也不相信现在还有这样的冤大头。
亚历山大公爵又是哈哈一笑道:“这场风波说到底还是匈牙利人惹出来的,如果没有他们的叛乱,事情断不至于如此。所以我认为匈牙利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他们应该为这一切买单!”
施瓦岑贝格愣住了,因为他重来都没有想过让匈牙利为这一切买单。但是被亚历山大公爵提醒之后,他忽然发现这一切是那么的合理和顺理成章。
这些该死的匈牙利人就是让一切变得不可收拾的罪魁祸首,镇压了他们的叛乱之后,确实应该好好收拾一下他们。没收叛党的产业甚至直接处死叛党都是合情合理的选择。
如此一来在匈牙利必然就要出现很多“无主之地”,将其赏赐给为平定判断立下汗马功劳的塞尔维亚攻狗自然是再合理不过了……
顿时施瓦岑贝格茅塞大开,他终于知道该怎么处理塞尔维亚这个棘手的麻烦了。完全可以答应给他们合理补偿,而负责为此买单的就是匈牙利叛匪!
硬是要得!就这么办!
施瓦岑贝格顿时有点对亚历山大公爵刮目相看了,你还别说人家这脑子就是灵活,怎么他手下那些傻逼就没有人家这种头脑呢?难道喝伏特加有助于启发思维?
重生名导养成计划
当然,施瓦岑贝格不是不知道这个办法潜藏的问题,很显然匈牙利人和塞尔维亚人将要结成死仇,这两伙人将永无宁日了。只不过这跟施瓦岑贝格有什么关系?
对于政客来说,只要能度过当前的危机,哪管以后山洪爆发?更何况就算有山洪,首当其冲的也是匈牙利人和塞尔维亚人倒霉,以夷制夷对奥地利来说毫无问题!
甚至施瓦岑贝格准备如法炮制那些前来维也纳申诉的克罗地亚人,一并用匈牙利的财富打发他们好了,到时候匈牙利人、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人煮成一锅粥,那多热闹不是!
其实光看施瓦岑贝格的表情,亚历山大公爵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不过这其实也是他喜闻乐见的,李骁出这个主意的根本目的不光是要挑唆克罗地亚人和塞尔维亚人的矛盾,连带着将匈牙利人一起装进去,让这三家打成一团那才过瘾!
试想一下,当未来的匈牙利变得跟未来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一个状态,奥地利人又能好过到哪里去?施瓦岑贝格此时坑匈牙利人有多狠,未来奥地利人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有多惨。
亚历山大公爵笑吟吟地问道:“现在,首相阁下,您是否可以做出保证,切实地维护塞尔维亚人的合法权益了呢?”
施瓦岑贝格嘴角又抽动了两下,他听出亚历山大公爵的意思了,对方是要白纸黑字见真章的,但对他来说真是不想签这么个玩意儿,毕竟口头上的东西是可以不认账的,但白纸黑字不认账的成本要高太多了!
他瞧了瞧亚历山大公爵,对方的表情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这个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只能签字。
“自然是……自然是可以的,但是……”施瓦岑贝格想了想,决定还是为自己争取一把:“但是这个协议可不可以暂时不要公布,或者干脆就是我们两国之间的秘密呢?”
婚情襲人:我的狡猾小老婆!
亚历山大公爵笑呵呵地告诉他:“秘密协定不太可取,毕竟我还必须向我国皇帝陛下交代,不过暂时不不对外公布倒是可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