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線上看-379,雪鴞:第七章(3)分享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这把旗杆状的钥匙跟付斐那串一样的钥匙有不有关联,或者存在着某种相同的意义呢?
罗菲脑海里闪过这个严肃的疑问时,神经好像受到什么强烈的刺激,有那么一瞬间感到针刺一样令他难受。
罗菲凝神盯着手中的钥匙,如果其中真有什么关联,是不是意味着付斐和袁芙芙是认识的呢?他问过付斐,是否认识袁芙芙?他说不认识。假若他撒谎了的话,说明他有着和袁芙芙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秘密是否涉及到袁芙芙的失踪呢?
想到这里,罗菲头皮一阵发麻,袁芙芙现在的情况究竟怎样呢?她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亡?这个疑问几乎每时每刻都纠结着他。
假若付斐和袁芙芙真的不认识,那么他们手中相同的钥匙存在的某种意义,是否无形中让他们有了关联?这种关联,让他们成为了不幸的人。
目前为止,全国发生了四起雪鸮勒杀案。
五年前发生的雪鸮案,警察对凶手是谁,到现在一点儿眉目也没有。
罗菲还期望着警察尽快找到雪鸮凶手,他能够从雪鸮凶手的口中,打探到袁芙芙的下落,不想警察对谁是雪鸮凶手一筹莫展。
袁芙芙失踪前,她的车窗玻璃上出现过鸟脚印,虽然不能确定是雪鸮凶手留下的,但罗菲为此一直耿耿于怀,甚至拿此作为袁芙芙失踪跟雪鸮案有关的依据。关于这点,罗菲除了跟顾云菲讨论过外,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起。媒体的人更加不能说,他们肯定会把此事拿来大作文章,宣称袁芙芙失踪跟臭名昭著的雪鸮案有关,那样记者们会写出耸人听闻的文章来,让大家更加人心惶惶。
看来,他只能凭着自己的力量,来找寻雪鸮凶手了,以此为线索,找到袁芙芙。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对谁是雪鸮凶手,他一点儿头绪也没有。
罗菲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掏出手机,给付斐打了一个电话,今晚他想去他家拜访。
付斐说,他下班后,要先去爬山运动,会晚点回家。
罗菲知道他要去郊外的明山,为了掩饰他跟踪过他,所以没有挑明,只说让他告诉他家的地址,他去他家附近等他运动回家。
付斐到是没有犹豫,告诉了他家的地址,他说他应该晚上不到9点就会回家。
深度索爱:腹黑总裁的心尖宠儿 素小音
罗菲放下电话,长吸了一口气,好像觉得刚才的电话打的有些唐突,但付斐爽快地答应了他的拜访,也算是免除了他的顾虑。
至于为什么要去付斐家里,罗菲就想看看他家中是否有使用需要旗杆状钥匙横开的锁具,顺便再次试探他是否认识袁芙芙。
当然,付斐和袁芙芙有相同的钥匙,并不意味着,他们彼此就认识,但对于这点,他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他在短时间内,在他怀疑两个有关联的人手上,看到了相同的钥匙。
罗菲翻来覆去地看了看那把铜制的旗杆钥匙,是一把新制造的,不是前人留下的古董,上面也没有使用过的迹象,这是跟付斐拥有的钥匙最大的区别。
钥匙是随意丢在化妆台的屉子里面的,说明那是一件袁芙芙不在意的东西。至于有什么样的机缘,让她有了这样一把钥匙,可能有人把其视如珍宝,当作礼物送给了她,她却随手就丢在了屉子里。依他对她喜好的了解,她是不会对这种小玩意儿感兴趣的,自然不会自己买这种钥匙,当作装饰用品,使用这种钥匙所配的锁具,更是不可能。说来说去,那把钥匙是别人送给她的可能性比较大。
难道是付斐送个她的?
罗菲马上说服自己,不能仅仅因为他们有相同的钥匙,而把他们硬生生地牵扯到一起,这会局限他的思维。可是,这种想法总是不可控制地在他脑海中闪过,让他对付斐情不自禁地产生偏见,促使他要深入地去挖掘他的内心?
……
2
付斐的住所在深圳繁华商业中心地带的写字楼中间——突兀地立起的一栋居民楼的32楼。逼仄的空间,罗菲还没有进门,就让他感受到一种压迫感。紧挨玄关的房间,既当卧室又当客厅,靠墙摆放着一张双人床,木制衣柜抵到天花板上。虽然房间也当作客厅,但几乎没放客椅的空间。
罗菲看靠窗像阳台的地方,有桌子和椅子,没等付斐招呼,就自己坐了过去,桌子上就放着一个台式电脑和一个玻璃杯,由于东西少,桌面很整洁。
紧邻阳台隔墙后面是厨房。洗手间在卧室和厨房之间的拐角处。
整个房间的摆设虽然很拥挤,但总体来说还算整齐,看得出付斐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不过,所有物品在天花灯白色光芒的照射下,显得有些苍白,没有生气。
罗菲坐在椅子上,透过玻璃,能够越过比这栋楼低的楼房,看到很远的方向。由于还不到晚上10点,到处都是灯火通明,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天空,像一个黑色的罩子,罩着夜间城市的繁华。罗菲目光所及的地方是一座山,由于距离太远,那座山,像一个庞大的大土堆,不能看清那里的林木——所带给大地的灵性。
灵性……最近这个词语总是频繁在他脑海中出现,不禁让他体会到,现在因为案子没有任何进展,不能尽快找到袁芙芙,不禁奢求充满灵性的环境,来刺激他平板的生活。
眼下,还坐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更是让他感到憋闷,这里自然不是他理想中充满灵性的环境。
这时,厨房里传出咖啡机的声音,付斐把他晾在那里,在厨房忙活了半天,终于开始磨咖啡了。所以罗菲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陷入了压抑的沉思中。
罗菲扫视房间四周,到处没有一本书,一本杂志都没有,显然付斐是一个不爱看书的人。罗菲似在做梦,突然回到现实,赶快摒弃书在脑海中的印象,到处搜索,衣柜,箱子,屉子,门上是否有铜制的挂锁,适用于旗杆状的钥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