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第684章 光環怪展示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在真实世界里,暗中主持着机械森林上的万事万物,不断加速着金属生命生长反应的,正是一段纯量子化的堆叠式记忆符号。
这符号犹如一张无形大网笼罩着整个星球,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安静地沉睡,但又客观存在,如同每一个行星系由其中的恒星决定的基本物理规则。
只要有人触发防御系统,亦或是进入生态圈的范围,被生态圈内无处不在的机械生物感知到,这张大网便会如人的意识般立刻苏醒。
这枚由堆叠式记忆符号承载着的意识流,会顷刻间穿越遥远的距离,仿佛克苏鲁之眼般注视着闯入者,并读取对方的记忆。
这股规律意识流的强度足以覆盖整个机械森林星,并主宰星球上的万物,包括物理规则,等若星球上数以千亿计的圆球核心算力的聚合体。它无比强大,且扎根于迷族的符号语言之上,又融入了鱼星人的堆叠式记忆法,更无比稳定。
所以,过去在面对单独人类个体时,机械森林星的意识流冲击如同山呼海啸,沛然莫当,未逢一败,直到众多特战队员付出极大代价,终于将一台超大当量空间撕裂发生器运送至蓝巨星附近,再消耗更加庞大的能源进行维持数周的饱和覆盖冲击后,才被物理消灭,并被人类带走始祖核心。
人类最终还是赢下了发生在机械森林星上的战争,只不过付出了巨大代价。
其根本原因在于特战队员们始终无法准确定位始祖尖锥的位置,否则的话,人类其实本可以在中距离使用穿透力极强,且很难防御的高密度轻子射线束流进行精准打击。
这是人类特战兵力与第三战线的失败之作,更是个深刻教训。所以从数年前开始,便是每一次的全军统合军事技能竞赛的重要考题。
繁星在得到足够丰富的数据后,在虚拟系统中模拟出的机械森林星非常精准详实,符号意识流本就是淬炼战士的完美试金石。
在之前的无数次模拟训练中,也从未出现过任何意外情况,直到郑峰出现。
这时候更没人想到,郑峰能吸收同化机械森林星意识流的根本原因,正在于组成他的人格的核心,本就是一个同根同源的,既融合了鱼星人的堆叠记忆法,又符合迷族符号语言逻辑,更具备人类思维风暴无限可能等一切特质的“灵魂载体”。
因为这种东西压根就不该存在于宇宙的进化史中。
这种种特质相互间本来是互为矛盾的,只是在他个人身上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又十五分钟后,郑峰带着飞虎队成员安然退出模拟任务。
他已经率队抵达了始祖尖锥之下,并轻松取走核心。
飞虎队的模拟任务当然是大功告成。
但机械森林星的意识流消失了。
核心里空无一物,变成了一堆毫无价值的无机物。
那么从某种刻板的意义上讲,飞虎队又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了。
如此状况导致评分系统迟迟未能做出反应,根源是因为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
当然,最终还是给打了满分,唯一的。
“今天的特训到此为止,你们回去后好好琢磨琢磨今天的收获,明早八点继续。”
等飞虎队众人陆续从模拟舱中走出,郑峰如此吩咐一声,转身便走。
一群孩子仰头看着他,脑子里依然充斥着挥之不去的问号。
“队长好像有点奇怪。”
李青青用脆生生的嗓音说道。
“鬼知道他怎么回事呢,神神道道的。故弄玄虚而已,连最关键的任务要点都不告诉我们,这算什么?”
埃德加·朱利安从旁边探过脑袋来,嘟嚷着说道。
莫瑞森果断附和,“没错,都这时候了,他还在藏私。我们是知道任务成功了,但究竟怎么成的,话不讲清楚,咱们这训练达不到目的吧。”
二人的尿性,飞虎队里的其他人大体都早已明白。
总之不管郑峰怎么做,他们肯定都能挑出毛病来。
但其他人却也没说什么,因为这无关紧要,都知道这憨比二人组只是死鸭子嘴硬而已。
口嗨并不影响大局。口服不服没关系,只要心服就行。
受郑峰之前的嘱托,负责数据整理等后勤工作的简·罗兰却已经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了本次模拟战役的训练报告整理,她收到了外部传输过来的大量数据。简非常惊讶,似乎外面至少有个数十万人的超大型团队在实时分析。
简说道:“这是我们的训练报告,你们都各自看一下。”
根据报告所示,飞虎队在第三次机械森林战役模拟训练中拿下了全文明第一的战果。
这当之无愧。
在之前的模拟任务中,当然也有其他人顺利带走了始祖核心。
郑峰将整颗星球以及里面的无数生长中的、成熟的核心,与其他机械生物单位统统同化了。
因此,郑峰的飞虎队从根源处改变了机械森林星战役的走向,把这里变成了一个人类流落在外的生产基地。
他将机械森林星发生的后面几次战役都给搞没了,避免了大量的牺牲。
以至于有人忍不住想,如果当初有他,那也就不用牺牲那么多人,耗费那么多资源了。
简:“虽然我们的成功无法复制,不具备普及性。但我们在进入生态圈之前的推进也获得了极高的评分。或许你们都没反应过来,在推进过程中,我们的时间加速是十二倍。”
“什么!十二倍?”
埃德加大惊。
其他人的反应也差不多。
郑峰之前并未向所有队员告知真相,他们也只是在极限压迫之下,按照自己能力的极限完成操作,现在才知道时间提速竟高达12倍,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不要惊讶,这就是事实。”简耸了耸肩,“所以这个翻倍给我们加了很多分。不仅如此,你们可以打开报告看细则,看看自己的评估指数。”
随后惊呼声便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不少人惊讶地捂住自己嘴巴。
他们在多达数百个军事技能子项后看到了一长串密密麻麻或高或低的红色字样。
每一行共有三个数字。
一个是一天前的评估指数,第二个是目前的指数,第三个则是变化比例,用百分数来表示。
红色代表上涨,绿色代表下滑,如同一千年前的股市指数。
飞虎队员们现在看到的,便是一页鲜亮夺目的红色,美妙得让小家伙们难以置信。
每个人的指数上浮比例不尽相同,不同的评估参数上涨的程度也不同。
譬如协同配合指数,整支队伍平均上浮高达179%,意味着小家伙们在短短一天之内,已经拥有了专业军人才能达到的默契配合能力。
其他诸如脑反应指数、神经稳定指数、数据分析能力等等个人基本参数的上浮比例没那么高,但平均值也有个百分之好几十。
小家伙们陷入巨大的迷惘。
之前在任务中,因为精神过于紧张,他们压根没空注意这些细节变化,完事儿之后脑子里也只有疲惫,巴不得赶紧去好好地休息,睡一觉。
这会儿看了报告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自己竟完成了一次不小的蜕变。
其实此时被震惊的远不只小家伙们,丁虎和周东来等旁观者也在暗暗咂舌。
很显然,郑峰似乎完全能克服被飞虎队员们拖后腿的窘境。
他对他身边的人展现出了极其惊人的带动能力。
他就像个“光环怪”,身上打满了各种诸如“耐久光环”、“十字军光环”、“虔诚光环”等等奇妙的能力,让靠近他的人总会在不知不觉间获得能力加成。
董山只能如此分析道:“必然是思维量子风暴干扰的作用。他就像是个缩微版的机械森林意识流,无时无刻不在对外释放着自己的‘光环’,改变着自己身边的宇宙规则。只要呆在他身边,都不可能摆脱这潜移默化的影响。这影响有两个表现方式,第一是破坏别人的命运公约印记,第二是不断强化思维活跃度,加快潜力变现的速度。除此之外,别无第二个解释。”
董山说完之后,聊天室里陷入短暂沉默。
小片刻过去后,董山又说话了,“技术分析组认可了我的结论,我的判断准确率超过95%。”
嘶!
这是丁虎在吸凉气的声音。
他非常不想承认事实。
但目前看起来就是,明明他是郑峰的教官,但搞半天,他自己却还在受郑峰的恩惠。
这就很尴尬了。
到底谁是谁的老师,竟也说不太准。
“行了,废话少说,我们去琢磨个大计划。”
那边董山又交代一句,便不见了踪迹。
丁虎并不知道董山到底要谋划个什么大事,只默默地回到自己宿舍,一边整理飞虎队在模拟任务中的操作细节,一边暗自寻思,到底要不要搬家住到郑峰隔壁去。
第二天一大早,飞虎队一行人早早来到强化模拟训练房。
与昨天的全脑链模拟训练房相比,今天的训练装备稍有变化,训练者需要站在设备里,并且要穿戴上浮空式紧身模拟训练服,以从生理上完全复刻出真实的战场姿态。
今天郑峰做主给全班人约了实战训练。
训练内容正是由飞虎队与另外一支特战队伍进行直接对抗。
“比赛规则很简单,就是我们与另一支队伍使用相同性能等级的装备,在各个不同的战场环境下进行军事对抗。虽然人与人之间交手与人与复眼军队的交手有些区别,但我们可以把对方视为伪人军团。对方也会这么看我们。我给你们设定的痛觉参数为50%,虽然不会致死,但真要被打中了,也够喝一壶。所以,你们要小心了。”
讲台上端的郑峰神情严肃,表情肃杀。
谁也不知道昨晚他身体里究竟又发生了多少变化,但很明显,只一夜过去,他成熟了很多,严厉了很多。
或许郑峰自己都并未意识到这变化,但旁观者们,尤其是一直在观察他的先哲计划核心学者们却是心知肚明。
这些学者们对此暗感担忧,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台下的马塔·尼克劳斯举起手来:“队长,按照交战规则,我们总该能提前得到一些情报的吧?我想知道我们的对手是什么人,什么队伍,便于提前制定作战方案。”
郑峰摇了摇头,“不,这次的对抗训练是按照遭遇战设定的。没有任何情报。我们自己就是第一批和敌人接触的侦查单位。”
“哦,好吧。”
马塔悻悻然收回手。
“没事,对抗不只一轮,第二轮我们不就能有情报了?”
马塔一愣,“倒也是,那我们第一轮是输定了?”
夺心总裁:辣妻狂傲如火
郑峰点头,“差不多就这意思,输定了。”
“那不可能!”台下的埃德加大喊起来,砰砰拍着胸脯,“我们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现在的我们比得上咱们第一先锋学院学院里的普通班,甚至更强!”
埃德加·朱利安的信心并非毫无来由。
任何人,在一夜蜕变之后,多少都会有些膨胀。
十五分钟后,飞虎队全员从浮空训练舱中掉落,大口大口地趴在地上狂喘粗气,脑瓜子都在嗡嗡作响。
输得太快了!
交战的准备时间为五分钟,所以飞虎队是在十分钟之前进的交战场地。
双方的出发点相距5000万公里,在限制了装甲性能的前提下,两边要发生接触,刚好需要对向飞行九分钟左右。
结果倒好,双方刚一接触,飞虎队便如同迎头撞进杀虫剂喷雾的长脚蚊子,噼里啪啦的接连被轰爆。
仅仅不足三十秒,三十人的飞虎队便只剩下郑峰一人。
对手实在太强。
明明大家装备水平大差不离,但对方就是打得更准,更先开火,阵型调整更快,装甲性能压榨得更好。
如果不是郑峰在其他人都倒下后又孤军奋战着多撑了三十秒,甚至还反杀两个,再无奈力竭倒下,那飞虎队当场就得挂零蛋,败下阵来的实际交手时间也得低于一分钟。
埃德加·朱利安身上的紧身训练服自动脱落,露出里面那张满头大汗又苍白的脸。
他抹了把汗水,“队长!这都是些什么怪物!太夸张了吧!”
郑峰咧嘴一笑,“云顶战区特战军39军特战旅第七连。我说番号你们可能不太明白,但我说外号你们肯定知道。钢铁七连。”
“什么!”
可怜的娃们当场心态就崩掉了。
不仅是现役军人,而且是精锐中的精锐。
号称全员S级,并且还有两名顶峰战士的钢铁七连。
咱们输得不冤。
等等,队长好像一个人挺了三十秒,还反杀两个?
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