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真不是神棍笔趣-第291章 打劫反被搶閲讀


我真不是神棍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神棍我真不是神棍
裂魂箭一锁定目标,就开始疯狂的抽取着我的内气,而那被锁定的剑疤放弃了遁走,转身就准备逃走。
“你跑不掉!束手吧。”我大声喊道,裂魂箭的威力我是见识过的。
当初洛可伊带着我跑了几十公里都没甩掉,最终如果不是我有空缺的魂位可以炼化它,我估计早就死在这裂魂箭之下了。
“魔族!给本宫死!”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熟悉的声音挡在了剑疤前面。
居然是凌月!!!
趁着内气还没完全被抽离,我猛的松开手,裂魂箭直接射了出去,受到裂魂箭的反噬,我张嘴就是一口内血喷了出来,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庆幸的是,我及时收手,不用被反噬的三天三夜不能运功那么严重。
凌月一出现,手中的长剑便带着强劲的内气朝着那剑疤劈了下去。
剑疤顿时一惊,慌忙抵挡,只是以凌月的实力,他那才刚长出来的双手再次被凌月的长剑砍断。
他还没有来得及后悔,裂魂箭已然撕裂的他的灵魂,射入了他的身体。
“你……”剑疤不可思议的看着凌月,然后又转头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直直的倒了下去,扬起一阵灰尘。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抬手一张,魂剑飞回我的手中。
“魂哥,你……没事吧?”穷奇快速跃了过来,然后化成人形,伸手扶着我。
凌月看了看我,皱眉问道:“你是一魂?”
我一愣,点头说道:“是,凌月师姐是如何认出我来的?”
凌月走了过来,指了指我身后不远处的赵水仙说道:“水仙在呢,这神兽又叫你魂哥,你定然是秦一魂了。”
我取下面具,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嘴里说道:“凌月师姐,好久不见,听闻你凌家重新掌控了问天宫,一魂恭喜了。”
“问天宫?您是问天宫宫主凌月?”洛可伊惊讶的问道。
赵水仙也赶紧走了过来,她微微一欠身说道:“见过凌月宫主。”
凌月笑了笑说道:“客气了,水仙。”
“凌月师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疑惑的问道。
凌月呵呵一笑说道:“巧合,我准备去一趟隐市的,结果发现这边有魔气,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碰到了你,你刚才那一箭不错啊。”
凌月的坐骑白虎突然从远处飞奔过来,看到我之后,他疑惑的问道:“怎么是你?大黄呢?”
泰拉世界见闻录
“大黄在闭关冲击六级神兽,虎兄,我这可是第一次见比主人跑的还慢的坐骑。”我笑着调侃道。
白虎一愣,无语的说道:“短跑宫主赢,长跑我赢,各有所长。”
“一魂,你这是刚从隐市出来吗?怎么会被魔族盯上的?”凌月疑惑的问道。
我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凌月听完后点了点头,嘴里说道:“对了,魔族最近有复出的迹象,而且各方情报现实,最多再过三年,魔族就会卷土重来,到时候隐界和魔族,又将是一场血战。”
“没有办法避免吗?或者说能不能阻止魔族卷土重来?”我开口问道,其实我看过先知关于我的预言书,最后的结果,又何止是血战那么简单?
凌月摇了摇头说道:“封印魔族的灵眼即将能源耗尽,这是不可避免的,只能早做准备,我这次过来隐市,主要是想要和隐市的主人商量对策,让隐市加入反魔联盟。”
“堂堂问天宫的宫主,还得亲自跑一趟的啊?”我开着玩笑说道。
凌月摊了摊手:“没办法,隐市保持中立这么多年,我如不亲自来,肯定说不动他们,对了,幽冥禁地里面的魂殿殿主叶之魂就是你吧?”
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笑着问道:“凌月师姐既然知道,还花那么多元石在暗榜追杀我呢?”
“呵呵,你的本事我清楚,谁能杀的了你呢?隐界都在传魂殿是魔族,作为一直以来镇压魔族的问天宫宫主,我也得给隐界一个交代不是么?”凌月的语气带着些许歉意。
蠻 王
白虎接话说道:“小子,主人刚坐上宫主之位,根基还不是很稳,需要做一些没有必要的政治行为,你就别那么小心眼了。”
“我只是说笑而已的,凌月师姐,请问你知不知道凌云峰在哪里?”我开口问道。
凌月一愣,疑惑的问道:“你要去凌云峰?”
我心中一喜,看来她是知道的,我赶紧说道:“我得去一趟凌云峰找紫轩婆婆。”
“紫轩婆婆?是谁?”凌月疑惑的问道。
“绝世医圣,你不知道?”
凌月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嘴里说道:“我知道凌云峰在玄门,但是我不知道凌云峰上还有一个紫轩婆婆,而且隐界很少有人知道凌云峰这个名字,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噢了一声解释道:“算是隐市的先知告诉我的。”
凌月点了点头,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巴掌大的蓝色硬皮折纸,嘴里说道:“既然碰到你了,那就顺手给你吧。”
“这是什么?”我接了过来,顺手打开看了一眼,又是一张邀请函。
上面写了邀请魂殿殿主秦一魂,参加三年一度的隐界大会,邀请方是问天宫,时间在明年九月,还有大半年。
请帖中还特意注明,为了不引起混乱,每个人最多只能带两个随行。
“怎么样?大殿主?”凌月笑呵呵的看着我,我摊了摊手说道:“没问题,我准时参加。”
“你就不怕玄门和三族的人撕了你?”凌月开着玩笑说道。
我摊了摊手,无所谓的说道:“在你的地盘我还能被撕了的话,那你这个朋友我算是白交了。”
“那好,还有个事,隐界大会为期两天,第三天正好是我的即位典礼,我希望你”
“你还没有真是即位?”我疑惑的问道。
凌月点了点头:“现在还只是代宫主,不过和宫主一样,就差个仪式而已。”
我点点头:“可以,我一定来。”
“那我就先走了,失误繁多,我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一样,已经三个月没有停歇过了。”凌月有些无奈的跨上白虎,一个药瓶丢了过来,双腿一夹说道:“疗伤的丹药,对你的右腿有好处。”
星击长空
我接过药瓶,说了声多谢,然后挥了挥手,说了声再会。
白虎载着凌月,瞬间消失在了视野中。
我从药瓶中拿出两枚丹药,分给洛可伊一枚,她也伤的不轻,而且有内伤。
丹药吃下,顿时感觉好了很多,三人快速走到剑疤的尸体面前,我魂剑一挑,一枚尸王丹落在了我手里。
尸丹被取走,剑疤的尸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洛可伊弯腰捡起他腰间的元石袋,打开看了看嘴里说道:“魂哥,你发财了。”
“嗯?看上去不怎么鼓啊。”我笑着说道,剑疤的七个炉鼎,卖了大概有六七千上品元石,就算扣掉隐市的抽成,至少还有五千,怎么这么瘪?
“极品元石六枚,上品元石也还有三四百。”洛可伊笑着把元石袋的绳子一系,直接丢了过来。
我心中一喜,接过元石袋收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剑疤这么富有,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啊。
星女传
打劫不成反被抢,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有百分百成功的生意,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
“魂哥,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返回山洞那边吗?”洛可伊开口问道。
我呵呵一笑说道:“当然,还有一个老板在等着我们,为什么不去取点钱?这次咱们暴力点。”
我心中有些欢喜,好像无意之中,找到了一条发财的门路。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