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洞螟-第七百五十節 波折與熾燃鐵屋分享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受到狱卒的注视,这让师弋倍感压力。
毕竟,这种怪物师弋也是第一次对上。
看它如山岳人一般庞大的身躯,以及型如骷髅的外表,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善茬。
并且,袁崇海他们不知用了何种手段。
这狱卒就好像看不见他们一般,只将师弋等人作为了目标。
如今受到狱卒与袁崇海等人,两方面的夹击。
对于师弋而言,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更糟了。
就在此时,狱卒率先动了起来。
只见,它手持翻腾着火焰的锯刃利斧,直接朝着师弋这里劈了过来。
师弋等人不敢怠慢,连忙各施手段快速离开了原地。
这巨斧配合上狱卒的庞大体型,发挥出了惊人的威力。
伴随着呯的一声巨响,巨斧在师弋等人原先停留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不规则的深坑。
周围的土石随着这一击向着四周飞溅,隗鸿的法华被飞溅的土石,给砸的不断抖动。
另外那名耀罗宗高阶的法华,甚至在这攻击之下出现了裂纹。
此时师弋的法华尚未恢复,这些土石打在师弋身上,发出一声声闷响。
原本师弋的身上,就有不少尚未恢复的伤口,如今变得更多了一些。
好在师弋乃是体修,如果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失了性命。
不过,由此也能看出,狱卒这怪物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一念及此,师弋马上就生出了撤离的心思。
三国枭雄们的青春期 天策真鸾
然而,师弋想走又哪里有那么容易。
陈抱一等人,可不会站在那里干看着。
就在师弋应付狱卒的档口,另一边才国一方则对林傲,还有另外一名耀罗宗高阶发起了攻击。
之前,师弋在搭救隗鸿的档口,将自己看顾的耀罗宗高阶,留在了林傲的身边。
原本师弋以为,凭借林傲的血道控制能力。
那名耀罗宗高阶,将会是一个还不错的挡箭牌。
至少向云间等才国高阶,在对林傲动手时,会下意识的收敛一些。
然而,师弋完全低估了人性。
才国等人完全没有顾及那名耀罗宗高阶修士,其中向云间更是一马当先,招招直取二人的性命。
向云间命不久矣,只要能够干掉师弋,把心协镜给拿回来。
诸 天 最 强 学院
损失掉一个半个耀罗宗高阶,又能算得了什么。
毕竟,谁的性命也不及自身重要。
只要能够干掉师弋,这种损失向云间愿意承受。
而在这近边地狱的特殊环境之下,想要杀掉师弋,并不需要直接对本人动手。
只要打破地狱的人数限制,无论师弋还是隗鸿,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要死在这里。
一念及此,向云间的攻势更加狠辣了一些。
面对四名才国圆觉境修士的夹击,胎神境修士又怎么可能撑得住。
伴随着一声惨叫,林傲身边的那名耀罗宗高阶,很快就死在了当场。
而杀死他的人,正是向云间这个耀罗宗宗主。
好在的一点是,林傲虽然在向云间等人的攻击之下,如风暴中飘摇的小舟。
但是,林傲终究不是寻常的胎神境修士。
曾经半步胎神境的超凡位阶,让她勉强撑住了敌人的一轮又一轮攻击。
不过,在敌人全力攻击之下,林傲再也无法掩藏流派。
其血道修士的身份,直接暴露在了敌人的眼前。
“哼,我说这区区胎神境女修,怎地能在我们手上强撑这么久。
原来,是早就已经沉寂的血道余孽。
血修人人得而诛之,雁国的诸位道友,还打算继续看下去么。”陈抱一适时开口,对袁崇海等人问道。
攻击林傲的,只有才国一方的人手,袁崇海等人却没有动手。
毕竟,一行七人围攻一名胎神境修士,就已经有些丢人了。
考虑到师弋有单杀圆觉境修士的战绩,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
对付其他胎神境修士,就实在有些掉价了。
正因为如此,袁崇海等人并没有对林傲动手。
而这,也是林傲能够勉力支撑的原因所在。
否则,七名圆觉境修士一拥而上,她根本连一招都撑不住。
然而,此时林傲血道修士的身份已然曝光。
在陈抱一的鼓动下,袁崇海等雁国修士,也不打算再对林傲客气了。
看到袁崇海等人不断逼近,林傲心里不禁一沉。
同时,她在心中暗叹,这具躯壳恐怕是保不住了。
面对一众强敌,就在林傲自己都不抱希望的时候。
一道巨大的黑影突然闪过,呯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之上,直接将袁崇海等人与林傲分割开来。
林傲定睛一看,那黑影并非他物,而是狱卒劈下来的巨大斧刃。
原来,师弋自己以身为饵。
勾引着狱卒发动了,这样关键的一击。
唯一让师弋感到可惜的是,袁崇海等人非常的机敏。
如果狱卒这一击能打中他们几人的话,完全可以连人带法华,直接把他们砸成肉泥。
不过,此时此刻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趁着袁崇海等人被斧刃所挡,陈抱一等人的注意力,又被狱卒吸引的档口。
师弋一脚蹬在狱卒的斧面之上,随即师弋的身形如出膛的炮弹一般。
直接横着飞入了重围之中,一把将深陷敌群的林傲给捞了出来。
当陈抱一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师弋已经带着林傲从另一侧横飞了出去。
看到师弋带着人突出重围,最气急败坏的自然是向云间了。
其人想都没想,直接朝师弋追了过来。
陈抱一等人,也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师弋见此,不由得心中一沉,才国之人穷追不舍还只是一方面的。
师弋发现,那狱卒也径直追了过来。
在那狱卒的眼中,仿佛其他人都不存在一般。
玫瑰公主de王子
它对袁崇海和陈抱一等人视而不见,只是将师弋一行人当做唯一的目标。
这种情况很不正常,肯定是敌人做了什么手脚。
不过,情况也不尽是那么糟糕。
至少,敌人无法直接控制这狱卒。
不然的话,刚刚师弋也不可能借狱卒的攻击,创造脱出重围的机会了。
虽然其中一名耀罗宗高阶身死,让师弋的队伍只剩下了四人。
但是,值得庆幸的是。
如今师弋等人身处的,乃是近边地狱的第四层。
没有五层地狱之力,四个人自然也不需要担心法华失效的问题。
最多也就是,四个人无法继续进入下一层。
当然,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出现人员损失的话,那一切就全完了。
而这也是师弋,不敢恋战的主要原因之一。
与隗鸿汇合之后,四人快速的向着一个方向逃去。
向云间等人不肯罢休,在师弋几人的身后穷追不舍。
以前就曾经提起过,胎神、圆觉两境的修士。
在飞行速度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差异。
师弋的飞行速度更快,也是因为翅膀作为肉身的一部分,可以受到肉身强度的加持。
如果单凭御空飞行,师弋也不可能超过其他高阶。
况且,一行四人。
就是师弋飞得再快,也没有什么卵用。
尤其是这叶剑林本身处处险恶,根本无法全力飞行。
如果不管不顾闷头逃窜,敌人尚未追上,可能就先一步死在落叶飞枝之下了。
为防敌人追上,师弋也只能可着劲的一路在身后播撒血液。
用鸩血催生的地狱植株,来延缓敌人的追击速度。
不过,这么做也只能延缓而已。
袁崇海他们一行七人,俱都是圆觉镜修士。
法华强度高不说,还能够自行恢复。
只要不是连续中招,他们的法华根本不会被打破。
而让师弋觉得意外的是,鸩血所催生的植物,对于那狱卒效果出奇的好。
第三层的利刃原,以及这第四层的叶剑林,都不会攻击狱卒。
这让狱卒可以毫无顾忌的,任意穿行在这些地方。
然而,鸩血所催生的植物。
可不会管这些,就算是狱卒也是照打不误。
因为狱卒身形巨大,鸩血植物的攻击都集中在了它的腿部。
在一连串的攻击之下,它那白骨一般的腿部被打得伤痕累累。
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很快就被众人给甩远了。
看到这一幕,师弋的心中略感欣慰。
不管怎么样,敌人能少一个也是好的。
然而,狱卒被称为行走的凶器,被安排在此收割人命的它,又哪里是这么好对付的。
以往被狱卒所注意到的生者,几乎无一例外,都死在了它的手上。
只见,那狱卒半跪在地上。
并用它惨白的手指,指向了师弋一行人。
下一刻,它双眼当中的火焰。
腾的一下升起,填满了它漆黑的眼眶。
心眼以及火属性螟虫的双重预警,让师弋察觉到了危险。
师弋来不及多想,大喝道:
“快闪开。”
说罢,师弋就抓着林傲的肩膀,一把就将她拉开了原地。
另一边,心血来潮也隐约让隗鸿察觉到了不对。
此时,恰听到师弋的示警。
其人也没有多做犹豫,连忙移开了当前所在的位置。
就在隗鸿、师弋、林傲三人将将闪开,一根根漆黑的铁柱拔地而起。
直接将之前三人所处的位置,围了个正着。
虽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三人避免了被困在铁屋之内。
但是,师弋的脸色却非常难看。
因为,这一次隗鸿虽然抽身出来了
但是,那名耀罗宗高阶却没有这么走运,他直接被困在了铁屋之内。
不过,师弋知道这并不能怪隗鸿。
刚刚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如果隗鸿拖着那耀罗宗高阶,两人很可能都会被困住。
就在师弋上前,想要看看能不能把这耀罗宗高阶,从铁屋之内救出来的时候。
那铁屋之内呼的一下,涌出了大量火焰。
同时那耀罗宗高阶的惨叫声,也一并从铁屋之内传了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师弋一时间手脚冰凉。
如果这名耀罗宗高阶身死的话,自己和剩下的几人,可就全都完蛋了。
就在这个时候,向云间等人也都追了上了。
其人看到那不断从内部,狂喷火焰的铁屋,不由得哈哈大笑道:
“哈哈,见识了狱卒炽燃铁屋的厉害,我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师弋之前就曾经听说过,狱卒在地狱之内不死不灭,同时还有一种名为炽燃铁屋的天赋神通。
当初提起这神通的范国高阶,无不露出惊惧之色。
就连道旗派掌门丰将羽,都在提起炽燃铁屋时,露出了一脸凝重的表情。
一旦被这神通困住,基本上可以宣告死亡了,少有人能够逃出来。
回想起此事,再加上向云间得意的笑声,师弋不禁心乱如麻。
然而,师弋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对。
被困在铁屋当中的耀罗宗高阶,虽然在惨叫之后没有了生息。
但是,师弋却发现他还没有死去。
因为其人如果死掉的话,他身上的地狱之力。
肯定会被附加在,剩下的几人身上,使得师弋等人的法华彻底失效。
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
另一边,隗鸿适时开口说道:
“不知师弋你注意到了没有,地狱的力量虽强。
但是,基本上都是以以折磨罪人为目的的。
无论寒狱还是热狱,差不多都是如此。
这狱卒身为地狱看守,也同样以折磨生魂为乐。
以它的炽燃铁屋为例,这项神通虽然强大,但以折磨为主的本质未变。
这铁屋不仅能够困束肉身,就连生魂也无法逃脱。
在地狱烈焰的灼烧之下,身处其中之人,连死去的资格都没有。
当狱卒将炽燃铁屋这项神通收回,身处其中的人会随着铁屋,一并被它收回体内。
这个时候,其中之人才会彻底死去。”
听了隗鸿的解释,师弋连忙开口问道:
“也就是说,只要赶在狱卒将这铁屋收回前把人给弄出来,就还有挽回的希望?”
隗鸿闻言,艰难的点了点头,同时说道:
“确实是这样,不过难度实在是太高了。
那狱卒如果不死,它是根本不可能解开神通的。
而它不主动解开炽燃铁屋,根本别想从外部破解……。”
师弋闻言,不等隗鸿说完,直接开口打断道:
“那我们就出手宰了它,如今我们有进无退,没有别的选择。
我不想死在这里,隗前辈你应该也如在下一样吧。”
隗鸿闻言深吸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远处的狱卒。
以及正朝着这里飞奔的敌人,缓缓地点了点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