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過水看嬌-第六百六十九章:胖胖出獄分享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当即泰山王拉着他的胳膊走出赌场……没多久功夫,两人就回到了十殿阎罗殿。
有泰山王带路,一路畅通无阻,只等两人来到一座大殿前才停下脚步。
“小乙,这里就是生死簿!”
泰山王轻轻推开眼前的大殿尘封的殿门,一股浓厚的霉尘味铺面而来。
大大小小的书架上,摆放着厚厚的书籍,竹书,甚至是石板堆积成山。
泰山王一边走一边道:“自打娘娘开辟了轮回之后,大帝创建了冥府之后,此地就是摆放历代生死簿的地方。”
说着泰山王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轻轻擦拭着上面的尘灰,掀开一页看去,上面的人早已作古。
随手一翻,甚至不乏帝王将相的名字。
千百年来不知道多少人间豪杰,自诩主宰自己的命运,殊不知从他们出生开始,命数就已经被写在了这本厚厚的书籍上。
“这么多??都是生死簿?”
丁小乙目光审视着眼前大殿里摆放的书籍,不禁神色苦涩起来,忽然感觉自己想从生死簿上下手,查找线索,纯属痴人说梦。
其实他本以为,生死簿只有一本,类似一件宝物一样,会不断更新上面的名字。
没想到……
见他满脸苦涩的神情,泰山王不禁皱眉道:“说吧,这里也没别人,你究竟是想要找什么??”
丁小乙沉默片刻,不是他不想说,而是需要组织一下语言。
随后才道:“我想要找我自己的名字。”
泰山王闻言不禁冷笑道:“嘿嘿,那你就算是白跑一趟喽。”
“为什么??”丁小乙问道。
“轮回关闭前,最后一本生死簿在大帝的手上,自轮回关闭,生死簿就没有了意义。”
泰山王解释道,至于大帝拿走了最后一本生死簿究竟要做什么,泰山王就不知道了。
“又是大帝!”丁小乙眉头皱起,怎么所有的线索到最后,绕来绕去怎么都跑到了大帝的身上,是大帝闲得慌,管的太宽了么??
“那么……如果,我是说如果,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摆脱掉生死簿,名字从此不在名单上,这些人还都是普通人的情况下。”
他试探着向泰山王询问道。
“这个嘛……”
泰山王手托着下巴思索起来:“太久远了,我……”说话间泰山王目光看向丁小乙。
准确的说是看着丁小乙把厚厚的一叠冥钞悄悄塞进他的口袋后,这才道:“办法是有的,无非是三种办法。”
“其实只要进入过轮回,生死簿上绝对会有名字,除非他能跳出生死,否则难逃命数,这是天数,但天数可瞒不可欺,所以总有些办法,能够瞒天过海。”
泰山王说出一个案例,在久远的时期,一些农村的老人过了七十岁后,就不再大操大办过寿辰,反而在生日的时候,办一场假丧。
人躺在棺材里装死,想要借此骗过鬼差,虽然这是一种陋习,也没什么鸟,但若是有高人在一旁协助,还真能瞒过一时。
但这个土法子只能用几次,毕竟地府若是对不上数,肯定还会查,到时候一查一个准。
所以这是个下策,也只有平民百姓才会用。
接着泰山王说了中策,这种办法是一些奇人异士才能做到。
例如点灯做法,向天借命。
若是天数允了他,自然会让他多上几年寿命。
若是不允,无论他做好了多少准备,做法都会被意外打断,冥冥之中自然会阻止他。
说完泰山王沉默了少许时间才道:“至于上策,已然是逆天改命之法,已经远远超出了你所说普通人的范围。”
“例如呢?”丁小乙心跳加速起来,隐隐间有种感觉,泰山王接下来说的办法,或许和自己有关联。
“若是有阴曹的某位大神,亲自出手,把已经拘走的灵魂重新带回来,助他重生,那么生死簿上的名字,自然会被划掉,从此生死簿上再无此人名字。”
泰山王所说的这个办法,完全是属于内部操作。
之所以划掉名字,正是大家所默认的一种潜规则,毕竟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纵观整个冥土,也不过屈指可数。
若是这些大神插手,他们这些小喽啰又怎么敢违逆,把名字划掉省的成为一笔烂账,只要不得罪这些大神自然没什么问题。
“这么说……”丁小乙心头一振,想起白棠口中所提及的名单,再和大帝手握生死簿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顿时他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如果一共有十三个人的名字是不再生死簿上,那么大帝肯定知道,甚至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大帝故意在凑够十三个人?
总裁
这个想法让他自己都下了一大跳,连连摇头将这个想法暂时压在心里。
“走吧,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泰山王见他不语,便开口催促起来,虽然这里的生死簿都已经算是作废了,但这里依旧是冥府重地,丁小乙现在的官位,还远远不能进入这里,带他进来这件事若是让甶孑知道,少不了要让他们脱层皮。
与泰山王一起走出大殿后,丁小乙拿起电话在群里询问了一下,关于胖胖的事情是否有新进展。
但并没有得到回复,直到大概两个小时之后,丁小乙都快走到柴蓉家门前的时候,群里才有了新的消息。
廖秋才发了一张图片在群里。
只见以荼荼为首,蔡郁垒、赵文和,王真人、张衡、杨云、周乞、稽康,除了已经离开冥府的杜子仁之外,五方鬼帝都已经到齐了。
就连一向很少出门的赵文和都赶了过来,荼荼手中举着一盏明灯,那是由丁小乙凑够的功德所点燃的功德灯。
按照规矩,就算是胖胖犯下再大的罪过,十万功德点燃的明灯,也足以让大帝法外开恩,更何况还有五方鬼帝,数位阴曹重神亲临作保。
但从丁小乙把自己的官印交出去到现在,大帝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还在跪着呢,大帝压根就不出来,这地方冷的让人直哆嗦,不知道大帝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
群里廖秋小心吐槽起来。
其实按照他的级别来说,这件事和他没什么关系,但谁让他手握重兵,权柄等同一方鬼帝,不来也要来,而且来了之后还要跪在最后面去。
这种感觉,简直就有是小媳妇见婆婆一点牌面都没有。
“大帝真的能同意么??”
丁小乙对此深表怀疑,因为胖胖之所以被大帝镇压,绝不是因为着点芝麻大的小事,若是真的按照他的罪名,就凭幽冥教主四个字,就足以抵消。
真正导致胖胖被镇压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孟婆的旧地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如果他被放出来,这个秘密岂不是再也藏不住了么?
这个道理相信糟老头他们都清楚,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也由不得他们不冒险尝试。
若是大帝真的铁了心要把胖胖镇压到底,那到时候就算是把事情推向极端的方向,糟老头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
幽山上的雪越下越大,亘古不化的冰川,让这里冷的荼荼他们都觉得骨头缝都在阵阵做疼。
廖秋被冻的直打哆嗦,大鼻涕都冒出来了,拿出一张冥钞擦了擦鼻涕,随手丢在一旁,心里后悔没多带点纸巾来。
就在这时候,紧闭不动的大门,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令雪地中的众人纷纷抬起头望去。
“嗡……”
禁宫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道缝隙,只见霍都冷着脸从大门内走出来,默然的目光,仿佛就像是一尊冰冷的雕像一样。
“传帝谕,幽冥教主地藏,妄动嗔念,擅闯城禁,本是罪不可恕,但念及众生之宏愿,今五方鬼帝作保,特赦之,但限期三日内离开冥土,此生无诏不得踏足冥土一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