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笔趣-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引領思路熱推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引领思路
年轻点的是范祖禹,就是苏轼戏弄完人后不准人家去告状的那个“范十三”。
蜀中华阳范家三代,范镇、范祖禹、以及范祖禹的长子范冲,都是治史的名家,后世合称为“三范”。
不过现在范冲年纪还小,尚在蜀中读书。
气质华美的中年官员则是钱勰,吴越武肃王六世孙,丰神俊朗,和苏轼交情极好。
神宗制定官制的时候,钱勰在居丧。赵顼在左司郎中那个格子里亲自写上钱勰的名字,告诉王珪:“等到钱勰终制那天,便授之此职。”
高丽连接死了几个国王,赵顼指明要钱勰作为凭吊使节,在钱勰入对的时候说道:“高丽好文,又重士大夫家世,只有你最合适。”
钱勰说道:“那臣求吕端故事以行,凡馈饩非以往制度说规定的,皆不接受。”
那次出使非常成功,钱大帅哥的风采比之前的蔡卞、邵伯温更胜一筹,倾倒高丽。
回程的时候,王熙和傅贤妃遣使臣追到獐子岛,要送给钱勰四千两金银器。钱勰问使节:“在馆时既辞之矣,今何为者?”
高丽官员哭道:“吾王仰慕风采,来前说了,如贵使不受,归则死。且左番使臣都已经接受,钱公你就可怜可怜我,收下吧。”
钱勰依旧拒绝:“左右番各有职任,我只讲制度。制度如此,汝可死,吾不可受。”
吕公著本来引钱勰入馆做翰林的,但是苏油上书,吕大防做了门下侍郎,开封府尹空缺,不妨让钱勰做开封府尹。
开封府的制度条例经过苏油、冯京、蔡京三次大调整,已经非常完善,主要就是一个吏治问题和遵守制度的问题。
高滔滔同意,让钱勰以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
钱勰精敏异常,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他,“剖决甚闲暇,杂以谈笑诨语。而每一顾问,胥吏皆股栗不能对。”
有老吏畏其精敏,欲困以事,导人诉牒至七百封,然后一次性交到钱勰那里。
钱勰随即剖决,直如庞统一般,半天处理完毕。
其中有几封不中理者,钱勰将卷宗退还,告诉老吏这几封驳回,以后不得再进。
过了一个月,听讼时一人又至,钱勰将老吏召来:“吾固戒汝矣,安得欺我?”
老吏道:“没有啊,之前没有报上来过啊……”
钱勰说道:“这件案子之前你是怎么怎么说的,我当时是怎么怎么驳回的,而且我还在卷宗里边某个地方加了某字。”
说罢将卷宗打开,翻到其中一页,果然。
从此开封府再无一个胥吏敢在钱勰面前跳,全都老实办差。
一日因决一大滞狱,内外称之,认为最近几届开封府尹里边,钱勰吏能为第一。
苏轼听说之后不服气,我家小幺叔才是第一!
于是趁钱勰还在料理公事的时候跑去捣蛋,说京外某某给我写信,还特意问候了你,我做了两首诗,你是不是也陪和一下,我这就一起寄出去。
钱勰一边陪大苏聊天,一边签署公事,一边应答教训胥吏,一边构思诗歌,不一会抽出一张纸,唰唰写下两首诗,对苏轼说道:“诗歌已经得了,子瞻帮我一起寄吧,顺便也替我问候某某。”
苏轼都不得不服,大为惊叹:“众人推许穆父尹京为近时第一。我还替小幺叔不平,今日才知什么叫电扫庭讼,响答诗筒,却真近所未见之霹雳手也。”
钱勰哈哈一笑:“安能霹雳手,仅免葫芦蹄耳。”
近身特工 雨上寒烟
葫芦蹄谐音“糊涂提”,糊涂断案的意思。
蔡卞也在群官当中,将钱勰拉到一边,低声说道:“‘鞅鞅非少主之臣,悻悻无大臣之操’。公知子厚不可撩拨,何故元丰末年诋之如是?”
章惇当年以门下侍郎出知汝州。当时钱勰还是中书舍人,诰词里有这一句,让章惇非常气愤。
钱勰自己都觉得自己写得有些过了,愀然道:“我当时真是给鬼劈了口了。”
蔡卞责备道:“那这次子厚告哀,怎么你制词里又有不当?”
老钱这会儿都快后悔死了,想了半天:“或许……那鬼又来了一趟?”
两人正说到这里,却突然发现席上异常安静,扭头一看,却见众人都在苦苦思索的样子。
两人回到席上,范祖禹问道:“怎么都做起闷葫芦来了?”
刘奉世皱着眉头:“黄鲁直刚刚出了个酒令,一时难住所有人——虱去乙为䖝,添几却是风,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
钱勰说道:“这又有何难?”
等到再一凝神:“咦?却是真难……”
却听亭外一声朗笑:“有何难哉——江去水为工,添丝却是红,红旗开向日,白马骤迎风。”
另有一个声音也笑道:“我也有了,二去一为单,添二即成三,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哈哈哈哈……”
之前的那个声音顿时大为不满,讥笑道:“小幺叔精于数算,这不成了打算盘……”
突然又反应过来:“等下!你这摆明了就是讥刺于我。”
重生之校花十八岁
这娃刚从外头进京,这才一年又要被丢去中牟,可不是前罪才清,又得后罪?
那年轻的声音哈哈一笑:“这不是怕你骄傲吗?不打算盘也行,嗯……去千舌作口,得天方是吴,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你……你还是语带讥刺……”
这一回的前两句,却又有讽议他要少动舌头,也有嘲笑他这次幸得高滔滔英明庇佑,“得天方事无”。
众人轰然叫好,一起起身迎接,却是苏轼和苏油到了。
大家都是来给苏轼送行的,这次虽然苏轼受了委屈,但是其实底层原因还是理学和程学之争。
用大苏离京六十里,提举京师大学堂,换程颐退回洛阳,守西京国子监,苏油觉得还是非常划得来。
而且苏轼最适合干的工作,目前来说,其实也是这个。
虽然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苏油都没有一丁点的动作,干净得一塌糊涂,但是很明显,这是一次理学狙击程学,改良派抵御保守派占领的台谏,并且反击成功的大事件。
就跟程颐从头到尾也没有出头,最后照样被出外洛阳一样,苏油作为理学一派的帅旗,作为改良派的领袖,理所当然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洗清了御史台,换上了苏元贞主事,抵在首相背心上的匕首,算是被去掉了。
契約 婚姻 小說
苏油和苏元贞几乎同龄,苏元贞先后受教于大苏、苏油、范先生和唐淹,可这次事件中表现出一副公事公办,丝毫不讲个人感情的态度,将“台谏风骨”拿捏得死死的。
证实诬告后,大苏本来可以不遭殃,但是却被苏元贞揪着不放,深挖根源,最终同样吃了挂落。
这就明白了,苏元贞出身外族,不可能投靠任何一方政治势力,只能选择做皇帝的“孤臣”。
至少朝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官员是这样理解的。
钱勰笑道:“素闻司徒不以急智见长,如今看来,传闻断不可信也。”
苏油跟钱勰拱手笑道:“列位就是诗做得太多,而这个酒令又很不符合作诗的套路,平日里也不会有人去会注意,故而一时半会都想不到那里。”
“两句唐诗,得首字与尾字合韵,然后拆添文字做成前两句即可。”
在座的都是聪明到极点的人物,窗户纸一捅破,秦观首先就对了出来:“钥去金为月,月入门得閒,閒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刘奉世也合掌:“却提醒我了——研去石为开,加八即成并,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
出酒令的坑货黄庭坚笑道:“司徒固非以文字快捷见长,然最善开导启发,引领思路,此亦不虚也!”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