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帝霸 txt-第4269章小酒館相伴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沙漠,一片无垠的沙漠,黄沙滚滚,热浪如潮,一股又一股的热浪扑面而来的时候,让人感觉自己如同被烤焦一样。
在这样的沙漠里,看不到尽头的乃是黄沙,似乎,在这里,除了黄沙之外,就是热风了,在这里可谓是鸟不拉屎。
这样毫无人烟的沙漠之中,不应该看到有任何东西才对,除了黄沙之外,就是连一根黄毛草都没有。
但是,就在这样的沙漠之中,却偏偏出现了一间小酒馆,没错,就是一家小小的酒馆。
这家小酒馆很小,整个小酒馆一看就知道是用木板搭成的,而且搭得很随便很简陋的感觉,似乎整个小酒馆就是用三五块的木板随便钉了起来,就可以使用了。
整个小酒馆也没有几张桌子,也就是随便摆了两张小木桌,而且这两张小木桌看起来是很陈旧了,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了,木桌已经是发黑,但是,不是那么油亮的乌黑。
而是被风吹日晒之下的一种干枯灰黑,看起来这样的木桌根本就不能承受一点点重量一样。
而且随便三五横摆的板凳也是如此,好像一坐上去,就会啪的一声断裂。
在这样的小酒馆之外,挂着一面布幡,布幡上绣着一个“海”字,但是这个海字已经是太陈旧了,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代,不知道有多少岁月了,看起来都快模糊不清了,而且这样的一个“海”字,乃是十分古老的字体,一般的人根本就是认不出来,只能看到一个横糊的字体罢了。
这样的一面布幡在风吹日晒之下,也有些破烂了,好像是一阵猛风吹过来,就能把它撕得粉碎一样。
这样的一个小酒馆,当沙漠的强风吹过来的时候,会发出“吱、吱、吱”的响起,好像整个小酒馆会随时被狂风吹得散架。
就在这样的一个小酒馆之内,卷缩着一个人,他既是小酒馆的老板,也是小酒馆的店小二。
这个卷缩着的老板,乃是一个老人,看起来白发苍苍,但是,不是那么鹤白的白发,而是一种灰白,就好像是经历了无数生活打磨、和无数不如意生活的老人一样,灰白的头发好像是宣示着它的不如意一般,给人一种干枯无力之感。
皱纹爬上了老的有脸庞,看起来岁月在他的脸上已经是打磨下了无数的痕迹,就是这样的一个老人,他卷缩着小酒馆的角落里,昏昏欲睡的模样,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没有了气息。
这样的一个老人,但,他却偏偏有一双很好看的眉毛,他的眉毛犹如出鞘神剑,似乎给人一种神采飞扬的感觉。
一看他的眉毛,好像让人觉得,在年轻之时,这个老人也是一位神采飞扬的英雄俊杰,说不定是一个美男子,英俊无双。
尽管是如此,这样的一个老人卷缩在那里,让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去注意的地方。
这样的小酒馆,开在沙漠之中,那怕是没有任何客人了,但是,这个老人也一点都不关心,整个人卷缩在那里,那怕那怕一千百年没有卖出一碗酒,他也一点都不在乎。
这样的一幕,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在这样的沙漠之中,开一家小酒馆,这样的人不是疯了吗?在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只怕一百年都卖不出一碗酒。
但是,就是在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却偏偏有着这样的小酒馆,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当然,那怕再危险的地方,那怕是再鸟不拉屎的地方,在这里依然有修士的到来。
毕竟,天下修士那么多,而且,许多修士强者相对于凡人来说,乃是遁天入地,出入沙漠,也是常有之事。
所以,偶有门派的弟子出现在这沙漠之时,看到这样的小酒馆也不由为之好奇。
有一个门派的十几个弟子老少皆有,正好来这沙漠寻药,当他们一看到这样的小酒馆之时,也惊奇无比。
“真的奇了,这样的鬼地方还有酒馆,喝一杯去。”这个门派的弟子看到小酒馆也不由啧啧称奇,立即坐进了小酒馆。
“老板,给我们都上一碗酒。”带着猎奇的心理,这群修士对卷缩在角落里的老人大叫一声。
但是,这位老板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是卷缩在这个角落里,对于这群修士的喝叫声充耳不闻。
“听到没有,老头,给我们上一碗酒。”连叫了好几次之后,这个老人都没有反应,这就让其中一位弟子着急了,大喝一声。
但是,老人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叫喝声。
“会不会死了?”另有弟子见老人没有任何反应,都不由嘀咕地说道。
年长经验丰富的长辈看着老人,轻轻摇了摇头。
就在这群修士强者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卷缩在角落里的老人这才慢吞吞地抬起头来,看了看在场的修士强者。
这个老头抬起头来,睁开双眼,一双眼清浑浊不清,看看起来是毫无神采,似乎就是行将就木的垂死之人,说不好听的,活得了今天,也不一定能活得过明天,这样的一个老人,好像随时都会死去一样。
“给我们都上一碗酒。”年长的修士强者倒没有那么急躁,吩咐一声。
听到修士强者吩咐之后,这个老人这才慢吞吞地从另一个角落里抱起一坛酒来,然后一个一个海碗摆在大家的面前。
一看这海碗,也不知道是多久洗过了,上面都快沾满了灰尘了,但是,老人也不管,也懒得去清洗,而且这样的一个个海碗,边沿还有一个又一个的缺口,好像是这样的海碗是老人的祖宗八代传下来的一样。
老人却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海碗有什么问题,慢吞吞地把酒给倒上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就让不少修士弟子直皱眉头,虽然说,对于许多修士强者来说,不一定是金衣玉食,但是,这样的简陋,那还真的让他们有些膈应。
当酒满上之后,也有弟子不讲究,一举碗就饮。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酒,这是马尿吗?”一喝之下,有弟子立即吐了出来,大叫一声,这只怕是他们一辈子喝过最难喝的酒了。
“呸,呸,呸,这样的酒是人喝的吗?”其他弟子都纷纷吐槽,十分的不爽。
但是,老头不为所动,好像根本不在乎顾客满不满意一样,不满意也就这样。
“老头,有其他的好酒吗?给我们换一坛。”有弟子不爽,就对老人大叫地说道。
老人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没。”就只有这么一个字,惜字如金。
老人这样的态度,也让一些弟子心里面恼火,他们是来喝酒的,但是,老人这个模样,你爱喝不喝,更要命的是,他的酒是特别的难喝。
重生之夺宫 潇冰
“你这不是酒馆吗?难道卖得是马尿。”有弟子就忍不住发火了。
但是,老人却是孰视无睹,好像与他无关一样,不管顾客怎么样愤怒,他也一点反应都没有,给人一种麻木不仁的感觉。
“算了,算了,走吧。”也有师兄不愿意与一个这样的凡夫俗子计较,就要付钱,说道:“要多少钱。”
“五万——”在这个时候,老头总算是有反应了,慢吞吞地伸出手指来。
“五万精璧——”一听到老头这样的动作,在场立即有弟子像杀鸡一样尖叫一声,说道:“这样的马尿,你也敢收五万,你是抢钱吗?”
但是,老人好像没有任何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态,就是伸出手,瞧他模样,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得付这五万一样。
“你这是黑店,五万精璧,开什么玩笑。”另一个弟子怒得跳了起来,说道:“五个铜板都不值得。”
但是,老头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是麻木的神态,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这些修士强者的抱怨一般。
“罢了,罢了,付了。”但是,最终年长的长辈还是如实地付了酒钱,带着弟子离开了。
“师叔,为什么要付给他。”离开小酒馆一样,有弟子依然忍不住嘀咕。
这位长辈回头看了一眼小酒馆,说道:“在这样的地方,鸟不拉屎,满天沙漠,开了这么一家酒馆,你认为他是神经病吗?”
这样的话一问,弟子们也都搭不出来。
如果说,谁要在沙漠之中搭一个小酒馆,靠卖酒为生,那一定会让所有人以为是神经病,在这样的破地方,不要说是做买卖,只怕连自己都会被饿死。
但是,这个老头不像是一个神经病,却偏偏在这里开了一家小酒馆。
“如果不是神经病,那就是一个怪人。”这位长辈徐徐地说道:“一个怪人,绝对不是什么信男善女,出门在外,不惹为妙。”
听到长辈这样的说法,不少弟子也都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头。
“那他为什么非要在这沙漠里开一个小酒馆?”有弟子就不明白了,忍不住问道。
“奇人奇人,又焉是我们能去理解的。”最后,这位长辈只能如此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