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醫凌然笔趣-第1324章 我參觀我自己閲讀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膝盖磨损的很厉害。”凌然拿到核磁共振的片子,自己就读了。
折尽长安柳 倾颜曼
武院长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自我解嘲的笑笑,道:“以前拍了核磁共振,总也要等上一半个小时的,你这边倒快了。”
“没影像科的来掺合,肯定就快了嘛。”左慈典先应了一声,免得凌然无意识的放出一个重嘲讽。
武院长则是看了一眼左慈典,道:“和影像科合不来了?”
枕上的月光
“核磁共振还是有点赚钱的。”左慈典呵呵的笑两声。急诊中心现在有自己的核磁共振机,移动CT机,床边X光机,其实已经把影像科的业务给覆盖了,也就是使用的人不是很多,云医总体上的拍片需求又极其巨大,才没有造成真正的冲突,不过,只看劫走的部分的话,也是劫的够多了。
武院长深知医院内的情景,笑道:“还好凌然能读磁共振片。”
“而且,我们凌医生读磁共振片的能力是昌西省数一数二的。”左慈典帮忙吹牛向来不遗余力,且道:“现在影像读片读的不好,是要被我们凌医生骂的,所以,他们不高兴还得憋着。”
武院长愣了一下,再想想那场景,竟是笑了出来。
急诊科的医生逮着影像科的医生,骂他们磁共振片读的不好,这种事儿,怕是许多医生的梦想了。
“仔细想想,挺为你们的影像科心疼的。”武院长换了个角度说这话,引来众人的一片笑声。
越是高等级的医院,技术碾压的威力就越大。
许多低端医院里面,病情或者治疗方案都是模糊不清的,灰色的领域太多,以至于医生怎么做都不至于错。
但在三甲医院,尤其是云医这种高等级的三甲医院里面,明确的诊疗方案或者判断标准一旦建立,想用语言来回避问题的医生就很难捱了。
同样是核磁共振的判断,若是下级医院,甭管业务科室的医生读不读的懂,也不敢斩钉截铁的跟影像科的医生对抗,因为他不懂的地方肯定还有很多。
但在云医这种医院里面,读片到了凌然这个水平,他看出问题了,随时有能力给影像科的医生重新上一节课,若是选择一个大庭广众的地点和时期,轻易就能让普通医生怀疑人生了。
可惜,凌然反而并不从中获得享受,他抖了抖手里的影像片,只问道:“做手术吗?”
武院长“唔”了一声,有些迟疑:“你是什么建议?”
“做手术或者保守治疗都不可能恢复如初了。”凌然做出深思的表情,道:“手术可以解决眼前的一些矛盾,例如膝盖积水和疼痛的问题,但风险也是有的……”
“凌医生,您有时间给做手术吗?”左慈典找了个机会,插话进来。
武院长既然过来了,其实基本已经做好了要做手术的准备,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看凌然有没有时间和精力给做手术。
凌然反而看向左慈典:“我有空挡吗?”
“您下一台手术预定的是一个小时以后。”左慈典自然是给安排好了的。
凌然自然而然的点点头,就看向武院长,道:“要不,现在做手术?”
“呃……有点突然……好吧。”武院长考虑了三秒钟,也就做出了决定。
仙 王 的 日常 生活 小说
他这个膝盖疼了有阵子了,他也是一直犹豫该怎么处理。
别看医生掌握着相应的专业技能,但在自己或家人生病的时候,医生的许多犹豫不决与普通人是一样一样的。
同样的,凌然这种超专业级的医生,对于得病了的医生来说,一样是能带来许多信心的。
凌然日常经常做的膝关节手术,相对于武院长的症状来说,通常都是要更严重的。尤其是给各种运动员做的手术,在各方面的指标都奇,当武院长想到这些的时候,基本也就安心下来了。
“您家里人一会就过来了,咱们先做些术前准备哈。”左慈典牵着武院长去洗漱输液了。
武院长浑身紧绷着,皱眉道:“你不要喊他们嘛,等手术结束再通知也是一样的。现在人都有自己的一摊子事要忙……”
“都已经过来了。”左慈典笑笑,没把武院长的推脱当真。特需楼里多的是这样的病人,而且,通常越是体谅别人,越是不让亲朋好友,门生故吏来看自己的人,来访的客人就越多。
左慈典全程陪同武院长,不一会儿,就将他给端上了凌然的手术台。
重塑人生三十年
做了一天心脏和肝脏手术的凌然,也挺喜欢日间手术室的小插曲的。
如果将心脏或肝脏部位的手术,看做是一桌精心准备的大餐,随便划拉出一半个小时,就能做一台甚至两台手术的日间手术,就像是小吃。
大餐固然美妙,但预先的准备,繁复的过程,则是既有享受之处,也有琐碎之处,而且,大餐是期待感多于惊喜感的。
日间手术则不同,外科医生手举利器杀入手术室的时候,很可能只是看了一眼手术的名字,剩下的一切,都像是小吃街里的小吃一样,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同样的膝关节镜手术,既有可能看到烂成抹布的半月板,也有可能看到磨成搓衣板的骨质,一如臭豆腐,有的又臭又好吃,有的好吃而微臭,有的又难吃又臭……
“麻吧。”凌然举着手,眯着眼,态度轻松而期待的望着武院长的膝盖。
匆匆而来的苏嘉福一边挤管子,一边低声吐槽:“凌医生好像在开盲盒似的。”
“忙什么?”武院长奇怪的看过来。
苏嘉福连忙解释:“盲盒。一种比较新鲜的销售模式……”
“买了就很忙的盒子。”左慈典打断苏嘉福的叙述,再对武院长笑笑,道:“现在年轻人的玩意,和手术没关系。”
“恩,看着怎么样?”武院长的膝盖刚刚被管子戳进去,一瞬间就只顾得上关心自己的身体了。
“把屏幕转过去些给武院长看。”凌然让了一点点的位置出来,接着继续抬头做手术。
武院长也是抬头看手术。
他观看手术视频的时候也多了,但是自己的手术自己现场参观,顿时有种特别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好像自己用左手给自己按摩……叉腰肌,有点酸爽,又总觉得不够用力。
散布在手术室各角落里的小医生们则全都围拢了上来,眼睛盯着屏幕看。
“现在的孩子可真幸福啊。”武院长一阵感慨:“我们那时候,拉钩就要三四年,哪里有机会直接从电视里看到高手的操作。”
开腹操作时的拉钩员,基本是看不到腹腔或宫腔内的情景的,可以说,许多小医生拉钩一两年,就是纯粹的拉钩,感受手术室的气氛了,技术的提高往往还要退后。
唯一能够完整的看到手术流程的,通常只有一助,甚至在某些手术里,一助都看不清主刀的操作。
但在腹腔镜时代,医生培养就变的容易起来。甚至可以说,腔镜技术不仅仅是改变了手术本身,它还改变了手术医生的培养模式。
现在,即使是未参与手术者,也可以看到主刀医生在腹腔镜下的操作。可以看到他对病变组织的处理,看到他对解剖结构的认识,看到他对突发情况的处置,这样的经验,对于外科医生的传承来说,方便了不止亿点。
而武院长也看着自己的膝关节组织,从乱絮状变的整齐起来。
“我看以后,让每个学生捐一种病,当场由老师给做了,几年下来,学生们的实践问题就不愁喽。”武院长半开玩笑的感慨。
凌然听的眼前一亮:“还可以这样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