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蓋世-第一千九十五章 壓抑戰場鑒賞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混乱的局面,令虞渊心神倍感压抑。
他斟酌了一下,突然弃下那把妖刀,以天魂御动着,让妖刀“血狱”在一些较弱的变异魔怪中随意杀戮。
琳 達 霍 華
其天魂,和妖刀的连系存在着,帮助妖刀筛选目标。
错落光华菲与翔
他自己则飞入煞魔鼎,站立在鼎口,并接引这一世的姑奶奶虞瑛,也踏入鼎中,再让大鼎缓缓向高空而去。
不多时,大鼎便和“毁灭堡垒”持平。
陈青凰和他两人,隔空相望,随后又一起有默契地低头,去俯瞰千鸟界的大地。
他的小萌猫
将近一半的千鸟界境域,被极寒黑暗覆盖,剩下的大地,还有空中,充斥着各族族人,人间的修行者,加变异魔怪、阴尸,还有修罗族的战士。
每一处都在进行着惨烈的战斗,每一刻,都有生灵死亡。
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虞渊观察着战场,看着眼前的局面,注意到通天商会的黎会长,只是不断地下达命令,让众人朝着远离“死亡巢穴”的区域撤退,却没有想着打破界壁,率领众人离开。
晶莹如冰的界壁,寒气森森,的确坚固。
不过,虞渊并不觉得此界壁,能束缚黎会长,周游,钟离大磐般的强者。
界壁更多能起到的作用,是限制七级和八级血脉的异族,阳神级别的修行者。
从现在的局势看,要不了太久,由暗域涌入的黑暗寒能,便会淹没整个千鸟界的天与地。
到那时,暗域修罗的战力,会被提升到极致!
相应的,处于暗域寒能中的其他族群,战力还会被削弱一大截。
此消彼长之下,留在千鸟界的各族族人,兴许还不够来袭的暗域修罗杀的,再加上不太受暗域寒能影响的变异魔怪,众多的阴尸……
“黎会长,一点也不慌乱。”
忽然间,从旁边的“毁灭堡垒”中,响起了陈青凰的声音,她在虞渊愕然时,纤纤玉手一拽。
煞魔鼎骤然落入堡垒。
心有疑惑的虞渊,离开了煞魔鼎,站在她身旁,和安梓晴,罗玥、艾莲娜等人点了点头,也悄悄注意起黎会长。
黎会长人在半空中,负手而立,不断发号指令。
他在指挥各族的族人,往什么方向撤离,并安排钟离大磐,绿柳等人辅助,让贝鲁等异族强者,依照他的指引,有序地撤离。
黎会长神色从容,语气平缓,每一句话都仿佛有着安抚人心的魔力。
明明有不少来客,已死在千鸟界,被修罗和魔怪残害,可那些听到他声音者,居然本能地认为,定然有转机出现。
虞渊看了一会,也觉得奇怪。
“他在等待着什么。”
安梓晴注意了好久,同样瞧出了端倪,有了自己的揣测,“我隐隐感觉出,黎会长和神魂宗,该是在谋划什么。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修罗王,大魔神格雷克,还有溟沌鲲的明牌,看到的是他们的出招。”
“神魂宗和通天商会,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展现任何力量。”
“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这些血神教的下一任教主,亭亭玉立地,站到了虞渊和陈青凰旁,一双宝石般剔透的眼眸,闪耀着摄人心魄的光芒,“我看到了界外,有一片无垠的血色海洋,该是大魔神格雷克营造出来。”
这话一出,虞渊不自禁地,凝望着晶莹界壁。
可什么也没瞧见。
“不止是一片血色海洋,还有溟沌鲲,已现出了真身。”陈青凰轻轻点头,白如玉的手掌心,拍向“毁灭堡垒”的一层能量界面。
一面,如能照耀到星河之外异景的光盾,凭空凝结出来。
里头,果然有一片广袤的血色海洋,正缓缓向千鸟界而来。
那血色海洋,只是从光盾内去看,虞渊都觉惊心动魄,自己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也生出被压制,将会被吞没的恐惧。
想都不用想,他就知道那片血色海洋内,定然有着大魔神格雷克。
还有一座,格雷克生而具之的,和他体内那座类似的“生命祭坛”!
“再看这。”
陈青凰一截青葱般的指头,点向光盾另一处,虞渊聚目一看,发现内部场景骤变,现出一只超出他想象极限的巨鱼。
此巨鱼,他在星烬海域有幸见过,正是溟沌鲲的巨兽原始形态。
而现在,光盾中的巨鱼,居然比千鸟界都略大一截,似乎那巨鱼张开口,用力一吸,能够将偌大一个千鸟界,直接吞入腹中。
“这,这就是溟沌鲲的真身吗?”
艾莲娜,温露,还有铜老钱等人,在后面远远看了一下,全满脸震惊。
“还不是溟沌鲲的最强形态。”得了不死鸟传承的青鸾女皇,深吸一口气,以充满了忌惮的语气,说道:“在我炼化的,部分来源于不死鸟古老记忆中,溟沌鲲的最强形态,比千鸟界要大五倍左右。”
“在浑沌虚无的最初,星空巨兽的战力,往往和体型挂钩。”
“这说明,即使脱离了星烬海域的封禁,冲入了外域星河,溟沌鲲还是没有能够,将失去的力量全部恢复回来。”
她指头一弹,眼前的光盾消失,所有画面不见。
虞渊脸色深沉,暗暗思量。
时间在迅速流逝,从“死亡巢穴”涌入的暗域寒能,渐渐地,占据了千鸟界将近三分之二的地界领土。
很多异族的权贵,强者,已在不知不觉间死亡。
虞渊本想对付的森林之子肯纳德,被几个暗域修罗联手击杀,他的守护者赛尔特,被众多变异魔怪和阴尸围杀,同为暗灵族长老的米娅,因为君宸的搭救,才安然退出那片森林。
慢慢地,太多太多的变异魔怪,阴尸,修罗战士,即使在暗域寒能之外,也占据了绝对上风。
出奇地是,“死亡巢穴”所在的位置,浓郁的黑暗未淹没天空。
虚空灵魅一族的大长老费雪,踩着开天神石,虔诚地跪伏下来,垂着头,还在呢喃着,咏唱着众人听不懂的语言。
她脚下,无边的神光,如涟漪般向外扩散。
她那架势,像是在借助开天神石的力量,在开辟一个新的世界。
“你的东西,被她拿着玩,是一种什么感受?”
李世民 武則天
鬼王天藏忽然在“毁灭堡垒”外的空中浮现,他已祭出蓝魔族的“血灵祭坛”,高大的魔躯,由冥都的躯身炼化而成,祭坛下面的“混浊魔胎”内,涌动着让人简直想要吐血的混乱异能。
他笑呵呵的,浑然不知大难临头,又道:“那老太婆戏弄了你,你就不生气?”
“我不想深入到那片黑暗,不想冒险,也就拿不回斩龙台。”虞渊不耐地说道。
“有人,托我和你说一句话。”天藏微笑道。
“什么话?”虞渊皱眉。
下一刻,他就看到天藏嘴唇蠕动,却没有声音发出。
直达他灵魂的声音,因此而传来,“他说,连诸天星河的神灵,也休想从你手中,将斩龙台夺走。”
这句话,如九天玄雷在虞渊的识海小天地,轰隆隆地震动起来。
烙印在阴神内的,一点记忆光烁,似被强行炸裂开来。
有一股尘封千万年的悠远气息,似乎想要从他阴神内,构筑出完整的巨大虚魂形态,完成某种意义上的复苏。
噗!
跪伏在开天神石上的费雪,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莫名地昏死过去。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