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你跑不過我吧-第903章 人沒了相伴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焦四”有些傻眼。
傻子他见过,但这么虎的他还真没见过。
这是什么地方?焦四的老窝啊!这庄园内,至少有上百的武装力量,你觉得你凭着一把手枪就能全部干翻?
没错,这家伙枪法确实好,但绝对不会有人认为凭着一支手枪,就能扫平整个焦氏庄园。
哪怕地上还有许多的冲锋枪也不管用。
虽说这个会客厅只有一道门,拿着一支枪守在门后面确实有几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可能,但这仅仅是可能而已。
首先,这会客厅并不如肉眼所看到的那般结实,用重狙肯定是能打穿的。
更何况,焦氏庄园内所拥有的最强火力可不仅仅是重狙,还有手雷、火箭弹什么的,所以这周围的墙,比纸糊的好不到哪儿去,并不足以成为掩体。
可对方是哪儿来的勇气呢?
没错,正在的老板焦四确实在庄园内,而且如果他知道了这边的情况确实会现身。
但你觉得焦四现身了你就一定能制住对方?
其实别说是制住对方了,哪怕是单纯地想要杀掉对方来个同归于尽都不可能办到。
说到底,焦四哪有那么好杀的?他真要那么蠢,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小子!你胆子不小。”“焦四”也没打算反抗,但却还是狠狠地说了一句,“希望一会儿你还能这么硬气。”
乔纳像看傻子一般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傻啊?这节骨眼上还来教训我?是不是觉得我不会赏你一颗子弹?”
“焦四”脖子顿时一缩,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自己的小命现在就握在对方手上。
如果对方明白自己今天不可能活着走出焦氏庄园,肯定不介意拿他们这些人垫背。
乔纳见对方不再说话,又转头看了看那翻译。
嗯,这小子倒是不错,做事挺积极。
就在慕远打算表扬表扬这家伙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喧闹声。
叽里咕噜的,慕远也听不明白,估计是本地的方言。
那翻译立刻说道:“小……先生,他们劝你立刻投降,否则……否则你将死无全尸。”
乔纳煞有介事地看了一眼那翻译,问道:“那你觉得我是否应该投降?”
那翻译立刻道:“当然!你要是负隅顽抗,肯定活不了。我想,如果你投降,老板也不会杀你,只要你说出你背后的人是谁就行了。”
乔纳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来,我要是说了,焦四就能放了我?”
“这个……肯定会放了你,你可以谈条件的。”那翻译觉得眼前这个人确实有些傻。
乔纳却是懒得理会,继续装弹。
这乔纳真的是原来的乔纳吗?当然不是,这是慕远。
化妆什么的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他的体型本就与对方相差不大,要化到以假乱真的程度确实挺容易。
更何况他也就到过焦氏庄园两次,别人对他也不熟悉,不用担心有人会认出他来。
最后的事实也正是如此,确实没人认出他来。
那翻译瞅了瞅慕远脚边的一个袋子,里面装了满满的一袋子弹。
别人刚才看没看清楚不知道,他是看得分明,这一袋子弹,似乎是从那桌子下面取出来的。
这让这位翻译心头嘀咕起来,这庄园里是不是还有这家伙的内应呢?
一定是有的,否则他的枪是从哪儿来的?
不过这些事情似乎也不是他现在所能考虑的,他现在更关心自己如何能保住小命。
慕远微微一笑,伸手捡起地上的枪支,没花多大功夫,就将那些冲锋枪给拆成了零件。
不是慕远不想用这些枪,关键是这些枪在他手上的威力还不如手枪呢。
虽然地上也有两支手枪,但慕远却是懒得多看一眼。
慕远一眼便认出了这手枪的型号,子弹规格与自己这支不一样啊,这就不好搞了。
更何况,捡来的手枪威力肯定没法与自己持的这支手枪相比。
与其如此,还不如从商城中再兑换一把呢。
反正这玩意儿在商城中也不贵,才20积分。
自己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积分。
搞定了地上的枪支,慕远左右手各持一把手枪,径直朝外面走去。
他虽然很笃定外面的人不会自己一出现就开枪,但还是很小心,用那多功能服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对于多功能服的效果,慕远现在是绝对信得过的。
之前穿着这玩意儿冲进火坑、潜入深海,甚至连子弹都挡过……
就是上次抓那李洋二人的时候,他动作虽然极快,但与子弹相比毕竟还是差了点,所以还是被射中了两发。
可多功能服确实给力,别看这玩意儿正常时候软软的与内衣无异,可一旦受到巨力撞击,它在做出一定形变之后,自身结构便会发生变化,以大幅度减轻子弹带来的冲击力。
也就是说,它的防弹,不仅能避免子弹的贯穿性伤害,同时也能抵挡冲击力带来的伤害。
这就非常牛逼了。
哪怕真扛不住,慕远也还有后招呢,大不了移形换影跑路,反正别人又不知道是自己。
至于说这会不会把焦四给吓死,那不在慕远的考虑范围之内。
会客室外是一个小院子,来的时候这里还安安静静的,然而此刻这里却挤了不少人。
其实用挤这个词在这里是不合适的,因为这些人也只是稀稀疏疏的散落在院子里。
但从他们目前的状态来说,也确实是挤,因为他们都在尽力让自己的身体躲在掩体后面……
慕远对此也不觉得奇怪,刚刚那会客厅里有监控,别人看到他刚才开枪的那一幕,没被吓破胆就算不错了,找掩体也算人之常情。
“放下武器!”
这次倒是用不着翻译了,因为这人就是用英语吼的,或许是觉得喊了之后再让翻译重复一遍会少了几分气势吧。
慕远算了算时间,差不多过去快二十分钟了。
嗯,造势造得差不多了。
他也没打算现在就把那焦四给弄走,时间上也不允许,他还得赶回去吃饭呢。
所以,他在踏出房门的那一步,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朝着院子里那些人开枪。
一阵子弹乱飞,冒头的都受伤了,没受伤的都是那些把身体藏得妥妥的,这些人自然也就没有开枪的机会。
当然,院子里这十多号人也不是摆设,他们同样进行了还击。
打没打中没人知道,反正慕远一边开枪、一边冲出了院子,地上没有留下一丝血迹。
淡忘如思,回眸依旧
“追!”这些人瞬间傻眼了。
刚刚那一轮枪击,受伤的毕竟只是少数,紧接着一大帮子人便追了出去。
幸好他们训练有素,否则这后面的人要是一走火,前面的可就要倒霉了。
等他们追到外面,惊讶地发现……人没了。
外面很空旷,他们敢保证刚才那人才刚刚窜出来,哪怕是只兔子,都不可能跑得无影无踪的。
可现在人确实没了。
人呢?
还能上天入地不成?
所有人面面相觑,现在怎么办?
这群人中总算还有主事的,立即安排人员对周围展开搜索,同时派人去大门口问问,看看有没有人逃出去。
另外,监控室那边也得去了解一下……
而此刻,监控室内,两个人正紧张兮兮地盯着眼前的屏幕,上面清晰显示着十多个监控画面。
在这两人的背后,站着一个人,一个与刚才那位“焦四”一模一样的人。
无疑,刚刚那“焦四”这是李鬼,这个是李魁。
不过眼下这位焦老板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刚才的一幕他可是尽收眼底,自己手下几十号人,去围堵一个掉进了自己老巢的家伙,损兵折将不说,竟然连人都给弄丢了。
整个过程中,连对方毛都没伤到一根,这要传出去,他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好在现在人肯定还藏在庄园内,没有逃出去,这点他还是敢肯定的。
至于到底藏哪儿,先慢慢找吧!
他倒是没担心最后找不到人,他这庄园里不仅有武装力量,还有军犬呢,对方只要还在院子里,哪怕是钻了老鼠洞,也肯定能找出来。
他目前真正考虑的,还是这人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
首先,这乔纳确实是华夏那边的阎观派来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通过这位乔纳与阎观进行过视频通话。
他与阎观之前打过交道,不会认错。
可正如他那替身所说,阎观绝对不会打他的主意。
因为二人在生意上纯粹是互补,而没有竞争。
这种情况下,阎观怎么可能针对他呢?
排除阎观,唯一的解释恐怕就是这乔恩本就是圈子里其他大佬派去潜伏在阎观手下的,而且这位大佬多半与自己在生意上有竞争关系。
这样的人……也不少啊!
要靠猜肯定是猜不出来的,所以焦老板只能寄希望于抓住乔恩,从他嘴里问出谁才是幕后黑手。
不弄清楚这件事情,他寝食难安。
虽说焦四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但他同时也有些迷惑。
对方为什么不是直接干掉自己,反而要劫持自己呢?——虽然刚刚乔纳说是“请”自己去做客,他却不会真以为对方是在请他。
最让焦四想不明白的,便是这人哪儿来的信心,认为他一个人就能把自己给劫持了,还是在自己的老窝里。
而这一切谜底的揭开,都需要把那家伙给抓住。
……
不提焦氏庄园的纷纷扰扰,千里之外的寨铺市,慕远准时与明队和其他队员汇合,开始了愉快的晚餐。
慕远一张脸显得很干净,刚洗过嘛,纤尘不染。
虽然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可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
刚才哪一出戏,看似是慕远做了无用功,人没抓着还惊动了焦四。
但实际上,那不过是慕远故意为之的。
要抓住焦四在慕远看来并不难,说那焦四是他砧板上的肉一点都不为过。
可如何才能洗清自己的嫌疑才是最要紧的,所以他才准备把这水给搅浑了。
刚才只是第一步而已,首先得让焦四自个儿认为自己是被某些对手给绑了啊,不然到时候他被国内警方抓了还一脸懵逼,以冯局长他们的精明,难保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虽说刚才的行动出了点小小的意外,他也没想到那家伙在自己老巢里都用替身。
不过慕远也不担心那焦四能蹦跶到哪儿去,移形换影技能下,小毛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潜伏到了焦氏庄园。
虽说这么远的距离无法与小毛进行感知共享,但让小毛提自己盯着焦四还是没问题的。
先让他着着级吧,瞅准合适的机会,直接抓了他远遁千里……
饭后,因为明天就要比赛,明队要求大伙儿晚上不能出门晃悠,尽早休息。
也没人在这个事情上唱反调,一个个都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慕远在房间里坐了一阵,确定晚上不会有人过来找自己唠嗑后,他再次使用移形换影技能,来到了瓜泽城。
他还是没有直接出现在焦氏庄园内,而是出现在城内,变成了一位身材婀娜的美女,找了个网吧……
这瓜泽城发展水平虽然比国内城市差了一大截,但网吧还是有的,而且管理上也没有国内那么严格。
随后,网上爆出了一些消息。
焦氏庄园的枪声……
焦氏集团老板焦峰受袭,疑似与涉毒团伙有关……
焦氏庄园内至少十余人伤亡……
焦氏集团在缅国本来就自带话题,这些消息一出,瞬间在网上掀起了一股风浪。
慕远也没在这边久呆,发出消息后不久便离开了瓜泽城。
洗了个澡,慕远拿起手机便给冯局长拨了过去。
“冯局,在忙什么呢?”
“在家休息呢,看电视。”冯局语气很轻松地说道,“怎么?你小子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没在那边玩疯了啊?”
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冯局你这是哪儿的话?我是过来参加比赛的,哪能到处玩啊!”
“算了,别瞎扯,国际长途费用还是蛮高的,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事吧。”
“我听说那焦四在自个儿家里受枪击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