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七四九章 泥足深陷,沒的選擇看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欧盟一区。
叶琳站在住所窗口处,眉头紧皱的冲吴迪问道:“怎么突然又不争取了?”
“因为没有办法争取了。”吴迪如实回道:“五区出动了海军,顾系和小禹那边打不了,只能请求七区援助。但陈系想要调动海军部队,还必须得通过军部总政走程序……现在人家卡着你,想要支援,就必须让出一部分股份。小禹目前手里掌握的股份,肯定不能给,那只能放弃对韩三千股权的争取了。”
叶琳闻声无言。
“我刚刚跟小禹通了一个电话,他跟我说,战事结束后,持股的几方势力肯定还要坐下来谈,如果韩三千愿意继续配合,可以私下接触嘛。”吴迪话语委婉地补充了一句。
無人 生還
“……小禹那边不能放弃其他人的股权吗?”叶琳主动问了一句:“保一下韩三千。”
“韩三千能马上交股吗?”吴迪反问。
叶琳沉默,因为她心里非常清楚,即使项择昊继续选择跟韩三千合作,那后者也不可能马上交股,最多给出股份代理行使权,而秦禹是肯定不信任韩三千的,那就不可能自己拿一个不稳定因素,把已经掌握的股权放出去。
“……你不想韩三千回南沪吗?”吴迪问。
“嗯。”叶琳缓缓点头:“我怕他回南沪,又会掺和到很多事儿里。”
“小琳,我也不希望你因为这事儿,心里有啥负担。”吴迪轻声劝说道:“但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韩三千从暗中争取盐岛股权开始,其实就已经陷进来了,是福是祸,都得他自己背着。”
“唉。”
叶琳无奈的长叹一声:“好,我清楚了。”
“韩三千那边离开欧盟区,你就回来吧。”吴迪笑着说道:“我等你回家。”
“嗯。”叶琳点头。
……
晚上,12点多,医院内。
韩三千听完叶琳的话,脸上挂着讽刺的笑意:“一天前,几家还在争取我,一天后,我却已经是没得选的局面了……上层也太现实了。”
“韩叔,这个事情,我做的有些……。”叶琳心里有点不得劲儿,因为之前她劝过韩三千,并且后者已经有了心动的兆头。
“不怨你。”韩三千打断着摆了摆手:“上层逐利,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
“韩叔,如果你回到南沪,我也希望你能按照之前说的办。”叶琳犹豫了一下劝说道:“不要在欧盟区和七区之间牵什么线,搭什么桥了,攥住股权,当个富贵闲散人挺好的。”
“我心里有数的。”韩三千叹息一声回道:“你也回去吧,我要见一下七区的人。”
蠱 仙 奶 爸
“等你走,我送完你,再回八区。”叶琳缓缓起身。
地狱镇魂师
韩三千扭头看向了叶琳,突然说了一句:“小琳,好好跟秦禹他们处,现在风口在那边,说不定哪一天……我韩家的这些孩子,还需要你照顾呢。”
叶琳怔了一下:“不要这么说,我希望你自己能照顾好他们。”
“呵呵。”韩三千看着叶琳一笑:“说实话,你在有些事儿上,比我看的准一些。行了,走吧。”
叶琳拿起手包,转身离去。
韩三千躺在病床上,一个人思考了许久后,才拨通了副总裁魏山的电话:“你叫建飞来一趟医院吧。”
我和蓝胖子的修仙之旅
“好。”魏山立即应了下来。
……
老三角地区。
独立第一师,滕胖子师,已经全力向河口沿岸行军,而之前在师部与秦禹商量事情的可可,徐洋,林成栋等人,则是返回了比较安全的56军军部。
私人房间内,林成栋正在摆弄电脑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谁啊?”林成栋起身问道。
“是我。”可可的声音响起。
林成栋起身来到门口,拽开了房门:“进来吧。”
“有个事儿,想来想去,还是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儿?”林成栋关上门后,帮可可倒了杯水。
“说事儿之前,我得先跟你打个预防针。”可可坐在沙发上,笑吟吟地说道:“一会咱俩的谈话,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强势夺爱:亿万首席难自控
林成栋有些疑惑:“什么意思?”
“你先说能不能做到。”
“行,你说吧。”林成栋坐在了可可的对面。
“是这样,一会你再出去一趟,去外面见一下蒋学,他已经过来了。”可可俏脸变得严肃,低声跟林成栋交谈了起来。
林成栋听完后,表情非常意外地看着可可,沉吟半晌后说道:“好,我懂你意思了。”
“消息不要漏,”可可认真地提醒了一句:“跟谁都不能说。”
“没问题。”林成栋点头。
“原本我想自己去,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可可斟酌一下回道:“蒋学是个有野心,有冲劲,也有忠诚度的家伙,让他去做比较合适。”
“好,我马上去办。”林成栋起身。
“行,那我也回去了。”可可比划了一个电话的手势:“你随时打给我。”
“好。”
说完,可可离开了林成栋的房间,而后者则是换了一套衣服,洗了把脸,就也悄悄离开了。
……
次日,下午三点钟左右。
五区的海军已经抵达河口沿岸附近,但还没有开火,也没有向老三角地区登陆兵力。
与此同时。
独立第一师,滕胖子的师,以及浦系56军的主力部队,全部在河口外围三十公里处扎营,准备对吴俊生的叛军展开总攻。
师部内,滕胖子咬牙切齿地骂道:“七区这帮人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哈,还非得等韩三千上了飞机,再让海军出来。他妈的,心眼全让他们长了。”
“休整一下也好。”秦禹吸着烟回道:“吃饱饭,睡足觉,一把活儿干趴下吴俊生。”
“哎,你说未来在老三角防区内驻军,会有咱们的事儿吗?”滕胖子问。
“我们独立第一师,肯定能参与驻防,但你够呛。”秦禹直言说道:“就是顾司令让你来这边,我也不干。咱哥俩必须穿一条裤子,喊一个号子,在川府死抱一把。”
滕胖子看着秦禹,很鸡贼地说道:“兄弟,未来在老三角地区驻兵,油水很大啊,你这卡着我……?”
“滕哥,在川府,我也一样养你老,伺候你,直到给你送走……。”秦禹很认真地说道。
“滚他妈蛋吧,老子活得好好的,还有儿子,用你送走啊?!”滕胖子挺晦气地骂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