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u6p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ptt-第八百六十章 魔網的雛形(求月票!)鑒賞-57d8g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阿尔希波夫娜的实验室位于大厅右侧的一个房间。
在整个学院都市研究区域,她是如今为数不多拥有独立研究房间的学者,这不仅仅因为她是朗道研究所赫赫有名的“女疯子”,更多的其实是因为她手中课题的重要性。
房间里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个部分,仿佛是手工零配件作坊和书房糅合在一起一样。
“可能有些小,稍微将就一下吧,最开始没有预留太多助手名额……”
阿尔希波夫娜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看了眼那名跟着她走进房间的光头年轻巫师。
瑟瑟和鳴 夜九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我建议你最好一次性提出来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至于如同孩子那样缺乏逻辑。另一方面,我也没有太多耐心去反复科普基础理论。”
“刚才在大厅时,你说你的目标是在霍格沃茨恢复麻瓜电子设备?”
奎里纳斯·奇洛环视着房间的环境,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
“很抱歉,这位女士——这是不可能的,倘若你有机会读过《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这本描述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消遣书籍,就会很清楚的知道:你们麻瓜使用的那些魔法代替品——电啦,计算机啦,雷达啦,所有这类东西,无论多么的了不起和复杂——只要一到霍格沃茨周围就一定会出故障,这里空中的魔法磁场太强了。”
“我并没有任何冒犯或者看不起科学的意思,只不过,这里是魔法界……”
奇洛平静地说道,指了指那一堆堆积在墙角的报废电子设备。
在首爾的日子
“显而易见,至少在霍格沃茨范围之内,凡是被魔法所禁止、排斥的事物,绝对无法用除了魔法之外的方式解决——这就是魔法的规则,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真是让人讨厌的傲慢的愚昧——”
阿尔希波夫娜扬起眉毛,随手从桌面上抽了一张空白稿纸把它撕成碎片。
还没等奎里纳斯·奇洛来得及回应,她撩开白大褂从大腿外侧抽出一把刺剑般的硬木假魔杖,在她波浪般的浅红色长发随意摩擦了几下,平放在那堆纸屑的上方。
下一刻,原本静静躺在桌面的纸屑宛若被魔法吸引一般,逐一吸了起来。
“因为不同物体的原子核束缚核外电子的本领不同,当两个物体互相摩擦时,其中必定有一个物体失去一些电子,另一个物体得到多余的电子——摩擦过的带电物体具有吸引轻小物体的性质,而在电荷转移的过程中,这就是最简单‘电’现象。”
阿尔希波夫娜有些无聊地摆弄着手中那根木棍,似笑非笑地看着奇洛。
“巫师先生,看样子霍格沃茨的魔法并没有把‘电’现象从这个世界抹去,实际上想想也是不能可能的对吧?除非你们重新铸造了一个全新的宇宙,重塑原子、电子定义。”
霍格沃茨无法使用电子设备,因为带电的东西在这个区域一定会产生故障。
这句话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可笑、不严谨说法。
哪怕以电荷转移,电流这个狭义概念来作为“电”的定义,也太过于勉强了些,毕竟人体本身就是一个活跃的“电”生命,更不用说那些稍微广义些的电现象了
“对了,您刚才说过,霍格沃茨空中的魔法磁场太强——”
阿尔希波夫娜竖起手指点了点,轻声重复了一句,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奇洛。
“这么说起来,这段出现在那本《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的话,至少也是在十九世纪之后,经过修订加上去的——‘磁场’,亦或者‘场’,这个定义可是由你们英国本土的科学家法拉第提出,并且经过麦克斯韦先生发扬光大的啊……”
“所以?”奇洛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由于此前担任过麻瓜研究课教授,奎里纳斯·奇洛对于麻瓜的接受度并不低,伴随着这位外国女人的讲解,他很快意识到这份“新任务”早已越过了理论构筑期。
然後初夏遇見妳
显而易见,在他没有在霍格沃茨的大半年之中,世界发生太多变化了。
“邓布利多教授说过,霍格沃茨的‘电磁屏蔽’……唔,姑且这样形容吧……大致是在一百多年前确认的——鉴于这似乎并不是一种可以开关的防御措施,我们更倾向于把它视作在特殊地理环境下形成的‘半天然’强磁场——或许还有些‘魔法’因素。”
阿尔希波夫娜站直身子,走到房间一侧的移动黑板边,指着上面图文解释道。
在其中一个黑板上,粗陋地画着一个城堡的图标,以城堡为中心向外绘制着密密麻麻、互相交错的曲线,晃眼看过去就好像是石子投入湖面激起的涟漪。
“不同于以往我所见过的任何磁场环境,你知道吗,这太不可思议了……”
阿尔希波夫娜的眼中闪烁着极为明亮的神采,飞快地说道。
“萦绕在霍格沃茨范围的魔法磁场,就仿佛是有一定的自我意识一样,会针对性地去攻击……哦不,或者说,对于进入它范围的异常磁场进行触碰——在我们的猜测中,可能存在除了交流电、直流电以外,还有一种特殊的电流形式。”
“这就好比是一个加密频道的磁场,它会自动搜索并连接所有的非己电磁场。”
奎里纳斯·奇洛注意到,一旦谈及什么电磁场、电子,这位此前看起来懒散性感的俄罗斯女人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火焰般耀眼的气场。
侣行2(下)
“换句话来说,在同一时刻其实存在两个频道的磁场反应——宛若雷达的反射波,以及基于我们科技无法理解和复现的磁场定向增幅,同时由于我们制造的电子设备无法正确的回应识别码,也就是‘魔法’信号,它们会被不断增幅的‘询问声’击垮。”
阿尔希波夫娜在黑板间迅速移动着,浅红色的波浪长发宛若一团跃动的火焰。
数块写满了俄文、数字,以及复杂图案的板书在奎里纳斯·奇洛的眼前层层展开,原本那个粗糙简陋的霍格沃茨图形逐渐立体,连带着周边地形也逐渐详细起来。
仔细看过去,所有的一切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和公式填充而成的。
“这并不是什么魔法对于科学的抗拒,更不是什么横在两个世界之间的高墙——”
阿尔希波夫娜张开双臂,看着那些耗费了大半年时间才踏出的一小步。
这是聚集了半个人类文明最顶尖的学者,不断尝试、讨论,演算出来的最终结果,而在答案出来的那一刻,无论是巫师和麻瓜们都意识到,世界应该变一变了。
腹黑王子vs恶魔公主 昱娇
“所以说,您现在明白了吗?”
阿尔希波夫娜转过头,看向奇洛,神色复杂地轻声说道。
“早在一百多年前,甚至于更早的一些时候,魔法界亦或者霍格沃茨本身的意志,就在朝着周围发出讯号,探索和连接那些进入她领域的事物,以及做出反馈。因此,我们所做的并不是破解什么魔法防护,而是读懂、并主动向她发送收到信号。”
“等等,这些有点复杂了——”
奎里纳斯·奇洛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努力消化着刚才了解到的讯息。
霍格沃茨周围的魔法磁场是活的?
那些此前逐渐发生故障的电子设备不是被蓄意破坏,而是因为一直无法如同巫师、亦或者是别的魔法道具那样回应,所以才会被逐渐增强的魔法磁场频率弄坏?
作为霍格沃茨麻瓜研究课的教授,奎里纳斯·奇洛感觉自己的教案正在被撕碎。
“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
奎里纳斯·奇洛想了想,准备回归到最基础的点逐一重新梳理。
“就算一切如同你口中所解释的那样,霍格沃茨的魔法磁场有着神秘的活力,这又能代表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你们甚至无法感知到所谓的“信号”,也就……”
“噢,是的。您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奇洛教授。”
就在这时,奎里纳斯·奇洛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由于无法找到可以正确回应的“源点”,以及缺乏对比试验参照,我们的研究看进度在这个地方卡了好久。还好就在这个时候您出现了,这可是双赢,不是吗?”
他猛地回过身,只见一名银发小女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女孩一边打量着黑板上的那些稿纸,一边小心翼翼地把一个黑色的小手提箱放在了房间中间桌上空着的地方,转过身看着阿尔希波夫娜,笑着说道。
“阿尔希波夫娜女士,这是您之前申请的资源……我想办法帮你弄了个替代品。”
“替代品?”
阿尔希波夫娜有些困惑的重复了一句。
黑色的小手提箱之中似乎藏着什么动物,此时正时不时的摇晃一下,她甚至隐约听到了什么好像鸭嘴兽、又有点像老鼠一样的吱吱嘎嘎的叫声。
“噢,你不是说想申请一批仓鼠发电机,试验一下动力势能与电能转化嘛……”
艾琳娜笑着点了点头,打开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了金光闪闪的笼子。
这是一个比起常见“仓鼠发电轮”要大一些的滚轮。
在每一层的外圈悬挂着一个闪闪发光,向外支出的金加隆,就好像是略缩版的黄金摩天轮一样,而在“摩天轮”正中间是一个毛茸茸的黑家伙,生着长长的鼻子,前爪平平的,像铲子一样,十分奇特和可爱。
“这是嗅嗅,一种魔法生物,它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体力比仓鼠强多了——”
伴随着手提箱打开,那只困在“嗅嗅发电轮”里的小家伙眼前猛地一亮,吭哧吭哧地在笼子里跑了起来,努力追逐起它前方那个似乎触手可及的漂亮金币。
艾琳娜看了眼眼神有些发光的阿尔希波夫娜,补充了一句。
“不过,你最好别把它放出来,否则纽特·斯卡曼德先生知道了之后,一定会来找我麻烦的——而且在此之前,实验室里面的那些设备可能就要被它偷走了。”
“嗯?它会破坏和偷走实验室里面的金属设备?”
阿尔希波夫娜好奇地看着那只毛茸茸的嗅嗅,认真地点了点头。
“从外表看起来,它和仓鼠一样都是杂食性的物种,对吧?饲养和观察应该是由农业、生物组的那些家伙们来负责……这么说起来,这是一个合并课题的资源提供?”
“嗯,大致是这样理解,不过白天暂时放在你这边提供劳动力。”
艾琳娜从胸口拿出一份纸板,递给阿尔希波夫娜,随口说道。
“签收一下吧,这好歹算是古灵阁巫师银行的资产之一,如果你不小心玩坏了、或者打算进行什么无法弥补的实验,还是需要进行申请、报备的——最好不要这样。”
仙魔同修
“我明白,明白——”
阿尔希波夫娜兴奋地搓了搓手,飞快地答应道。
正如同此前在研究所一样,学园都市中的资源申请也不是无限量的,部分有交集的项目组间会共用一套资源,而作为资源的申领者,自然可以私下多拿到些许交换。
这也算是隐形的福利,阿尔希波夫娜她们这些物理、数学系的研究员们,很早就眼馋隔壁那些“公费养猪”、“公费养鱼”的项目了,哪怕在魔法界之中,那些魔法生物的意外死亡率暂时没那么高,但是他们依然在食用、药用上占了不少先机。
而有了这样一只魔法生物资源,她至少可以找隔壁项目组每周多要半只兔腿。
趁着阿尔希波夫娜签字,组装“嗅嗅发电轮”的间隙,暂时在旁边等待的奎里纳斯·奇洛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插话的机会,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个,唔,卡斯兰娜小姐。”
奇洛按照洛哈特昨天晚上的叮嘱,微微蹲下身,斟酌着语句轻声道。
“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的出现会推进……额……这个什么魔法磁场的研究,以及您刚才口中说的那个双赢,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的情况您是知道的!我……”
“你还能看见幽灵,进入霍格沃茨城堡,对吧?”
看着有些卑微、不自信的奇洛,艾琳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说明哪怕失去了魔力,你依旧是一名巫师——萦绕在霍格沃茨周围的磁场会甄别生命体、无生命体发出的有规律电磁场,那些有着魔法元素的事物,在无意识间,会以某种形式与这片土地完成交互——类似于小巫师在首次入学时,亲手打开信封。”
“嗯,那为什么不是别的巫师、亦或者的哑炮,我相信你们……”
“您还记得释放魔法的方式,对吧?”
艾琳娜食指竖起,一抹莹白色的光芒在她的指尖一闪而逝。
“在霍格沃茨的领域内,巫师施展魔法的成功率会有少许的提升,由于我们每个人的魔力就仿佛是小河,我们无法准确的分离河床某处渗出地下水——但是您不一样。”
“奇洛教授,你的‘河流’暂时枯竭了,在我们弄清楚到底是哪里出问题前,你的身体干枯得宛若暴晒了数月的‘河床’,而当你回到霍格沃茨之后,在你尝试着释放魔法或者产生魔力意愿时,会有那么一丁点水珠悄悄渗出来……”
艾琳娜深深地看了一眼逐渐有些恍然的奇洛,微笑着轻声说道。
“而您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地方——要么堵住它,让它积攒出足以冲破岩层的力量;要么敲开它,让水滴变成溪流,尝试着让它可以传输更多的魔力。”
“倘若用非魔法界的术语来形容,我希望您可以激活魔网,更新网络协议。”
“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可以解决魔能转换的可行性、魔能输出的稳定性,您也可以在重新获得施法能力,甚至于帮助更多的巫师连入‘网络’,大幅度提升我们的计算速度——正如同邓布利多教授常说的那句话,无论你来自哪个学院,霍格沃茨让我们每个人紧密相连……”
“而再然后……”
艾琳娜目光在不远处还在摆弄“嗅嗅发电轮”的身上阿尔希波夫娜停留几秒。
全球化的魔法基站……信号增幅点……移动热点……
这些似乎,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毕竟在未来几十年的科学层面上,已经完成了第一步跃迁,没理由更加不讲道理的魔法不能做到这一点。
————
後悔無妻,總裁先離厚愛
————
好耶~激动动~新世界越来越有意思了~
大章求月票呀!!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