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四十八章 吞吐光影的巨龍展示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只是亚戈连细究都来不及。
夏日他和她的爱 琦琦儿
忽地,伴随着一声仿佛在耳边响起的爆炸声,亚戈整个人都仿佛被击中了一般,银之血构筑的身体都变得不稳了起来,轮廓逐渐模糊。
而与此同时,因为意识和身体并非一体,这股强烈的冲击并没有让对亚戈的意识造成多大的影响。
而此时,亚戈的视野中,一袭冲天的水龙卷肆虐地碾碎了这个亡灵港,碾碎了这个小镇的各种事物。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冲天的水龙卷,其力量似乎正在衰减。
伴随着轰隆隆的震响声轰鸣,这股龙卷却是不断缩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得黯淡。
但就在亚戈一边后退躲避,避免被波及时,那撕裂雨幕的冲天龙卷风忽地扩张了一下,仿佛回光返照的余晖。
而就在这一刻,他的视野中,那冲天的水龙卷所撕裂的雨幕后,亚戈忽地注意到了一个身着晦暗黑色铠甲的骑士。
那水龙卷破灭的地方,刚好就是那位骑士的身边。
他举起手中的骑士枪,腰侧稍微弯曲,单握着巨大骑士枪的右手,猛地一挥。
几乎是刹那间,亚戈感受到了一股冲击。
和刚才的不一样,并不是直接落在身体上的冲击,而是落在他的意识上,落在了“冥想牌”之上的冲击。
强烈的撞击感,强烈的冲击感下,亚戈仿佛陷入了短暂的眩晕中。
至少,在他清醒过来的时候,那黑甲骑士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但是,更糟糕的是。
戏命师之牌,给他传来了一股强烈的警示。
没等他反应过来,脚下浸漫过不知多高的水面,猛地上涨起来。
没有犹疑,以乌鸦姿态站在银之血塑造出的无头骑士的亚戈,立刻控制无头骑士动作——
他的爪子一紧,牢牢固定住的同时,无头骑士扯住了战马的将神,猛地往斜上方一扯。
守墓人的力量动用,无头骑士仿佛当即奔行而出,仿佛踏在雾中一般,在灵雾卷动间奔行出十米开外,在加速中试图快速脱离这个亡灵港,向着外侧冲去。
他的动作似乎很快,龙卷崩碎散落的硕大雨点仿佛追逐一般坠落在他马蹄留下的痕迹上。
亚戈以守墓人力量聚拢而形成的灵雾,在被雨点击中后,形成了细密的、仿佛无数细小水滴聚集形成的雾潮。
这些雾潮形成后,很快就和雨点融为一体。
在令人反感的低鸣声中,那些雾潮仿佛一只只鲜活的生灵,向着亚戈追击而来。
而亚戈自然是毫不停顿地奔行。
打造修真世界幸福感
与此同时,他挥动手中以银之血拘束灵雾形成的雾镰,猛地对着前方一斩!
缄默仪葬!
斩首者!
入殓师和无头骑士的能力联动,随着亚戈的动作挥斩而出。
并且…..
概率风暴!
亚戈动用了天灾猎手的能力。
在亚戈的视野中,随着他的斩击动作,仿佛无数刀刃切割般的银光,宛如风暴一般席卷而出。
他的前方,那无数雨点形成的暴雨雨幕,在这肆虐的、破坏性涌起的风暴中,被快速斩裂。
死寂感弥漫间,一条没有雨点坠落的通路出现在亚戈前方。
在无首战马的悄无声息地奔行中,无头骑士肩膀上,银色的乌鸦再次有了动作。
歪曲立像!
从无头骑士,从乌鸦的身躯内,几具形体与无头骑士近似,与乌鸦近似,但有着畸异人形的概率草人钻出。
概率风暴!
几个概率草人挥动爪子,与刚才无头骑士挥出的风暴近似但没有那股强烈死寂感的风暴,席卷而出。
没有协同无头骑士和入殓师能力的风暴,少了那股强烈的、可以剥夺生机、遏制目标的死寂感,但是,那股强烈的破坏性特化风暴,在同时爆发的时候,威力也并非前者能及的。
几个风暴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令人惊惧的灾难——
地面、雨幕、积水,还有那些从雨水中钻出的、一个个仿佛活物、长着畸异触手的生物,在这肆虐的风暴中,被无差别地轰击。
令人惊骇的风暴,将他前方道路上的阻碍撕碎。
不过,并不完美的是,他前进的道路也被撕碎了。
天灾猎手破坏性特化的强度毋庸置疑,但是不可控这点,也是最大的负面。
只是亚戈现在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个。
银色的风暴与潮水般的生灵之潮互相淹没、对撞之时,亚戈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在空中快速掠过的银黑色,一次次地撕裂雨幕,终于,到达了边缘。
这不知何时变得比起他印象中的红蔷薇市还要大的亡灵港,终于走到了尽头。
伴随着银光跃出,无头的骑士也冲到了亡灵港的边缘。
下一刻,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的质感中,亚戈控制银之血构成的无头骑士挥起雾镰。
死寂感弥漫间,亚戈冲出了亡灵港。
但是,就算亚戈离开了亡灵港的范围,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烈的“波动”。
戏命师之牌的警示感虽然消退了不少,但依旧存在着。
在亡灵港内,还有什么东西。
艾尔莎?
亚戈不禁得想起之前自己看到却未能确定的身影。
只是,他没有冲进去的想法,也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冒着戏命师之牌传来的强烈警示感再进入其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
轰隆!轰隆!轰隆!
与君共江山
那妞你真拽
爆炸声?炸弹?
强烈的轰鸣中,亚戈第一时间浮现的疑惑是对声音的判断,思绪向着机械途径的方向转去。
然后,他发现自己错了。
天空之上,一个巨大的影子,逐渐笼罩了这个亡灵港。
龙。
巨龙。
生着一对巨翼,在轰鸣声中挥动利爪的巨龙。
其身形宛如火焰一般摇曳着。
民间山野怪谈
仿佛…..蠕动的岩浆。
又像是……蠕动的血肉。
而就在这一刻,亚戈看见那巨龙昂起了头颅。
然后,整片天空都变得暗淡了。
视野中的一切光亮,都消失了——
消失在巨龙的口中。
仿佛声音也一同消失了。
一切都仿佛沉入了黑暗中,寂静无声,一切让人感到温暖的事物也仿佛消失了,只留下沉寂的冰冷。
而极暗之后,是光。
炫目的,占据了他视野的璀璨光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