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坑戴玄(二合一)看書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大哥,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快走!”
年轻战士将四块黑铁矿石捡了起来,他知道,再这么耽搁下去,连矿石都捞不着,搞不好还真蒙冤入狱,到时候真是有口都说不清了。
没办法,这屋子里就他们四个人,他们自己知道,这神兵不是他们偷得,关键是谁信啊?!
“走!”
秦光井也明白,任务奖励方面他认栽,但这神兵的黑锅他不可能背,真要是有NPC守卫来到这里,那时候想走,可就难了。
“站住!”
亡灵物语之异界之旅
铁匠一看这几人想溜,哪里能忍得了,愤怒的朝着他们抓了过去,“在神兵找到之前,你们谁也别想走!”
“笑话,老子任务也完成了,奖励也拿到了手,想走就走,天王老子也管不了我!”
秦光井丢下一句话,带着队友匆匆离开了武器店,很快便消失在了人群中,留下了铁匠一人,在风中愤怒的咆哮。
……
“真墨迹!”
苏然在安全区里穿梭,朝着皇城死牢快步走去,他本来想看看铁匠会不会被气死,没想到双方会墨迹到这等程度,硬生生的削磨掉了他那宝贵的十分钟隐身时间,还好,这时间没有白白浪费,收获了一件刚打造好的神兵,要不是破烫手,他还真就掏出来看看属性了。
说出去可能没个信的,哥们的大胯不怕烫。
然而。
就在苏然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数百人正呈围拢之势,朝着他包围了过去。
可苏然的心思都在神兵上面,又激动又兴奋,哪里会注意到周围的异常,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被堵在了皇城死牢的不远处。
“覆水兄,我们又见面了。”
戴玄分开众人,走到了苏然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我可想死你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好巧,这么快就在这里碰面了。”
苏然在心里暗自懊恼,大意失了荆州,这人果然不能太嘚瑟,现在倒好,麻烦找上门来了,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连说话的语气都那么淡定,因为他知道,在这安全区中,戴玄是不敢动手的。
“不巧,我在这等你好久了。”
戴玄皮笑肉不笑,眼神冷冽,“从你刚进入皇城,我就已经得到了情报,没想到你在这里都隐身,可真够小心的。”
“隐身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你堵住了。”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苏然微微摇了摇头,“有什么事快说,都挺忙的。”
“覆水兄,就算再忙,也不急于一时,我在世界频道喊你那么久,也没见你回话,有点不厚道啊!”
“戴会长,这话你就说错了,这段时间我就没在线,不回话也是正常,总不能把我关在游戏里吧?”
苏然不着痕迹的往后面退去,试图接近背后的死牢。
“别害怕,咱俩关系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动手呢?”
戴玄发现了苏然的小动作,鄙夷一笑,“堂堂天罡冠军,还会胆怯?没要让戴某看了笑话。”
“既然咱俩关系好,那就先把这群人都撤了再说。”
苏然瞥了眼四周,发现这群人步步紧逼,不给他逃脱的机会,形势变得非常不妙。
“覆水兄,明人不说暗话,只要你能将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那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如何?”
“属于你的东西?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一没偷二没抢,我还给你什么?”
“覆水难收,少在这和我装傻!将我的坐骑鬼轿,还给我!”
戴玄见苏然并没有退还的意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直接把话说开了,伸手朝向他,讨要那顶遗失的鬼轿。
“戴会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场有两人与NPC,你凭什么认为这鬼轿是我拿的?有证据么?”
苏然冷哼了一声,“冤有头债有主,你的死是鬼轿杀的,与我有什么关系,这玩意纯粹是一凶器,我躲还来不及呢,哪敢招惹它?”
蝼蚁逆袭
“覆水难收,还想说谎?我都派人去问过了,那NPC点名道姓,说的就是你!这顶鬼轿,就在你的身上!”
戴玄咬牙切齿的说道,“将鬼轿交出来!”
“交出来,交出来!”
周围的玩家齐声喝道,气势攀升到了极致。
“有意思。”
等这些声音消退下去,苏然这才微微一笑,“戴会长,你说问过就问过了?证据呢?没证据别瞎说,宠物店大门紧闭,你的人都被赶了出去,怎么问?!退一万步讲,我就算捡到了鬼轿,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无主之物,有缘者得之!”
“好一个无主之物,覆水难收,你确定要和我对着干?”
戴玄恨声说道,“你可要考虑好,当心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陷就陷吧,反正也不是陷了一天两天了。”
苏然无所谓的看着戴玄,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戴会长,你确定要和我对着干?当心栽在我的手上!”
天辰
“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戴玄哈哈大笑,用讥讽的语气说道,“覆水难收,都什么形势了,你还嘴硬!实话告诉你,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把你救出去!看谁能耗得过谁!”
群魔乱舞的手下也都爆发出了阵阵嘲笑声,胆敢和戴会长作对,这就是下场!
“戴会长,你说的天王老子,倒是提醒了我,今儿个我还真要请天王老子来,看看你给不给这个面子!”
苏然眼眶一挑,将人皇尊令掏了出来,高举过头顶,大声喝道,“皇城守卫听令,将这群闹事者,关押进死牢!”
“唰唰唰!”
成百上千个皇城守卫刷新了出来,将这群玩家全都控制了起来,包括戴玄在内,谁也没能逃过制裁,关押进了死牢之中。
“卧槽!”
“这啥情况?皇城NPC竟然听覆水大神的指派?这不会是GM的亲儿子吧?”
“瞎说什么呢,这游戏哪有GM,应该是他手上的那块令牌搞的鬼!”
“我的妈呀,这也太帅了吧,瞬间扭转全局,群魔乱舞公会这次算是栽了个大跟头!”
“这块令牌是什么,竟然拥有号令NPC的效果,也不知道是一次性的道具,这要是永久的,绝对值钱!”
“事实证明,这覆水难收,不能招惹!”
“说得对,我可不想被关进死牢中,惹不得,惹不得!”
那群看热闹的玩家们,本以为能看到苏然吃瘪的样子,没想到剧情会扭转的这么突然,差点闪着他们的腰。
通过这次的事件,更加奠定了覆水难收的霸主地位,估计戴玄一时半会不敢招惹他了。
不得不说,这块人皇尊令来的正是时候,不然的话,苏然还真就麻烦了,说不定,还有可能暴露他的骷髅身份,这不是他愿意见到的。
这块人皇尊令是死牢守卫送给苏然的,本意是打算用来缉拿逃犯不舞之鹤的,苏然利用这生死命帖,省了一次使用人皇尊令的机会,事实证明,在装笔方面,这人皇尊令确实比生死命帖好用,从这群围观群众的表情语气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人皇尊令】(特殊)
人皇的身份象征,在人族领地范围内,拥有三次使用人皇权利的机会,人族之人,无可违逆!
注: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切勿胡作非为,否则,将会迎来人皇的怒火。
苏然没有在乎这群玩家敬畏的目光,收起人皇尊令,这才迈步走进了死牢之中。
“我靠,覆水大神这招绝了,杀人诛心啊!”
“把人抓进死牢,还要去探监,啧啧。”
“在监狱的这几秒钟,戴玄可能要用一生的时间去治愈……”
“我觉得覆水大神做得对,这么多人围着他一个,还不允许他反抗了?”
这群围观群众本想跟着苏然进入死牢看热闹,但一看到门口的死牢守卫,立马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各自散开,该干嘛干嘛去了。
“二位大人,我又来看你们了!”
两名死牢守卫随着苏然一并进入了死牢,摆脱了那群玩家的视线后,苏然这才转身朝着两个NPC叙起了旧。
“勇士,这次来这里,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不成?”
死牢守卫疑惑的问道,对于苏然的到来很是不解。
“大人,我这次来,是为了两件事,这在城内聚众闹事,最高关押几天?”
“聚众闹事的话,性质可大可小。最高十日,最低一个时辰。”
守卫摇头一叹,“为了这些小角色,浪费一次人皇尊令的使用机会,确实有些不值,有点操之过急了。”
“二位大人有所不知,我有我的苦衷。”
苏然也知道,这人皇尊令非常珍贵,用在这里确实是浪费,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有这样,才能杀鸡儆猴,下次再来这皇城,就不会有那么多不长眼的了。
“不管你,这人皇尊令在你的手里,你就有处置的权利,只要别做太过分的事情,人皇陛下是不会追究的。你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大人,我得到一个消息,咱的死牢中,是否关押着一具陈年鬼尸?”
苏然将这次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希望能得到有用的线索。
“你这是听谁说的?!”
死牢守卫脸色大变,惊声叫道,“这完全没有的事,别听人瞎说!”
“大人,您的情绪过于激动了,连说谎都不会,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更加相信这里存在着一具鬼尸,您说是吧?”
苏然感觉自己问的有点唐突了,没想到这个NPC对于鬼尸这么抵触,一上来就变了脸色,这对于后面的剧情发展,变得有些不利了。
“勇士,请你如实相告,你究竟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
另一个死牢守卫倒是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目光深邃的盯着苏然,等着他的解释。
“我是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只不过写的比较模糊,很多重要的消息都已经毁了,我这才前来询问下两位大人。”
苏然并没有告诉这两个NPC,是鬼王萨比告诉他的,这要是被俩NPC知道,再认定他和鬼族勾结,把他关押在死牢一个月,岂不是冤死?
将责任都推到这本莫须有的古籍上,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真要是追问起来,有的是理由堵回去。
“古籍?什么古籍?快点拿来给我看看!”
死牢守卫不疑有他,连忙朝向苏然索要这本所谓的古籍。
超级娱乐成就系统
“大人,我倒是想给你们,这本书由于年岁太久,早已碎的不成样子,我只看到这个信息,这本古籍就已经彻底风化了,连名字我都没有看到。”
苏然装模作样的叹息一声,摊了摊双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勇士,实不相瞒,在这死牢之中,确实关押着一具陈年鬼尸,只不过这鬼尸关押在死牢的禁忌之地中,谁也没有权限进去,这具鬼尸也就一直拖延到了现在,你若是不提,我们几乎都要将它给遗忘了。”
死牢守卫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忌惮,提起这鬼尸话题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沾染上因果。
“死牢里面还有禁忌之地?”
苏然头一次听说,感到很是新奇,“大人,这禁忌之地是什么地方,这死牢就这么大,我还没见着在哪呢?”
“这禁忌之地是关押重犯的地方,这涉及的太多,你就别问了,当心惹祸上身!”
死牢守卫并没有告诉苏然,这也难怪,看守死牢是他们的责任,而这禁忌之地则是死牢的重中之重,怎么可能会轻易泄露出去,哪怕苏然和守卫的友好度不低,也不可能从他们嘴中听到关于禁忌之地的信息。
对此,苏然并不意外,他也就不在这话题上纠结,微笑着问道:“两位大人,我进去找老熟人叙叙旧,接着就离开这里,还请通融一下。”
“死牢乃是禁地,闲人禁止入内,你进去恐怕不妥。”
死牢守卫有些为难的说道,“勇士,这要是被人皇陛下知道,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两位大人,您这就有点不近人情了,我和他们是旧识,都来到这里了,再不进去看看他们,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通融通融,我很快就走!”
苏然一边说,一边熟练的掏出了一把金币,分别塞进了二人的手中,其意不言而喻。
“快去快回!”
死牢守卫扭头就走,回去守门去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