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蘇廚 txt-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神宗歸位分享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在大家都准备过年的日子里上这么一道奏章当真是挺解嗨的,苏油以年来神考服除,诸事繁杂,请稍缓议。
然而苏辙并不买账,再次上书:“伏乞宣谕宰执,事有失当,改之勿疑,法或未完,修之无倦。”
“苟民心既得,则异议自消,海内蒙福,上下攸同,岂不休哉!”
高滔滔都乐了,苏辙这当侄儿的可以,这是一点脸面不给司徒留,诏从之。
其实役法已经差不多了,之前通过赵煦密折统计完数据,今年利用冬旱以工代赈,投入重金将河北两个大役解决,而且顺便在河北完成了募役法的试点。
苏油的意思,本来是要等户部会计下来之后,再看看各地役务会不会出现赤字,再酌情调整。
而且这是第一次制作来年预算,役务也应当涵盖到预算里边去的。
但是苏辙也有他的理由,役法残民,能早缓一日,对百姓也有无尽好处,因此坚决要求尽快制定实施。
苏油也怒了,好,大家都别要过好年,我们这个月把役法定下来!
春,正月,以尚在神宗服中,罢朝会。
壬戌,王觌言:“朱光庭讦苏轼策问,吕陶力辨。臣谓轼之辞不过失轻重之体耳。若悉考同异,深究嫌疑,则两岐遂分,党论滋炽。夫学士命词失指,其事尚小;使士大夫有朋党之名,此大患也。”
太皇太后深然之。
戊辰,诏:“自今举人程试,并许用古今诸儒之说,或出己见,勿引申、韩、释氏书。考试官以经义、论、策通定去留,毋于《老》、《列》、《庄子》出题。”
辛巳,诏苏辙、刘攽编次神宗御制。
丁亥,赐富弼神道碑,以“显忠尚德”为额,仍命翰林学士苏轼撰文。
苏油上书:“河北诸事日繁,且接邻邦,需干臣治守。”
高滔滔问谁可为守,苏油奏道:“臣举沈括、蔡京、韩忠彦,必当其职。”
高滔滔问道:“沈括且不论,蔡京、韩忠彦俱为朝官,无故出外会没有怨言吗?”
苏油说道:“朝廷官职本来不是为享禄而设,无论朝廷外路,皆求得人而已。”
高滔滔沉吟一阵:“蔡京敏于事,韩忠彦宽于仁,司徒所荐都是出于至公,不过朝廷也多事,还是沈括吧。”
苏油说道:“还需要一名官员,乘传诣河北路,与监司一员遍视灾荒,措置赈济。”
高滔滔说道:“让吕陶去吧,还有,刘正夫如今所任何职?”
重生之草根皇帝
神奇战龙大陆
苏油说道:“刘正夫出身一甲二名,所过考绩优良,如今已经是大名府通判。前刘正夫奏河北四路赈灾,有官员滥加施放,实则中饱私囊者,也是他请朝廷遣使督察。”
高滔滔说道:“那就再加上他。”
苏油躬身:“臣遵旨。”
二月,丙戌,毕仲游上呈新制役法,役法仍旧以王安石募役法为主,不过去掉了里边苛刻的条款,确立了州县每年奏备的预算制度和役务审批制度,凡获得审批的役务,超过州县每年役务拨备的部分,有朝廷户部划拨。
条例对于役钱的缴纳也做了具体规定,农户以田亩为额度,工商户以坐行二税为额度,按照比例收取,官绅一体无免。
经过仔细核算,将免税官绅纳入之后,所得役钱比之前还要多出不少,因此役法又添置了条款,五等户以下免纳。
这道法令才是实实在在触动了统治阶级的利益,但是相比以前的糊涂账,以及安石相公时期的苛索,分派到每户身上的份额极低。
苏相公之法,比王相公宽松太多,比司马相公稍微严格,但是司马相公可是不会给朝廷补贴的,可操作性不可同日而语,天下尽皆称善。
高滔滔诏旨推行。
己丑,知澶州王令图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相度了河北水事后,上奏乞于故道孙村口置约,以分黄河水势,使东流故道得用。
诏从之。
这是地方官员研究新役法之后开始胆子肥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工程,现在也打起了“朝廷拨款”的主意。
于是苏油向高滔滔提出派人视察的申请。
之前召试学士院,同策问者共有九人,黄庭坚、张耒、晁补之、毕仲游都在其中。
苏轼对毕仲游的文章大加赞叹,擢为第一。
本来毕仲游应该加翰林学士,但是为了避嫌,自请出外。
高滔滔对毕仲游和晁补之的记忆力异常深刻,平定西夏的时候,刘昌祚冒进,苏油顺势改变战略攻势,是毕仲游利用非凡的智慧,完成了突然调整和加重的后勤保障工作,可以算是扭转战局的关键人物之一,当时朝廷封赏得薄了。
大宋的法制类似后世的大陆法系,以条文加判例为主,《刑统》百年充实进去无数的判例,到今天也成了汗牛充栋。
胥吏们欺负主官不够专业,玩弄法律于鼓掌之间,也需要有一个记忆力超强的人肉检索电脑去对付他们。
于是高滔滔出毕仲游提点河东路刑狱,和吕陶、刘正夫一同按视。
甲辰,工部侍郎,提举铁路局总设计师沈括,知大名府,并任河北四路都转运使。
人途 血红
大宋和辽国的国力对比已经凸显出了差距,大宋在派遣大员巡查河北,纠察官吏滥发救灾粮,上下其手的时候,辽国却还在继续闹饥荒,甚至耶律洪基都不得不到锦州避难,同时下令发粟赈中京饥,免上京、锦州贫民租。
又以民多流散,除安泊逃户征偿法。
灵河,也就是后世大凌河口的锦州,辽河口的辰州,鸭渌江口的开州,成了大宋往北方销售粮食的重要城市。
如今宋人已经发现了外海洋流和内海方向相反,于是大量海船通过外洋航道络绎不绝地北上,将南海过剩的粮食倾销到北地,然后满载着药材、皮毛、东珠、马匹牛羊甚至海东青,由内海航线南下,赚到飞起。
耶律洪基也顾不上什么马匹输出的忌惮了,只要宋人要,他就卖,换取粮食救灾要紧。
另一方面督促李庸赶紧将辽阳府水利工程完工,然后主持长春洲水利工程考察。
也好在有辽阳府两年的大开发,辽国依靠辽阳府周边已经改造完毕的十万顷良田的收获,勉强算是将这次北方整体性冬旱扛了下来。
辛亥,蔡确弟军器少监蔡硕,以贷用官钱事落职。
三月,乙卯,高丽王熙遣使来贡,以感谢大宋多年来的帮助。
高丽也受了灾,一下就将亲宋派和亲辽派的高下区分出来了。
王熙虽然还不是国王,但是在这次救灾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利用和女直人的转口贸易赚到了大量的粮食,傅贤妃命送往高丽全境各地,分发给百姓。
无数官员开始倒向王熙,而高丽的民心也开始朝王室凝聚。
高丽王室和权臣斗争了上百年,今年终于迎来了拐点,在权力与民心的争夺上,占据了上风。
这也是高丽第一次单独遣使大宋,虽然耶律洪基近在锦州,高丽也没有派出使节。
丁巳,吕公著、苏油、范纯仁奏,以祥禫既终,典册告具,乞高滔滔遵用章献明肃皇后故事,受册于文德殿。
高滔滔答道:“性本好静,昨止缘皇帝幼冲,权同听政,盖非得已。况母后临朝,非国家盛事。文德殿天子正衙,岂女主所当御?”
之后下诏:“虽皇帝尽孝爱之意,务极尊崇,而朝廷有损益之文,各从宜称。”
“将来受册,可止就崇政殿。”
苏油等赶紧大拍彩虹屁:“陛下执谦好礼,思虑精深,实非臣等所及。”
高滔滔也是影后级别,在一干戏精戏迷老戏骨的倾情配合下,将“女中尧舜”气质的这一块,真是拿捏得死死的。
癸酉,神宗大祥,奉安神宗神御于景灵宫宣光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