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劍骨 愛下-第五百一十八章 念珠展示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如果你真的在乎一个人,就不要把希望放在其他人的身上!
猴子的话语,震醒了宁奕。
直到离开笼牢禁地,他都处在深深的反思中。
一直以来,自己都很幸运。
在西岭的时候遇到了徐藏,拜入蜀山,有师姐庇护,这一路走来,虽步步难行,但步步背后都有贵人相助。
徐藏,周游,叶先生,大圣……
自己成长到了今日,再到之后的北伐,再到执剑者预知的灭世之劫。
他必须要依靠自己。
后山山顶。
星火流萤,满树银花,宁奕坐在树下,心神沉浸,缓缓运转周天。
四卷天书,如四轮太阳,并不炽烈,缓缓在宁奕背后点亮。
这是一副极其骇人的画面。
革命神
执剑者的每一卷天书,都象征着某一领域的极致之力!
修行者,修行肉身,神海,力求超脱凡俗,成就不朽。
强大如白帝龙皇,走到追寻不朽的最后一步,都认为“天书”能带给他们关键性的指引。
诸多杂念,一一摒弃。
当心念沉浸,坠入心湖最深处——
宁奕看到了神海摇曳的那一束火光,时暗时明,犹如一盏风吹烛火,虽然迸发光亮,但……随时可能熄灭。
那是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关乎性命的神火之劫。
这一劫,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一双素手,缓缓搭在肩头,素手主人轻拢慢捻抹复挑,替他揉捏肩头,手艺高超,宁奕忍不住轻轻一声长叹,从闭关之中醒来。
宁奕神情复杂,一只手轻轻抬起,握住素手。
裴灵素柔声道:“大圣说的话,有些过了……在我看来,夫君已经很了不起了。我这条性命,是你拼了性命救回来的。甲子城的三万六千条性命,也是你救下来的。”
宁奕笑着摇了摇头,他站起身子,一只手不愿松开,另一只手缓缓抬起,替裴灵素拢着发丝,“大圣说的没错。如果以后我还需要依靠后山的力量,还需要依靠他的纯阳气……路不会走得长远。”
裴灵素欲言又止。
两个人相顾无言。
宁奕忍不住笑了,“干嘛这么严肃?”
“没有……”丫头深吸一口气,挤出笑容,道:“执剑者,是个很大的担子吧?”
两人之间,已经没有秘密可言。
宁奕所观想到的灭世之劫,也没有隐瞒。
所以一个人在后山的时候,丫头总是会想,背负这么一份大责,又无法与外人言说的夫君……实在是承担了很多。
“来,笑一个。”
宁奕笑眯眯伸出两根手指,指尖轻轻抵在女孩婴儿肥的粉白面颊上,挤出两个小梨涡。
裴灵素哭笑不得,配合宁奕做了这么一个动作。
“以后,要笑,要开心。”
宁奕声音很轻,端详着这张面孔,懒洋洋道:“你开心呢,我就会很开心。你不开心的话,我也会很不开心。”
“天都要塌了,我怎么开心得起来?”
裴灵素抬起两条手臂,挥舞着做出同样的动作,把宁奕面颊两侧推了上去,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宁奕咧嘴,很难看地笑道:“有夫君在,天怎么会塌。”
虽然笑得很难看。
但说得很认真。
裴灵素怔了怔,咕哝一声,放下两条手臂,噗通一声撞入宁奕怀中,把脑袋埋在男人怀中。
刚刚咕哝的那句话,宁奕听见了。
说的是。
“还蛮帅的。”
宁奕噗嗤一笑。
这笑声传到丫头耳中,虽然脑袋已经深深埋进去了,但俏脸仍是一片涨红,连宁奕都能感觉到后者炽热到略微有些滚烫的体温。
“怎么这么烫?”宁奕假装诧异,伸手去触怀中丫头的额头,笑道:“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
裴灵素死死把脑袋埋入衣衫内,怎么也不让宁奕的手掌贴进来。
一句话,让宁奕心湖荡漾。
“要不,夫君帮我检查一下身体……”
宁奕低声咳嗽,假装没有听清,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不说了!”
“本姑娘……”
裴灵素咬紧银牙,抬头幽怨瞪了眼宁奕。
对视之后,看到了宁奕眼中的柔和笑意,她心神一颤,又把脑袋埋了下去,声如蚊蝇道。
“本姑娘困了……打道回府……睡觉睡觉……”
“得嘞。”
宁奕忍俊不禁,抱着丫头,一个人一前一后,大字型摇摇摆摆,像是酗酒的醉汉,极其滑稽地荡下山道。
……
……
蜀山的酒宴结束,已是天明。
黎明曙光如一线潮水,缓缓推散余夜。
后山洞府水帘潺潺,静室之内檀香袅袅。
骤雨初晴,麝香缭绕。
裴灵素依偎在宁奕怀中,一宿未眠,并不觉得疲惫,只是稍微有些小倦。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叙着。
丫头声音有些沙哑,“你不用出去看看师兄他们吗?”
宁奕却是有些累了。
他将裴灵素揽在怀中,很认真地说道:“师兄们都很好,不用去看了……我怕打搅师姐喝酒的雅兴。”
说到这里,宁奕笑了笑,“等日过晌午,我再出去。”
那个时候,师姐的酒,应该是喝的差不多了。
“要离开蜀山了吗。”裴灵素声音很轻地问。
后山,说到底,不过是一纸符箓隔绝的奇点洞天。
只要这张符箓存在,那么后山便始终是与蜀山隔离开的两座世界。
明明无法看到蜀山的山,水,鸟,兽。
但裴灵素心中,早就将自己当成了蜀山的一名住客。
“……嗯。”宁奕指尖缠着丫头鬓角发丝,喃喃道:“新圣山选在北境。龙脉气运昌盛,镇压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背抵将军府,也就是你以前的家。”
裴灵素轻声道:“将军府故人去矣,不必为了我,刻意选在那的。毕竟……”
说到这里,停下来了。
宁奕看出了丫头神情上的自嘲,也看出了她未说出的那后半句。
毕竟……她又无法看见。
“还记得我说过的承诺么。”宁奕一只手伸过女子耳鬓,缓缓收回之时,虚空破碎,他变戏法一样取出了一枚珠胎圆润的白珠。
“这是什么?”
裴灵素眨了眨眼,接过珠子,轻轻抚摸,珠子入手温暖,似乎有一股暖流流淌……这股力量,她再熟悉不过了,中了白帝一击之后,身躯冰凉,宁奕总以这股力量温暖自己身躯。
是执剑者天书中的生字卷。
不……不止这些。
还有一些驳杂的,自己感知到却说不出名字的气息。
“这是……我的眼。也是你的眼。”
宁奕打了个机锋,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这个珠子是什么。
这是他点燃神火之后,在天都城静居时所琢磨出的物事。
珠子内萦绕着执剑者天书的几股力量。
生字卷,时时刻刻可以为裴灵素温养身子。
山离两卷,保证了珠子内几股力量的平衡。
最重要的,便是“空之卷”!
效仿大隋皇室的通天珠,宁奕自己以执剑者天书之力,将神海的感知,传递到珠子内。
“闭上眼。”
顺从着宁奕的声音。
裴灵素听话地握住胎珠,缓缓闭目。
她的神海之中,四周竟然变得清晰,逐渐观想出一副云雾……云雾破散,火焰缭绕。
她“看”到了一张披散发丝的女子面容,鬓发被一根手指轻轻绕起,转了好几圈。
那女子闭着双眼,双手握着白色珠子,捧在胸前,披在身上的薄被略微下滑。
春光乍泄。
那女子……是自己!
裴灵素陡然睁眼,从观想状态之中醒来,对上了宁奕那双眸子。
“我看到了……自己?”
她瞬间明白过来。
通过神海的力量,自己握住这枚珠子,便感应到了……宁奕所看到的画面。
“在你离开后山之前,我会成为你的眼。”宁奕轻声道:“此后,无论我去哪里,只要你握住这枚珠子,就能看到……我所看到的。”
这枚珠子,是宁奕真正意义上的,双眼。
宁奕说的,要成为自己的眼。
他是认真的。
裴灵素沉默了,她握住这枚珠子,良久之后压下复杂的心绪,笑道:“夫君,谢谢你。”
这个人真的把自己放在了心上,最重要的位置,愿意跟自己分享眼前看到的世界,一花一草一木。
所有的一切。
“起个名字吧。”
宁奕看出来了,丫头真的很高兴。
丫头高兴,他也便一起高兴。
“我不怎么会起名。”
裴灵素凝视着怀中的小白珠子,轻声喃喃,“就叫它……念珠好了。”
“念珠。”宁奕笑眯眯道:“好,就叫这小家伙念珠吧。”
宁奕顿了顿,打趣道:“本以为你会起个有趣些的名字呢。”
裴灵素幽怨道:“夫君是嫌弃这名字不好吗?”
“不不不……”
宁奕眨了眨眼,道:“虽朴实无华,但朗朗上口。”
裴灵素道:“那夫君起个有趣的名字,我倒是想看看……有多有趣?”
天降神曲 梦圆中秋
鱼儿上钩了啊。
宁奕摸了摸下巴,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那我说了啊。”
“说吧。”丫头好整以暇。
“此珠可以观想神海,模拟另外一人视野,即便是盲人亦可以重见光明,恢复视力。不如就叫……拟视珠。”
“好名字。不过……”
裴灵素呵呵冷笑,道:“你才是猪。”
……
……
(这章补昨晚的。晚些还有一个大章。)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