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二十章 他鄉遇故知看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直到蒋白棉等人完全脱离了自己的视线,白晨才收起“橘子”步枪,离开天台边缘。
下一秒,她和龙悦红同时转头,望向了另外一侧的南街奴隶市场。
西边传来的喧闹声里,白晨收回了视线,对龙悦红道:
“走吧。”
龙悦红略显沉重地点了下头,跟着白晨,原路回到了街上。
就在他们快要离开路灯坏掉的区域时,忽然看到黑暗的街边,某个店铺的前方,一道人影弯着腰,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做什么。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白晨和龙悦红的出现,连忙转身,望了过来。
下一秒,“他”狂奔而逃,飞快拐入了旁边一条巷子内。
“小偷?”龙悦红疑惑地猜测道。
白晨没有回答他,走到刚才那道人影所在的位置,弯腰拾取起了一叠纸。
…………
东街,一个仓库内,外面的光芒透过玻璃窗照入,让部分事物勉强呈现出了自身的轮廓。
“怎么称呼?”商见曜笑着询问起站在光暗交界处的那名情报人员。
“陈旭峰。”那情报人员坦然回答道。
反正他给的不是自己在野草城的化名,不用担心暴露。
“蒋白棉,商见曜。”蒋白棉也简单做了下自我介绍。
商见曜则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名字有点耳熟。”
不等陈旭峰回应,他主动问道:
“你认识陈贤宇吗?”
“啊?我爸啊!”陈旭峰颇为愕然。
这还真遇到熟人了!
商见曜顿时笑道:
“495层?”
“对对对。我是老陈家最小那个。”陈旭峰好笑反问道,“你也住495层?”
商见曜重重点头:
“我应该掐过你女儿的脸。”
“什么?”陈旭峰听得有点茫然。
“肉嘟嘟的。”商见曜发表着感受,“差不多两年前,陈爷爷经常带她到‘活动中心’玩,后来她上小学了,就没怎么见过了。”
神武战王 张牧之
“两年前?啊,那时候,我刚外派到这边,我媳妇平时也得上班,估摸着只能是老一辈轮流带,你们也知道的,公司的幼儿园放得太早了!”陈旭峰大致理清楚了前因后果。
接着,他“恨恨”说道:
“你怎么能掐她脸?那会儿,她都五岁的大孩子了。”
“陈爷爷也有忙的时候,如果我们在,会和她玩游戏,谁输了谁就被掐一下脸或者打一下手心。”商见曜认真解释道。
“这样啊……”陈旭峰笑了笑道,“我们差了有十岁吧?说不定我也欺负过小时候的你,一报还一报。”
两人愉快地聊起了天,愈发觉得彼此值得信任,必须信任。
蒋白棉虽然能理解陈旭峰离家两年,迫不及待地想了解父母的身体、妻子的状况和女儿的成长,但也知道现在正事要紧,于是打断了这对他乡遇故知的“朋友”:
“陈哥,有弄清楚之前那个小组的失踪原因吗?”
“诶,怎么能叫我哥?你都是一个小组的组长了,怎么都得是D6级吧?我还差得远。”陈旭峰有点受宠若惊。
蒋白棉没去反驳,很捧场地问道:
“你现在几级了?”
“D5,负责这边的情报网,呵呵,没几个人。”陈旭峰笑着叹了口气,“等做满年限,调回去之后,应该能再升一级。”
“盘古生物”对外派员工还是相当大方的。
“那也没差D6多少啊。”蒋白棉笑着说道,“咱们还是先聊正事吧。”
“嗯。”陈旭峰拿出了一叠资料,用回忆的口吻道,“在公司通知我前,我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小组到野草城来,你们应该也清楚,我们是两条平行的线,谁也不用管谁。”
“是啊,如果不是带着任务来,我们想要找你们帮忙,得先给公司拍封电报,让上头的人下命令。”蒋白棉点头附和,“我记得那个小组给公司发的最后一封电报是说已抵达野草城,希望能找到一些经历过旧世界毁灭的老人。”
她怀疑那个“旧调小组”是在接触到某个老人后发生的意外。
陈旭峰轻轻颔首:
“我收到公司电报的时候,他们失踪都超过两周了,很多线索已经断掉,根本没法调查。”
草 草上匪
“不过,还是有点收获。”他话锋一转道,“他们是个五人小组,三男两女。我抱着尝试的心态,找人问了问城里各家旅馆、酒店,看那段时间有没有类似的组合入住,结果,还真问出来了!”
“遗迹猎人就不能三男两女吗?”商见曜反问道。
陈旭峰笑了一声:
“肯定有类似的团队,我们获得的反馈也不止一条。
“但经过仔细的对比排除,我确定那个小组住的是美里大酒店,野草城相当好的一家,他们登记的入住时间和公司收到最后一封电报的时间完全一致。”
说到这里,陈旭峰补充解释道:
“美里酒店的人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那个小组女的漂亮,男的英俊,和大部分遗迹猎人不太一样。
“别说,基因改良普及之后,咱公司的年轻人一出来,那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你也做过基因改良吧?”商见曜突然问道。
陈旭峰怔了一下,长长地叹了口气:
“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我爸我妈那个时候年纪比较大了,也可能是个人体质问题,我基因改良的效果不是太好,唯一的优点是非常普通,别人看了不太容易记住脸,嗯,还有,在伪装、跟踪方面有些天赋。”
“至少比1米75高。”商见曜诚恳地宽慰道。
陈旭峰的身高和蒋白棉差不多。
真是龙悦红的好朋友啊……蒋白棉见无人注意自己,悄悄翻了个白眼。
她再次打断了商见曜和陈旭峰的闲聊,主动说道:
“那个小组选择住美里大酒店这种地方,说明他们进入野草城的时候,不觉得会有什么危险,也不认为有潜藏的敌人。”
非常的放心,非常的光明正大。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陈旭峰回到了正题,“按照这个推断,他们后续在野草城的行动应该也是比较公开的,有机会追查到。”
他拿着那叠资料,继续说道:
“我找了猎人公会的内部人员,查了查那段时间有没有类似的五人小组接过任务。
“反馈是没有。”
——既然那支“旧调小组”对自身行踪没做什么掩盖,那他们接猎人公会的任务时,肯定也不会刻意分成两三队人马。
不等蒋白棉追问,陈旭峰主动说道:
“但查到了他们注册的猎人身份,都已经是‘正式猎人’了。
“呵呵,你们猜,怎么查到的?”
“用的是真名。”商见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陈旭峰怔了一下,“对!他们还挺守规矩的。”
“这说明他们一直以来的行动没惹到什么危险,或者,已经把危险全部铲除,很有安全感。”蒋白棉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让那个小组在野草城突发意外的可能提高了不少。
陈旭峰没做评价,转而说道:
“我花了点钱,拿到了他们注册猎人身份时的照片和完成过的所有任务。
“你们回去可以好好看一看。”
逍遥劫
说话间,他把手里那叠资料递给了蒋白棉。
“好。”蒋白棉伸手接了过来。
陈旭峰回想了下又道:
“我目前调查出来的线索还有几条:
“一是他们去过飞鸟酒吧,和里面几个客人发生过冲突,但没闹大。这是他们抵达野草城第二天晚上的事情。
“二是他们拜访过本地猎人公会某位高层。我昨天才问出这件事,具体是谁有待调查。
“三是他们好像进过北街,城主府一个经常出来采买的仆人见过类似的组合。
“四……”
说到“四”这一条,陈旭峰的表情变得颇为凝重:
“据美里大酒店的服务生说,他们是自己退的房。
“在公司让我调查前两天。”
“也就是说,前面近两周,他们活跃在野草城,却没有回过公司的电报?真实的失踪时间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长?”蒋白棉思索着反问道。
那个“旧调小组”和他们不同,是自带有电台的,按照规矩,差不多一周得和公司联络一次,而且,第二周最后几天,公司有主动拍发电报询问情况。
“所以很奇怪。”陈旭峰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接着,他皱起了眉头:
“最近这段时间,还有人告诉我,在城内见过疑似雷云松和林飞飞的人,喏,就是照片最上面那两张。”
当前的光照条件下,蒋白棉根本看不清照片,也就没有去看,若有所思地“自语”起来:
“也不知道是比较像的陌生人,还是有人在假扮他们,或者,他们确实还能自由活动?”
“无法肯定。”陈旭峰没盲目地下判断。
“还有别的线索吗?”蒋白棉缓慢吐了口气道。
“暂时没有。”陈旭峰摇了下头。
蒋白棉“嗯”了一声,转而问道:
“中午图书馆被烧是怎么回事?”
陈旭峰用嘲笑的口吻道:
“最近两个月,城里多了帮不要脑子的家伙。
“就是那些宣扬旧世界因为追求知识,犯了禁忌,才被毁灭的疯子,他们想强迫大家不要再阅读旧世界遗留的书籍。”
聊完了主要工作,约定好了之后交流的方式,商见曜把老陈家现在的情况给陈旭峰讲了讲,然后,两人恋恋不舍地挥手道别。
海贼之自由混蛋
蒋白棉带着商见曜,绕了四分之一个野草城,终于拐回了“阿福枪店”所在的巷子。
回到租住的房间之后,他们发现白晨和龙悦红正各自看着一叠纸。
“这是什么?”蒋白棉好奇问道。
“传单。”白晨将手里的纸递给了组长。
蒋白棉和商见曜同时望向了纸张,阅读起上面的内容:
“思考是陷井,知识是毒药……
“不要再处碰书籍……
“不能重倒旧世界复责……”
“重倒”这个词语上还画了个圈,往外引出一条线,表示修订。
而修订的词语是:
“重稻”
“……”蒋白棉哑然失笑,“他们还真是完美践行着自己的理念。”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