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 起點-第六百二十八章 堡城外鑒賞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雾气包围着他们的头脸,什么也看不清。帕尔苏尔唯一能听见只有骑士擂鼓般的心跳,甚至比先前更响。魔法的存在对神秘生物来说和呼吸一样寻常,她正是针对这一点进行限制……但那是在他们还没深入雪林的时候。严冬首先粉碎秩序世界的枷锁,接着剥除源自内心的所有情感,把他们变成自己的一部分。帕尔苏尔忘记了骑士的威胁,也忘记了身后的追兵。最终,冬日里驱使她向前的只剩下某种凄凉的惯性。
刺客的出现是桩好事,能使帕尔苏尔摆脱死亡的寂静。问题在于对方也要她死。乔伊不认为那是圣瓦罗兰派来的夜莺,但她不抱侥幸。或许我早已做好了准备。她没有讨取同行者的信任,将骑士变作护卫。类似的事情干得太多,帕尔苏尔也会疲惫……可希瑟终究还记得她的付出。
河面破裂的瞬间,骑士的心跳频率达到峰值。自然秘语也没法彻底限制他的力量,她明白,毕竟施术方只是个转职后的风行者,森林的祝福也在卸任当天悄然消失。然而她的魔法通过药物作用,效果可不止使用魔法比较困难——事实上,应该完全没法使用才对。造成些许困难算什么?真是活见鬼。还是别再想下去,我在神秘领域可不是什么专家。帕尔苏尔本就没指望能一劳永逸。
她把骑士的头掰向一边。“那里有个德鲁伊。”
两片枫叶
到了如今,帕尔苏尔再也没理由担心自己近些天的努力落空。乔伊迅速冻结河面,寒冰卡住麋鹿的喉咙。它嘶嘶咆哮,动弹不得,但毕竟还活着。骑士甩开她的手掌。“跑了。”
“他会去报信。”
“最多只能这样。我要对付那畜生。”
“露娜。”她不知多少次纠正。“是我的错,乔伊,我会把神秘全还给你。然后我们追上去。”
破碎的夜光心灵 绯色阴厄
“他们在追我们!白痴。你以为他是恰巧碰上我们?在不见鬼影的雪林里?他们有神秘手段,不靠探子。”
帕尔苏尔忽略他的冒犯。“你指什么?”
“动物。”骑士的目光落在她的坐骑上。麋鹿仍仰头挣扎,不住晃动脑袋,但它的脖子被冻得很牢。帕尔苏尔把自己朝上拉了拉,看到一双暴戾的眼睛。德鲁伊既能变成动物,也能操控动物。但魔法的效果存在范围,施术者逃走后,露娜就该恢复正常了!麋鹿的挣扎渐渐微弱,但显然,在体温降到与河水等同前,它绝不会停下。“和德鲁伊手段类似,但森林里的生命不止你们。”
等他们从另一端爬上河岸,月亮已落入冰峰之间。骑士将她丢在树根上,自己在灌木边坐倒恢复体力。冻硬的泥土毫无温度,但足够粗糙,起码不用担心失足。帕尔苏尔来不及休息,扭头尝试用魔法将露娜拖上来。她忠心耿耿的麋鹿同伴全程都在狂躁地踢打,仿佛把她拖下水比求生更重要。
最后她总算成功。麋鹿趴在靠近河岸的冰面上,试图站起来,但它的目光摆明不是想与主人庆祝胜利。要不是虚弱不堪,它估计已一头撞过来了。帕尔苏尔爬下河堤,用尽一切办法祛除神秘影响,可这是连希瑟都做不到的事——神性也没能使露娜抵抗住杀手的魔法侵袭。“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她挤出这句话。事实上,她心中已有答案,只是不愿放弃。
出閣
“当地特产。”乔伊说。他看起来恢复了力气,站起身来到近前。
是我的过错。这鬼地方在驱逐希瑟的使者,我却偏要深入。帕尔苏尔紧紧攥住麋鹿的长角,希望给予忠诚的伴侣一点安慰。它在虚弱的喘息间回以野兽的瞪视。“你本该带着我的尸体回到苍之森去,露娜。这是我们的约定。”她在它耳边低语。一万年前的约定。若我真死了,圣瓦罗兰大概会把我的尸体丢进沼泽腐烂。手指抚过裂痕的刹那,帕尔苏尔皱起眉,想起一桩怪事。“乔伊,你的刀……”
寒冰凝成的短刀砍断麋鹿的喉咙,热血喷出豁口。帕尔苏尔震惊地僵在原地,怀里抱着麋鹿的头。如果不是满身血腥,她活像在打扫猎人小屋中的大号挂件。麋鹿终于安静下来,四蹄不再蹬动。
乔伊操刀刨开尸体肚腹,娴熟地沿开口分离肌肉和毛皮。切开前腿时,鹿的内脏随鲜血滑落,砸在地上。周围的河面染成暗红,坚冰也渗入了粉色。骑士注意到她的目光,甩掉手上油腻的条状脂肪,转过身:“除了皮毛,它身上的零件都属于你的神。你不会要求厚葬?”他的解释无异于火上浇油。
帕尔苏尔张了张嘴,差点忘记怎么发出声音。“露娜!”她听见自己的嗓音十分刺耳,“你……?它还活着呢!”
“活不了多久。少废话。没时间等它咽气,两小时后会下大雪。”乔伊头也不抬,将鹿皮整块剥下来。“前面还有河。你要留下等死?”
他和她都清楚,她不会这么做。
越过一片枫林后,帕尔苏尔看到了城堡的轮廓。旗帜样式虽与奥雷尼亚截然不同,但上面照样有着怪异的纹章。除了森林种族,似乎全天下都用古怪图案区分彼此。圣瓦罗兰只有一面旗帜,女神的旗帜。城堡在阴云下屹立,依稀可见天空盘旋的青色月轮。惨白的月光分割雪地和深郁的密林,除此之外,还有孱弱的幽蓝火苗。
骑士停下来,手掌在腰间轻轻一触。自然,那儿什么也没有。帕尔苏尔装作没瞧见他的动作。“一座阿兰沃的小镇。”
“堡城。”
阿兰沃精灵的城市与奥雷尼亚的小镇差不多。“我不打算进去。”她告诉乔伊。
“尽管里面有制好的皮靴?”
帕尔苏尔顿时感到脚底传来寒意。她一直穿着露娜的毛皮——骑士亲手从麋鹿身上拔下来的毛皮。不管当时她有多愤怒、多难受,她都没法改变自己救不了它的事实。一种前所未见的魔法侵蚀了露娜的意志,而作为主人和朋友,帕尔苏尔甚至没感觉到异常。乔伊坚持刺客不是她的同族,她也快相信了。毕竟圣瓦罗兰的魔法不可能连他们的前任圣女都不认得。
无良弃妃:王爷请指教 清欢
她恼火于骑士的冷漠,但也没拒绝伙伴最后的馈赠。在雪林中光脚是桩蠢事,哪怕对神秘生物来说也一样。希瑟信徒不认为尸体是本人的残留,对于利用它丝毫不抗拒。然而出于实用性方面的考虑、出于对火和生命的渴望,出于对纯粹孤独的畏惧,帕尔苏尔还是犹豫了。
“最好别进城。”她咕哝,“我很清楚外地人会受到怎样的欢迎。”
“它欢迎过你了。”乔伊说,“城墙上不是阿兰沃精灵守卫。”当她在夜色里集中精力,眺望城堡的细节时,骑士已绕过阻挡的树干,在雪地上留下一串黑色足迹。
“什么意思?你要去哪儿?”帕尔苏尔赶紧跟上他。“尸体。”她讶异地察觉死人手上生长的苔藓。“是那刺客?”
“显然。”
“他死了?”这也显而易见。问题不在于此。刺客确实是个德鲁伊,但装扮与圣瓦罗兰的森林种族不同。当然,恶劣的天气是主要原因,只是没有什么御寒手段是需要裸露胸前刺青的。一只怪异的眼睛大睁着,形成规整的圆形,在苍白僵硬的皮肤上望着他们。帕尔苏尔不喜欢与它对视的感觉,仿佛死亡会顺着不存在的目光传递。她打量尸体的全貌,提出疑问:“没有伤口,没有血。”
“大概是神秘中毒。看来你野蛮的女神有点能耐。他操控那头鹿时,反被它身上的魔法杀死。”
露娜身上没有魔法,帕尔苏尔一清二楚。神性。女神的手笔。自从离开莫尔图斯后,希瑟再也没给她指引,但这不意味着祂抛弃了她。“从没人敢伤害被大祭司祝福过的对象。”她说。
“是吗?那她肯定忘记祝福你了。”骑士递给她一团暗红色的东西。帕尔苏尔接过后才发现,这竟是鹿皮的边角料。“上面本来有个同样的图案。”
她皱着眉展开毛皮,在微弱的光线下观察。的确有不自然的痕迹,一圈毛似乎被火烧焦。乔伊阻止它时没用过与火有关的魔法,事实上,那时他连控制惯用的冰霜都费劲。在那以后,帕尔苏尔才恢复了他的职业力量,以免再受袭击。“这是魔纹?”
“不可能是。”
“把话说清楚,乔伊。”帕尔苏尔不得不提醒,“我很难相信你的神秘学水平。你连黑夜魔纹都不认识,怎么能肯定它不属于神秘?”
“因为它是女巫的标志。竖琴座女巫不可能到这鬼地方来,她们宁愿去苍穹之塔……甚至圣瓦罗兰。”
“不对。苍之森没有女巫。”起码她这个前任圣女根本没见过。“况且女巫干嘛和我过不去?”
超級 兵 王 混 都市
骑士冷笑一声。“预言家们总有理由。没准在你出生前,他们就得知将来你和他们结仇了。”他扯过凝固鲜血的毛皮,丢在尸体上。
“我出生时,母亲说我受希瑟眷顾。”结果不还是到了今天?预言等于谎言。“预言家可没来圣瓦罗兰找我麻烦。”
乔伊的目光犹如刀子,刮过帕尔苏尔的脸。“算你运气好。”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