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 ptt-第八百四十一章 狼狽為奸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可惜黄昏此刻没在场,要不然他会发现这对缩头兄弟此刻像极了电影版本倚天屠龙记中的华山二老,当然,朱高煦这点危机感还是有的。
如他意料的一样。
纪纲带着李春等人下楼,只看见了一地的尸首,阿如温查斯不见了,黄昏和卞玉楼也不见踪影。
寻遍四周也不见暗门和地道入口,根本没办法去追。
三个大活人就这么人间蒸发。
纪纲不愧是纪纲,沉声道:“就算有暗门地道,他们也跑不远,李春,你先逼供火锅店里的这些跑堂和厨师,再着人以三元楼为中心,方圆三百米内挨家挨户搜查,只要发现踪影,不顾一切代价都要砍掉黄昏的脑袋。”
沉默了一下,“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
李春心中一凛,“知道。”
纪纲看了看庄敬,“你迅速去乾清殿汇报情况,留意太子殿下在陛下那里说了什么,若是情况不对,尽快出来传递消息。”
庄敬也急忙去了。
纪纲倒握绣春刀,站在火锅店门口,望了一眼纷乱的长街上,眼眸有点冷,心里有点沉重,许久,长叹了口气,转身,听到后厨那边传来的哭喊声,心无波澜。
我真不是学神
总会死人的。
就不信从这些跑堂厨师口中找不到黄昏逃避的地道暗门入口,只要找到入口,就能围追堵截黄昏,但世间事没有绝对。
有个词叫万一。
万一真让黄昏逃了……自己必须谋划后面如何应付朱棣。
缓步拾阶而上,来到雅间坐下。
朱高煦和朱高燧对视一眼,两人也安静坐下,局势变得无比棘手,现在纪纲冲在了前面,可两位王爷也心知肚明,救纪纲对他们有百利无一害。
纪纲深呼吸一口气,“没记错的话,那位如今在山东都司的靳荣曾言他是最了解黄昏的人,其实这话有些绝对了,北镇抚司对黄昏的了解也很深刻。”
朱高煦点头,“这点我相信。”
黄昏入仕之后没多久,就和北镇抚司形同水火,有句话说得好,最了解你的人很可能不是你的妻子儿女和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纪纲继续道:“所以我其实早就意料到今天会出意外,也盯了这边很久,确实没发现黄昏在挖地道,但当下的事实却是如此,黄昏应该是从地道跑了,而且我不认为我们的人追得上。”
不是不相信锦衣卫。
是相信黄昏。
这个人要做的事,基本上都没有失败过。
作为对手,也作为敌人,纪纲即使再骄狂,也从没轻视黄昏,他甚至有点尊重。
朱高燧叹了口气,“所以还是输给他了。”
纪纲沉默了下,“两位殿下,其他话我也就不说了,我就说一点,若是陛下要深究今日之事,那么两位殿下碗里的毒怎么来的,微臣可不敢保证能在陛下面前守口如瓶。”
朱高煦和朱高燧对视一眼。
得了。
纪纲这是在威胁咱哥俩,偏生咱哥俩还只能接受。
朱高煦咳嗽一声,“放心罢,我都替你想好了,首先,太子和黄昏都不知道这个毒是怎么回事,你和李春、王谦、庄敬也不知道,那么这个事是不是要调查?谁来调查?应天府衙还是刑部?又或者是大理寺?这都是看父皇心情的事情,但有一点我们必须笃定,有人想要谋害我们兄弟俩,至于幕后主使者是谁,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纪纲笑了起来,“很好。”
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只要朱高煦和朱高燧这边能配合自己,那么就依然可以将下毒的事情栽赃到黄昏身上。
也就是说,这一次计划虽然失败了,但自己和北镇抚司不会有任何损失。
最多就是一个保护两位藩王不力。
这也能算事?
朱高燧有些担心,“我倒是有点不好的预感,黄昏擅长后发制人,今天这个事咱们没有当场砍下他的脑袋——”
说到这里不满的盯了一眼纪纲。
纪纲也叹道:“大意了。”
知道黄昏在拖时间,也知道夜长梦多,可谁叫自己被金钱蒙蔽了,总想着既然太子和朱棣都不在,那就顺势砍了黄昏再做点小动作,从时代商行里捞一笔。
话说,大哥莫说二哥,你兄弟俩不也是这种想法?!
朱高燧有些尴尬。
确实,当时太子一走,大家都笃定黄昏非死不可,所以都动起了小心思,惦记上时代商行的钱了,有一说一,时代商行的钱,别说他们几个,就是父皇也要动心。
朱高燧继续道:“今天咱们没有杀了黄昏,只怕他会有后招,关键是咱们不知道他的后招是什么,只能见招拆招,这很被动。”
纪纲唯有叹气。
没办法,现在局势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倒也还好,只好朱高煦和朱高燧配合,自己不会因为今天这个事情被陛下责罚。
最多就是找不出下毒的凶手落个办事不力的小过。
朱高煦道:“那就这么着?我们就咬死了是黄昏着人在我兄弟俩的碗里下毒,给他来个莫须有?就算父皇不杀他,也得贬责一下吧,要不然我兄弟俩的命也太廉价了。”
朱高燧嗯了声,“就是,我们甚至还可以说黄昏甚至连太子也想毒杀,想要一网打尽我们三兄弟,其野心简直丧心病狂,不信父皇会对他没有猜忌。”
朱高煦一拍大腿,看向纪纲,“三元酒楼的跑堂和厨师都没跑吧?逮两个去北镇抚司严刑拷打,不信他们不配合咱们。”
诬陷这种事,北镇抚司手拿把稳。
纪纲颔首,“可行。”
话音刚落,李春脸色难看的上楼进雅间,道:“跑堂里有个小伙子招了,跟着他去楼下一个雅间里,找到一条密道。”
纪纲嗯了声,“将三元楼所有人都带回诏狱,具体审问什么,路上我会给你说,咱们死马当活马医,你先着人顺着密道去追黄昏和卞玉楼,对了,可以着人去将卞玉楼家人押到诏狱去,这也可能是个突破口。”
李春立即去了。
纪纲起身,“两位王爷,请罢。”
轮到你俩表演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