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4zsa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人魔之路-第1119章 取生機法則閲讀-dxn5c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不但是北河,就连那黑衣男子和绿肤女子,也将目光看向了出现在此地的银色人影身上。只见此人赫然是之前向外走去,并且跟北河错身而过的那位。
之前的银袍女子,给北河一种颇为熟悉的感觉,让他内心生出了浓郁的警惕。
眼看此女出现,北河重新将她给上下打量,并且还将神识探开,将对方给笼罩。
但是对方将面容给遮掩,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北河还真看不出什么来。
当他再次一番回忆,他几乎可以肯定,以往他从不认识一个双瞳呈现淡银色,在眉心还有一枚图腾的女子。
就在他打量着此女时,对方也在上下打量着他。
对于北河施展蛮魔变后,化作的人形怪物,银袍女子似乎颇为惊讶。但她从气息上,还是判断出眼前的人形怪物,就是北河。
就在她心中如此想到时,只听北河道:“多谢这位仙子相助了。”
他修炼了冥炼术,记忆力极为强悍,只要能够让对方开口说话,或许他能从对方的声音中,判断出此女到底是谁。
但让北河无语的是,听到他的话后,那银袍女子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北河有些尴尬,又看了看此地的另外两人后,他就收回了目光。
这时他对着体积巨大的五光琉璃塔一招,此宝倒射而回之际,开始收缩变小。最终化作了一尊迷你小塔,落入了他的掌心,被他托举着。
但是在将五光琉璃塔拿在手中的瞬间,北河却眉头一皱。
他感受到在此宝的内部,那中年男子正在左冲右突,同时还施展了各种秘术,将他的这件本命法器不断的攻击着,试图将此宝给轰碎,从而脱困。
北河目光一寒,随着他将此宝一催,五光琉璃塔上五色灵光大涨,内部的五行之力运转了起来,直接轰在了其中的中年男子身上,他要将此人给炼化。
原本师弟陌都,还有那具天尊境修士的肉身,也在五光琉璃塔中,但是此宝乃是一件空间属性的法器,北河要将陌都和那天尊境修士的肉身给隐藏起来,是极为容易的,所以中年男子并没发现什么端倪。
“该死!”
而当感受到一股股五行之力涌来,随之五行自成循环,产生了一股惊人的炼化之力后,此人脸色陡然大变。
不过中年男子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慌,而是体内魔元鼓动,而后就见他身上的那件暗红色的长袍,红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霎时,一股股冲击在他身上的五行之力,竟然被他身上的暗红色长袍给吸收了,继而消失不见了踪影。
“咦!”
能清楚感知到这一幕的北河,当即被惊得不轻。
但是一想到之前的中年男子,身着这套暗红色长袍,就连死亡法则都能够吸收后,他就微微释然了。
并且这时的他,眼中还浮现了一抹火热。他已经将对方给困在五光琉璃塔中,在他看来此人必死无疑,而到时候对方身上那件能够吸收死亡法则,还有五行之力的暗红色长袍,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这时北河还发现,虽然中年男子能够暂时抵挡五行之力的炼化,但是对方却极为吃力。照此下去,长时间之下此人必然会不支。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落入他本命法器五光琉璃塔中的人,都能抵挡五行之力的炼化自保的。这让他对中年男子身上那件暗红色长袍,越发的感兴趣了。
吸了口气后,北河就回过神,只见他翻手将五光琉璃塔给收了起来,向着众人扫视一圈后,他就看向了不远处那株生命树。
此物之前在他和中年男子激斗的时候,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始终静静的矗立着。
这时那黑衣男子,还有异族修士绿肤女子,具是看着北河,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并且从两人的目光深处,还能看到一丝忌惮。
二人暗道,之前的黑衣男子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本以为能够轻松的解决一个竞争关系的对手,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将自己给搭进去了。
这一点不但是中年男子自己没想到,就算是他二人同样没想到。
大唐名花錄 希公子
这时他们极为默契的,看向了最后出现在此地的银袍女子,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此女之前他们也见过,是先他们一步来到此地想要打生机法则主意的人,但是没想到又去而复返了,并且还帮了北河一个大忙,将那中年男子给封印到了北河的本命法器中。
原本两人猜测,北河跟银袍女子之间应该认识,但是后来通过北河的话,他们又觉得并非如此。
一人,一城
摇了摇头后,两人压下了心中的杂念,而后也将目光看向了前方的那株生命树,眼中露出了灼热的神情。
“你可知道,该如何收集生机法则吗。”
就在这时,在北河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女子的神识传音。
听到这道神识传音后,北河表面看似无异,但是心中却颇为惊讶,因为给他传音的那位,正是银袍女子。
因为是神识传音,所以他依然无法分辨出此女是谁。
不过他还是立刻以神识传音回道:“略知一二。”
来时洪轩龙就告诉过他方法了,最简单的就是等待生命树上的生机法则,自行流出来,那样就可以轻易的收集了。
虽然到时候很有可能会跟此地的另外两人一番争抢,但是胜在没有什么危险。
璇机 鎏守学长
生命树散发出的是生机法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害的样子,但是如果修士尝试着靠近此树,并且想要亲手将生机法则给剥离下来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极有可能是被此树将体内的生机给反吞。
古往今来,这种事情可是发生了不知多少。
“若是能等的话,就等这两人先离开后,你在动手吧。”
听到北河的话后,只听银袍女子以神识传音回道。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最终北河还是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因为他也是这样想。
他体内的冥毒,要治愈的话,需要生机法则可不少。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想办法,能否从生命树上,剥离源源不断的生机法则,只有那样他才有机会治愈冥毒。
虽然他还没有什么良策,但是他准备的数种办法,只有等那两人离开后,才能一一尝试。
“哗啦啦!”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时,突然间只听一阵风声传来。
只见前方的那株生命树上,一根根枝桠随风舞动。
同时此物上翠绿色的光芒大涨,能够看到一缕缕生机法则,在树干和枝丫上不断的流转。
但随之而来的,是众人身后的龙卷屏障上,一丝丝的死亡法则涌现,向着那株生命树而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北河动作不慢,他拿出了洪轩龙给他的玉佩,并立刻将此物给激发。
而那黑衣男子取出了钵盂法器,绿肤女子则将那张符箓再次贴在了胸口。
至于最后出现的银袍女子,她取出了一斩铜灯,随着她的催发,铜灯上燃烧起了一簇黑色的火焰。
下一刻,一缕缕靠近她的死亡法则,就融入了她手中铜灯燃烧的黑色火焰中。
庶女矜貴 竹肅為蕭
这时北河才发现,原来那一簇黑色火焰,就是死亡法则凝聚而成的,眼下还有着越发壮大的趋势。
只是随着一缕缕死亡法则的融入,那一簇火焰有着不稳的迹象。这是因为铜灯法器,无法支撑太多的死亡法则,此宝是有一个限度的。而如果超出这个限度,那么极有可能死亡法则就会爆开,到时候她首当其冲,第一个就会遭殃。
众人各施手段,将涌来的死亡法则给阻挡了下来。
就在这时,那绿肤女子,突然做出了让北河意外的一幕。
此女上前一步,来到了生命树一侧站定,接着她翻手取出了一物,那是一只玉瓶。打开后,她体内魔元滚滚注入了玉瓶中。
而后从玉瓶中,竟然有一缕翠绿色的生机法则飘了出来,悬浮在了瓶口。
接着,那一缕生机法则开始拉长,变成了一根轻柔的丝线,向着生命树飘飞而去,并将一根枝丫缠绕。
萌妻来袭:腹黑老公太危险 夏雪云儿
随着绿肤女子口中念念有词,那化作丝线的生机法则陡然绷直,而后往回拉扯。
而后众人就看到,从枝丫上,另外一道生机法则被束缚,而后就要从枝丫上剥离,并被拉扯过来。
唱喪 鬼谷非子
看到这一幕后,北河神色一动。在他的身上,有两道生机法则,而且都比绿肤女子手中的那一缕更凝实。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