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t9m引人入胜的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討論-第二百四十章你做了什麼展示-lamk1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你要去哪里?”秦北烟看到南意棠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对,有些担心。
“我想去孩子失踪的地方看一看,在家里面我坐不住。”
南意棠不好说孩子的事情跟高煜铭之间的关系,只能找借口搪塞过去。
“那边我们的人已经查过了。”
“可我想去看看。”
“好吧,你别太着急了。”秦北烟松了手。
噬魂尊者 seve丷紫魂
南意棠急匆匆的赶过去了,她跟高煜铭之间必须得有一个了断,不能总是把孩子牵扯进来,她的孩子总是要出去的,不可能日日都关在家里,这也就意味着,这些隐患必须彻底解决。
南意棠几乎都是这里的常客了,短短的时间没已经来了好几次了,那些保镖似乎也认得她了,看了她一眼,没有让开。
隱婚,千金歸來 蘇蕓
“我要见高煜铭。”南意棠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
魔女的守護者 金吉
“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南意棠刚要动手,他们似乎也有所准备,两两对峙,他们的手上是同样的武器,南意棠并不能太威胁到他们。
“南小姐,没有我们老板的允许,你进不去。”
“你们如此费尽心思,不就是为了让我过来吗?怎么,又把我拦在门外,你们想做什么?”
“南小姐,放下你的武器,自然就可以进去。”
南意棠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武器,如果她这样进去的话,手无寸铁,岂不是去送死吗?
“让高煜铭出来。”
南意棠不愿意退步,她现在深刻的怀疑这件事是他们的圈套。可是,她的孩子在别人的手上,就算这是个圈套,她也不得不往前走了。
“姐姐。”高煜铭推开门走了出去,看着南意棠,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在那高台上看着他们,这样居高临下的神态,偏偏语气里更像是在撒娇一样。
“高煜铭。”
“姐姐,你要杀了我吗?”高煜铭的目光落在南意棠手上的武器上,扬起了嘴角,“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若是要杀我,现在就动手吧。”
“高煜铭,你真的觉得我不会杀了你吗?”
高煜铭毕竟是高师傅唯一的儿子,不到那一步的时候,南意棠并不想对高煜铭动手,可是他还是一次次的在试探自己的底线,做的如此的过分,这分明就是在逼她把事情做绝。
“姐姐,我一点儿都不怕你杀了我。你为什么犹豫呢?动手吧。”高煜铭一步步的走近,抓住了南意棠的手,将那武器抵在他的胸口,“来,姐姐,朝这里,动手,不要犹豫。”
“我只想把我的孩子找回来,你松手。”
南意棠想要把自己的手给抽回来,然而高煜铭这样紧紧的握着不放,“姐姐,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死在你手里。”
“你这个疯子,你究竟想怎么样?”
“姐姐。”高煜铭抓住了南意棠的手腕,“来都来了,进来坐吧。”
“你松手,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南意棠蹙着眉头,还是被高煜铭给拉了过去。
“姐姐,你不是想要找回你的孩子吗?”
“孩子果然在你手上?”
“姐姐,你既然已经认定了是我带走了你的孩子,那为什么不听话一点呢?毕竟,你的软肋可是捏在我的手上。”
藍牙穿越之旅 白衣笑傑
高煜铭带着淡淡的微笑,说着如此看似云淡风轻的话,抓着南意棠手腕的手却非常的用力,南意棠吃痛,却抽不回自己的手。
“你若不想你的孩子受委屈,便多配合我一些,你可以杀了我,姐姐,可是我如果真的死了。你又去哪里找你的孩子呢?”
南意棠一下子松了力气,被高煜铭生生的拉了进去。
斯巴达战神
“坐吧,姐姐。”高煜铭侧过头,带着那样阳光烂漫的笑容按着南意棠让她坐下。
“姐姐,你要喝茶吗?”
南意棠没有开口,高煜铭自顾自的说道,“对不起,姐姐,我差点忘记了,你不喜欢喝茶,我给你倒些牛奶吧。”
“要怎么做,你们才可以放过我的孩子呢?高煜铭,就算你不相信你父母的死跟秦北穆无关,难道不能念着往日情分给我一个痛快?”
“姐姐。”高煜铭抬起眸子,静静的看着秦北穆,目光里流露出了一丝复杂的情绪,“姐姐,往日情分?你我之间还有往日情分吗?我以为。你早就已经忘记了,那天,你对我那么凶,说往日情分都不算数了,怎么今日又变了呢。”
“你想怎么样?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叙旧的。”
“姐姐,我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我可以帮你把孩子找回来,只要……”
高煜铭凑了过去,沉沉的目光盯着南意棠,“姐姐,我只要你。”
南意棠蹙眉,“你在说什么混账话?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别痴心妄想了。”
“姐姐,五年前,我喜欢你,你说我痴心妄想。你说,你跟秦北穆在一起,哪怕不喜欢他,可他有权势,就能拥有你。现在,我也把权利握在手中了,我为什么就不能占有你呢?”
“你根本不懂。我不想再跟你说这些废话了,告诉我,我的孩子到底在哪里?”
“姐姐,你别生气。”高煜铭抓住了南意棠的手,“你又想杀了我吗?”
“你松手,别碰我。”南意棠想要甩开高煜铭的手,可是这么用力的一瞬间才察觉到她没有力气。
这不对劲,就像是生病的时候那样浑身的力气被抽走了一般,她的筋骨,完全不受控制了,南意棠软软的倒在了沙发上。
“高煜铭,你,你做了什么?”
傲世良妃
南意棠愕然的看着高煜铭,她现在浑身无力,肯定是他动了手脚,可是为什么,是什么时候,她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姐姐,你不要怕,你只是暂时没有了力气,这个药对你的身体是没有任何伤害的。”高煜铭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手,慢慢的往上,那么虔诚而又迷恋的目光,那痒痒的感觉,让南意棠觉得恶心。
“你,你不要碰我,卑鄙无耻,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Recent Posts